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太初>第二百九十七章 斷腿先斷汝之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七章 斷腿先斷汝之腿【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

據說在皇宮來了一群仙人,皇帝甚至還拜其中一個女仙人徐羽為帝師后,宮中皇族驕奢淫逸的風頭被這位帝師狠狠治了一頓,而七皇子殿下恰巧就是栽在帝師徐羽手裡的皇子之一。

當時七皇子在御花園裡閑逛,看到一群宮女,其中有一個不論模樣長相還是身段氣質都很不錯,自知無望繼承皇位的他破罐子破摔,看到這位宮女后頓時淫心大起。

七皇子身邊那位小太監看到主子眼睛放出淫光,熟知主子脾性的他湊到七皇子耳邊說道:「殿下,要不要奴才安排下,晚上將她送到您寢宮?」

「不用。」七皇子搖搖頭。

貼身太監心中奇怪,主子往常不是這樣的呀?難道被宮裡那群自稱仙人,實際是煉假丹做假藥的道士氣昏了頭?

七皇子淫笑一聲,道:「難得一個風清氣爽的好天氣,御花園又繁花似錦,何不天為羅帳地為床,就地寵幸她呢?」

貼身太監諂媚的說:「妙計,殿下儒心雅興,高雅之至。」

當即,七皇子帶著自己這個心腹太監,截住那名宮女。

七皇子輕笑一聲,目光落在這宮女身上,不無怨毒的想道:「漂亮女人都成了父皇寢宮妃嬪,只剩下些歪瓜裂棗,不過老天有眼,竟然讓我碰到這麼一個漂亮的宮女,一定要好好爽爽,肯定不能放過了。」

他一使眼色,貼身太監狐假虎威,將其他宮女驅逐,道:「殿下要與她一同賞花,你等速速離開。」

和那名宮女一起的幾個宮女哪還敢停留,同情的看了這宮女一眼,迅速離開這裡了。

打發走其他人後,七皇子便眼冒綠光,猶如一條餓狼般撲上去。

那名可憐的宮女雖然不願意,但她又不敢反抗,眼前這位畢竟是皇帝的七皇子,他想臨幸自己,自己一個小小的宮女哪有說不的權利?

「殿下,殿下,求求您放過我吧,殿下……」

宮女臉色蒼白,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模樣更讓七皇子獸性爆發,開始撕扯起這宮女的衣衫來。

正當宮女萬念俱灰的時候,剛被拜為帝師不久的徐羽碰巧經過這裡。

「住手1徐羽的聲音傳來,同時徐羽身邊的宮女太監立刻衝上去。

畢竟是帝師身份,徐羽的身邊還是有好幾個貼身伺候的宮女太監,徐羽看到那正在行兇的七皇子,貼身跟著徐羽的宮女太監都知道這位帝師仙人的脾氣,想起皇帝陛下對帝師的言聽計從和禮遇,他們硬著頭皮將這宮女從七皇子手裡搶過來。

被徐羽救了的宮女衣衫不整,花容失色,剛剛受過驚嚇的她身子還在瑟瑟發抖,跪在地上輕聲綴泣。

徐羽微微皺眉,看著滿臉不甘的七皇子,冷聲道:「你在做什麼?」

七皇子沒料到自己想臨幸一個宮女,竟然被徐羽阻止,心中憤怒卻又不敢表示出來。

雖然在七皇子眼裡,徐羽這個帝師的身份,不就是因為會煉假丹,哄騙想長生不老的父皇嗎?他甚至促狹的想,說不定是徐羽長相漂亮,迷住了自己那老當益壯的皇帝老子,才弄來這個帝師的身份。

不過不管徐羽帝師身份是怎麼來的,也不是他一個不受寵的皇子能質疑的。

胳膊擰不過大腿,這個道理七皇子還是懂,現在徐羽勢大,跟她鬧騰起來吃虧的只會是自己。

他十分清楚,皇家親情涼薄,皇子這個尊貴的身份隨時可以被剝奪,父皇鬼迷心竅,拜這個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女孩為帝師,甚至還給她批複奏章、決斷國事、生殺予奪的權力。

七皇子毫不懷疑徐羽一聲令下,甚至可以調來御林軍殺死自己,而皇帝老爹也不會為自己這個不喜愛的皇子出頭。

徐羽嫌惡的看著七皇子,用淡然的語氣告誡道:「這個宮女我很喜歡,以後她就跟在我身邊了。往後你不得強迫別人做不願意的事,再讓我發現,定讓你父皇懲罰你。」

七皇子冷哼一聲,不置可否,轉身離去。

皇帝老爹連祖宗江山都差不多交給徐羽了,她想要一個宮女,自己有什麼資格反對?

自從這件事之後,原本就不信世上有神仙的七皇子,對所謂仙人更加深惡痛絕。

……

於公公相信世上有仙人,也相信黃山海不敢騙他,眼前這兩個少年郎就是傳說中的仙人,可他信,七皇子不信啊!

