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二百八十六章 取夠三十散修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 取夠三十散修首【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秦師弟,你回來了,一個月不見,你修為又精進了。」葉一鳴眼睛一亮,隨後又迫不及待的詢問道:「師父他老人家還好吧?」

秦浩軒想起璇璣子蒼老蒼白的面容,心中微微一酸,不過好在來之前,悄悄的將幾滴鍾乳靈液滴在他的泉水裡,雖然這樣使用鍾乳靈液十分浪費,但自己不會煉丹,只有這樣用了。

喝了那幾滴有鍾乳靈液的泉水,師父身體肯定會好很多吧?

「師父還好。」秦浩軒詢問道:「葉師兄,你幫我傳過信給徐羽師妹,那你知道她在哪裡吧?」

葉一鳴點點頭,詫異的看著秦浩軒,道:「你想去找徐羽?」

秦浩軒點頭,道:「我先去找西門堂主請假,刑,你跟我一起去請假。」

不由葉一鳴多說,迫不及待想見到徐羽的秦浩軒帶著刑,走向西門勝所在的營帳,刑現在變作早在水府就被他們殺死的花勞,而且這一個月和藍煙殺了三十多個散修,不再是默默無聞的小人物,想要帶刑離開這裡,當然得帶他一起去請假。

虞長老回去之後,整個大帳就由夏雲堂的西門勝副堂主說了算了。

秦浩軒走進西門勝的營帳,一股幽幽麝香鑽入鼻端。

西門勝盤膝坐在虎皮大椅上,一身淡紫色長袍,背後斜插著一柄符劍,如此搭配將他仙樹境強者的氣勢綻放得纖毫畢露,不過此時西門勝正皺著眉,為戰局走勢而擔憂。

太初教派來的一百名歷練弟子實力雖然不錯,可跟源源不斷趕來的散修比起來,加上還要輪值休息的原因,太初教的這點人數就顯得捉肘見襟了。

以前太初教弟子出去殺完散修,回來的時候一個個神清氣爽,豪氣干雲,雖然有些傷亡,但不算太大,而現在弟子們出去殺完散修,就算僥倖佔了上風回來,身上也多多少少受了傷,有的還身受重傷被抬回來的,還有不少弟子喪生荒野再也回不來了。

太初教派來的一百名歷練弟子,現在只剩下五十人,幾個月戰爭下來,足足死了一半,而進紅塵的新弟子,除了李靖、秦浩軒等極少數外,其他人都不成氣候,就算加入戰場也只有被殺的份。

西門勝在心底暗嘆:「要是秦浩軒在就好,他的戰鬥力很強!不過他的那個朋友藍煙倒是很厲害。」

西門勝正在叨念著秦浩軒,秦浩軒就在外面喊道:「弟子秦浩軒,求見西門堂主。」

「進來。」西門勝神情一振,秦浩軒總算回來了,他端坐在椅子上,一臉開心的看著走進來的秦浩軒:「你總算回來了,怎麼樣,明天開始繼續征戰?李靖的戰績可比你漂亮多了,你得抓緊時間趕上他才行。」

西門勝嘴裡這麼說,心裡卻想起宗門下的嚴令,以及太初教弟子傷亡過半,局勢對太初教不利,戰鬥力極強的秦浩軒正巧在這個時候回來,真是太好了。

秦浩軒道:「弟子暫時不想征戰,我是來請假的。」

「請假?」西門勝臉上的笑容僵住了,李靖雖然表現得驚采絕艷,但一個人畢竟獨木難支,太初教這段時間被散修壓著打,西門勝感覺無比憋屈,好不容易等到秦浩軒回來,原本想讓他加入戰場,殺殺散修們的威風,沒想到他一回來就要請假?

戰爭持續到第二個月時,那一百名派下山歷練的弟子還剩七十個,虞長老就曾請示掌教,是否再派弟子增援?

很快就得到掌教的回復,大意是:「只有在生與死的磨礪中,才能發現真正的人才!若想消滅這群小丑,隨便派一個堂就能輕鬆掃平,還要如此曠日長久的打么?」

自從知道掌教的意思后,西門勝等一干坐鎮的長老想想也是,如果直接將這些散修給殺完了,又去哪裡得知他們背後的依仗呢?這些散修幾千年來不敢跟太初教作對,現在全部跳出來了,肯定有詭異。

為了顧全大局,長老們一直忍著,直到秦浩軒發現撕裂空間通往幽泉冥界的陣法,散修們暴亂的目的已經查出來了,西門勝以為可以直接派人將散修們滅了,但掌教還是不同意,要求西門勝好好操練這一群弟子,繼續和散修作戰。

到現在下山歷練的弟子只剩一半,但掌教不但不讓休整,反而嚴令要牢牢拖住散修,只許勝不許敗。

西門勝頓感壓力巨大。

原本在他眼裡並不算出彩的秦浩軒,在表現出強悍的戰鬥力后,壓力巨大的西門勝便想將他留下來,多一個人多一份力,卻沒想到秦浩軒回門派呆了整整一個月,今天剛剛回來又要請假。

