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二百七十六章 自然堂初露興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六章 自然堂初露興旺【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說。」

「弟子的疑問是『上的一句道文。」這名弟子說道:「法,可法,非常法。無法之法,謂之至法。為何無法之法是至法呢?」

這名弟子說完后,躬身一禮后坐下。璇璣子再次環顧四周,詢問其他諸位弟子道:「有誰能回答這個問題?」

佈道壇中眾多弟子面面相覷,低聲議論,卻沒有一個人站起來回答,秦浩軒聽他們低聲議論,聽出他們對這句經文的含義其實也是一知半解的。

是一部精奧的道書,雖然不是什麼修練功法,但它卻是幾千年前一個修為極為高深的修仙者所著,這一篇寥寥數千言的,記錄了他對仙道的全部感悟。

對修仙者而言,修為高深者的仙道感悟之價值,不比一門高深莫測的道門正法低,道門正法有價,而仙道感悟無價。

被太初教開山老祖偶然得知后,當即大方地的向宗門弟子公開,一來是修仙高人的仙道感悟,對門下弟子修練極有好處,二來玄奧莫名,修為精深如他也無法完全參透,更別提其他人了。

這本被太初教歷代修仙者參悟過,但哪怕是太初教現任掌教黃龍真人,也不敢說自己參透了多少,所以自然堂弟子不懂也是很正常的。

秦浩軒見沒人站起來釋義,他又舉起手道:「師尊,弟子願意拋磚引玉。」

璇璣子暢懷笑道:「你說。」

秦浩軒回憶了下刑的講述,又將自己的一些感悟糅合,整理一下思緒后,開口說道:「這段話的字面意思是說,法是修仙之法,規則之法,自然之法,天道之法,可以有形,可以無形;有形的法可以是一門厲害的法門,但無形的法才是真正厲害的至高法門1

秦浩軒頓了頓,繼續說道:「這段話來自於的第一句,是全篇的主旨總概,我個人感覺它是最精華的部分,後面幾千字的經文,比如外融百骸暢,中適一念無,曠然忘所在,心與虛俱空;又比如氣以直養而無害,勁以曲蓄而有餘,神舒體靜,刻刻在心,內固精神,外示安逸,變幻虛實……等,這些都只是無法之法,謂之至法的補充和解釋。」

「在我想來,其實只有八個字,那就是『無法之法,謂之至法』,不過這八個字博大精深,弟子也悟不透其中皮毛。1

聽完秦浩軒的解釋,包括璇璣子在內的一干自然堂眾人再次愣住了,他們完全沒有想到秦浩軒竟然解釋得這麼獨特,而且他的釋義是自己以前完全沒敢想的方向。

研究過的修仙者成千上萬,也有許多人將無法之法謂之至法看作做的總綱,但都不會認為這句話是全文最精髓的部分;現在聽秦浩軒這麼一解釋,他們覺得秦浩軒說得很有道理,無法之法謂之至法,或許真是之精華。

可以說,秦浩軒的釋義不但為自然堂眾多弟子開了一扇門,也在不同程度上點撥了璇璣子。秦浩軒說完,坐在蓮花道壇上的璇璣子久久沒回過神,他還在細細品味著秦浩軒所說的無法之法謂之至法。

雖然秦浩軒只是說無法之法謂之至法是的總綱,是精華所在,但這個釋義,為研究一百多年的璇璣子指了一條明路,後文中許多前後矛盾的地方,一瞬間不再是困惑璇璣子的攔路虎。

「無法之法,謂之至法1

璇璣子深深凝望著秦浩軒一眼,無限欣慰,暗暗感嘆:「若我再年輕幾十歲,說不定都會嫉妒他的悟性和道心。秦浩軒,肯定能帶領自然堂走向更加輝煌的未來1

雖然激動,但是璇璣子並沒有失態,他定了定神,又朝底下弟子看去,道:「還有疑問的繼續發問1

佈道壇再次回歸安靜,這時又一個弟子站起來,提出一個道門正法修練上的問題。

這一次璇璣子還沒開口問,佈道壇中所有弟子的目光都下意識的集中落到秦浩軒身上,期待他的回答。

甚至連璇璣子也下意識看向秦浩軒。

被三百多雙眼睛盯著,秦浩軒暗暗汗顏,這個問題自己也問過刑,刑也跟自己解釋過,只是不像其他問題那樣回答明確,有些含糊不清。

如果不是被這三百多雙眼睛盯著,秦浩軒這一次是絕對不會舉手回答問題的;,但在眾多師兄弟以及師父期盼冀的眼神下,再推辭就顯得矯情了,所以他不得不鼓起勇氣站起來,將刑的解釋,糅合自己的一些理解說出來。

這一次聽完秦浩軒的解釋,璇璣子笑著說道:「浩軒,這一個問題你說的大致方向沒有錯,但還是有幾個小地方不甚清楚,為師幫你補充幾點。」

當即,璇璣子將秦浩軒疏漏的一些地方又補充講解完整。

聽完師父細緻的講解,秦浩軒也獲益匪淺,其他師兄弟更是如痴如醉,甚至有的師兄便當場盤膝打坐,現學現賣,學以致用。

接下來,又有其他師兄弟分別提出在修練上的疑惑,原本該是璇璣子絕對主導的佈道課程,在秦浩軒的幾次驚艷表現中,眾多師兄弟甚至璇璣子都樂於先聽秦浩軒的意見,甚至原本不敢開口,生怕獻醜的師兄弟在秦浩軒的影響下,也紛紛開口說出自己的見解。

一時間,佈道變成了論道。

璇璣子拋出一個問題后,十分欣慰地的坐在蓮花道壇上,看著秦浩軒和師兄弟們熱烈討論著,如果他們討論的方向有所偏差,璇璣子便會出聲提醒斧正。

單純的佈道絕對比不上熱烈的論道,璇璣子很喜歡這種環境,只有參與討論,這樣印象才能更加深刻,獲益效果更加明顯!

