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八十章 再入水府求秘寶【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 再入水府求秘寶【三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虞長老哈哈一笑,道:「璇璣師兄請放心1隨後,虞長老又深深凝望璇璣子一眼,看他臉面色蒼白更顯蒼老,似乎比昨天在太初寶殿見面老了十幾歲不止,不禁提醒道:「師兄也多保重身體。」

說著,虞長老劍指一捏,背上飛劍帶起一條劍虹飛出,迅速變大,這一次比上次變得更大,虞長老、蘇百花、碧竹子以及秦浩軒四人上去還有餘。

在璇璣子的注視中,飛劍騰飛,帶起一道長長的劍虹,迅速消失在天邊。

沒有來送行,但站在黃帝峰頂峰觀望的黃龍真人輕嘆一聲,低聲自言自語:「老祖庇佑,希望虞師弟等人一舉搗毀賊人陰謀,求老祖庇護太初教萬年基業,蒼生平安。」

在秦浩軒的指點下,他們來到發現陣圖的知府府邸,因為時間較短,就連知府的死訊都還沒有傳出,虞長老等人找到那個密室陣圖后,這個陣圖的巨大,令他們看一眼便獃滯了。

虞長老聽秦浩軒描述過陣圖的模樣,並且秦浩軒還記下一些銘文的形狀,模擬出幾個,當時虞長老便知道事態嚴重,但沒想到事態竟嚴重到這個地步。

十公尺大小的陣圖,上面密密麻麻布滿數以億計的銘文,看似雜亂無章,實則拼成一座足以產生撕裂時空通道的繁雜陣法。

看到這座陣法,自問博聞廣識,對陣法也有很深研究的虞長老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從沒見過這麼複雜的陣圖,能布下這個陣圖的人在修仙六藝的之一途上,造詣肯定極深,或許到達堪比長老院陣長老的地步。

被這個巨大陣圖震撼之後,虞長老的目光又落到秦浩軒身上。

秦浩軒這個弱種弟子竟然如此厲害,在之一途上,沒有深入多一點的研究,是根本無法將這個看似雜亂無章的陣圖之作用說出來的,而秦浩軒卻直接一口說出這個陣圖的作用,還粗略的比劃模擬出陣圖的模樣,這才取得自己和掌教的信任及重視。;若換成別的太初教弟子,怎麼可能一眼看出這座陣法是幹嘛用的?就算看出來了,無法比劃出來,自己和掌教也不可能完全相信。

「秦浩軒,我們要推斷其他幾個陣圖在哪裡,說不定會有危險,你先走吧。」虞長老頓了頓,道:「掌教特許你在宗門中待呆一個月,你若不是要繼續入紅塵,那就先回門派吧。」

「是。」秦浩軒微微躬身,沒有多言,就走出這個密室。因為接下來的事自己也幫不到忙,若是虞長老等人推算其他陣圖時,引來布陣的幕後人,那也很可能是仙樹境級彆強者的戰爭,自己不但幫不上忙,還會是一個累贅。

秦浩軒可沒興趣再見識一次仙樹境強者的戰爭,而且很可能是虞長老這種擁有仙劍的強者戰鬥,一個不小心,被劍氣刮擦到自己,就可能會魂飛魄散。

他走出知府府邸,直接啟動萬里符朝太初教奔去。

自己擁有兩塊水府令牌,不過水府出來后便接著進紅塵,已經好幾個月時間不在太初教,浪費了好幾次進入水府的機會。

水府裡出產的鐘乳靈液可是連門派大老佬都眼饞不已的寶貝,水府出產的其他東西也都不是凡品,為了入紅塵而糟蹋了好幾次機會,真是浪費!

傍晚時分,秦浩軒便來到大嶼山附近,不過考慮現在就回到門派會驚動眾人太過驚世駭俗,所以他尋了一個僻靜無人的地方安安心心地的修練了兩天,然後才回太初教。

回去之後,秦浩軒第一要務便是找師父璇璣子。

璇璣子正在房間打坐修練,自從使用一次禁術,從仙苗境二十九葉跌落到仙苗境二十八葉,元氣大傷后,丹田氣海中的仙苗顯得更加萎頓。

秦浩軒走後璇璣子便一直閉關修練,盡量恢復一些元氣,減緩仙苗枯萎速度,否則還沒幫秦浩軒拿到先祖道統,自己就先死了。

得知是秦浩軒來了,璇璣子這才從修練中睜開眼睛。

「回來啦。」璇璣子眼神中滿是慈祥,看著秦浩軒道:「進紅塵對你修仙是有好處的,而且聽說你的戰鬥力也很強,殺散修是可以賺取靈石的。」

璇璣子的聲音中有淡淡的嗔怪。

秦浩軒看著師父愈發蒼老的面龐,以及愈發深刻的皺紋,說道:「弟子將在宗門待呆一個月,希望對師父延壽有幫助。」

「呵呵,仙道無情,逆天奪命並非易事,除了突破境界獲得壽元外,就只有用靈獸魂魄和延壽丹延壽一途。但不論是珍貴的靈獸還是延壽丹,價值都難以估算。」璇璣子凝視著這個屢屢創造奇蹟的弟子,道:「你有這份心就夠了,但還是先入紅塵去吧。」

