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九十二章 龍鱗仙劍偷雲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二章 龍鱗仙劍偷雲鶴【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習牧原不知道的是,秦浩軒昨天和刑聯手,殺了四個布出四小四象陣,融合了組合型符獸的散修,如果他知道的話,一定會大驚失色的感慨:「現在我們正面對敵秦浩軒,都沒有十足的把握了。」

他們三人騎馬出行,也引起了埋伏在官道要處散修的注意,因為昨天秦浩軒輝煌恐怖的戰績,沒有一個散修敢跳出去偷襲秦浩軒的,而且所有散修都知道,這個秦浩軒不知道哪裡得罪了擁有真正飛劍的仙樹境強者雲鶴山人,雲鶴山人放話要親自出手殺死秦浩軒。

一個擁有真正飛劍的仙樹境強者說出這話,等於為秦浩軒判了死刑。

秦浩軒就算表現得再驚采絕艷,可他畢竟是一個仙苗境十葉的小修仙者罷了,現在在散修們的眼裡,他已經是一具活著的屍體了。

秦浩軒可不知道雲鶴山人已經到散修陣營,更不知道雲鶴山人就在前方路上等他,此時他滿心歡喜,因為就快能見到闊別幾個月的徐羽妹妹了。

女大十八變,幾個月不見,徐羽妹妹的變化肯定很驚人,說不定自己都認不出來了!

想起兩年前,自己和徐羽同時拜入太初教,那時的徐羽只是一個黑黑瘦瘦的小姑娘,兩年時光,又經過修仙的磨礪,現在的徐羽愈發出落得美麗動人,氣質與相貌都屬上乘。

入紅塵分別的那會,徐羽已經很漂亮了,這幾個月下來,徐羽會不會變得更漂亮呢?

尤其是想起徐羽甜甜的叫自己浩軒哥哥,秦浩軒就不能自已,若不是現在還在七丈淵戰場,施展萬里符太過驚世駭俗,他恨不得馬上施展萬里符趕到王都。

「不對1就在秦浩軒想起徐羽,心中百般甜蜜時,刑忽然勒住馬,對秦浩軒和藍煙道:「停,停1

秦浩軒和藍煙勒住馬,秦浩軒不悅的看著刑。

刑不理秦浩軒不悅的眼神,側著頭感覺了一陣,他道:「好濃郁的修仙者氣血的吳股氣血味道不但濃郁,還很熟悉,這個血的味道我聞過1

秦浩軒詫異的問道:「是誰?」

刑沉吟片刻,他望著秦浩軒和藍煙道:「你們還記得雲鶴山人么?這股血氣味道就是雲鶴山人的,他應該就在前面1

「啊1神情永遠淡淡的慵懶,對什麼都不太上心的藍煙忽然尖叫一聲,聲音都顫抖:「雲鶴山人?」

秦浩軒也緊張的詢問道:「怎麼回事,你快說明白1

「雲鶴山人不是受了重傷么,我估計他休養了幾個月,但傷勢還沒有痊癒,他畢竟是仙樹境的修仙者,我們魔族對血的味道格外敏感,可能你們沒聞到,但是我已經聞到了!可以肯定是雲鶴山人的氣息,不出意料的話,他應該就在前面等我們。」

刑的話說完,秦浩軒臉也繃緊,而藍煙那什麼都不在乎的神情也消失了,漂亮小臉煞白,緊張的看了看刑,最後望向秦浩軒。

雲鶴山人可是擁有飛劍的仙樹境強者,就連赤煉子都不是他的對手,當時要不是長老院的禹峰長老忽然出現,自己肯定會被雲鶴山人殺死!

