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二百九十六章 落魄術士假仙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六章 落魄術士假仙人【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黃山海將秦浩軒二人帶到宣武門城門旁一間小屋子裡,朝坐在裡面一名老太監行禮,道:「於公公,卑職黃山海拜見。」

這正在瞌睡的於公公睜開眼睛,渾濁的眼珠轉動,目光冷冷落在黃山海身上,用尖著嗓子不男不女的聲音說道:「你不好好獃在都統營里,找我有什麼事?不會又是給你那當宮女的妹妹捎信吧?」

黃山海尷尬一笑,恭敬道:「兩個月前才捎過信,眼下不敢勞煩公公,卑職是另有一事。」

這名於公公高高在上的目光從黃山海臉上移開,轉移到秦浩軒和刑的身上,怪叫一聲:「哎喲,我知道了。前年你送妹妹進宮當宮女,現在你送這兩個小子來當太監吧?「

聽到於公公的話語,黃山海嚇出一身冷汗,張開嘴想要解釋,於公公叱喝一聲:「大膽,本公公在說話哪有你插嘴的份,再說話把你送進宮閹了1

黃山海面色一沉,於公公平日里沒少為難他,讓他吃點苦頭也好,當即不再說話。

叱喝完黃山海,於公公目光繼續落到秦浩軒和刑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他們一眼,繼續用他那獨特的鴨公嗓說:「太監也不是誰都能做的,要身家清白,州府衙門開出證明,你們是哪個州府的呀!以前有沒有過婚配?還是不是雛兒啊?還有,想進宮當太監可是需要上下打點的,你們身上有銀子嗎?要是沒有銀子,一刀切下去,敬事房連止血的葯都不給你們,止血藥可是要花錢買的。」

他一通話說下來,黃山海已經面色蒼白轉過臉去,秦浩軒和刑倒是面色正常。

刑是幽泉冥界的魔,不懂得什麼叫太監,但秦浩軒怎麼會不懂,他心底暗暗發笑:「看來我修仙是修對了,如果換成以前,自己豈不是連做太監的資格都沒有?原來就算當個太監,裡面的門門道道都挺多的。」

「喂,老頭,太監是什麼官,不會都像你這樣男不男女不女,說起話來娘里娘氣的吧?」刑看著於公公捏著的蘭花指,面白無須,連喉結都沒有,奇怪的問道:「好好跟我解釋解釋。」

「大膽1於公公一張病態白凈的臉蛋漲得紫紅,太監么,最忌諱別人說他男不男女不女,他用蘭花指指著刑,眼珠凸起,渾身顫抖:「你……你找死……」

秦浩軒不顧這太監生氣,偏過頭去看著刑,調笑道:「太監很有趣的,要不你去試試?」

刑看著秦浩軒眼神中玩味的笑意,更加警惕了,他道:「你說清楚,太監要怎麼當1

秦浩軒指著刑的胯襠間,做了一個刀切的手勢:「嚓一聲,切了你那活兒,你就是太監了。」

「你妹1刑怪叫一聲,差點跳起來:「那不是絕子絕孫么?還是你去當太監吧1

秦浩軒和刑旁若無人的調笑,以及他們的話語,徹底挑釁到於公公了。

這於公公雖然只是個無關緊要的太監,一沒地位二沒靠山,所以被發配到宣武門來當傳達通訊的太監,但因為可以出入皇宮見到貴人的緣故,即便宣武門的御林軍們都要給他幾分薄面,眼下這兩個小子竟然肆無忌憚的侮辱他!

他拍著桌子狂怒,鴨公嗓扯大到極限:「我,我要殺……」

於公公怒極,他威脅秦浩軒和刑要殺他們,但這個殺字才說出來,一旁看熱鬧的黃山海忙捂著他嘴巴,小聲的在他耳邊道:「公公,你可千萬別亂說話,這兩個人都是仙人,不是你得罪的起的。」

於公公雖然只是一個沒地位的老太監,但畢竟在皇宮伺候了幾十年,關於世間有仙人的傳聞也聽說過,而且據說皇宮裡來了一批仙人,其中還有一個叫徐羽的仙人,甚至被拜為帝師。

他眼睛凸起,神色隱露驚恐,看著黃山海,顫著音問道:「他們真的是仙人?」

「不騙你,真的是仙人1黃山海面色凝重,道:「我可不敢拿這種事開玩笑。」

於公公聽罷,啪的一聲跪在秦浩軒和刑腳面前,連連磕頭:「仙人恕罪,仙人恕罪,老奴有口無心,老奴有口無心,仙人恕罪啊1

這老太監磕完頭,額頭上已經流出鮮血,他感覺還不夠誠意,雙手張開左右開弓,連連甩自己耳摑子。

「兩位上仙,千萬不要跟我一個閹人計較啊,閹人身子臟,不值得上仙您出手殺,免得污了您的手啊1

於公公驚恐而凌亂的求饒,看得秦浩軒連連搖頭,他也不願意跟一個太監計較,當即搖搖頭道:「你趕快起來吧,帶我進皇城,我就不追究了。」

秦浩軒看了一眼這於公公,看他被打得很慘,額頭流血,臉更是腫脹如豬頭,拿出一點藥粉,道:「這些葯有清淤止痛的作用,你拿去吧。」

於公公受寵若驚,一臉感動的望著秦浩軒和刑,連連拜謝。

秦浩軒和刑跟在於公公身後,於公公在前頭引路,低眉順眼無比諂媚,畢竟是在皇宮裡當了幾十年的差,雖然混得很慘,但是也十分精明,不然早死在宮廷的明爭暗鬥中了。

自從他知道秦浩軒和刑的身份后,表現得謙卑無比,就連皇帝陛下對仙人都恭恭敬敬,幾個月前更是拜了一名叫徐羽的仙人為帝師,帝師徐羽助皇帝處理國事,批改奏章,手中權柄甚至比皇帝本人還大,這件事是轟動皇宮的大事,老太監雖然地位不高,卻也知情。

