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言定生也定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言定生也定死【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待秦浩軒和刑走遠,七皇子臉上的怒氣才表現出來。

「混蛋,就算有仙人又怎麼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就算是仙人也是咱們皇家的奴僕,現在這些奴僕竟然敢踩到皇家的頭上來了1從小驕縱慣了的七皇子再也忍不住了,他惡狠狠的說道:「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想辦法教訓他們,就算他們是仙人又怎麼樣?我還是翔龍國堂堂七皇子殿下1

那名雙腿斷後疼得臉色蒼白渾身冷汗的小太監感覺到七皇子的怒火,彷彿看到報仇的希望,他想了想后,忽然眼睛一亮,對七皇子道:「殿下,您還記得三皇子殿下嗎?」

「你說三哥?」七皇子皺起眉,想起他同父同母的兄長李靖。

三皇子李靖和七皇子一樣,都不受皇帝喜愛,在李靖十六歲那年,便被皇帝老子送去修仙了,不過七皇子不相信世上有仙人,當然不會覺得自己這個同父同母的皇兄真的去修仙了,應該是被發配流放之類。

小太監忍著痛,聲音虛弱:「殿下,您還記得兩年前,三皇子殿下被送去修仙的事吧?當初我們以為三皇子殿下是被發配流放,只不過找了個好聽點的修仙名頭罷了,不過既然這個世上真的有仙人,說不定三皇子殿下真的是修仙去了。」

七皇子聽罷,感覺小太監和自己的想法不謀而合,當即讚許的點頭,道:「你繼續說下去。」

為了報斷腿之仇,小太監強忍著斷腿之痛,說道:「三殿下聰明伶俐,既然去修仙了肯定有所成就,看這兩個傢伙,還有那個帝師徐羽的年紀不大,修仙時間肯定也不長,說不定三殿下的實力比他們強!所以奴才覺得,殿下您想報仇的話,可以找三殿下幫忙,畢竟你們是同父同母的兄弟,三殿下當了仙人了,一定會幫你的1

七皇子連連點頭,心道不錯,心中想道:「既然我不討父皇喜歡,反正沒有繼承大位的可能,索性做一個有仇必報的紈皇子,也不枉披著皇子的身份在這世間走一遭啊!這世上既然有仙人,那肯定有陰曹地府,如果有下輩子的話,誰知道我下輩子是當豬還是做牛呢?我在皇宮裡犯下的罪孽已經不少了,若按照功德投胎,我恐怕連做人的機會都沒有。」

「我和三哥是同父同母的兄弟,他也只有我這麼一個弟弟,我們兩從小都不太受父皇喜歡,既然如此,他肯定會幫助我的。」七皇子眼睛漸漸發亮,他想道:「說不定我能求他幫我長生不老,或者奪下皇帝的寶座?以父皇對仙人的尊敬來看,這些仙人肯定是有些本事的,如果三哥當了仙人,他可不可以幫我成為皇帝?」

自從知道世上有仙人,將這三皇子殿下心中的世界觀顛覆之後,他的心思就活絡起來,開始想怎麼在三皇兄李靖那得些好處了。

皇家出身的人,就算天資再平庸,心中慾望總比尋常百姓要強。

他叫住幾個經過的太監,將自己的貼身太監送去太醫院治療腿傷,自己則在想該怎麼聯繫到自己的親哥哥。

在他眼裡,同父同母的兄長是他未來的保障,他咬著牙,對徐羽、對秦浩軒怨毒入骨,一定要報復他們。

仙人怎麼樣?仙人肯定也分強弱的,說不定兄長是比他們更厲害的仙人!

……

於四海帶著秦浩軒和刑走到御花園大門口,從這個門口走進御花園,穿過御花園直走就可以到嬪妃居住的後宮,右轉可以到皇帝的寢宮,而左走可以去皇帝上朝的天子殿。

老太監於四海終於壯著膽子,問道:「兩位上仙,老奴已經將你們二位帶進皇宮了,斗膽請問二位上仙想去哪裡,老奴再為二位上仙帶路。」

一路欣賞皇宮景色,聽著老太監精彩的講解介紹,又經歷七皇子刁難,秦浩軒都忘了自己沒告訴老太監自己要去哪裡,他略含歉意的一笑,道:「一路聽公公介紹皇宮都入迷了,忘了跟你說我要去的目的地,疏忽了,疏忽了,公公莫怪。」

於公公人老成精,哪裡聽不出秦浩軒話語里的歉意的感謝,這個當了一輩子差,被貴人們當牛做狗差遣使喚的老太監哪裡被人尊重過,可眼下連七皇子殿下都教訓過的仙人,竟然用歉意和感謝的語氣跟自己說話,讓他重新有一種『我是人』的感覺。

於四海七歲進宮當太監,自從他失饒那一刻,這條命比豬狗還要下賤,沒有人把他當人看,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尊嚴。

可就連皇帝陛下都十分尊敬的仙人,竟然這麼跟自己說話,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就算馬上死了都值了!

