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三百零五章 東湖龍井不相負(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五章 東湖龍井不相負(上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徐羽莫名其妙的道謝,就像一道涼風,將他心頭的陰霾吹得一乾二淨:「徐師妹為什麼這麼客氣?」然後,白展躍又朝秦浩軒溫和儒雅一笑,毫不吝嗇不要錢的讚美之詞,道:「秦師弟的眼光不錯,為徐羽師妹挑了這麼多漂亮首飾1

聽到白展躍肯定秦浩軒的眼光,徐羽莫名其妙的開心起來,沒等秦浩軒說話,她已經接過話頭:「是啊,浩軒哥哥的眼光真的很好呢!他選的這些首飾真漂亮……所以我要謝謝白師兄之前送我的首飾,不過這些首飾我已經用不上啦,所以還給你。」

徐羽伸手,纖纖玉手中正是白展躍之前送她的陣法加持首飾和香囊,這些做工精美,實用價值很高的飾品,此刻和徐羽潔白纖細的玉手交相輝映。

徐羽的聲音很好聽,只是此刻落在白展躍耳里,卻像一道道驚雷。

白展躍臉上的笑容徹底僵住了,他知道自己現在的神情肯定是修仙二十多年來最失態的一次,他也努力想使自己臉上的笑容顯得更自然,但是他知道自己做不到。

徐羽看到白展躍臉上僵硬的笑容,略顯歉意的說道:「白師兄,並不是你的東西不好,只是這些東西都太貴重了,我不能收……那時候你說我身上沒漂亮首飾,現在我有浩軒哥哥送的漂亮首飾啦,所以這些還是還給師兄吧。」

徐羽再次伸手,將這些首飾放在白展躍的手中。

首飾還有徐羽的手溫,只是白展躍的心一瞬間跌到谷底,徹底冰涼。

白展躍畢竟是有二十多年演技的資深戲子,他很快就讓自己的笑容變得自然,儒雅的朝秦浩軒一笑,他溫和的對徐羽道:「徐師妹,我是你的入道師兄,送些禮物給你也是應該的。」

他溫和笑時露出的雪白牙齒,使他看起來陽光燦爛風度翩翩,令人很難生出惡感。

徐羽堅定的搖頭:「謝謝白師兄,我有浩軒哥哥送的首飾啦1

白展躍也沒多說,爽快的將這些首飾收起來,然後笑道:「秦師弟送給你的這些首飾的確很漂亮,不過你往後打坐修鍊時,還是可以拿這些用,對你修鍊有幫助。」

徐羽點點頭,說了一聲謝謝,不過白展躍從她眼神中瞧出,徐羽是絕對不會找他再拿去用的。

將白展躍的東西還給他之後,徐羽又換上一副笑顏,對秦浩軒道:「浩軒哥哥,我們繼續逛逛吧1

看著徐羽和秦浩軒離去,白展躍站在原地沒有跟上去,看上去好像是刻意和他們二人拉開距離,其實內心掀起滔天巨浪:「我是飽滿仙種,年紀輕輕就修鍊到仙苗境四十葉,曾經很有希望的掌教寶座競爭人之一,可秦浩軒只是一個弱種,靠著坑蒙拐騙的手段討徐羽歡心1

「我說什麼也不能灰心!徐羽太年輕,見的世面少,所以輕易被秦浩軒矇騙了,在這種情況下我更要關心徐羽,拉近和她的關係1

「不過這個秦浩軒,說什麼也要讓徐羽師妹疏遠他!可該怎麼才能讓徐羽疏遠秦浩軒呢?」

忽然,白展躍靈機一動,想道:「我可以找凌萬星副堂主,以凌萬星副堂主對徐羽的關心,肯定不會讓一個弱種和徐羽走這麼近,只要徐羽的師父師叔說話,徐羽肯定得疏遠秦浩軒!對,就這麼辦1

想到辦法后,白展躍對刑說道:「花師弟,王都很安全,我看徐羽師妹也不用我保護了,要不我先回去了,你和我一起回去嗎?」

刑搖搖頭,依依不捨:「白師兄,你要先回去嗎?我還想在這裡逛逛,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熱鬧的集市,可惜我還有很多問題想要請教你,要不你先回答我幾個問題吧,第一個問題是……哎哎,白師兄,你別走啊1

白展躍在刑閃爍著強烈求知慾的眼神注視下落荒而逃。

……

紫霄皇城,落霞宮。

這裡本來是一個冷宮,位處皇城最偏僻的角落,往常幾年都不見人影,不過現在這裡卻成為喜歡安靜的凌萬星副堂主的臨時住所。

白展躍來到凌萬星的門外,恭聲說道:「凌師叔,弟子白展躍求見。」

「進來吧1一個悅耳的女聲傳來,聲音飄渺,不可捉摸。

白展躍深知這位百花堂的副堂主修為深不可測,在她面前也表現出極大的敬重,走進陳舊的宮門后,他深深一禮:「弟子拜見師叔。」

「白師侄,免禮。」凌萬星端坐在一個普通的床榻之上,冷宮中布置陳舊而簡單,除了一個舊床榻,就只有幾張坐著嘎吱嘎吱響的椅子,和一張看不出原本顏色的梳妝台兼桌子。

「白師侄,你此刻不應該在幫徐羽紅塵歷練嗎?」凌萬星明眸皓齒,膚色雪白,五官不算精緻,卻擁有一身和這幅普通長相不對稱的超凡實力:「是不是我家徐羽不爭氣,讓白師侄為難了?」

