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三百章 紅顏多招蝴蝶轉【七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章 紅顏多招蝴蝶轉【七更】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站在徐羽曬躍師兄微微皺眉,但臉上依舊是溫和的微笑,只是在心中想:「在清華殿這個地方,還有這麼不懂規矩的太監宮女?竟然敢發出聲音打擾師妹思考。」

他抬起頭,看到秦浩軒、刑,以及老太監於四海。

「咦,修仙者?」白展躍看到秦浩軒掛在脖子上,露在外面的太初教玉墜,微皺的眉頭鬆開,臉上笑容更加溫和,心中想道:「咱們太初教的修仙者,看年紀應該是一個剛入門不久的師弟,難怪敢在這裡發出聲音。」

不過很快,白展躍發現,秦浩軒目光沒有在自己身上有片刻停留,他那黝黑的眼瞳里全是徐羽的倒影,彷彿只能看到徐羽一個人。

白展躍微微側頭,只能看到徐羽側臉的他發現徐羽師妹一張臉漲得通紅,而且眼神中還透出驚喜交加的興奮。

秦浩軒看到徐羽唰的漲紅的臉,當然知道徐羽妹妹是為什麼漲紅臉,想起藍煙寫的那封自己都沒勇氣聽完的信,秦浩軒也覺得很不好意思,但自己畢竟來了,難不成因為不好意思而遁走不成?

徐羽驚喜的喊了一聲:「啊,你怎麼來了1

那些原本想叫羽林衛將秦浩軒趕走的宮女太監,聽到帝師徐羽難掩驚喜的語氣后,愣在原地,他們也終於看到在秦浩軒脖子上掛著的太初教玉墜,心中暗道僥倖,難怪他敢敲門,原來他也是仙人。

既然秦浩軒也是仙人,那就沒他們什麼事了,繼續低著頭,各忙各的。

在秦浩軒敲門時,於四海屏息凝神,用眼角餘光悄悄觀察帝師徐羽的表現,當他看到徐羽驚喜交加的神情時,這個擁有無限權柄的帝師,在看到秦浩軒時竟然如此驚喜……於四海知道,大內總管的位置肯定是自己的了。

聽到徐羽難掩驚喜的喊叫,以及她臉上驚喜交加的表情,白展躍心中不悅,但臉上笑容卻更加溫和,對徐羽道:「徐師妹,你認識他們?看你們關係不錯的樣子,那給師兄介紹一下?」

「不好意思,白師兄,我忘了給你介紹了。」從驚喜中回過神來,但臉蛋還是誘人緋紅的徐羽站起身,指著秦浩軒和刑開始介紹:「白展躍師兄,這位就是秦浩軒哥哥,這是秦浩軒哥哥的好朋友花勞師兄,浩軒哥哥,這是白展躍師兄,他現在是我的入道師兄。」

秦浩軒朝白展躍微微一笑,道:「白師兄大名如雷貫耳,沒想到在這裡能見到,真是榮幸。」

白展躍聽到徐羽的介紹之後,臉上表情一滯,嘴巴微微張開,露出潔白的牙齒,也是一副久仰大名的模樣,很有風度的說道:「啊,你就是秦浩軒秦師弟?哈哈,我也久仰你的大名啊!徐羽師妹天天在我面前提起你,哪天只提你十次都算少的了1

白展躍剛剛說完,徐羽臉上剛剛淡下去的一點紅暈馬上又回來了,配上她愈發白凈的皮膚,精緻五官組成的漂亮臉蛋,以及當了幾個月帝師,掌了幾個月翔龍國權柄培養出來高貴憐憫的氣質,讓秦浩軒愈發讚歎,即便連於四海這個老太監,一時也看呆了。

再過幾年,等徐羽身上青澀的氣息盡去之後,該會漂亮成什麼樣?

秦浩軒禮貌的朝白展躍微笑,但大部分目光落在他身旁宜喜宜嗔,不知所措的徐羽身上。

「多謝白師兄悉心輔導徐羽妹妹。」秦浩軒十分禮貌的朝白展躍拱拱手。

白展躍面上微笑,說:「這是我應該做的,能當徐師妹的輔導師兄,也是我的榮幸。」心裡卻很是不爽,因為秦浩軒這麼說,已經將他自己擺在徐羽的親人層面上,因為自己幫他輔導照顧了徐羽,所以他來感謝自己。

「對了,秦師弟,花師弟,你們兩人不也正在紅塵歷練么?怎麼有時間到這裡來?」白展躍歪著頭想了一會,道:「我記得兩位師弟入紅塵的地方距離這裡也比較遠,應該與皇城沒有交集才對。」

當白展躍跟自己說話時,秦浩軒才仔細看著白展躍的臉,這是一張透出儒雅氣質的乾淨臉龐,白凈且俊秀,隨時都透出一股溫和儒雅、正面積極的氣息,令人忍不住去親近。

秦浩軒想起其他師兄對白展躍的評價:一個真正修仙之人,道心堅固,永遠向上。

「呵呵,我是請了十天假過來的。」

聽到秦浩軒的回答,白展躍眼睛一亮,訝異的看著秦浩軒,道:「看來秦師弟的財富不少啊,向宗門請假可不便宜,我沒記錯的話,仙苗境十葉弟子請假,一個月得花一千顆下三品靈石呀,十天,那也得三百顆下三品靈石了。」

