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二百八十九章 早日今日何當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九章 早日今日何當初【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好可怕的殺氣1即便秦浩軒二人走很遠了,這兩名太初教弟子還沒從剛才血腥屠戮中回過神來,秦浩軒可怕的殺招、殘暴的殺氣、冷酷嗜血的眼眸以及殺人後的淡然,在他們眼裡就是一個殘暴的屠夫,血流成河伏屍百萬而不動容。

一大早從西門勝營帳出來殺到現在,加上這個二十七葉的散修,秦浩軒手裡已經有十五枚散修徽章了,他緊繃的臉色也終於緩和了些。

刑這才壯著膽子說道:「你今天的殺氣很重1

「殺夠三十個,就能見徐羽妹妹,殺氣不重,怎麼殺人?」秦浩軒猶如星辰般明亮的眸子,在刑的眼裡猶如刀刃般閃爍寒光。

他們兩人又走了許久,竟然碰到一隊太初教弟子,這一隊人一共八個,看他們身上散發的氣勢,實力最低的都有仙苗境十七葉。

這八個人正在圍攻五個浴血奮戰,已經略落下風的散修。

從眼前的戰況來看,這五名散修勢必身死,但至少還能周旋一段時間。

刑看了看這八個人,湊在秦浩軒耳邊道:「這八個人都是李靖的小弟,他們殺了散修后,徽章都給李靖。」

「李靖的人?」秦浩軒輕笑一聲,徑直走上去,冷眼凝視著這八名太初教弟子,道:「你們可以走了,離開這裡二十里,方圓二十里內的散修都是我的。」

秦浩軒囂張的話語一出,這八個李靖小弟看他的眼神猶如看待白痴:「秦浩軒,你雖然有點實力,但你知道我們是誰的人么?你知道李靖師兄吧?小子,別亂說大話,小心舌頭被風吹走。」

「哼哼,別說方圓二十里,就眼前這五個散修你對付得了嗎?」

他們一邊說一邊打,心神略微分散,好不容易得來的上風又丟了,雙方重現陷入膠著狀態。

「我說了,這裡我包場,你們快滾1秦浩軒聲音清冷蠻橫。

這八人小隊領頭一個冷哼一聲,心道自己八人跟五名散修僵持不下,萬一惹惱秦浩軒,秦浩軒痛下殺手幫對方散修,那自己就倒霉了,所以他雖然很不爽,但還是用商量的語氣說道:「有本事公平競爭,你殺的全算你的。」

「好1秦浩軒等的就是這句話,和刑對望一眼后,兩人猛的衝上去,尤其是刑,身子猶如天外隕石,直接將一名散修撞飛。

「嚓1一名散修的脖子被秦浩軒拗斷。

「啪1一名散修的頭顱被刑拍碎。

「擦1一名散修的頭顱高高飛起,血柱從他斷脖處噴涌而出。

「嘩啦1一名散修的心臟被刑直接掏出來,甚至還在他手上一跳一跳。

眨眼間,剛才和八名太初教弟子膠著對戰,實力很是強悍的五名散修有四個被秦浩軒和刑殺光了。

剩下一個散修被八名李靖小弟圍攻,最多一兩個呼吸就會慘死,可秦浩軒毫不客氣的衝上去,一拳打爆他的腦袋,然後取下他身上的徽章:「這個人我殺的,功勛是我的1

這八個李靖的小弟干瞪著眼,到底發生了什麼?從來都是我們李靖老大搶別人的散修,今天竟然真的有人敢搶我們李靖老大的散修?

「怎麼?你們不服?」秦浩軒收好徽章看向眾人,心中暗道:李靖在太初教也沒少難為我跟害我,搶他幾個散修算是問他要點利息。

冰寒的眼神,強大的戰力,尤其是剛才秦浩軒和刑兩人殘忍直接的殺人手段,將他們給震住了。他們還真不敢指責什麼,秦浩軒能輕易殺死和自己八人實力相當的五個散修,也能毫不費力的收拾自己。

好血腥,好暴力。

尤其是秦浩軒,渾身上下散發出修羅般的殺氣,令人不敢直視。

秦浩軒收起散修身上的徽章后,在李靖小弟們眼饞的注視下又搜颳起散修們身上的財物,這幾名散修身上有七千多顆下三品靈石,還有其他零散東西,總價值超過一萬顆下三品靈石。

李靖的小弟們面面相覷,這些東西要落在他們手裡,上繳給李靖后,可以得到一個大功勞,現在卻成了秦浩軒的囊中之物。

不過他們不甘歸不甘,沒有一個人敢表示不滿。

秦浩軒收拾好財物后,淡淡注視著李靖的這幾名小弟,道:「你們回去跟李靖說一下,這方圓二十里的散修我借來用用,就不要派人在這裡摻和了。」

秦浩軒目光掃了一圈,這八名李靖小弟感覺如刀在自己身上割,他們心中都驚的快暈過去了,在這片地方便是長老大人們都不會這樣跟李靖說話,今天竟然有人這樣說話?他這是在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啊!回去告訴李靖老大,看他還能囂張不!