於四海感動得熱淚盈眶,那雙渾濁的眼睛里蒙了一層淡淡的水霧,只不過他捨不得吃秦浩軒賜給的那包藥粉,臉上的淤青沒有消除,看起來滑稽得很。

「仙人不必客氣,您告訴老奴您想去哪裡,老奴再帶您去1感覺自己說這話不夠表達自己內心的感激,他又補充一句:「能為仙人帶路,是老奴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秦浩軒微微一笑,他並不能理解老太監的感覺,他的處事原則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敬重我我敬重人,這老太監雖然之前冒犯了自己,但知錯悔改,給自己帶路也盡職盡責,還一路給自己介紹皇城景色,如此尊重自己,自己沒有理由不尊重他。

不管人還是仙人,尊重永遠是相互的。

秦浩軒道:「於公公,我想打聽一個人,不知道你聽說過一個叫徐羽的仙人嗎?她是我的師妹,據說正在皇城中。」

「帝師?」於四海聲音提高了八度,驚詫的看著秦浩軒和刑,隨即釋然,帝師徐羽是仙人,而這兩位也是仙人,他們互相認識也不奇怪。

「知道,知道,徐羽上仙在幾個月前被皇帝陛下拜為帝師,居住在清華殿,您二位請跟我來1

於四海對這兩位的態度更加尊敬了,並沒有進御花園,帶他們朝左走去。

左邊是天子處理國事政務,上朝理事的地方,也是整個皇城禁衛最森嚴的地方。

於四海只是一個沒有權勢地位的老太監,朝清華殿走去時,還沒走一里路,便被羽林衛攔住了。

「站住,你們不知道這裡是深宮禁地么?」一名羽林衛大聲呵斥,中氣十足,目光在秦浩軒和刑身上掃過,最終落在老太監於四海身上。

這老太監看著眼生,而且看身上的太監服飾,就知道他混得極不如意,雖然一大把年紀了,但還是最底層的老太監。

若是往常,被羽林衛呵斥的於四海肯定不敢再走了,但現在不同了,他的身後跟著兩位仙人,而且這兩位仙人還是帝師徐羽仙人的師兄呢!

有仙人撐腰,老太監哪還怕幾個羽林衛,這兩位仙人連七皇子的貼身太監都敢打,別提區區御林軍的羽林衛了。

「混帳,竟然敢在仙人面前大聲叱喝,你們找死不成?」於四海伸手做一個介紹的手勢,指著秦浩軒和刑道:「這兩位是帝師徐羽仙人的師兄,你們竟然敢阻擋?」

「啊1這些羽林衛顯然嚇了一跳,但是職責在身的他們還是沒有退步,一名羽林衛恭敬的朝秦浩軒二人行禮,道:「我們職責在身,還請兩位原諒,不知兩位可有仙人的信物?」

秦浩軒想了想,將脖子間掛著的刻著太初二字的玉墜亮出來:「這算不算信物?」

這些原本還有些懷疑的羽林衛頓時不敢再懷疑了,幾個月前進入皇宮的仙人脖子上都掛著這樣一枚玉墜,就連帝師徐羽上仙的脖子上也有,他們連忙跪地行禮,然後親自護送他們三人去清華殿。

清華殿在天子殿之後,是歷代主動退位的太上皇的寢宮,論起地位,清華殿比天子殿還要高几分,皇帝陛下請帝師徐羽住進清華殿,足以表明他對帝師的敬重。

秦浩軒抬頭看著高大巍峨的殿宇,微微一笑,徐羽妹妹混得很不錯嘛!

既然到了清華殿,那就沒於四海什麼事了,本該主動離開的他忽然跪在地上。

秦浩軒詫異的問道:「於公公,你這是怎麼了?」

「老奴求上仙救命。」

秦浩軒更是詫異,道:「救命?誰要害你?你且說來。」

「剛才在御花園外,您打折了七皇子殿下貼身太監的腿,七皇子殿下不敢記恨您,但肯定恨上老奴了,日後肯定會找個借口將老奴殺了……」

「哦,是這樣啊1秦浩軒點點頭,從李靖身上就可以看出皇族的冷血無情,一個皇子殺個老太監是很正常的事,殺了便殺了,沒人會為老太監說半句話。

秦浩軒道:「這件事既然是我給你帶來的麻煩,那我就會幫你解決。對了,徐羽妹妹在皇宮地位如何?她這個帝師是有名無實,還是有實權?」

聽到仙人願意幫自己,於四海頓時像抓住救命的稻草,連忙回答秦浩軒的問題:「帝師的權力極大,可以批改奏章,決斷國事,升貶官員,手裡有生殺予奪大權,堪比陛下……甚至比陛下權力還大。」

「堪比皇帝,甚至比皇帝還大?」秦浩軒笑了,看來徐羽妹妹混得比自己想象中還好啊,他道:「那你就不用擔心了,待會我見到徐羽師妹,會幫你說一句的,對了,這皇城裡太監是不是有官職的?」

聽秦浩軒的話,於四海似乎捕捉到什麼,心臟猛然一抽搐,道:「是的。」

「最大的太監官職是什麼?」

「回仙人話,太監最大的官職是大內總管。」

秦浩軒想了想,目光炯炯,凝視著老太監,道:「如果讓你做這個大內總管,你會不會貪贓枉法,草菅人命,玩弄權術欺壓良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