仙人地位可見一斑。

紫霄皇城很大,走進宣武門后,入目是一座宏偉的前殿,上書仰光殿三個金體大字。

於公公介紹道:「這裡是朝臣處理公務的地方,裡面有三省六部官員,仰光殿之後是承前殿,乃三省六部官員聯合複議,開會議事的地方……」

一路前行,於公公也一路介紹,翔龍國數千年底蘊下來,這裡的建築與太初教是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格,太初見乃修仙宗門,建築注重仙味,不論整體建築還是細節擺飾都透出一股出塵脫俗的意思,而翔龍國的紫霄皇城,則是世俗權力的巔峰,它最注重的是皇權的霸氣,建築雄壯闊氣又不落俗套,沒進過皇城的人,如果光聽別人描述,是永遠也想不到皇城到底有多波瀾壯闊。

刑輕聲讚歎:「好地方啊,沒想到凡人的國度還有這麼好的地方,皇帝老兒住的地方,可比那些王公大臣的豪宅官邸要強多了,跟太初教的殿宇比起來也不遑多讓。」

秦浩軒抓住機會調侃道:「怎麼樣,看上這裡了吧?現在有個機會讓你留在這裡,只要你願意當太監,就可以永遠住在這裡了,有於公公照看你,你也會過得很開心的,於公公,對不?」

在前方引路的於公公聽著兩位仙人的調侃,強忍著笑意,當秦浩軒問到他時,他頭垂得更低了,一句話都不敢說,生怕附和了這位仙人得罪了那位仙人,乾脆裝聾作啞最好。

刑惱怒不已:「抓著你切了才對,我的魔品不容他人詆毀1說著他小心翼翼看了秦浩軒一眼,生怕這傢伙神經搭錯線迫害自己。

就在他們說說笑笑,於公公盡職引路,在走到御花園附近,於公公琢磨著該問問這兩位仙人到底去哪裡時,忽然傳來一聲叫喝:「站祝」

說話的是一個年輕的太監,手裡拿著拂塵,卻彎腰弓背伺候著身旁的少年。

他身旁少年約摸十五六歲,穿著一身紫色蟒袍,腰佩明玉,面色陰霾,神情孤傲,一雙陰冷的眸子緊緊盯著秦浩軒和刑。

於公公看到這少年,忙跪在地上請安:「奴才於四海給七殿下請安,七殿下萬安。」

他請完安后,為難的看了秦浩軒和刑一眼,這兩位可是仙人,他可不敢讓他們跪這個七殿下。

這位七殿下正是當今皇帝的第七子,看秦浩軒和刑的穿著,以及他們唇角下巴處的鬍鬚,還有喉結,七皇子斷定他們兩是宮外來的男人。

七皇子對那於公公道:「狗奴才,你是哪個宮的,他們兩是什麼人?難道你不知道不幹凈的身子,不能進後宮么?」

於公公忙回復:「老奴是負責宣武門達事房的。」

七皇子冷哼一聲:「一個看門奴才,竟然敢隨便帶人進宮,要不是本殿下攔著,你們還打算闖後宮?」

御花園附近雖然不是後宮,但也屬於後宮的範疇,在這裡偶爾能碰到去御花園賞花的宮中貴人,說它是後宮也沒錯。

「啊!奴才不敢,奴才不敢……這兩位是……」私闖後宮,還帶男人闖後宮,那可是死罪啊!於公公剛想辯解這兩位是仙人,卻被七皇子旁邊的小太監喝住:「住口!還輪不到你說話。」

這小太監是七皇子身邊隨身伺候的太監,論起權力地位可比一個宣武門外達事房的老太監大多了,他一喝之下,於公公不得不閉嘴。

七皇子身邊那位小公公瞪了秦浩軒和刑一眼,怒喝:「大膽,見到七皇子殿下竟然不下跪問安,衝撞七皇子殿下,是不會跪么?要我打斷你們兩條腿么?而且誰召你們進宮的?擅闖後宮也是死罪,知道嗎?」

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太監仗著七皇子威勢,說出這句話后,自覺無比威風,卻將跪在地上的老太監嚇得亡魂皆冒,再也不顧皇子威風,連連說道:「七殿下,這兩位可都是仙人啊1

「仙人?」小太監頓時閉嘴了,倒是這位七皇子殿下冷笑一聲,上下打量秦浩軒和刑一眼,陰霾的神情平添幾分不屑,他冷笑道:「哪裡來的仙人,世上哪裡有什麼狗屁仙人,我父皇身為天子想要長生不老,整天仙人仙人的盲目信任一群自稱仙人的騙子,其實不過是一群煉假丹的人罷了,自從這群騙子來了后,宮裡越來越沒規矩了。」

看得出來,這位七皇子殿下對仙人是極端不滿的,雖然七皇子從小被告知有仙人,但他從沒見過真正的仙人,也沒見過仙人施展手段,所以他一直認為所謂仙人就是那些煉假丹的江湖術士,落魄道人。

於公公面色驚慌,他也聽說過七皇子殿下不滿仙人們的緣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