想起雲鶴山人恐怖的戰力,以及一劍下來劈天斬地的氣勢,秦浩軒忍不住心驚肉跳,他畢竟只是一個仙苗境十葉的小修仙者,就算他修鍊,就算他有無形劍,就算他神識再強大,可這些在雲鶴山人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是浮雲。

若換成其他人,聽說攔路虎是一個擁有飛劍的仙樹境強者后,肯定會毫不猶豫的落荒而逃,但秦浩軒卻沒有這樣,即便面對似乎沒有可能戰勝的仙樹境強者,他還是在分析自己與對方的優劣。

秦浩軒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忽然一拍腦門,心中想:「龍鱗仙劍,我可是有太初教鎮派之寶龍鱗仙劍的!既然雲鶴山人現在傷勢沒有痊癒,為什麼不趁此機會將他殺了呢?」

「不如趁雲鶴山人傷勢沒有痊癒,將他殺了吧1秦浩軒提議。

刑和藍煙被秦浩軒這瘋狂的話語嚇了一跳,秦浩軒竟然想殺一個擁有飛劍的仙樹境強者?這不是痴人說夢么?

想起雲鶴山人的可怕,藍煙毫不客氣的說道:「你有什麼資格對抗雲鶴山人,他可是擁有飛劍的仙樹境強者,一劍下來你就必死無疑1

秦浩軒神秘笑著:「我有把劍,可以砍死他1

「你的無形劍嗎?」刑白了秦浩軒一眼:「你得離他多近才能奏效啊!而且你的神識攻擊也未必能起到多大作用,他畢竟是仙樹境修仙者。」

秦浩軒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將胸口變作護心鏡模樣的龍鱗仙劍拿出來,在刑和藍煙眼前亮了亮,道:「我憑它。」

「這是什麼?難道能和雲鶴山人的飛劍比么?」藍煙能隱約感覺到龍鱗仙劍傳出的氣息波動,似乎很強,但是她還是很不客氣的提醒秦浩軒:「飛劍的威力,遠遠不是你想的這樣,它……太強了1

秦浩軒笑了笑,道:「他有飛劍,我也有飛劍!這柄飛劍是我們太初教的鎮派之寶,龍鱗仙劍,正是因為我這次立了大功,掌教特意獎勵給我的。」

「這柄龍鱗仙劍是真正的神龍鱗甲製作,威勢滔天,雖然只是一個殘劍,但也很厲害。」秦浩軒想了想,道:「雲鶴山人的飛劍插在背上,不像那些厲害的飛劍,可以吞吐入口腹之中,可見是一柄下等飛劍,又如何能和我這龍鱗仙劍相比!而且我不信重傷的雲鶴山人能扛龍鱗仙劍一劍之威。」

秦浩軒剛剛說完,刑就接話插嘴了:「鎮派之寶龍鱗仙劍?我以前在你們太初教時,也聽人說起過這柄飛劍,威力似乎很大,在你們太初教的開山祖師手裡,曾經一劍斬斷黃帝峰,威力滔天,但是在你們的開山祖師之後,後輩弟子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啟動他了,因為實力不夠,即便你們那個仙嬰道果境的掌教都沒法啟動這柄飛劍,你怎麼使用?」

「別人沒有辦法,但不代表我沒有辦法。」秦浩軒拿出一顆靈石,道:「十萬顆下三品靈石,就能啟動一次龍鱗仙劍,我有一百萬顆下三品靈石,足以拿龍鱗仙劍砍十次了,不信砍不死一個雲鶴山人1

秦浩軒語氣生硬,殺意凜然,他們偷襲雲鶴山人,搶走異種的藍煙,又撿走雲鶴山人的乾坤符,還殺了他四個徒弟,可以說和他已經結下不死不休的梁子,雲鶴山人只要活著一天就會想方設法殺死自己,被一個擁有飛劍的仙樹境強者惦記上,這可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

「雲鶴山人反正不會放過我,不如趁他現在傷勢未曾痊癒,我使用龍鱗仙劍的威力,將他直接斬殺了1秦浩軒一咬牙,眼神中殺氣迸發,道:「等他傷勢痊癒后,除非我躲在太初教不出來,否則他肯定會殺我,你們兩也跑不了1

從秦浩軒嘴裡得知龍鱗仙劍的威力,以及他有啟動龍鱗仙劍的辦法,藍煙眼中露出一道精光,這個雲鶴山人抓了她后,便將她當天材地寶看待,甚至想將她入葯療傷,以藍煙敢愛敢恨的脾性,對雲鶴山人又何嘗不是恨之入骨呢?