秦浩軒從師父眼中看到對延壽的絕望,想到這個慈祥的老人對生命已經失去信心,心頭不禁狠狠揪了一下疼。

「師父,水府出產的鐘乳靈液,您知道嗎?」

璇璣子詫異地的看著秦浩軒,道:「當然。」

「弟子在入仙道進水府時,得到兩塊水府令牌,這兩塊水府令牌可以讓我每個月進入一次水府一次,每次進入時間僅有三到四天,但弟子或許可以在水府找到鍾乳靈液,想辦法煉製葯散。雖然肯定不如延壽丹的藥力,但也能為您延壽。」

秦浩軒一臉真摯地的說著,被秦浩軒真誠的眼神感動,璇璣子心中掀起軒然大波。,他微微思量,若是平常,即便秦浩軒找來鍾乳靈液,璇璣子也不可能接受,但眼下他正在燃燒壽元施展禁術打開先祖道統,施展一次禁術后,璇璣子發現自己仙苗黯淡,有人之將死、仙苗枯萎之勢。

這幾天璇璣子所擔心的最大問題就是,自己還沒有將先祖道統的三層禁制打開,就壽元耗盡了。

所以秦浩軒說要去水府中尋找鍾乳靈液,璇璣子只是關切地的說:「聽說上次開水府,裡面有不少幽泉冥界的時空裂縫,跑出不少幽泉冥魔,死傷的弟子很多,這次進去,你一定要小心謹慎。」

說罷,璇璣子還不放心,又蘿嗦地的囑咐了一通。

秦浩軒默默聽著師父的囑咐,卻沒有半點不耐,因為他從這些囑咐中感受到濃濃溫情。

父母在自己離家遠行時,同樣蘿嗦囑咐了許多,而自己這次單獨入水府,師父也反覆叮囑。

「師尊放心。」秦浩軒深深鞠躬揖禮,看著師父滿臉的皺紋,關切的眼神,暗暗想道:「哪怕在水府裡一無所獲,我也要將埋在絕仙毒谷裡的鐘乳靈液取一些來給師父延壽。」

璇璣子心中參雜著感動和愧疚,但仍努力讓自己平靜,語重心長地的說道:「修仙路漫漫,與人斗、與天爭,能夠獲得仙緣的修仙者太少太少了,仙緣是際遇也是危險。水府是你的仙緣,為師雖然擔憂,但也不能阻攔你尋求仙緣,你一定要小心謹慎1

秦浩軒微微躬身:「師尊放心。」說罷,便轉身離去。

看著秦浩軒離去的背影,璇璣子心頭一酸,渾濁的雙眼中漫出一層水霧。

「浩軒徒兒,為師沒用,要讓你去冒這個險。,你放心,為師說什麼也會將先祖道統取出來1璇璣子心頭暗暗說道。

秦浩軒花了半天的時間走到日月湖,日月湖在大嶼山中央部分,煙波飄渺一望無際,湖水清澈如鏡面,清晰地忠實的倒映著藍天白雲。

現在不是開水府的時節,所以日月湖邊一個人都沒有。秦浩軒來到日月湖之後,將兩枚刻著銘文的水府令牌拿出來,然後分別注入靈力。

靈力進入水府令牌中,這兩枚金色的水府令牌頓時閃著微光閃爍,一道金色光華將秦浩軒身子包裹,秦浩軒一下子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已經來到水府之中。

秦浩軒知道這一次是一個人進來的,不像上次水府裡還有諸多師兄弟,以及葉一鳴師兄也在旁邊照看自己。現在自己的戰鬥力雖然堪比仙苗境二十多葉的修仙者,但誰也不知道水府中到底有多麼可怕的魔,或者有什麼未知的危機。

一剛剛進入出現在水府,秦浩軒便朝四周一望。

這一次他來到的是一個大殿的門口,這個大殿高達百丈,不知有多寬廣,光是殿前的廣場就比太初寶殿前廣場大五倍以上不止。

秦浩軒仔細一看,發現這座大殿竟然是以白玉為磚,巨大獸骨為梁粱,蟒鱗為瓦,一股滔天的洪荒氣勢從古殿透出,遠勝過太初寶殿。

秦浩軒本想進這古殿裡逛逛轉悠轉悠,但剛走到古殿大門口,便被其中透出的滔天氣勢逼退,他感覺如果自己強行走進去,非被其中透出的氣勢壓成齏粉不可。

所以秦浩軒明智地的停頓下住腳步,走向殿前廣常

廣場上方,有幾道不算大的時空裂縫,透出森寒陰氣,這是通向幽泉冥界的時空裂縫。

幾支幽泉冥魔從裡面跳出來,這幾個魔穿得猶若翩翩公子,看到秦浩軒后眼睛裡冒著精光。

這些魔的長相和人類比起來,整體來說要俊美許多,有的魔明明是公的,卻偏偏俊美妖嬈如女人,這讓秦浩軒倒盡胃口不已,眼前這幾個魔都是這個樣子。

「修仙者!抓住這個修仙者,咱們一起吃了1一個魔大聲喊著,它眼冒精光,黏稠透明的口水順著潔白的下巴滴落。

「圍起來,不能讓他跑了!美味的修仙者啊1

「幾個月前那批修仙者就你吃得最多,這個修仙者我要分一大半1

另外幾支個魔紛紛附和,甚至已經開始討論怎麼分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