「我在戰場上殺了幾個散修,得了一些好處,所以才有請假的錢。」秦浩軒笑道:「幾個月不見徐羽妹妹,心中挂念,所以就請假過來探望,順便離那個血腥的戰場遠一點,天天聞到殺人的血腥味,每天都要上戰場殺人,眼睛都殺紅了,入目全部是骸骨屍體和被血水染紅的土地,殺到現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整個人都麻木了,好像自己不是修仙者,而是一個征戰沙場的大將!對了,羽妹妹,我來到這裡沒打擾你吧?」

聽到秦浩軒的話,白展躍不禁又高看了秦浩軒一眼,眼中訝異光芒更盛,臉上的笑容也更加溫和:「秦師弟,你的道心看來很堅固啊!經歷了這麼久的血腥廝殺,竟然還沒有迷失自己的本心,還能明白自己到底在幹什麼,我這段時間一直聽徐師妹誇你,現在親眼一見,果然當得起徐師妹的誇獎啊1

徐羽聽秦浩軒當著白展躍的面說挂念自己,若是放在以前還沒什麼,但想起一個月前秦浩軒寫來的那封情信,她那張臉就更紅了,以至於她根本沒在聽白展躍說什麼。

徐羽的走神,又哪能瞞過白展躍的眼睛呢?他心中更加不爽,但越不爽,臉上的笑容越儒雅溫和。

兩年時間,加上紅塵歷練,徐羽已經變得十分沉穩,就算面對諸多大臣,處理起國家大事來也果斷決絕,不再是那個完全青澀的小女孩,但在秦浩軒面前,她卻露出小兒女一面。

「浩軒哥哥,你說的哪裡話,我每天都在盼你能來,你來怎麼會打擾我?」徐羽淺笑盈盈,此時她已經走到秦浩軒身邊,若是以前她會毫無心理壓力的像妹妹般拉著秦浩軒的手,但現在她卻沒有這樣,因為秦浩軒的那封情信太肉麻了,讓她有些不好意思。

徐羽轉頭望著白展躍,道:「白師兄,我和浩軒哥哥幾個月不見了,想和他單獨聊聊天,帶浩軒哥哥去王都逛逛,可以嗎?」

徐羽的請求讓白展躍微微皺起眉頭,沉吟片刻后輕嘆一聲:「這個挺難的,因為你正在入紅塵,批閱奏章決斷國事,熟知黎民艱苦是你紅塵歷練中的重要一環,現在還有這麼多奏章沒批閱呢1

白展躍說罷,看著徐羽和秦浩軒兩人臉上流露出來的失望之色,裝作咬咬牙,露出一副我給你背黑鍋的表情,說道:「哎,既然秦師弟難得來王都,你們兩又幾個月不見,一起出去玩玩說說話也是應該的,這樣吧,你們去吧,不過我們幾個一定要嚴格保密,千萬不能讓凌萬星副堂主知道,否則不但你們兩,師兄我也難逃責罰呢1

聽白展躍這麼說,徐羽的眼眸漸漸明亮,她驚喜的看著白展躍,道:「謝謝師兄。」

秦浩軒沒有道謝,而是疑惑的看著白展躍,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幫自己和徐羽,擔憂他會不會暗中告發之類。

白展躍看到秦浩軒擔憂的眼色,溫和笑著,眼神變得飄渺起來,彷彿陷入許久以前的回憶中,他道:「我以前入紅塵時,比你們可調皮搗蛋多了,在入道師兄眼裡我是最不沉穩的人,我的入道師兄可沒少告我狀,為此我也沒少受師父的懲罰!所以我算是知道被告狀被懲罰的痛苦。」

他頓了頓,又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徐羽師妹的紅塵歷練做得還是很不錯的,既然如此,只要不讓凌堂主知道,放幾天假又何妨呢?」

徐羽目瞪口呆的看著白展躍,他說話時那儒雅的氣質中流露出幾分調皮,她發自內心的說道:「謝謝師兄。」

徐羽欣喜笑道:「謝謝白師兄,給你添麻煩了。」

很明顯,白展躍在賣人情給徐羽,而且也間接表示二人的關係比較親近。

白展躍罷罷手,風度翩翩,道:「不用謝,不過畢竟是我自作主張放你們出去的,我得跟在你們後面,隨時保護師妹安全才行,師妹可是連掌教都十分重視的紫種弟子,若是有什麼差池閃失,師兄可擔當不起罪責。」

徐羽的眉頭微微皺起,顯然不希望和秦浩軒在逛街的時候,身後還跟著一個白展躍,徐羽本就是個臉皮薄的女孩子,這樣多多少少有一些彆扭,說嚴重點這種感覺似乎跟吃了蒼蠅一樣難受。

見到徐羽皺起眉頭,白展躍歉意一笑,解釋道:「徐師妹,畢竟是我自作主張,不過你們可以放心,我只會遠遠的跟在你們後面,不會上來打擾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