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零四章 你心我心不同心【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四章 你心我心不同心【十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逛街,對於女人來說,往往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對於男人來說,逛街往往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對於陪著刑逛街的男人來說,這就是一件痛苦到要死的事情。

白展躍有一種想弄死刑的衝動,而徐羽則沉浸在無邊的快樂之中。

同樣是逛街,同樣是在同一個時間下,逛著同一條街,心情卻是天跟地的差別。

徐羽遠遠看到一些賣飾品的鋪子,眼睛一亮,拉著秦浩軒走了進去。

跟在後面保持一段距離的白展躍還當是秦浩軒拉著徐羽去那些小飾品店,心中不屑:「弱種就是弱種,以為這種哄騙凡人小女孩的手段,能騙到徐羽歡心嗎?徐羽師妹身上的飾品,都是我送她的,每一樣都對修鍊有好處1

為了討徐羽歡心,白展躍可是下了血本的,他準備了不少漂亮且名貴,又有陣法加持的一整套首飾送給徐羽,除了被徐羽取下來的白玉符簪外,這套首飾還有項鏈、耳墜、手鏈、戒指四樣,這四樣首飾的價格,每一樣都堪比白玉符簪。

另外還送了一個價值更高的香囊,香囊的淡淡香薰可以令修仙者時刻保持神台清明,不論對打坐練氣、學習靈法乃至感悟天道都有一定幫助。

這種香囊即便是太初教許多長老也不曾有的。

白展躍目光掃過這些飾品鋪子里琳琅滿目,五光十色,很是漂亮,卻毫無價值的各種飾品,心中想道:「徐羽換下一個白玉符簪,那是因為給你面子,你還想用這些垃圾讓她換下其他首飾么?」

白展躍心裡這麼想,臉上卻露出讚許的笑容,對刑道:「秦師弟真是有心人,知道徐羽師妹喜歡這些。」

刑含糊的嗯了一聲,鍥而不捨的說道:「白師兄,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1

白展躍簡直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話癆……

徐羽和秦浩軒走進一家擺放著全是女孩兒最喜歡的小飾品店,各種頭簪、項鏈、玉石手鐲,白銀戒指,乃至裝飾衣服的掛墜,富家女孩最喜歡的吊飾等等,一應俱全。

白展躍遠遠站在外面,自信的想道:「徐羽師妹畢竟是小女孩,玩性未脫,女孩天性就是喜歡漂亮的飾品,這裡有許多簪子比秦浩軒手工雕刻的木簪好看多了,她肯定會換下那木簪的,至於我送她的其他首飾,徐羽師妹一定不會換。」

女孩愛美天性在這一刻完全在徐羽身上展現出來,她走進這個小飾品店,拿起一個個精美但毫無用處的飾品,然後問秦浩軒:「浩軒哥哥,你說我戴這個好不好看?」

挑選飾品的徐羽難得放鬆,她暫時忘記自己修仙者的身份,也忘記自己帝師的身份,此時她就是一個愛美的女孩,目光在各式各樣精緻的飾品上輾轉流連。

秦浩軒默默看著開心的徐羽,心中前所未有的安寧,這幾個月一直充斥胸間的濃鬱血腥味和殺氣,在這一刻蕩然無存,只有徐羽拿起一件飾品問自己好不好看時,秦浩軒才會說:「你戴什麼都好看,不過它有瑕疵,配不上你。」

聽到秦浩軒的評價,徐羽會可愛的嘟嘟嘴,然後放下手裡的東西,繼續看向其他飾品。

也許是秦浩軒沒有說特別好看,也許是徐羽沒有特別中意的東西,也許是徐羽捨不得換下其他被陣法加持過首飾的原因,她雖然興緻勃勃的逛了好幾個飾品店,卻一樣都沒買下來。

看到這一幕白展躍更加自信,徐羽師妹畢竟是無上紫種,資質悟性很強,儘管喜歡這些漂亮的凡人東西,但並沒有被虛假的漂亮蒙蔽了眼睛,想想也是,自己送她那個香囊對修仙者來說乃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品,單單這一個香囊就價值至少五千顆下三品靈石,其他幾樣首飾加起來也價值上萬顆,這可是自己修仙二十多年積攢下來的大部分身家換來的。

