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九十四章 太乙道火鐵熔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太乙道火鐵熔水【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刑的話就是一根導火線,讓那名士兵怒容滿面,手中鋼刀挽起一個漂亮的刀花,然後斬向秦浩軒。

看著斬向自己,帶起一道寒光的鋼刀,秦浩軒只是淡淡的伸出右手,以食指中指夾住飛速斬來的刀刃。

夾住鋼刀后,他心中想道:「若我沒修仙時,被這鋼刀一劈,就算不死也要脫層皮,不過現在這鋼刀就算砍到我身上,也傷不到我了。」

刀刃被秦浩軒夾住,那名士兵想斬斬不下去,想抽出來更是紋絲不動,頓時一臉驚駭。

士兵用刀對付秦浩軒,秦浩軒心中卻連一絲漣漪都沒有,更別提生氣這種情緒了。

因為在秦浩軒眼裡,這些士兵就是螻蟻般的存在,他們的存在對自己完全造不成威脅,就像螻蟻舉起他頭上的鉗夾在人的面前示威,哪個人會因為螻蟻的示威而生氣?

秦浩軒不想再和他們糾纏,心道:「我就索性顯露一手仙人手法,將他們震住,這樣就能進去了。該怎麼顯露么?震碎鋼刀太過稀疏平常,在軍營里修鍊內家功法的高手也能做到,要不,就用刑新教我的1

是秦浩軒用十顆下三品靈石為代價,跟刑「公平交易」獲得的靈法,一共有九層,據說練到第九層,可以模擬出太乙金火,但畢竟是模擬的,威力不如真正的太乙金火,所以叫。

秦浩軒到現在只練到第二層,對付厲害的修仙者可能不夠用,但用來震懾一下這些凡俗士兵,那還是綽綽有餘的。

秦浩軒調動靈力,施展,在他的手上忽然冒出一道淡紅色的火焰,這道火焰看上去溫度不高,但距離比較近的士兵們感覺一股滔天火氣撲面而來,就像眼前一棟房子起火,自己就站在房子面前,連氣都喘不過來。

好在這種感覺只是一霎,片刻之後秦浩軒手上淡紅色火焰消失,恐怖的熱浪也消退了。

熱浪消退後,那名刀刃被秦浩軒捏住動彈不得的士兵發現自己的刀能動了,他嚇退幾步,再看手裡的刀時,自己手裡哪還有明晃晃的鋼刀,只是一個刀柄罷了。

而地上,則是一灘鐵水——鋼刀融化了。

鐵水落地,嚇得附近士兵怪叫,也讓那些開弓搭箭的士兵愣住了。

「這是武林高手么?武林高手能瞬間融化鋼刀么?難道他們真的是仙人?」

不管怎麼樣,秦浩軒展示出的這一手,讓這些兇悍的禁衛兵們再不敢動了。

一個武林高手可以夾住刀刃,可以將鋼刀擊碎,但從沒聽過哪門武功可以將精鋼刀瞬間融為鐵水。

就算在鐵匠鋪高溫熔煉下,至少也要一盞茶時間,才能將這柄鋼刀徹底融為鐵水啊!作為王都城門禁衛,他們的裝備可都是最好的。

「現在,你信了吧?叫你們這管事的見我1

秦浩軒施展手段后,這些士兵們看向他們的眼神充滿敬畏,再也不敢用兵器對準秦浩軒三人,而附近的凡俗百姓則嚇得遠遠退開,距離秦浩軒三人遠遠的,一來害怕和城門禁衛的衝突牽連到他們,二來他們認為秦浩軒三人不是仙人就是妖精,還是離得遠點安全。

一名渾身盔甲,戴著一頂圓帽尖頂頭盔的軍曹跑過來,敬畏的看著秦浩軒三人,道:「三位……三位,我是西門軍曹長,您有事可以跟我說。」

「我要進城,去紫霄皇城,你知道紫霄皇城在哪裡么?」秦浩軒語氣淡然的問道。

紫霄皇城,軍曹長眉毛亂跳,臉上肌肉抽搐,身為西城門軍曹長,他能不知道紫霄皇城在哪裡么?那可是皇帝老爺居住和理政的地方,可借他一百個膽,也不敢指路啊!

萬一這三個人是刺客什麼的,那自己豈不是株連九族百死莫贖?

這名軍曹長也是從戰場上一點一點積累軍功,在邊疆廝殺了十多年,這才被調到王都西城門做軍曹長的,他最信任的就是自己手裡的刀,畢竟在他們的戰爭中,可沒有修仙者的參與,而翔龍國和叛軍戰爭中有修仙者的存在,也被翔龍國上層隱瞞了,畢竟讓普通士兵和民眾知道有仙人參戰,那會導致民心動蕩的!

儘管秦浩軒施展了那一手,但他仍然認為秦浩軒只是武林高手!

或許有失傳絕學能做到這一點的,眼前這個年輕人,是內功驚人的高人!他去紫霄皇城說不定是刺殺皇族大臣……

不行,不能將他帶去紫霄皇城,要不帶他去城衛軍都統將軍處,以都統都將的武功,肯定能拿下他們!

