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七十八章 重遊故地絕仙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八章 重遊故地絕仙谷【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是。」秦浩軒輕輕答應聲,然後開始從自己遇到赤煉子追殺,以及斬殺散修,再被雲鶴山人追殺,引赤煉子和雲鶴山人相鬥,最後甚至吸引來禹峰長老,又說到自己回家看望父母,還有看望蒲師兄家人。這一切從秦浩軒嘴裡娓娓道來,璇璣子的神情也隨著秦浩軒的敘述或緊張,或放鬆。

璇璣子從葉一鳴處,得知秦浩軒與赤煉子結下樑子的部分原因,現在得知自己的愛徒被赤煉子追殺,心中很不是滋味,在心底暗嘆:「浩軒,是師父無能,不能保護你,枉為人師礙………」

短暫的沉默,璇璣子起身說道:「為師帶你去找掌教,討個公道!赤煉子雖然壽元不多,但這事情做得過分了1

秦浩軒連忙擋住了璇璣子的去路說道:「師傅,我一來沒有半分證據,便是找了也沒用,最多只能得到警告。二來……若是因為我,怕是事後自然堂的師兄弟,都會因此被針對。」

璇璣子看著秦浩軒,秦浩軒看著璇璣子,兩人對視了半天,最後璇璣子嘆了口氣說道:「你說的對,可……這樣算了……為師不甘心……」

「弟子,自己小心一些便是了……」秦浩軒看著慢慢坐回去的璇璣子說道:「現在弟子不是還活著嗎?」

「你在外面多多小心,尤其記住,一定要保住自己性命。」

璇璣子的聲音有些硬咽,看向秦浩軒的眼神滿是愧疚。

秦浩軒手忙腳亂地的連連擺手,表示自己知道。

接著璇璣子聽到秦浩軒去看望父母,以及蒲漢忠師兄的家人時,璇璣子臉色微微一暗。

「浩軒,你日後若是有機會,也代我去看看我的後人吧。這麼多年了,也不知道我的家人怎麼樣了1

秦浩軒詫異地的看著師父,不解地詢問道:「師父,您是自然堂的堂主,堂主是有資格下山的,您完全可以自己抽個時間去看望後人呀。」

璇璣子微微一笑,笑容說不出的凄慘。

「我認識的人都已經不在人世了,再回去故鄉也物是人非,小時候的玩伴、,我的父母、,我的兄弟都已經不在人世,回去家鄉除了徒增傷感外還能做什麼?」璇璣子的目光透過窗戶,落在那輪彎月上,緩緩搖著頭,神情悲涼:「仙道無情,一入仙門斷紅塵,從此世俗作舊景,不堪回首,不堪回首啊!為師自認道心不錯,但也不敢回到家鄉故地,怕動了道心。」

秦浩軒吃驚地凝望著年邁的璇璣子,此時師父黯淡無神的眼睛中浮現迷濛著一層淚光。

「我不知道我活得比別人長有什麼意義,既沒成仙也沒證道,對父母家人沒有盡到半分孝道,甚至沒有為生我養我,賜我生命的父母養老送終。師父這一生什麼都沒有,唯有自然堂,唯有你們這些徒弟。」璇璣子聲音愈發悲涼地感慨:「可惜自然堂也沒能在我手裡發揚光大,現在自然堂離不開我,所以我就不回去了。你有空去我的家鄉看看,若是我家後人過得不好,你就出手幫一幫,如果他們過得好,那就算了。」

璇璣子輕嘆一聲,似乎又想到什麼,說道:「如果我那幾個兄弟的後人有可造之材,你就帶到太初教來吧,到時候以你堂主的身分,是可以收徒弟的,如果沒有可造之材,那便算了。」

看著璇璣子交代託孤遺囑般的眼神情,秦浩軒心頭一緊,眼眶不禁濕潤了,張張嘴卻什麼都沒有說出來,只好重重點點頭。

璇璣子微微一笑,若是換成其他弟子,可能會推辭一番,說什麼難當大任,但秦浩軒卻沒有這樣做,表現得真誠率直,一點也不虛偽。

這兩師徒聊著聊著,忽然璇璣子面色一肅,正色說道:「浩軒,為師坐化之後,自然堂就交給你了。」

秦浩軒愣了愣,但臉上神色沒有過多的變化,他醞釀了一下,說道:「師父,萬一真有那麼一天,弟子願意接掌自然堂,為自然堂的師兄弟們謀福利,努力讓自然堂變得更強;若是往後自然堂中有比我強的人,我也會退位讓賢。」

秦浩軒毫不虛偽地的擔當起來,讓璇璣子十分滿意,尤其是當秦浩軒說到若日後自然堂有比自己強的人,會主動退位讓賢時,神色間不見半點搪塞,從他真摯的眼神以及誠懇的神情可以看出,秦浩軒也是真心為了自然堂好。將自然堂交給秦浩軒,絕對是最正確的選擇。

「可惜我看不到自然堂在浩軒手中發揚光大的一天了1璇璣子凝望著秦浩軒,心中無比感慨。剛剛施展過禁術,燃燒了壽元的他無比虛弱,卻也十分開心,心想:「只要能將先祖道統取出來,傳授給浩軒,未來自然堂一定會在他的帶領下無比輝煌!積貧積弱多年的自然堂,會有揚眉吐氣的一天。」

