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太初>第三百零二章 天子呼來不上船【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章 天子呼來不上船【九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科幻小說

「浩軒哥哥,你的手真巧1徐羽讓宮女取來一面銅鏡子,左右照看,眉眼帶笑,卻看都不看被她摘下來的符簪。

徐羽的舉動讓白展躍看傻了,尤其當那個價值兩千顆下三品靈石的符簪子,被徐羽棄之敝屣般丟在桌子上發出叮噹的聲響時,他的心臟就狠狠抽搐了一下,這可是價值兩千顆下三品靈石,由一整塊羊脂白玉雕刻出來的珍貴符簪啊,徐羽這樣丟,不怕摔斷了么?

「怎麼能用一隻毫無價值的木簪子換下這支價值連城的符簪?徐羽師妹糊塗了么?」白展躍心中像打翻五味瓶似的,怎麼也不是滋味,同時在心中揣測緣由,不過他很快便想到:「是了,徐羽師妹心地善良,她肯定是為了照顧秦浩軒的面子,所以將木簪戴在頭上,將珍貴的符簪丟在一邊,其實只是為了不傷秦師弟的自尊罷了,哎,畢竟是剛修仙不久的小女孩埃」

白展躍深深凝望了秦浩軒一眼,看到秦浩軒因徐羽高興而高興的神情,心中想道:「徐羽師妹只是為了照顧你面子而故意裝出來的罷了,真是個傻小子,莫非你真以為自己手工做個木簪子,就比我送的珍貴符簪還要討徐羽師妹喜歡?我得將徐羽師妹換下來的符簪好好收起來,說不定下一刻她就會悄悄取下木簪重新戴上符簪。」

在白展躍的眼裡,秦浩軒就是一個土鱉,竟然敢送這麼沒檔次的禮物,他對爭取徐羽師妹歡心的把握也更大了!

「一個弱種弟子,憑什麼跟我爭?」白展躍心裡如是想,臉上卻儒雅的笑著,並且對徐羽道:「徐羽師妹,你不是很早就想去俗世集市區看看了嗎?正好秦師弟可以陪你去逛逛,你還等什麼呢?」

「對啊,都怪浩軒哥哥,他送的禮物我太喜歡了,都忘了這事了1徐羽假嗔,摸著頭上的木簪子,看都不看桌上符簪一眼,彷彿也忘了秦浩軒寫來的情書的尷尬,喜滋滋的一把拉著秦浩軒就往外面走,在秦浩軒面前,她那份沉穩徹底不見了,只剩下小兒女般神態。

秦浩軒被徐羽拉著就要走出伏櫪閣大門,忽然發現在紅漆殿門前,還站著於四海這個老太監呢。

「羽妹妹,等等。」秦浩軒停住腳步,叫住徐羽,對徐羽介紹道:「這位是宣武門達事房的於四海公公,要不是於公公帶我們進皇城,又領我們到這個清華殿,要不是他我還進不來呢1

徐羽淺笑嫣然,甜甜的對老太監道:「於公公,謝謝你領浩軒哥哥來見我。」

一直垂著頭,其實卻偷眼悄悄觀察徐羽和秦浩軒的於四海,受到帝師徐羽的感受后激動得身子都微微顫抖起來。

帝師是什麼身份?權柄比皇帝陛下還大,就連皇帝見到她,都要恭恭敬敬稱一聲老師。

自己是什麼身份?一個幼年進宮,在皇宮裡混跡了幾十年卻還是任人欺負由人使喚,連狗都不如的老太監罷了,就連一個進宮幾年,稍微得主子信任的小太監小宮女都敢叱喝自己,可今天先是得到秦浩軒的尊重,現在更得到帝師徐羽仙人的感謝。

天吶!老太監感覺自己要暈過去了,皇宮裡數萬太監宮女里,自己絕對是墊底的貨色,可就是時來運轉給仙人帶了下路,卻得到帝師徐羽仙人的感謝,就算帝師徐羽仙人不提拔自己為大內總管,就憑自己曾得到過帝師的感謝,別說那些在自己面前張橫跋扈的小太監小宮女,就算皇子……不,就算皇帝陛下也要對自己和顏悅色了吧?

秦浩軒看著徐羽,道:「我覺得於公公人還不錯,所以替你承諾封他為大內總管,我想他應該不會仗勢欺人草菅人命的。」

徐羽想都不想,揮揮手道:「既然浩軒哥哥答應封他為大內總管,那我就下詔。」

聽到帝師徐羽仙人的話,跪在地上的於四海渾身激動得發抖,渾濁的眼淚流出,心裡狂呼:「沒想到我這個老太監還有這個命數,一輩子卑賤,老來卻得到仙人賞識,提拔為大內總管,沒想到我這條賤命,竟然有當大內總管的機會……」

當即,徐羽招手叫來一個太監,擬了一份詔書,然後蓋上自己印綬,將這份詔書交給於四海。

於四海三跪九叩,手忙腳亂語無倫次:「老奴叩謝天恩……不,叩謝仙恩,叩謝仙恩……」

於四海抬頭,感激的看著秦浩軒,又要磕頭。

秦浩軒微笑,伸手虛虛一扶,於四海感覺一股大力托著自己,不由自主的站起來了,秦浩軒說道:「於公公,你年紀大了,以後就不要久跪了。」

秦浩軒的話剛落音,徐羽歪著腦袋想了下,道:「既然浩軒哥哥說你年紀大了不能跪,那我便准你見天子不跪。」

徐羽隨口一說的話,落在於四海耳里卻像驚雷炸響,身形踉蹌差點站立不穩。

見天子不跪?

