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零一章 木器寶器何為重【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一章 木器寶器何為重【八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見徐羽還想說什麼,連忙用眼神制止徐羽,然後客氣的說白展躍說道:「謝謝白師兄,如此一來就麻煩你了。」

然後,秦浩軒又轉過頭對徐羽說道:「羽妹妹,白師兄也是為你好,畢竟你是掌教都重視的紫種弟子,白師兄讓你跟我悄悄出去玩,已經冒了很大的風險,雖然出去在王都里不一定有危險,但還是小心謹慎些好,最近翔龍國的散修和咱們太初教的關係很惡劣:「他們不會介意暗殺一兩個太初教弟子的。」

秦浩軒開口后,徐羽終於沒再說話,也朝白展躍微微一禮,道:「多謝白師兄。」

白展躍微微笑,搖頭嘆:「哎,當年我的入道師兄天天告我狀,我可是吃夠了苦頭,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徐師妹,你別介意。」

帝師徐羽似乎對秦浩軒言聽計從,原本她對白展躍跟在身後保護的提議並不喜歡,但秦浩軒說了后,她雖然不喜歡但還是忍下了。

白展躍朝秦浩軒溫和一笑,以示感謝,心中卻想道:「難怪徐羽天天掛記著秦浩軒,原來這個秦浩軒這麼會說話,比那些只會阿諛討好的弱種強多了1

從徐羽嘴裡,白展躍也知道他們認識的經過,不禁感嘆秦浩軒好運氣,竟然幫助了一個女扮男裝的無上紫種,在徐羽最弱小的時候幫助了她,以至於徐羽現在都對他充滿感激,甚至還生出一絲超越友誼的男女之情。

白展躍雖然是一副年輕人模樣,可今年也近四十,不過這年紀對修仙者來說,還處於青年。

修仙二十多年能取得如此成績,也足以驕傲了,許多修仙五十年的修仙者,都不曾修鍊到仙苗境四十葉,白展躍能在這個年紀修鍊到仙苗境四十葉,幾乎可以斷定,在他有生之年突破仙樹境是板上釘釘的事,甚至還有機會衝擊一下仙輪境。

白展躍的修仙並不是枯燥獃滯的修,他很注重感悟,所以對人情世故也看得很透,徐羽和秦浩軒之間的情愫他豈會看不出來?

這讓也想和徐羽結為雙修道侶的白展躍有些不爽。

白展躍畢竟不是有勇無謀沒腦子的修仙者,能夠擁有今天的人望和風評,這要歸功於他的精湛演技。

拿白展躍和李靖比的話,白展躍畢竟多活了二十多年,心智城府比李靖深很多,他知道自己並不是有色仙種,沒有太過自傲的資本,他只是一顆飽滿仙種,飽滿仙種為數不多,但並不是絕無僅有。

至於白展躍為何想和徐羽結為雙修道侶,並不是他對徐羽一見鍾情,而是徐羽有價值,是無上紫種。

白展躍能在一眾飽滿仙種弟子中脫穎而出,在太初教沒收錄三名紫種弟子之前,他甚至被視為掌教大位最有力的競爭者之一,自然不是一個光有實力卻沒腦子的人。

相反,白展躍的智慧和人品、實力一樣出色,在他被視為掌教大位最有力競爭者之後,便一直十分注重自己的形象,樂於助人,俠肝義膽,又積極維護門派形象,不但在太初教弟子中口碑極好,而且也贏得了不少長老、堂主甚至掌教的青睞。

如果沒有三個紫種,以及慕容超和張揚兩個灰種,以白展躍的聲望和實力,是極有希望成為下一任掌教。

可自從太初教多了三名紫種弟子及兩個灰種弟子后,他十分清醒的意識到,不管自己如何努力,掌教寶座都輪不到自己了。

一個無上紫種已經是了不得,更何況有三個無上紫種,就算三個無上紫種都死光了,還有兩個灰種弟子呢,就算輪也輪不到自己。

修仙路上,好資質和大仙緣一樣重要,資質越好的弟子,得到宗門培養也越多。

有了清醒的認識后,白展躍便在為自己未來做打算了,就算當不了掌教,如果能在未來成為長老院長老,或者執掌一堂權柄,門派地位和修仙資源都會多很多。

不過在紫霄皇城偶遇前來入紅塵的徐羽后,身為無上紫種,又長相漂亮的徐羽立刻引起了白展躍的注意。

「如果能獲得徐羽歡心,和她結為雙修道侶,以自己的能力再將她推到掌教的寶座,就算自己當不了掌教,當不了堂主又如何?如果徐羽當了掌教,我成了掌教的男人,不論門派地位還是修仙資源的獲得,都不會差!就算徐羽當不到掌教,以她無上紫種的身份,我也沾光不荊」白展躍開始琢磨著如何接近徐羽,既不顯得自己是登徒浪子,也不能讓別人捷足先登。

正當白展躍冥思苦想接近徐羽的辦法時,負責徐羽這一隊入紅塵的副堂主是百花堂的凌萬星,凌萬星和蘇百花一樣,在徐羽身上寄託了極大的希望,在紫霄皇城遇到年輕一輩中不論實力還是道心,或者對仙凡感悟都很深刻的白展躍,她便主動提出,希望白展躍幫忙帶領徐羽在紅塵歷練。