秦浩軒不知道璇璣子心中的想法,只是看著師父略微激動的神情,以及愈發蒼白蒼老的面容,心中十分難過。他不知道師父正燃燒本就不多的壽元,努力為自己取獲得先祖道統做努力,此刻的他還在盤算著明天外出回來后,取些鍾乳靈液煉製葯散,為師父延壽的事。

秦浩軒抬頭看著璇璣子,默默感受著璇璣子身上透出的氣息,心中暗道:「不知道為什麼,佈道回來之後,師父身上的氣息更弱了,整個人也更加蒼老,一定要儘快煉製些延壽的葯散給師父服用。」

看著那個被黑布罩著的柜子,裡面全是自然堂師兄們孝敬的各種藥材,自己得到師父這麼多關愛和照拂,也應該回報他老人家了,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師父壽元耗盡而坐化,那樣不但自己將良心難安,蒲師兄在九泉之下也會責怪自己。

兩師徒各懷心思,過了一會兒,璇璣子從思緒中回過神來,對秦浩軒道:「浩軒,現在夜色已深,你就住在無名峰吧,回房打坐修練一會,然後好好休息。」

秦浩軒起身答應是,離開璇璣子的房間。

回到師兄安排的客房,秦浩軒盤膝坐在床上,今天忙活了一天,還沒開始打坐練氣,汲取天地靈氣呢。

秦浩軒運轉靈力,引啟動丹田中的行氣丹,頓時,他的頭頂上出現一個巨大的靈力漩渦,無名峰附近的天地靈力瘋狂湧來,進入秦浩軒體內。

正站在黃帝峰頂遙望無名峰的黃龍真人身軀一震,感受到秦浩軒汲取天地靈氣的那可怕速度,眉頭微皺,原本正在思考著什麼問題的他輕嘆一聲,很不是滋味地的自言自語:「如果當初入門的時候,張狂沒有和秦浩軒結下樑子該有多好,或者徐羽和秦浩軒的關係沒有這麼好,那也很不錯。」

站在黃龍真人身後,猶如一道影子存在的接引道人微微躬善教,現在張狂修練速度也很快,即便沒有行氣丹,也穩壓徐羽。」

「門派中,若能一團和諧,多好。」黃龍真人的聲音飽含惆悵:「真不希望在我之後,三名本可令太初教無限光大的紫種卻內鬥內耗。」

接引道人沒有接話,黃龍真人痴痴感受著無名峰上龐大的靈力波動,心頭還在思考怎麼讓徐羽和張狂的關係變好。

使用行氣丹汲取完天地靈氣,秦浩軒從床榻上跳下來,長吁一口氣,目光透過窗戶,往落在絕仙毒谷方向看去,自言自語:「好久沒去了,今晚得去轉轉。」

此時已經是夜深人靜,自然堂弟子都已經熟睡了,秦浩軒躺在床上,將靈魂附在小蛇身上,小蛇依舊沒有排斥秦浩軒的神識。這幾個月進紅塵修練,秦浩軒只要得空就會將神識放入小蛇體內鍛煉,幾個月鍛煉下來,秦浩軒的神識比之前也有進步。

而且小蛇時時刻刻都在修練,它的自我神識強大許多,秦浩軒能感覺到這條小蛇的實力不弱,但自己還是沒有辦法和小蛇進行神識交流,不過可喜的是,不管小蛇的神識如何變強,對自己始終沒有一絲半點的排斥。

小蛇飛快的離開無名峰,這一次僅僅花了一主香時間便來到絕仙毒谷入口,小蛇的行進速度比以前要快不少,看來是得益於小蛇修練的。

進入絕仙毒谷,天色一如既往的灰暗陰沉,藉著昏暗的天色,秦浩軒看著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心中卻生出一股親近的感覺。

若讓覬覦絕仙毒谷寶物的太初教歷代祖師知道,秦浩軒走進絕仙毒谷就像回家一般容易親切,憑著小蛇就可以隨時進入絕仙毒谷,不知會不會氣得吐血呢。

神識強大許多的秦浩軒在絕仙毒谷最外圍,非但不覺得有壓力,反而挺舒服的,就像被敲打的力氣過大那是挨打,而敲打的力度適中反而是按摩一樣。

秦浩軒感覺自己的神識就像正被按摩一樣舒適。

時間緊迫,他沒有多猶豫,先朝石筍林那塊走去,看看雞冠草有沒有成熟。,之前他進入絕仙毒谷,按照雞冠草的特性推斷,這株雞冠草還有幾個月才會就要成熟了。

不知道自己進紅塵的這幾個月裡,雞冠草成熟了沒。

隨著秦浩軒離開絕仙毒谷外圍,朝腹地深入,受到的壓力才漸漸顯現出來,但當他到達有雞冠草和埋鍾乳靈液的石筍林時,發現壓力也不再像之前那樣令人喘不過氣來,現在頂多只是呼吸微微困難。

到達雞冠草旁,秦浩軒確認鍾乳靈液仍埋得好好的,而雞冠草比之前的顏色深了幾分,卻還有一絲青澀,看來離徹底成熟還需要兩、三個月的時間。

既然雞冠草沒有成熟,秦浩軒便沒有停留,繼續朝絕仙毒谷腹地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