上萬顆下三品靈石的珍品,豈會被無用的凡人東西換下來?為了討徐羽歡心,白展躍可是下了血本的。

接連逛了幾個飾品店,但因為徐羽沒有看中,或者秦浩軒的原因,徐羽什麼都沒有買,不過在徐羽心裡,只要有浩軒哥哥在身邊,陪自己逛街,買不買東西又有什麼區別?

連連否決徐羽選中的飾品,秦浩軒也感覺自己過於挑剔了些,但他也在心裡苦笑:「羽妹妹這麼完美,一些做工尋常的飾品,豈能配得上她?」

有些愧疚的秦浩軒也開始幫徐羽挑選起飾品來,既然徐羽喜歡,那一定要為她挑一套漂亮的首飾,雖然秦浩軒也看到徐羽身上戴著的首飾,看樣子似乎還是陣法加持過的珍品,可藍煙身上不也戴著許多漂亮但沒實用價值的首飾么?

甚至藍煙就為佩戴漂亮而無實用價值的飾品,換下美觀稍遜但實用得多的陣法加持首飾,秦浩軒也曾問過藍煙:「為了漂亮犧牲實用價值,何苦呢?」

當時藍煙冷哼一聲:「輪流戴不行啊?」

又走出一個飾品店,經過一個不甚起眼的小地攤時,秦浩軒看到地攤上擺的幾個飾品,忽然眼睛一亮。

攤主是個中年男子,賊眉鼠眼一臉猥瑣,他見秦浩軒對自己東西有興趣,再打量下他的穿著也不差,看起來不像窮人,忙湊上前一臉諂笑:「少爺您看中什麼儘管挑儘管選,別看我擺的是地攤,可我這的東西比起那些飾品店裡的東西強多了1

小販絲毫沒有擺地攤的覺悟,大言不慚,自信滿滿。

早被他攤子上擺放的幾件飾品打動的秦浩軒,蹲下來開始欣賞起來,沒錯,的確是欣賞。

以秦浩軒修仙之後的眼界,尋常的飾品就算再富麗堂皇,可要麼是趕工趕量製作出來的,要麼是工藝瑕疵,要麼是整體設計不合理。

本身就喜歡雕刻藝術的秦浩軒,又跟刑廝混了一段時間,在陣之銘文雕刻一途上有些研究,以至於眼界都提高不少。

以他的眼界倒是發現,眼前這個不起眼的小地攤上,真有幾件還算不錯的首飾作品。

剛剛一臉遺憾的將秦浩軒和徐羽送出自家店鋪的夥計,無比鄙視的白了秦浩軒一眼,低聲嘟囔:「沒錢就別裝闊來我家店鋪,早點去選地攤貨不就是了?」

以秦浩軒五感敏銳度,豈會聽不見夥計的嘟囔?只是他懶得理會,也沒空理會罷了——他目光落在小地攤上的銀質項鏈上,這只是一條普通的白銀項鏈,白銀純度可能還不高,可精美精細的工藝水準,淡雅卻不平庸的獨到設計,尤其是墜子部分的鏤空花紋,美觀大方又不落俗套,一下子吸引住秦浩軒,即便以他的眼界,也不得不承認它很漂亮。

「羽妹妹,你覺得它漂亮嗎?」秦浩軒拿著項鏈在徐羽脖子上比劃。

徐羽臉色躁紅,心中卻是甜蜜:「漂亮。」

秦浩軒微微笑道:「喜歡嗎?」

「喜歡1

攤販一看有可能做成生意,他忙說道:「這位小姐你好眼光,這條項鏈做工精巧,又漂亮又大氣,最配您了1

秦浩軒默默付錢,徐羽欣喜的接過項鏈,並將脖子上那條鑲嵌著一顆黃豆大小鑽石,並且有陣法加持的黃金項鏈摘下來,將這條白銀項鏈戴到脖子上。

怨躍簡直看傻眼了,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秦浩軒選了個地攤貨就讓徐羽把自己送她的陣法加持項鏈取下來了……

