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百九十九章 久別重逢心竅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 久別重逢心竅動【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於四海感覺自己呼吸都急促起來,心中狂呼,難道仙人想提攜自己?如果是別人,哪怕那位不可一世的七皇子殿下想提攜自己都沒有權力,可皇子沒有不代表仙人沒有啊!這位仙人是帝師的師兄,而帝師的權力比皇帝陛下還要大,只要帝師一句話,自己就能坐上大內總管的位置,就連皇帝陛下也不敢有異議。

他不禁想起自己幼年進宮,受盡欺壓,吃盡苦楚,一輩子氣運不好,連一官半職都沒混到,到老了一身病痛,宮裡貴人嫌棄自己礙手礙腳將自己發配到宣武門達事房,做一個負責傳達引路的太監。

大內總管,負責整個皇宮太監宮女,總管宮內一應事宜,大到皇帝今夜寵幸哪個妃嬪,皇子降生,宮人生死,小到柴米油鹽醬醋茶,大內總管都可以管,在後宮中權柄僅次於皇后太子等貴人。

朝廷中,宰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後宮中,大內總管也是如此。

於四海心跳加速,血液流通,臉色漲得通紅,用激動得哆嗦的聲音說道:「老奴絕對……絕對不會是那等……欺壓良善的惡人,一定憑良心做人,秉國法宮規辦事。」

秦浩軒看著老太監於四海激動的模樣,微微一笑,感覺有點意思。

在未修仙之前,對他一個山野小民來說,縣令老爺大如天,他連縣令老爺手下的衙役都不敢得罪,可修仙之後,雖然實力低微,但卻可以來到皇帝居住的皇城中,肆意指點一個看得順眼的老太監,瞬間就可以讓老太監從最底層飛黃騰達到太監第一人,這種指點江山的感覺真不錯。

仙凡仙凡,這就是仙凡啊!

凡人一生追求都未必能辦到的事,仙人隨興而至,一句話便能定下來。

「走吧,隨我去見見我那當帝師的師妹。」秦浩軒對老太監於四海微微一笑,率先走進清華殿。

刑屁顛屁顛的跟在秦浩軒身後,一臉諂笑:「原來在人間當皇帝這麼爽,一句話可以讓人生讓人死,讓人輝煌騰達!要不咱們打個商量,往後你修仙有成,也給我在凡間弄個皇帝噹噹,如何?」

秦浩軒笑道:「那可不行1

「你放心,我不會吃人的1刑拍著胸脯,一臉信誓旦旦:「而且像我這麼心地善良的魔,肯定會善待百姓,不會仗勢欺人,將國家治理得富足安康。」

秦浩軒詫異的看了一眼刑,不知道這傢伙在哪裡學了這麼一套官話,他裝出一副深思熟慮的表情,然後說道:「在凡間當皇帝是要有學問的,我考考你,你知道進宮伺候皇帝的男人為什麼要閹割成太監嗎?」

「是啊,為什麼呢?」幽泉冥界的天才魔露出迷茫的神色,要知道在幽泉冥界是沒有太監的。

清華殿,在翔龍國祖宗規矩中,一直是太上皇的寢宮,連皇帝都沒有資格居住,此刻卻成為帝師徐羽的住所。

朝野間雖然有些非議,但沒人敢公然質疑,徐羽雖然只是個小女孩,可她是連仙人門派太初教都十分重視的仙人。

仙人,能飛天遁地移山填海的大能者,別說居住太上皇才能住的寢宮,就算取皇帝代之也沒人敢吭聲。

清華殿分為前殿伏櫪閣和後殿養心閣,伏櫪閣是給退位但仍牽挂國事的太上皇召喚臣子覲見,處理政務的地方,雖然不比群臣朝見的天子殿,但其中布局和布置別有一番滋味。

此時徐羽正端坐在伏櫪閣,面色沉凝,手握一隻硃砂筆,面前一大堆黃封白紙黑字的奏摺。

秦浩軒走進伏櫪閣,遠遠看到端坐太上皇寶座的徐羽。

幾個月沒見,徐羽比以前更漂亮了。

她將那一頭烏黑長發盤起,用一根精緻的符簪紮起來,合身但樸素的衣衫,微微皺起的眉頭,以及神情中流露出的憂色。

在徐羽的身邊,還站著一個一身淡紫色長袍,衣衫上著幾個古樸花紋的年輕男子,他一臉溫和微笑,丰神俊朗,英俊的面容以及儒雅的氣質,讓人不禁生出好感來。

此刻他正不時微微傾著身子,和端坐龍椅上的徐羽頻頻耳語。

在徐羽龍椅之下,有一些宮女在伺候,還有太監隨時等候徐羽批示完奏章,再將批示好的奏章送去三省六部執行。

整個伏櫪閣忙成一團,徐羽雖然有皇帝的權力,卻不像皇帝那般玩弄虛的排場,只要通過羽林衛的盤查,進出伏櫪閣並不需要通報。

太監宮女們出入都盡量放低聲音,小心翼翼,秦浩軒三人走進來,雖然引起了太監宮女們的注意,但沒人發出聲音,生怕打擾正在為天下黎民苦惱的帝師徐羽。

「白展躍師兄,江北道大旱,河西道卻鬧洪災,每天都有很多人餓死,可現在朝廷儲備的糧食根本不夠,你認為該怎麼辦?」徐羽握著硃砂筆的手有些發白,案頭上的奏摺都是有關旱災和洪災的請示。