她之所以不去報仇,那是因為她沒有實力,沒能耐報仇罷了,現在聽說秦浩軒有一柄威力奇大的龍鱗仙劍,所以她第一個贊同:「殺,將那個雲鶴賤人殺了,到時候把他的頭顱給我當球踢1

藍煙咬牙切齒,殺氣凝霜,倒和雲鶴山人恨秦浩軒的神情一樣。

秦浩軒苦笑一聲,沒料到這丫頭這麼血腥,當即大手一揮,想霸氣的說一句:走,咱們宰有飛劍的仙樹境去!殺了雲鶴山人,拿他飛劍切西瓜吃。

可秦浩軒這句霸道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來,就被刑堵回去了,刑正色說道:「十萬下三品靈石啟動一次龍鱗仙劍不假,但是你不能真正啟動!除非你不要命了。」

「怎麼說?」秦浩軒驚訝的看著刑。

刑道:「很簡單,就像一個三歲小孩,就算有人將他放到一匹烈馬之上,他能駕馭這匹烈馬么?烈馬輕輕一個趔趄就能將他摔下來。你的實力低微,用十萬顆下三品靈石啟動龍鱗仙劍一擊,可你想過沒有,啟動龍鱗仙劍之後,巨大的反震之力以及劍氣的反噬,你能不能受得了?這柄仙劍威力驚人,相信它反噬的劍氣也很恐怖!你強行使用龍鱗仙劍,運氣極好的情況下你身受重創,丹田中仙苗上的仙葉全部掉光,重新跌回出苗時的境界,很可能終生不得寸進,正常運氣的情況下,你會被巨大的反震以及反噬的劍氣直接絞殺,運氣不好的情況下,你會魂飛魄散,永遠消失在三界中。」

「就算我變成一道護臂,護住你的手,你我兩個聯手施展龍鱗仙劍,也沒有保命的把握1刑嘆了一口氣,道:「龍鱗仙劍是真正龍鱗製作,你不知道龍的可怕,那遠遠不是我們能仰望的存在。」

秦浩軒發現,刑在說起龍的時候,神情間流露出不自覺的敬畏,這個自稱幽泉冥界天才魔的傢伙,眼神中罕見的流露出幾分無力感:「強到哪怕是一片龍鱗,也遠不是現在的我們能抗衡的。」

「還有你想過沒有,你用十萬顆下三品靈石啟動一次龍鱗仙劍,以你的實力自然沒辦法掌控仙劍的軌跡,龍鱗仙劍釋放出的劍氣是朝哪個方向,是直行還是走偏,這些你能控制么?」

刑雖然弔兒郎當,難得這麼正色說一次話,而且說的這麼多。

秦浩軒從來不輕視真正正色說話的刑,因為只有真正危險的情況下,刑才會這樣提醒自己,否則這小子恨不得自己多吃點苦,他樂得看笑話。

雖然很不願意錯過這次擊殺雲鶴山人的大好機會,但秦浩軒不得不承認,刑說得一點都沒錯,自己從來沒用過龍鱗仙劍,龍鱗仙劍有多危險自己也不知道,沒必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使用龍鱗仙劍后,就算龍鱗仙劍的反噬之力自己受得了,可自己也控制不了仙劍的方向,無法精準斬到雲鶴山人身上,只要斬不到雲鶴山人,雲鶴山人就可以一劍劈死自己。

「太冒險了,不能用自己的命換他的命。」秦浩軒打定主意后,對刑和藍煙說道:「既然沒法打,那就只能跑了,好在這個我擅長。」

秦浩軒苦笑一聲,將萬里符拿出來,用五百顆下三品靈石為他灌靈,手裡又拿著五顆下二品靈石,準備在萬里符靈力用盡後補充灌靈。

「好了,老規矩,刑變作護甲,隨時準備施展保護我們兩,藍煙趴到我背上,我們趁雲鶴山人不注意,衝過去。」秦浩軒吩咐完刑和藍煙,然後準備啟動萬里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