但讓白展躍更傻眼的是,秦浩軒和徐羽繼續逛,這一次他們的目光反而落在地攤上,一連逛了十幾個地攤,自己送給徐羽的戒指、手鏈、耳墜都被換下來了……

「徐羽,瘋了嗎?」白展躍臉上的笑容都僵了,不過顧忌刑在面前,他必須保持風度:「我送的首飾不論實用價值還是美觀,都要比這些地攤貨強,徐羽師妹難道傻了么?徐羽師妹宅心仁厚,對,徐羽師妹宅心仁厚,怕傷到秦浩軒的自尊,所以她暫時換下來,等回到皇宮,徐羽師妹就會換回我送她的首飾,嗯,一定是這樣的……」

白展躍心中不滿,但嘴上還在對刑說:「秦師弟眼光不錯,選的那些飾品都挺漂亮的,徐師妹很開心呢1

他的話剛剛落音,秦浩軒和徐羽又看到一個香囊攤子了。

這種香囊只是十分普通的薰衣草香薰,要說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那就是各色不同香囊上也著不同的字,徐羽驚喜的在這些香囊中挑選著,她為自己選了一個著「軒」字的淡紫色香囊,又為秦浩軒挑選了一個有「羽」字的深藍色香囊。

徐羽羞澀卻認真的說道:「浩軒哥哥,我們還不知道要在紅塵中呆多久,見面的時間很少,我就將這個香囊送給你,以後你想我時,就深深嗅一口它的香味,那樣就好像我在你身邊。」

然後,徐羽將自己腰間白展躍送的香囊摘下,將那個有「軒」字香囊掛在腰間,美美的說道:「有它在,我就當你時時刻刻在我身邊,再也不會覺得孤單,就像我們在靈田穀里一樣,天天都可以見面。」

看著徐羽臉上那一抹淡淡的紅暈,秦浩軒心頭猶如鹿撞。

看到這一幕,白展躍心頭抽搐,不禁醋味橫生,他已經將徐羽看做未來的雙修道侶,若說以前對秦浩軒只是不屑和不在乎,現在心中對秦浩軒就是怨毒了:「一定要讓秦浩軒和徐羽分開,這個秦浩軒太會哄女孩子了,徐羽師妹這麼單純,完全被他蒙蔽了眼睛!絕對不能讓他得逞!他只是一個弱種弟子,不可能高攀徐羽師妹這個無上紫種1

此時,徐羽身上已經煥然一新的「地攤貨」,除了她頭上秦浩軒親手雕刻的木簪子沒換之外,項鏈、耳墜、手鏈、戒指全部換成了秦浩軒幫她挑選的地攤貨,而且秦浩軒還為徐羽挑選了一些有特色的掛飾,一向樸素的徐羽毫不猶豫的掛在自己衣衫上,眉眼間的開心絕對不是裝出來的。

白展躍送給徐羽,一身價值上萬下三品靈石的首飾,竟然被一套地攤貨首飾打敗,在他心中滿滿的全是屈辱。

不過他還在竭斯底里的告訴自己:「徐羽師妹只是被秦浩軒所蒙蔽,宅心仁厚不忍傷到秦浩軒的自尊,她回頭就會將我送她的陣法加持的首飾戴上去1

就在白展躍這麼想的時候,身上全部換成地攤貨的徐羽轉身朝他走來。

白展躍盡量使自己臉上的笑容更加儒雅從容,風度翩翩,他心中想道:「徐羽師妹心裡肯定很不爽,為了給秦浩軒面子,把身上的好東西都換下來了,想快點回去,然後好把自己送她的首飾換回來吧?對,肯定是這樣1

「白師兄1徐羽嫣然一笑:「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