徐羽感覺自己握的不是硃砂筆,而是數以萬計災民的性命,自己輕飄飄一個批示,能讓很多人活著或死去,對她來說這並不是什麼榮耀,而是沉甸甸的責任。

這麼沉重的責任,以及手握數以萬計黎民百姓的生死,徐羽當然不會任性胡來,雖然在她眼裡凡人也只是螻蟻,但這位善良的女孩心中,還無法做到眼睜睜的看著螻蟻般的凡人死去,她的心腸比同為凡人的王公大臣們要軟多了。

既然拿不定主意,她就請教曬躍師兄。

白展躍一年前突破仙苗境四十葉,便得到掌教特許下山歷練,感悟凡心,突破新的桎梏。

正巧,他選擇歷練的地點也在紫霄皇城中,和徐羽入紅塵的隊伍不謀而合,而負責帶領徐羽這一隊入紅塵的宗門長輩,正是百花堂堂主蘇百花的師妹,副堂主凌萬星。

凌萬星對白展躍的印象很好,而且白展躍不論見識學問,還是實力境界,各方面都比徐羽的入道師姐羅金花強太多了,況且白展躍的人品是公認的好,將徐羽託付給他,凌萬星也很放心,所以凌萬星便請求白展躍幫徐羽完成紅塵歷練。

徐羽會在日後拜入百花堂,是掌教都已經默認的事實,就算其他幾個堂主出面都搶不走,所以是不是由百花堂弟子帶領入紅塵就顯得不重要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讓徐羽變得更強!

在副堂主凌萬星的支持,以及白展躍的安排下,皇帝陛下拜徐羽為帝師,掌握了比皇帝還大的權柄,處理國事。

白展躍認為,真正知道黎民窮苦,俗世萬象,對道心有很大的幫助。

白展躍這個名字秦浩軒也曾聽說過,他是碧竹堂的弟子,仙苗境四十葉的實力,不過秦浩軒從來沒見過,因為以他弱種的身份和實力是沒有資格見的,而且據說他一年前突破到仙苗境四十葉時,便已經外出歷練了,卻不知怎麼和徐羽在一起。

一年前,剛入太初教不久的秦浩軒還沒進水府完成入仙道,只是不折不扣的小人物,如何有機會見到仙苗境四十葉,在太初教沒有三名紫種弟子前,甚至有機會競爭無上掌教寶座的白展躍呢?

面對徐羽提出來的問題,白展躍眉頭微皺,他和徐羽一樣,露出憂國憂民的神色,他又和徐羽耳語道:「我覺得可以在民間徵購糧食,從江南糧倉的富庶大戶徵調糧錢,以解燃眉之急再說。」

徐羽微微嘆息:「可這般下來,定會引起江南震蕩,這可是國家的糧倉,萬一有動蕩對國家不利。」

「事有輕重緩急,人命關天,先救災民再做其他打算。」白展躍微微一笑,眼露仁慈:「至於江南的富戶,只要給予一些政策上的好處,他們便會眉開眼笑的。」

徐羽聽后覺得有道理,然後硃砂筆在奏章上迅速批示。

等徐羽批示完奏章后,秦浩軒輕輕敲了敲大殿的門,發出有節奏的沉悶聲響。

一干小心翼翼,連走路都惦著腳,盡量不發出聲音的太監宮女們嚇壞了,一個個用看怪物般看著秦浩軒三人,難道他們不知道坐在上面批閱奏章的是比皇帝陛下權力還大的帝師嗎?難道他們不知道帝師是仙人嗎?

帝師在批閱奏章時,最不喜歡別人發出聲音,影響她的決策。

雖然這位帝師很和善,並沒有發過脾氣,對待自己這些宮女太監也是和藹可親的,但她畢竟是一個仙人,誰敢去膽大妄為去挑釁仙人的底線?更何況還是帝師這麼可親可敬的仙人。

可以說,伺候徐羽的宮女太監雖然對她有畏懼,但更多的是尊敬,發自內心深處的尊敬——因為徐羽也尊敬他們。

但面前這三個人竟然敲門,發出聲音,擾亂正在為黎民生計憂愁的帝師,簡直是太可惡了,可惡到就連手無縛雞之力的宮女們都想打死他。

敲門聲響起,為黎民水深火熱憂愁的徐羽終於感覺到殿前多了幾個人。

在徐羽批閱奏章時,秦浩軒忍著心中激動一直沒有出聲,當他看到白展躍湊近徐羽耳邊,和徐羽耳語,他心中滿不是滋味,雖然白展躍只是表現得和徐羽很親近,卻沒有親熱或逾越的舉動,這大概就是醋意吧。

秦浩軒沒有說話,刑自然不會吭聲,而老太監於四海更是大氣都不敢出。

直到徐羽妹妹批完奏章,露出疲憊的神情,忍了幾個月思念的秦浩軒才敲門。

終於,徐羽批示完這份奏摺后,她抬起了頭,當她目光和秦浩軒交織在一起時,徐羽像是被雷劈中一般,愣在原地一動不動,同時想起一個月前秦浩軒給自己的回信——那封情書,徐羽的臉一下子漲紅了。

畢竟是小女孩,內心深處雖然有了秦浩軒的影子,但秦浩軒寫來這麼肉麻的情書,還是很出乎徐羽意料之外的,臉皮很薄的她不知該如何面對秦浩軒,所以她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