三名可能是刺客的亂黨被擒拿,那可是大功一件。

軍曹長打定主意后,又試探著說道:「你知道那是哪裡么?那是皇帝陛下的皇宮。」

秦浩軒淡然說道:「我知道,我就是去那裡。」

軍曹長忍不住心驚肉跳,更堅定認為秦浩軒三人是刺客,於是指引著,一路帶領他們去都統營。

城衛軍都統營距離西城不遠,走到都統營門口,秦浩軒抬頭看著「都統營」三個大字的軍府,不禁皺著眉頭,問道:「我是要去紫霄皇城,你將我帶來這都統營是何意思?」

軍曹長小心翼翼陪著笑臉,連連說道:「仙人莫怪,卑職職位低微,是沒資格接近皇城的,所以帶您來都統營,請都統將軍親自帶您去皇城。」

所謂假話,就是十句裡面有九句是真的,最關鍵那句是假的。

軍曹長的確職位低微,以他的身份當然沒可能接近皇城,但是城衛軍的都統將軍是從四品的武將,他可是有資格進皇城的,軍曹長這麼說也沒錯。

不過軍曹長將秦浩軒三人帶來都統營,可不是真給他們引薦都統將軍的,而是想找個全是自己人的地方,將這三個刺客都抓起來。

「三位請隨我來。」軍曹長臉上笑容更加小心,甚至都不敢直視秦浩軒的目光。

刑朝秦浩軒使了個眼色,示意不太對勁,秦浩軒不在意的一笑,自己敢闖擁有飛劍的仙樹境強者守的路,卻連凡人的一個都統營都不敢闖?且看這軍曹長想玩什麼花招,不管怎麼樣,今天一定要揪一個帶自己去紫霄皇城。

他不是說都統將軍有資格進皇城么?那就抓都統將軍進去唄。

都統營很大,許多士兵正在操練,這裡甚至不乏武功高手,內家強者,畢竟城衛軍負責整個王都的安全,自然要有壓得住場面的角色。

到了自己的地盤,看著諸多身穿盔甲,手裡明晃晃弟,軍曹長底氣十足,忽然暴起遠遠逃離秦浩軒三人身邊,扯著嗓子大喊:「快將他們三人拿下,他們想闖進紫霄皇城1

「想闖紫霄皇城?」這裡的士兵都是皇家飼養的精兵,忠誠度倒是挺高,聽說這三個看上去年紀不大的傢伙想闖紫霄皇城,頓時大怒,一道道刀光劈向秦浩軒三人,同時有勁弩撕裂空氣,帶著嘶嘶銳響,瞄準秦浩軒三人要害射來。

面對這麼多的攻擊,秦浩軒三人修仙者的身軀,雖然不會被這些凡人刀兵所傷,但也不想被打中。

藍煙拿出一枚約摸仙苗境十葉的符籙,一下捏碎。

一道淺黃色光幕升起,將他們三人籠罩其中,淡淡靈氣波盪開來,在淡黃色光影之內,秦浩軒三人被映襯得猶若仙靈。

這些士兵們的鋼刀鋼槍,剛剛刺到這淡黃色光幕上,便莫名其妙消失了,包括那些能射穿青磚的勁弩,一碰觸到這如水波般的淺黃色光幕上,直接消失不見。

淺黃色光幕連微微漣漪都不曾盪起。

與此同時,一名內家高手的攻擊也到了,這名內家高手在城衛軍中的名氣很高,據說他一掌下來能打破手掌厚的鋼板,一身內勁無可匹敵,幾十個精兵強將根本近不了身。

這名內家高手一掌拍在淺黃色光幕上時,手掌黏在光幕上,怎麼拉扯都掙脫不開,而他吐出的內勁更如石沉大海,連半點浪花都沒翻起。

秦浩軒揮手去掉光幕,這名內家高手才驚駭的退開。

秦浩軒凝聚,隨手一揮,淡紅色的第二層出現在他手掌心,隨後被甩出去,準確的將其餘士兵手裡的鋼刀融為鐵水。

那名內家高手面色蒼白,身子簌簌發抖,嘴裡喃喃道:「仙……仙人……是仙人……」

原本還蠢蠢欲動的一些士兵徹底傻了,這三個看起來長相不錯的二男一女,竟然是傳說中的仙人?這世上難道真有仙人的存在?

不管他們信不信,不過再沒人敢動手了。

秦浩軒逼近一步,面無表情,他心中並沒有動怒,只是冷靜的看著螻蟻一般的軍曹長,道:「草菅人命,如果我不是仙人,此刻已成了你們的刀下亡魂了吧1

那名軍曹長見慣了戰場生死廝殺,見多了鮮血和屍首,但卻從沒見過仙人,眼下他終於知道,自己得罪了真正的仙人了,嚇傻了站在原地,只會簌簌發抖了。

秦浩軒繼續說道:「是,你們肩負著守護王都的責任,手裡擁有極大的權力,可今天我若是一個普通人,就枉死在你們手裡了,你們自負手裡擁有極大的權力,可以肆意掌控他人生死,不過很可惜,我手裡擁有比你更大的權力,今天你們的草菅人命,必須受到懲罰。」

說罷,秦浩軒一揚手,這些凡人們甚至沒看清秦浩軒是怎麼動手的,只聽到「啪」的一聲悶響,這個軍曹長的腦袋落地了。

屍首落地,鮮血噴涌,殺了他的秦浩軒就像看著一隻被踩死的螻蟻,面無表情淡漠的說道:「對你們來說,最好的懲罰就是死亡,因為你們以前肯定還干過草菅人命的事,我只是幫那些無辜的人命報仇。」

秦浩軒眼神淡然,掃在其他人身上。

那些被秦浩軒眼神掃中的士兵,包括那名內家高手,一個個渾身發軟,鼻子里都聞到死亡的氣息,別說還手了,甚至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

他們駭然發現,眼前這個看似十七八歲的少年,身上散發出的血腥殺氣,竟然比他們這些精挑細選,每個都是久經沙場收割過不少敵軍生命的老兵還要強烈。

被秦浩軒目光淡淡掃中,雙腳就像生了根一般,釘在地上動彈不得。

就在秦浩軒還想繼續懲罰時,一聲急促的叫聲傳來:「上仙,上仙留情,末將都統營將軍黃山海來遲,還請上仙贖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