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零三章 求知之欲惹人怕【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三章 求知之欲惹人怕【十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這不好好的?」秦浩軒俏皮一笑,颳了下徐羽的小鼻子,徐羽感覺到自己失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拉著秦浩軒胳膊的手沒有鬆開。

秦浩軒這才開始說起自己被赤煉子追蹤后,為了隱藏氣息,躲在一支軍隊里,連殺了叛軍好幾個散修,然後又說到雲鶴山人幾個徒弟一起來殺自己,被自己一個個在半路截殺,然後又引來擁有飛劍的雲鶴山人……

這一路的經歷說出來,驚得徐羽不時緊張抓住秦浩軒的手,時而為秦浩軒的機智勇敢所高興,時而又為秦浩軒突破新境界而開心。

可惜秦浩軒正如藍煙所說,是一個呆瓜,他十分自然的說出將藍煙救出來,然後讓藍煙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甚至還跟到王都來的事,畢竟是一個不通男女情愛的少年,秦浩軒還無法理解女人心海底針,更想不到再優秀的女孩也喜歡吃醋。

聽到秦浩軒描述藍煙模樣十分漂亮討巧,並且來自星海的那一邊,身上有不少秘密,在陣之一道上有不淺的研究,甚至布置讓他模擬戰鬥,快速提升戰鬥力時,徐羽的神色黯然了一些,不過秦浩軒並沒察覺出來,他以為徐羽是因為自己受的苦而影響了情緒。

接著,秦浩軒又說了回家去見父母的事。

徐羽認真的問道:「藍煙姑娘也去了嗎?」

「去了呀?」秦浩軒輕嘆一聲,這個道心堅固,執著修行的聰明少年,卻因為沒經歷過男女情愛,沒有察覺出徐羽此時的不同:「藍煙挺可憐的,一個人在異鄉外地,而且她的命運坎坷,相遇即是有緣,我也想盡量幫她湊齊一千萬顆下三品靈石,讓她回家,她如果不跟著我,日後我也不知道去哪裡找她呢。」

徐羽哦了一聲,盡量讓自己的情緒顯得不那麼低落。

秦浩軒繼續講述起來,講他探完父母后,又去探望蒲漢忠師兄的後人。

徐羽聽著秦浩軒精彩的講述,一顆心卻漸漸沉了下去,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只是本能的想:「這個藍煙姑娘和浩軒哥哥同甘共苦,還幫浩軒哥哥這麼多,可是我卻在皇宮裡享福,都沒有幫到浩軒哥哥什麼……咦,我情緒為什麼這麼低落,我是不是吃藍煙姑娘的醋了?」

當徐羽再抬起頭,聽到秦浩軒感嘆:「哎,蒲師兄那麼好的人,沒想到他的後人卻魚肉鄉里……羽妹妹,說起蒲師兄,我有些想他了,蒲師兄走得太早了。」

徐羽畢竟是無上紫種,資質悟性都極為驚人,她聽出秦浩軒語氣里的低落,心頭猛然一震,低落的情緒登時煙消雲散,忽然想道:「浩軒哥哥心地善良,他對藍煙姑娘只是同情,就算喜歡又怎麼樣……雖然我吃醋,但是我一定要更加努力修仙證道,未來幫助浩軒哥哥在修仙路上走得更遠!絕對不能讓浩軒哥哥步蒲師兄的後塵1

一時間,徐羽想通了,她雖然還有些醋味,但情緒不再那麼低落。

如果讓徐羽師父蘇百花知道,一定會欣喜無比,這種感情上的事,凡人一輩子都看不破,許多修仙者也沉溺其中不可自拔,但徐羽卻分得清輕重緩急,不愧是無上紫種,資質悟性驚人!

接下來,繼續聽秦浩軒講述的徐羽情緒不再低落,當秦浩軒說到自己立了功,得到掌教賞賜,得到鎮派之寶龍鱗仙劍時,徐羽驚喜無比,連連恭喜秦浩軒:「恭喜浩軒哥哥,竟然得到鎮派之寶。」

「可惜啊,這鎮派之寶能看不能用1秦浩軒當即又把龍鱗仙劍不能用的原因說出來。

但徐羽神情凝重,十分認真的對秦浩軒說道:「浩軒哥哥,這把龍鱗仙劍落在別人手裡,肯定是明珠蒙塵,但在你手裡,我相信一定會恢復當初開山祖師的榮光1

秦浩軒看著徐羽堅信自己一定行的表情,無比感動,嘴裡卻嘆息一聲:「難啊!現在在我手裡只能用來切西瓜。」

確實很難,絕仙毒谷這麼大,自己神識還很弱,誰知道龍鱗仙劍其他部分遺落在哪裡,若在絕仙毒谷最深腹地,那得到什麼時候才能找到。

「浩軒哥哥,我相信你一定行的1徐羽被秦浩軒切西瓜的言論逗笑了,如果掌教知道浩軒哥哥這麼調侃鎮派之寶龍鱗仙劍,肯定會把鼻子都氣歪吧?徐羽歪著腦袋想了想,又說道:「只要你喜歡這柄龍鱗仙劍,我日後修鍊有成,一定會想辦法將其他殘部找來,合成真正的龍鱗仙劍,到時候不但可以切西瓜,還可以切冬瓜哦1

「哈哈……」秦浩軒也不禁為徐羽的調皮逗笑了。

遠處看到徐羽調皮模樣的宮女太監們徹底愣住了,這真的是批閱奏摺決斷國事時果斷決絕的帝師徐羽仙人嗎?