……

傍晚時分,渾身鮮血的秦浩軒和刑兩人走進法陣中,他們兩人今天的瘋狂屠戮,此時已經在太初教弟子中傳開了,看到他們兩人渾身是血的走進來,就像看到幽泉冥魔一般,眼神又敬又懼。

沒有理會其他弟子驚懼的眼神,也沒有理會他們悄聲議論,收割了三十條人命,一身煞氣比早上出門時更重的秦浩軒,帶著刑直接走進西門勝的營帳中。

廝殺了一天,秦浩軒和刑身上濺滿了敵人的血液,為了快點請假見到徐羽,秦浩軒都來不及漱洗一番。

看到渾身是血的秦浩軒和刑,以及他們身上散發出的濃烈殺氣,將西門勝嚇了一跳,心中想道:「他們兩難道受傷了?」

西門勝仔細看了幾眼,發現他們兩人身上竟然沒有半點傷痕,這些鮮血全是敵人的。

能濺這麼一身血,殺的人絕不會是個位數。

「弟子秦浩軒,拜見副堂主。」看到西門勝,殺了一天人,不知不覺激發性子里血腥一面的秦浩軒,盡量使自己變得彬彬有禮,想將渾身的殺氣收斂起來,可他的收斂功夫還沒到家,在西門勝眼裡,秦浩軒的話語里透出一股凌厲的殺機,即便他這個仙樹境修仙者,也忍不住心驚肉跳。

當然,西門勝知道秦浩軒身上的殺氣並不是沖自己來的,只是殺了很多人後,自然而然的流露罷了。

他眉毛微微一跳,心道:「莫非他殺了很多人?十個?十二個?十五個?」

秦浩軒躬身一禮后,將一個被敵人鮮血浸透,已經看不出原來顏色的袋子拿出來:「西門堂主,您要的三十枚徽章,我給您拿來了。」

西門勝一驚,說話都有顫音:「當真?」

秦浩軒沒有回答,默默將每枚都沾著鮮血,一共三十枚徽章都從袋子里倒出來。

鐵制徽章落在桌子上,發出雨打琵琶的脆音,一個,五個,十個……

如果不是秦浩軒身上血腥味過重,倒是很有節奏和韻律的聲響。

三十個徽章靜靜躺在桌子上,濃濃血腥味道充斥在營帳中。

西門勝眉頭狂跳,驚訝萬分。

三十個散修,其中還有仙苗境二十七葉的強者,他竟然在一天之內做到了……

這樣輝煌的戰績,這麼瘋狂的殺戮,就算仙苗境三十葉的修仙者都做不到,秦浩軒是怎麼在一天內做到的?

「西門堂主,請您清點一下徽章,還有上次花勞記在我頭上的功勛,麻煩您折算成靈石給我。」秦浩軒微微一躬身,道:「另外還請西門堂主信守承諾,批弟子十天假。」

西門勝眉毛跳動不已,他怎麼也想不到秦浩軒竟然在一天內斬殺了三十名散修,原本想了一些刁難挽留的方法,此時都說不出口。

這個秦浩軒真的是弱種嗎?他的戰鬥力竟然恐怖到這種地步?就算李靖一天都殺不到三十個散修啊?這些散修能活到現在,一個個都有保命絕招,怎麼可能像靶子一樣站著讓人殺?

西門勝心中暗暗想道:「可惜啊,秦浩軒只是一個弱種,以他弱種的資質,雖然大道不可期,但未來或許能成為咱們門派一個很不錯的打手。」

的確,這三十個散修都不是站著不動的靶子,秦浩軒殺了這三十個散修,也累得精疲力盡了,見西門勝一臉驚訝的愣在原地,不禁提醒道:「西門堂主……」

西門勝這才從思緒中回過神來,開始為秦浩軒計算功勛,折算靈石,同時後悔今天怎麼才說三十個,該說六十個呀!不過一天損失了至少三十個散修,也足夠讓這些天愈發張橫跋扈的散修們驚慌一下了。

「秦浩軒完成了任務,可也不能這麼輕易讓他請假,不然門派給的任務怎麼完成啊?現在能夠戰鬥的人手不多,如果能留下秦浩軒,一天斬殺三十個多好……」

看到秦浩軒一天斬殺三十個散修,這種輝煌的戰績即便有許多小弟幫忙的李靖都做不到啊,西門勝更加不舍讓秦浩軒就這麼離去了,可又不能食言而肥。

他一邊計算功勛,一邊苦思留下秦浩軒的辦法。

忽然他靈機一動:「我可以將這些靈石全部弄成下三品靈石,幾十萬顆下三品靈石堆起來就是一座小山了,我看他怎麼搬走!既然搬不走他肯定就不會請假了,誰會隨身帶著幾十萬顆下三品靈石出門?且不說會有散修眼紅打主意,光是帶走都得用馬車拉了1

西門勝越想越覺得這是個好主意,至於秦浩軒擁有乾坤符一類儲物空間?那不瞎扯淡么?秦浩軒他師父都不見得有。

只要能留住秦浩軒,西門勝豁出去了。

計算完功勛后,西門勝道:「這一個月花勞記在你身上的功勛一共三千二百點,你今天斬殺散修功勛一共三千一百點,一共六千三百點戰場功勛。」

報完這個數字,西門勝眼皮又是一陣狂跳,六十三萬顆下三品靈石礙…

他不動聲色的打開自己的乾坤符,數出六十三萬顆下三品靈石,足足堆了小半個營帳:「這段時間弟子們表現出色,下二品靈石都用完了,現在只剩下這些下三品靈石,你辛苦下拿走吧。」

說罷,西門勝愈發覺得自己聰明,六十三萬顆下三品靈石啊!兩輛馬車都不一定拉得走,以自己仙樹境的修為,如果沒有乾坤符也不敢拉著它們到處轉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