之前佈道講法,每個弟子提出疑問,璇璣子都會先問其他弟子是否能夠解答問題,可是除了葉一鳴,其餘弟子甚至不敢站起來發表自己的意見,為此璇璣子苦惱不已。

卻沒想到第一次帶秦浩軒來旁聽,在他的影響下,自然堂的弟子們竟然敢開口論道了。

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啊!璇璣子滿意地笑了起來。

這次論道課一直持續到夜幕降臨,璇璣子才揮了揮手,意猶未盡地的結束了本月的佈道,起身離開佈道壇,對秦浩軒以及其他自然堂弟子道:「浩軒,自然堂的師兄弟們難得如此齊聚,你與師兄們多親近親近,有什麼疑惑不解的地方可以繼續請教師兄們,然後再來我房間找我。」

秦浩軒恭敬應道:「是!弟子遵命。」

自然堂的弟子們也意猶未盡,他們看向秦浩軒的眼神狂熱且欽佩,顯然今天這次論道個個都獲益匪淺,從他們驚喜莫名的神情就可以看得出來。

而且他們從璇璣子看向秦浩軒的眼神可以得知,不出意外的話,秦浩軒必定是自然堂的下任堂主。,雖然秦浩軒也是弱種,但他的表現絲毫不遜色於灰色仙種!

佈道壇中的自然堂弟子,甚至在底下悄聲議論:「師尊的眼光真好,竟然找到浩軒師弟這麼好的人才,咱們自然堂有望了1

雖然他們知道自然堂堂主之位是這位新入門的小師弟的囊中之物,但在他們臉上找不到半點嫉恨,因為在短短佈道課的交流中,他們都感覺到秦浩軒為人和氣,潛力又強,而且還不藏私,剛才的論道中,他們都獲益甚豐!

如果自然堂在秦浩軒的帶領下能走向輝煌,讓自然堂弟子可以昂首挺胸,不再被其他四大堂弟子瞧不起,誰都不會反對秦浩軒當堂主!

其實在剛才論道中獲益良多的不只止是自然堂的師兄們,還有秦浩軒自己。

秦浩軒修練道門正法的時間不足兩年,之所以能有現在令人驚訝的見解,完全是因為他不厭其煩地的請教刑,而刑在秦浩軒甜言蜜語和威逼利誘之下,不得不當起了秦浩軒的修仙老師。只不過刑畢竟是幽泉冥界的魔,修練的並不是道門正法而是魔門正法,它向秦浩軒解釋道門正法,完全是憑著自己深厚的修魔功底,以及廣博的見識,雖然大道殊途同歸,但許多細節地方還是有差異的,所以刑講解的道門正法不可能完全正確。

不管哪門道門正法,都是一個門派成千上萬年來的累積,一代代修仙者在修仙過程中對仙道的感悟,以及對功法瑕疵的修補,即便刑這種天才魔,就算資質再好,修練功底再深,也不可能一眼就看懂道門正法中的各式門道。

所以秦浩軒也趁著這個機會,將刑含糊解釋的地方,以及自己不甚理解的地方都指出來,得到了師兄以及師父的指點。

璇璣子走後,一干自然堂弟子將秦浩軒圍了起來,關切地的問道候:「浩軒師弟,你現在不是正入紅塵嗎?怎麼就你一個人先回來了,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浩軒師弟,遇到什麼麻煩你儘管說,我們師兄弟一起想辦法1

「說得對,我們自然堂就是一家人,千萬別見外,別客氣1

師兄們的種種關懷詢問候,讓秦浩軒感動不已,但他又不能將為什麼回來的緣由說出來,只好打了個馬虎眼;同時修魔的秦浩軒五感靈敏,他還聽到離得較遠的師兄們談話。

「看師尊的意思,秦浩軒肯定是自然堂下任堂主1

「是啊,師尊眼光真好,竟然選了一個這麼好的接班人,連葉一鳴師兄都不如秦浩軒,秦浩軒表現得這麼出色彩,想必葉師兄也不會對師父的決定有質疑吧?」

「你不知道?葉師兄早就曾透露,如果自然堂交到秦浩軒手中,一定能走到前所未有的輝煌1

「蒲師兄是秦浩軒的入道師兄,如果讓蒲師兄知道秦浩軒今時今日的成就,一定會很欣慰吧!當初蒲師兄臨死前,還拜託我們多多照顧秦浩軒呢1

「嗯,蒲師兄也拜託過我!如果蒲師兄泉下有知,也一定會為秦浩軒開心的。」

「咱們自然堂終於出了浩軒師弟這樣有潛力的人物了,不知道我能不能活著看到自然堂在他手中大放異彩的那天1

這些師兄們的議論,在秦浩軒耳裡是如此溫暖可愛,要知道其他四大堂堂主權力更迭,乃至掌教之位的更迭,都會引發明裡暗裡的爭鬥,甚至曾鬧出人命,可自然堂的師兄們卻如此認可自己,談論起來語氣中甚至沒有半點羨慕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