笑完之後,徐羽又讓秦浩軒繼續說,她雖然依舊為秦浩軒的經歷時而欣喜,時而擔憂,但眼神中的那一抹堅毅卻是從所未有的!

若是蘇百花看到了,一定會高興——徐羽的道心更強了。

可如果蘇百花知道徐羽的道心變得更強是因為想努力修鍊,不讓秦浩軒步蒲漢忠後塵時,不知該作何感想。

當秦浩軒說到藍煙也跟來王都了,不過卻死活不肯跟自己來皇城,說要逛逛凡俗的繁華。

徐羽再聽到藍煙的名字,心中還是有些微醋意,但心裡卻不再有漣漪,她認真的說道:「藍煙姑娘真是一個奇人,竟然是來自星海那邊,還會這麼多東西,她的幫助浩軒哥哥你實力大增,有機會見面的話,我一定要好好謝謝她1

遠遠跟在後面的白展躍,看到徐羽和秦浩軒親密的走在一起,心裡滿不是滋味,他本想施展靈法秘術,偷聽秦浩軒和徐羽的對話,但眼前這個花勞,簡直就是個話癆啊!根本讓他無法沉心施法。

「白師兄,您學識廣博,一定知道為什麼皇宮只要太監,您跟我解釋解釋唄?」刑一臉真摯誠懇的求教。

這個最沒學問見識的山野農夫都能解答的問題,一時難住白展躍了,他畢竟是仙苗境四十葉的修仙者,名聲口碑都是上好,一貫又表現得儒雅有禮,這種情況下,他總不能說出「皇帝怕其他男人進宮,和他那些寂寞鎖深閨的嬪妃們偷情,必須要閹割了才放心」這等粗俗不堪的話語吧?

白展躍含糊解釋道:「也許皇帝嫌別的男人污穢,凈身之後就少很多慾望吧。」

刑做出一副似懂非懂的表情,忽然又想到什麼:「白師兄,那皇帝為什麼不嫌女人污穢呢?」

白展躍啞口無言。

刑一臉萌樣,舉一反三:「白師兄,皇帝為什麼不把王公大臣們給閹割了,這樣豈不是少了很多麻煩?那些王公大臣們沒有慾望,用他們治理國家時,就不用擔心他們貪贓枉法草菅人命了。」

白展躍還沒回答,刑又連珠炮似的問道:「而且為什麼不把他的皇子們也給閹了,皇帝老兒的兒子們沒有慾望,這樣就不用愁自己死後皇子奪位骨肉相殘?你說這是為什麼呢?」

刑又問道:「白師兄……」

聽著刑一個接一個,似乎永遠也問不完的問題,白展躍一臉無語,他恨不得揪著好奇寶寶似的刑,狠狠掐著他的脖子,大聲吼:「為什麼你妹啊,哪有那麼多為什麼,你才把你的兒子們都閹割,你子孫後代都當太監1

不過在太初教弟子中有著人品模範道德楷模之美譽的白展躍,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做這等失態事,說這等失態話的,儘管他真的很想拍死蒼蠅一樣嗡嗡不休的刑。

有了刑的掩護,秦浩軒和徐羽的聊天十分愉快,既沒人打擾也沒人偷聽,只是秦浩軒五感敏銳的暗暗偷笑,真是委屈白展躍師兄了……

秦浩軒不會讀心術,從目前的感覺來說,這位白展躍師兄人還不錯,儒雅和氣,彬彬有禮,極會做人,不過在識海幻境中死過幾百回,嘗盡了白眼、算計的秦浩軒也不會這麼快就認定一個人為好人——李靖表現得那麼禮賢下士溫和有禮,可背後恨不得殺死自己而後快,古雲子一副前輩高人關懷後輩弟子的模樣,暗地裡卻給自己吃毒丹。

當秦浩軒說完自己的經歷,他們也走到紫霄皇城宣武門附近了,徐羽道:「浩軒哥哥,我想聽的故事也聽完了,現在我們逛街去吧1

秦浩軒點頭,看著徐羽開心的笑容,別說陪她逛街,哪怕刀山火海也不會皺眉頭。

徐羽招了招手,一個小太監將早已準備好的兩匹駿馬牽來,秦浩軒和徐羽翻身上馬,朝王都西城集市區而去。

王都西城是翔龍國最繁華的集市區,這裡有數以萬計的鋪子,山珍海味、綾羅綢緞、古董書畫、家奴買賣、刀槍劍弩、奇珍異寶可謂是應有盡有。

他們二人驅馬來到西城區,入目全是黑壓壓的人頭,各種討價還價聲不絕於耳,好一番熱鬧景象。

徐羽對秦浩軒說道:「浩軒哥哥,你在戰場殺散修肯定撈了不少好處,我可要狠狠的宰你啦1

秦浩軒豪氣的揮了揮手,道:「我來就做好了被你敲詐的準備,去吧1他斬殺了不少散修,身上有不少凡人的銀錢,倒不愁徐羽吃窮自己。

在人流較多的地方,白展躍想湊近一些,但他身旁的刑拉著他,喋喋不休:「白師兄,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皇帝不把王公大臣們閹割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