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二百八十五章 只是想干你一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五章 只是想干你一次【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刑陰陰一笑,賊笑著撲向秦浩軒:「就是打你一頓,狠狠打你一頓!狠狠的干你一次!你千萬別反抗,我保證不會打死你,只會暴打你一頓出出氣1

刑嘿嘿笑著撲向秦浩軒,不論速度還是力量,都遠勝一個月前,秦浩軒一驚,以他現在仙苗境十葉的實力,竟然完全躲不開。

雖然這傢伙說不會打死自己,只是出出氣,但秦浩軒哪裡肯讓它打?頓時凝聚一道金色神識大鎚,狠狠砸向刑。

剛剛撲來的刑就像撞在透明氣牆上,身子停頓在半空中,慘叫一聲摔在地上,神識被秦浩軒打中的它臉色蒼白,俊美的臉蛋猙獰可怖,再看向秦浩軒的眼神就像看到貓的老鼠,連連怪叫著倒彈開來,躲在營帳的角落中,一臉小心戒備,驚恐地問道:「你…………你的神識怎麼強漲了這麼多…………怎麼變得這麼厲害?」

秦浩軒在心底暗叫僥倖,刑這傢伙不但實力變強,就連神魂都強大了不少,以自己吞噬蛟龍神魂之前的神識,可能只能傷到刑,卻無法壓制住倒性的打敗它,那自己肯定逃不掉被它暴打的命運。好在自己吞噬了一頭幼年蛟龍神魂,神識比之前強壯許多,還是牢牢壓這傢伙一頭。

秦浩軒冷笑一聲,道:「就許你實力長進,不讓我神識變強?」

刑一臉的敗興,這些日子小心翼翼,好容易逮著幾個散修給吃了,恢復了不少的修為,沒想到這老秦回了一趟太初,居然進展了這麼多的修為,看來不是生死大戰,真的很難分出勝負,可偏偏彼此之間怎麼也淪落不到生死大戰的地步,如此一來自己打架更是吃虧了些。

於是刑換上一臉的調笑:「哥們剛才開了個小玩笑,你可千萬別當真啊!咱們一個月不見,想試試你實力長進展到什麼地步了。咱們是生死兄弟,我怎麼會真的揍你呢。」

秦浩軒歪著頭,問道:「是嗎?我說哥們,你這玩笑開得挺真的。」

「不真的話,怎麼可能知道你實力變這麼強了?」刑拍著胸脯,壯著膽子走到秦浩軒面前,繼續諂媚笑道:「你實力變強了,我也為你開心啊,咱們可是好兄弟!對不對?哇唔,實在太開心了1

藍煙一臉詫異地看著笑得十分真誠的刑,怎麼也無法和剛才凶相畢露,叫囂著要狠狠教訓秦浩軒的刑聯繫起來,難道幽泉冥族變臉都這麼快?

秦浩軒目光淡淡地看著落在刑,道身上:「跟我說說,你實力為什麼成長漲這麼快?難道天天吃靈石?那得吃多少靈石啊1

刑的面色變得很是尷尬,本以為能穩穩壓住老秦的力量,到時候再跟他說是為了保護他,所以吃了點散修,如今……自己吃了幾個散修卻還不如他……真丟不起這個魔啊!

秦浩軒看刑苦著臉不肯回答,又望向藍煙。

藍煙十分淡然地的說道:「吃靈石哪裡能恢復得這麼快?它吃了幾十個散修。」

刑那張臉更苦了,它還記得秦浩軒臨走之前警告自己,若是吃人一定會殺死它…………

果然,秦浩軒臉色一變,眼神很是負責的盯著刑:「你還記得怎麼答應的我嗎?」

藍煙語氣淡漠地的繼續說道:「沒有靈石吃,不吃人吃什麼?狼吃羊不吃草,魔不吃人吃什麼?你能讓狼去吃草嗎么?」

被藍煙的話一嗆噎,秦浩軒不知道該說什麼,愣愣地看著藍煙,語氣中帶著憤怒,斥道:「你也是人,也是修仙者呀!怎麼能縱容它吃人呢?」

「你殺散修是奪人性命,刑吃散修也不過是奪人性命,難道你覺得殺人和吃人有什麼不同嗎?」藍煙對秦浩軒的迂腐不以為然,發揮她的伶牙俐齒,不無鄙夷地的望著秦浩軒:「你殺死的散修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了,用散修的血洗澡,夠你洗一個月了,刑才吃了幾個人?而且吃的都是敵人,又沒吃你太初教弟子,也沒給你惹來麻煩。」

「殺人和吃人…………」秦浩軒沉默了,藍煙的話說得很有道在理,令他也不得不承認,殺人和吃人確實沒什麼區別。雖然在自己觀念裡吃人是很殘忍的,但刑又不是人,就跟人吃羊一樣,哪個人類會覺得吃羊殘忍?