西門勝沉吟片刻,問道:「你幹什麼需要請假?」

「許久沒見徐羽師妹了,我想去看看她。」秦浩軒十分誠實的回答。

「你呢?」西門勝的目光落在刑的身上。

感受西門勝淡漠如刀的眼神,刑如針芒在背,心裡一萬個不爽,表面上還是恭敬的說道:「弟子想追隨秦師兄。」

刑雖然說想追隨秦浩軒而請假,但心裡一萬個不希望離開這裡,反而希望西門勝只批秦浩軒一個人的假,這樣他又可以留在戰場肆無忌憚的吃散修了。

秦浩軒哪裡會不明白刑的心思,所以特意帶他來請假,不將刑隨時帶在身邊,他怎麼可能安心。

「不行。」西門勝見這個異軍突起的花勞也要請假,理由是追隨秦浩軒,頓時心裡不爽到極致,拒絕得斬釘截鐵:「別的弟子都在紅塵體驗,你已經比別人少了一個月了,不能再請假了。」

西門勝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在無奈的嘀咕:「要不是現在人手不夠,你愛去哪裡去哪裡,我管你這麼多,可我好歹也是副堂主之尊,總不能放下面子求他一個弱種弟子吧?」

秦浩軒不卑不亢的說道:「按照門派的規定,弟子斬殺了足夠多的散修,已經達到請假的標準了,而且花勞師弟這段時間也立了功,也達到了請假標準,請西門堂主批准。」

秦浩軒搬出門派規定,西門勝也不能再拒絕,畢竟秦浩軒的戰功的確達到請假標準,自己不批也說不過去。

畢竟是修仙百年,混到副堂主級別的人精,西門勝眼珠一轉便想到辦法,他道:「你和其他弟子比,在紅塵中呆的時間要少一個月,這一個月里花勞和你朋友殺散修的功勞雖然都算在你頭上,但畢竟不是你親手殺的。這樣吧,將你不在的一個月折算為一天一個人頭,你什麼時候殺夠三十個散修,我就批你十天假。」

說出這話后,西門勝老臉不禁一紅,無奈的想道:「要不是人手不夠,我也不會豁出老臉為難你……」

秦浩軒早就知道這次請假不會這麼簡單,在來的路上,他從刑的嘴裡得知最近太初教在戰場吃緊,門派沒有新的增援,太初教弟子們打得很吃力,傷亡比以前有所增加,西門勝肯定不會讓自己輕鬆離開。

儘管如此,秦浩軒對西門勝的刁難還是有些不爽的,但不爽歸不爽,西門勝畢竟是這裡的負責人,自己不經批准離開,只會留把柄給那些想對付自己的人,若是有人以這個為借口,要將自己開除門派,那可真是親者痛仇者快了,所以秦浩軒忍著不滿,道:「堂主金口玉言,弟子這就去辦。」

在西門勝淡漠的眼神注視下,秦浩軒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禮,然後轉身離開西門勝的營帳。

「哎……這次終於算是鬆口氣了……就算戰鬥力和實力飆升的李靖,三十個散修也至少要七天才能湊齊,秦浩軒乃一弱種,即便戰力再強,也需要一些時日才能完成吧?」西門勝自言自語道:「等十天後,再隨便想點辦法折騰一下,反正得想辦法將你留住,讓你請不成假,你若真走了,這個戰場該怎麼辦?不是故意刁難你,我的壓力也很大啊1

西門勝想起剛才秦浩軒堅決的態度,甚至還搬出門派規矩壓自己,心裡更加無奈,竟然混到要刁難一個弱種弟子的地步,真是令人無奈啊!

走出西門勝的營帳,秦浩軒帶著刑直接走向法陣出口,幾名路過的太初教弟子紛紛躲避到一旁,警惕不解的望著他,想明白這位此地的風雲人物,今天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如此的殺氣騰騰?

等秦浩軒走遠后,他們才低聲議論。

「秦浩軒今天怎麼了,身上的殺氣有些重啊1

「他這幅陰冷的神情,看得我心裡發虛啊,平時不是很和善么?怎麼今天身上的殺氣這麼重……」

「難道誰惹到他了?」

「看他的樣子像是出去殺散修,今天散修要倒霉了,你猜他會殺多少個?五個?八個?總不會是十個吧?」

弟子們低聲議論,但沒一個敢找秦浩軒詢問是什麼情況,秦浩軒的戰鬥力雖然堪比李靖,在這戰場中也屬於風雲人物,但他平時待人和善,也同樣是弱種弟子,所以秦浩軒身上總有一種親近感,可今天這是怎麼了?

跟在秦浩軒身後的刑也暗暗心驚,本以為他在門派呆了一個月,身上的殺氣會有所收斂,卻沒想到他身上的殺氣反而更強。

想想秦浩軒現在恐怖的神識強度,刑不禁打了個冷戰,臉上的笑容也更諂媚:「我們現在幹嘛去?」

「殺人。」秦浩軒聲音冰冷,不容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