七皇子只是皇帝不喜歡的一個皇子,但他更是一個地位卑賤的奴才,所以老太監於四海閉上嘴巴,不敢再說話了。

「你。」七皇子指著秦浩軒,道:「你說你們是仙人,據說仙人神通廣大,可以飛天遁地,為了證明你真是仙人,你就變個戲法給我看看。」

說罷,七皇子目光中流露出玩味的笑容,擺明了就是戲弄秦浩軒和刑。

在紅塵中歷練了幾個月,經歷過無數生死廝殺,在中死過幾百次的秦浩軒早已習慣了仙凡之別,在他眼裡凡人就是螻蟻,難道螻蟻跟他叫囂,他就要去踩死那隻螻蟻么?

世上不知天高地厚的凡人多如螻蟻,一隻只去踩,那多費勁啊?

秦浩軒沒興趣搭理七皇子,刑就更沒興趣搭理了,在來自幽泉冥界的天才魔眼裡,他身上的皇族身份不過是給他披了一個光鮮亮麗點外衣,別說皇子了,就算皇帝又怎麼樣?不過就是大隻點的螻蟻罷了。

秦浩軒對跪伏在地上的於四海道:「你起身吧,咱們走。」

於四海看了看七皇子,又看了看這兩位仙人,最終咬牙決定聽仙人的,他朝七皇子磕了個頭告了聲罪后,利索的爬起來,跟在秦浩軒身邊。

七皇子臉色都黑了,秦浩軒和刑無視他倒罷了,就連一個在宮裡混得極慘的老太監,竟然也敢無視自己,看到主子臉色變了,七皇子身邊貼身伺候的小太監忙扯起嗓子,凝視秦浩軒和刑,怒道:「你們兩個大膽刁民,七皇子殿下說的話你們沒聽到嗎?別說你們不是什麼仙人,就算是仙人,違逆七殿下的意思就是違逆皇帝陛下的意思,罪同欺君,你們知道欺君之罪嗎?株連九族1

秦浩軒淡漠的看著這個叫囂的小太監,毫不在意的說道:「我欺君,你耐我何?」

「你……」被秦浩軒堵了一句的小太監臉色漲得通紅,換上一臉猙獰,咬牙切齒道:「我打斷你的腿1

說著,他揚起拂塵,作勢要打秦浩軒。

別說拂塵了,就算給他一根狼牙棒,他都打不傷秦浩軒,但秦浩軒哪裡願意讓一個狐假虎威的污穢太監碰觸自己,他手一翻,隨便施展了一個刑教他的靈法,這和一樣,也有九層,不過現在秦浩軒只練到第一層的地步。

秦浩軒靈力吐出,立刻變作一根金光閃閃的長棒,上面有道道金光纏繞,光華流轉,絢麗奪目。

金色長棒一甩,掃在小太監腿上,那小太監的雙腿傳出嚓兩聲脆響,然後齊齊斷裂,痛得這小太監慘叫著跌倒在地上。

秦浩軒語氣淡然,不像是打斷一個人的腿,更像是踩斷了一隻螻蟻的腿,說道:「既然你這麼喜歡打斷別人的腿,那我就打斷你的腿,讓你知道斷了腿是什麼滋味。」

打斷小太監雙腿后,秦浩軒用雙手將那根靈力幻化出來的金色長棒一揉一撮,這根看似無堅不摧,渾身金光閃爍的金色長棒化作無數光點,消散了。

看著秦浩軒施展仙法,於四海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更加慶幸在得知這二人的仙人身份后,沒有為難這兩位上仙,否則現在指不定是斷胳膊還是斷腿呢。

「仙人手段,這就是仙人手段啊1於四海回憶起剛才突然出現在秦浩軒手裡的金箍棒,以及他雙手一搓,金色長棒便化作陣陣星光消散,堅信這是仙人的手段:「凡人怎麼可能有這種手段,就算是內家高手也不可能做到。」

作為皇子,七皇子殿下見過的內家高手多不勝數,他們可以震碎鐵兵,可以打碎城牆,但卻做不到空手變金棒,揉搓化星光的神奇手段,此時七皇子殿下的臉色也僵硬了。

「原來仙人是真正存在的,原來仙人真的存在……」七皇子心頭顫抖,看向秦浩軒的眼神充滿畏懼:「既然有仙人的存在,那以前父皇告訴我仙人可以飛天遁地,舉手投足間翻江倒海,令天變色使地崩塌的手段是真的了?那我得罪這個仙人,他會不會殺了我?」

雖然他是皇子,終歸是一個凡人罷了。

秦浩軒目光淡淡落在七皇子身上,輕聲細語:「七皇子殿下,一個戲法夠不夠,還要不要我為你再變一個呢?」

此時,秦浩軒輕聲細語毫無慍怒的神情,落在七皇子眼裡就像兇猛惡虎,得知世上真的有仙人,而且手段還這麼厲害時,他心中雖然憤怒,但眼下卻不敢得罪秦浩軒。

秦浩軒也不想與一個被寵壞了的紈皇子計較,他朝於四海使了個眼色,於四海再度前頭帶路,帶他們兩人進入深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