見藍煙還有繼續說教的架勢,秦浩軒擺擺手,對刑道:「算了,不用說了,以後不要隨便吃人。」

秦浩軒有鬆口的傾向趨勢,刑大喜,以感激的眼光看著朝藍煙投去一個感激的目光,然後信誓旦旦的拍著胸脯道:「沒有隨便吃人,我吃的都是敵方散修,一個太初教弟子、一個普通人都沒吃過。」

「以後我每天給你靈石,至少在我面前,還是盡量不要吃人了。」秦浩軒嘆氣的眼神中帶著幾分懇求的味道,道:「可以答應我嗎?」

刑被秦浩軒眼神盯的心中憋悶,若是強硬的說什麼要求命令不讓吃人,自己還能跟他對著干,可偏偏這溫柔的眼神下來,自己真的狠不下心來拒絕對方!

雖然……吃人是一個恢復修為很快,又很爽口的事情……可比起秦浩軒來……刑還是決定老秦在自己這裡更加的重要。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1刑揮手,擺出一副不耐煩的態度說道:「聽你的,聽你的還不行?不吃不吃了1

「你放心,我會天天把你拴在褲腰帶上的。」秦浩軒深深凝望刑一眼,悠然說道:「不會給你落單機會的。」

刑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忙轉移話題道:「這次回來是準備繼續殺散修賺靈石嗎?你不在的這段時間,李靖那小子出盡風頭,又出了一片仙葉,達到仙苗境十三葉境,殺散修就數他殺得最猛!以你的戰鬥力和神識,完全可以後來居上,壓過他一頭,成為最耀眼的屠夫啊1

說到殺人,刑不禁想起美味的散修,不禁激動了。

秦浩軒搖搖頭:「這幾個月殺人殺得讓我都想吐了,我想暫停幾天,請假去看看徐羽妹妹。」

「徐羽?」刑愣了愣,道:「哦,對了,你不在的這個月,徐羽給你寫過信,可惜你不在,所以藍煙就幫你回信了。」

秦浩軒一愣,想著徐羽寫給自己的信被刑和藍煙看過了,臉不禁一紅,但還是盯著藍煙問道:「這封信你是怎麼回的?」

刑悄悄背過身去,辛苦困難地忍著笑意,以至於後背一陣一陣的抽搐著,連脖子都脹紅了。

「怎麼回事?」秦浩軒看著藍煙,問道:「快告訴我是怎麼回的?」

藍煙用她一貫的淡然的語氣,說道:「哦,也沒怎麼回啊!我就用你的語氣說,徐羽妹妹我天天想你,睡覺都夢到你,每天睜開眼睛第一個想的都是你,吃飯的時候也在想,你有沒有吃過飯呢?」

秦浩軒整張臉都紅透了,如果地上有一條縫,他恨不得鑽進地縫算了。雖然他對徐羽有好感,但兩個人誰都沒捅破這層窗戶紙,而且現在說什麼情情愛愛也太早了,如果以後自己修仙有成,一定會追求徐羽作做自己的雙修道侶,可現在,自己還只是名不見經傳的弱種弟子…………

藍煙看著秦浩軒通紅的臉,眼神中閃過一道旁人察覺不到的黯然,又繼續用淡然調侃的聲音說道:「我看你們倆都不太坦率敞亮,所以後來還幫你寫了幾句肉麻的話。」

藍煙語氣淡然,嘴角帶著一分調侃的笑意,十分輕鬆的補充道:「也不是很肉麻的那種,我看你們兩寫信一來二去都不肯明說,就幫你表白了幾句。」

這時,轉過身去的刑再也忍不住了,他發出一聲爆笑:「其實就是幫你寫了一封情書啦1

藍煙白了刑一眼,刑忙連忙收斂笑聲繼續憋著,又轉過頭去。

「什麼?」秦浩軒整個人像是被雷劈中一般,敢情剛才那幾句話在藍煙眼裡還不算肉麻?還幫自己寫了一封情書?

「怎……怎麼……寫的?」

藍煙看著秦浩軒手足無措的模樣,笑道:「我就說羽妹,入紅塵一別數月,數月來你我鴻雁傳情,為兄愚鈍,遲遲不敢挑明對你的痴情,今日借著回信,腆著臉說一句,親愛的羽妹,我其實很喜歡你,自從第一眼看到你就深深喜歡上了你……」

「夠了!夠了1聽著這些肉麻的話,秦浩軒臉燥得像要著火似的,雖然確實有心讓徐羽做自己雙修道侶,但那也是建立在自己日後修仙有成的基礎上,如果自己修仙無成,說什麼也不會去耽誤徐羽的。

雙修道侶不但要情投意合,在修鍊上更要互相幫襯,若是自己修鍊無成實力低微,和徐羽結成雙修道侶,豈不是連累徐羽么?

藍煙一臉俏笑,道:「我寫得這麼好,你要獎勵我吧?」

秦浩軒哭笑不得,心道看來有機會必須地找徐羽師妹解釋清楚。

背過身去的刑悄悄回頭看著一臉躁紅的秦浩軒,心頭升騰起報復的快感,嘴裡打趣:「沒關係,反正你們兩個有一腿的事,誰都知道了,現在挑明了正好光明正大的確定關係。」

秦浩軒臉紅的坐不住,抬腿直奔門外,他急匆匆的走出營帳,來到葉師兄帳中,此時葉一鳴正在盤膝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