一貫將自己偽裝得古道熱腸的白展躍慷慨應下,取代羅金花的身份,成為徐羽的入道師兄,並在他的策劃下,促使皇帝陛下拜徐羽為帝師,讓徐羽接觸和處理軍國大事,以此磨礪凡心,感悟紅塵。

凌萬星對白展躍提出的方法十分讚賞,也就放心將徐羽交給白展躍輔導了。

白展躍和徐羽相處幾個月,他一直將自己塑造為值得信賴和依靠的兄長,錘鍊了幾十年的演技不遺餘力的施展出來,連全太初教都騙過去的他,哄騙一個徐羽自然是輕而易舉的,雖然成功和徐羽走得很近,但他發現徐羽心中一直有一個叫秦浩軒的弱種弟子,自己最多和徐羽關係親近,但想親熱卻沒可能。

每當徐羽說起秦浩軒時,她眼睛都會流露出崇拜和歡喜,每每此時白展躍心底惱怒,神情卻更加儒雅溫和。

因為在白展躍心裡,那素未謀面的秦浩軒只是一個弱種弟子罷了,哄騙女孩子的手段再厲害,能厲害過自己?

直到親眼看到秦浩軒,白展躍才發現秦浩軒實力比他預想中要強多了,甚至還能在戰場斬殺散修賺取靈石及請假資格——新人弟子請假不易,就算有了足夠的靈石,還必須得到長老們的認可才行。

白展躍溫和的笑容下閃過一絲誰都瞧不出來的不屑:「那又怎麼樣?不過一個弱種弟子而已,修仙路漫漫,一葉一天梯,弱種弟子越到後面,修鍊就越困難。」

……

「走吧,浩軒哥哥1徐羽一把拉著秦浩軒的手,像只小麻雀一樣嘰嘰喳喳:「我來王都這麼久,整天都呆在清華殿里批改奏章,就連御花園都只逛過一次,皇城長什麼樣都不太清楚,更別提世俗凡人居住的王都了,要不是我每天還打坐練氣,甚至都忘了自己是一個修仙者,而是身居皇宮的皇帝了呢!浩軒哥哥,今天我們好好逛逛王都,聽說王都的市場很繁華,什麼東西都能買到。」

刑湊到秦浩軒耳邊提醒:「你不是給你徐羽妹妹帶了禮物么?還不拿出來?」

有了刑的提醒,秦浩軒才從見到徐羽的興奮中回過神來,徐羽也滿懷期待的看著秦浩軒,嘴裡輕聲嘟囔:「浩軒哥哥最好了,我就知道一定有禮物。」

秦浩軒汗顏,將自己雕刻的那隻蝴蝶木簪拿出來:「羽妹妹,我入紅塵的地方兵荒馬亂,到處是逃亡的流民,也沒什麼好東西,所以我自己做了一個木簪子,希望你喜歡。」

秦浩軒取出木簪子時,白展躍眼神中閃過一絲不為人知的嘲諷。

秦浩軒木簪子的用料只是普通的木材,雕工雖好,但論珍貴遠遠不如徐羽頭上那個符簪。

白展躍目光在徐羽頭上那個符簪上一掃而光,心中暗暗笑道:「秦師弟恐怕不知道,徐羽頭上的符簪是我送的,這個符簪可是我花了兩千顆下三品靈石買來的,上面有兩道符籙加持,分別是清神,醒腦,佩戴這符簪子,打坐入定的效果比不戴要好不少,而且這支符簪由一整塊羊脂白玉雕刻而成,就算摒除符籙加持效果,就算當成一隻普通的玉簪子來賣也價值連城了,徐羽有這麼一個寶貝符簪子,怎麼會用這一個木簪子呢。」

白展躍不禁在心裡感慨:「弱種就是弱種,大概知道自己修仙無望,所以都沒有將自己當成修仙者,一個真正的修仙者都會以成仙證道為最終目標,接納對修仙有幫助的,摒棄對修仙沒幫助的,秦浩軒送一個木簪子就想討徐羽歡心,還是太嫩了點!只要徐羽師妹不傻,應該都知道怎麼選擇。」

白展躍自信滿滿,目光掃過秦浩軒手裡的木簪子,看似真誠其實違心的贊道:「秦師弟好巧的手,這木簪絲毫不亞於雕刻名匠的作品,那隻蝴蝶當真是栩栩如生呢1

他話是這麼說,其實心裡卻在笑:「蝴蝶雕得再栩栩如生又如何?這種手段只能用作騙凡間的女孩子,徐羽師妹是無上紫種,又豈會被你這種騙凡人女孩的手段欺騙?」

徐羽聽白展躍也讚美秦浩軒的手工技藝,臉上迸發出滿足的笑容,她接過這枚木簪子,流露出來的欣喜神色,彷彿收到一個絕世珍寶般高興:「浩軒哥哥,你聽到沒,白師兄誇你的手藝好呢!白師兄的眼界可是很高的,就算看到皇宮裡一些精美的木雕都說普普通通,從沒這麼誇過誰哦。」

徐羽毫不猶豫的將頭上的符簪取下,丟在桌子上,發出叮噹一聲脆響,然後當著秦浩軒和白展躍的面將這個木簪子戴上去。

不得不說,秦浩軒雕刻的手藝確實不錯,木簪上的蝴蝶栩栩如生,當木簪子佩戴在徐羽頭上時,就像一直真的蝴蝶伏在她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