皇帝陛下可是世俗間地位最高的人,連皇帝都不跪,那自己只需要跪天跪地跪仙人。

整個皇城裡除了地位超人的仙人們外,就只有皇太后見天子不必跪,她是天子的母親,不跪天子是理所當然的,除此之外,就算被封為親王的皇帝的叔叔伯伯們,甚至叔祖輩親王,見到皇帝都要老老實實三跪九叩首,更別提七皇子之類皇帝的兒子們。

原本還擔心七皇子會弄死自己的於四海,此刻徹底放心了,別說不受皇帝喜愛的七皇子,就算皇帝想殺自己也不得不顧忌仙人的感受,也就是說,除非自己正常老死,否則沒人敢害自己——就算暗害也不可能,仙人那麼神通廣大,暗殺不過騙騙凡人,能瞞過仙人么?

解決完於四海的問題,秦浩軒終於可以放心和徐羽去玩了,畢竟於四海也是因為自己得罪了七皇子。

封賞於四海成為大內總管的事,在秦浩軒心裡連一絲漣漪都沒盪起,入紅塵幾個月來,經歷過的生死都這麼多,仙凡之別也看了許多,這種對於四海來說改變命運,對凡人來說踩了天大狗屎運的事,在秦浩軒眼裡並不算什麼。

凡人終生奮鬥而不可得的目標,修仙者只要一句話便能助其實現,仙凡之別大過天。

秦浩軒和徐羽這般胡鬧,在他們曬躍沒有阻攔,只是暗暗搖頭:「太過胡鬧了,沒有一點修仙者的風範,仗著手裡權柄就亂來,等日後徐羽師妹明白這個秦浩軒仗著她的權柄來滿足自己私慾,在他心裡,封賞一個新的大內總管肯定很爽吧?現在就讓你爽吧,日後徐羽師妹醒悟過來,更能認清他真面目,也就會更疏遠他了。」

封賞大內總管這一幕落在刑眼裡,刑答吧答吧嘴,眼睛放光,心裡暗暗想道:「有機會我也要當個皇帝或者帝師玩玩,一天封一天大內總管,被人感激的滋味肯定很不錯。」

當秦浩軒和徐羽走出伏櫪閣,離開清華殿,白展躍和刑也遠遠跟出去后,伏櫪閣中只剩拿著徐羽親筆書寫,並蓋著印綬詔書的於四海是站著的,其餘太監宮女都整齊的跪在於四海面前,口中齊頌:「拜見總管大人1

這些宮女太監們都知道,這個詔書雖然不是皇帝親下,但比皇帝親下還要管用,因為這是比皇帝權柄還大的帝師徐羽仙人的意思,就連皇帝本人也必須承認,而且除非於四海自然老死,否則皇帝都不會用其他人撤換大內總管的位置。

仙人的意思,就算皇帝也不敢違逆。

……

一路從紫霄皇城走出,路上見到徐羽的宮女太監,或者經過的皇子公主,或者貴人嬪妃都恭敬的朝徐羽行禮,可見徐羽在皇宮中地位之高。

從這些模樣各異,但不論是宮女太監,皇子公主還是貴人嬪妃,對徐羽流露出討好意圖,秦浩輕聲感嘆:「皇宮,一個可怕的染缸,我算是知道李靖城府為什麼這麼深,為人這麼陰毒了,在皇宮這個大染缸里,難免不沾染這些習氣。」

徐羽顯然不想說起李靖,她對秦浩軒的經歷更有興趣,當即拉著秦浩軒的胳膊,問道:「浩軒哥哥,幾個月不見,我在皇宮裡入紅塵悶都快悶死了,你在戰場上和散修作戰應該比我有趣一些吧?跟我說說你的一些經歷唄?」

說著,徐羽憂心忡忡:「赤煉子肯定不會放過你吧?他有沒有趁你下山入紅塵為難你呢?我寫信時本來想問的,但這事關你的秘密,萬一信被別人中途截住,那就會流傳出去,所以我沒敢在信里問你,不過每次都能看到你的回信,我就心安不少。」

秦浩軒見徐羽臉上流露出來的憂色,心中感動,以他和徐羽的關係,這些告訴她自然也沒關係。

他回頭看了看遠遠跟在後面的白展躍,計算了下距離,估計他和自己相距這麼遠,就算他有仙苗境四十葉的實力,可畢竟走的是修仙道路不是修魔,五感敏銳遠不及修魔者,相距這麼遠他根本無法聽清自己說話,除非他想施展靈法手段偷聽,可刑正和白展躍並排走在一起,遠遠跟在後面呢!

白展躍若是想施展靈法手段偷聽,刑那傢伙肯定不會讓他得逞的。

所以秦浩軒也無所顧忌,不過考慮徐羽的情緒,他盡量用輕鬆的語氣說起來:「我剛入紅塵的時候,就被赤煉子襲擊了。」

徐羽抓著秦浩軒胳膊的手猛然一緊,輕而急的問道:「赤煉子怎麼這樣?浩軒哥哥沒事吧?如果你有什麼事,日後我修仙有成一定將他挫骨揚灰。」

徐羽這個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卻說出這樣狠的話,讓秦浩軒著實感動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