白展躍微微躬身,客氣的回復:「為難倒是沒有,只是今天徐羽師妹的朋友秦浩軒師弟來了,他們現在正在集市區逛街。」

「哦。」凌萬星只是淡淡一應,並無異色。

白展躍咬牙,說道:「凌堂主,徐師妹畢竟是無上紫種,未來成就無可限量,卻浪費修鍊悟凡的時間和一個弱種廝混在一起,人以類聚物以群分,徐羽師妹這樣下去可不太好。以徐羽師妹無上紫種的資質,應該將精力放在修仙悟道上,就算秦浩軒以前對她有恩情,那日後修仙有成多照顧照顧便是,但也不能這樣,這樣會耽誤徐羽師妹修鍊。」

「我送徐羽師妹一些陣法加持的首飾,原意是希望能幫助徐羽師妹修鍊,了秦浩軒師弟也為徐羽師妹挑選了一些中看不中用的凡人首飾,換下了我送給她的有陣法加持的首飾,這對徐羽師妹影響挺大。」

他頓了頓,又道:「我知道身為徐羽師妹的入道師兄,說這些有背後嚼舌根的嫌疑,不過為了徐羽師妹未來,我想了很久,還是決定告訴您,我想由您出面勸告一下徐羽,或許比我直接說要管用多了。」

凌萬星微微一笑,神情淡然:「徐羽這個孩子是很有主見的,不止是我,就連徐羽的師父,我師姐蘇百花堂主也多次苦口婆心的勸說過徐羽,可收效甚微,後來我們也明白了,小老虎和小貓在幼時能當玩伴,可誰見過老虎長大之後還和小貓廝混在一起的?等他們日後修鍊境界拉開了,自然而然也就疏遠了。」

凌萬星說罷,讚許的對白展躍道:「我家徐羽的事,多勞白師侄費心了。」

聽了凌萬星的話,白展躍茅塞頓開:「也對,弟子一葉障目了,不過這也都是為了徐羽師妹著想,之前若有說得不對的地方,還請師叔海涵。」

凌萬星微微點頭:「既然沒有別的事情,那還勞煩白師侄還是去照看照看徐羽吧,雖然在王都里很安全,不會有什麼不安定因素,據說最近散修很不安分,還是小心為上。」

「是!弟子告退。」白展躍微微躬身行禮,退出凌萬星的落霞宮。

白展躍離開之後,盤腿坐著的凌萬星起身,看著窗外蕭條的景色,以及白展躍玉樹臨風的背影,淡定笑道:「我們家徐羽就是討人喜歡嘛!白展躍這才接觸徐羽多久,就有些爭風吃醋,想成為徐羽最親密的人了!都行,誰願意接近都行,反正最後得便宜的還是我家徐羽。」

離開落霞宮,白展躍在心中想道:「別人還以為徐羽對秦浩軒好,是因為感恩,可是我卻看出來了,徐羽看向秦浩軒的眼神中分明含著幾分情愫!既然徐羽的師長不管,不肯命令徐羽疏遠秦浩軒,那就莫怪我出手無情了1

「入紅塵么,死幾個弟子是很正常的。」白展躍笑著,一臉燦爛:「只要秦浩軒的死訊傳到徐羽師妹的耳里,我什麼都不要做,只要安慰徐羽,這樣沒了主心骨的徐羽一定會依賴我,久而久之她就離不開我了!女人么,不都這樣么?時間一久就會忘了秦浩軒。嗯,真是妙計,連疏遠秦浩軒都不必了。」

「秦浩軒,你還是去死吧1

不過即便白展躍在打怎麼弄死秦浩軒的主意,他臉上的笑容還是這麼儒雅淡然,溫和宜人,就算秦浩軒站在他面前,也感覺不到他的殺氣。

這個人,太善於偽裝了。

轉悠了半個上午加一下午,就算是修仙者,秦浩軒和徐羽也有些累了,倒不是身體的累,而是挑五花八門的東西把眼睛看累了。

就算秦浩軒很享受和徐羽在一起的時間,但不得不承認,陪女孩逛街還是挺辛苦的。

去而復返的白展躍又遠遠跟在徐羽身後,繼續被刑糾纏著請教各種問題,繼續忍受著刑蒼蠅般嗡嗡的煩擾。

他笑容依舊,時不時敷衍刑幾句,心裡卻在惡毒的謀划著該如何趁秦浩軒在王都的這十天里將他殺死,自信滿滿的想道:「如果我親自出手,就算十個秦浩軒也必死無疑,可我不能出手,畢竟王都還有凌萬星這個女人在,她至少也是仙樹境的實力吧!以秦浩軒和徐羽的關係,秦浩軒一死,徐羽肯定會大動干戈查秦浩軒的死因,萬一被瞧出點什麼可不好1

白展躍憂愁的拍了拍腦袋:「不能是我出手,那王都里還有誰能殺死秦浩軒呢?這是個問題。」

此時秦浩軒和徐羽並肩走著,享受著穿越俗世繁華的寧謐,彷彿這世界只有他們兩人,將跟在曬躍和刑視之無物。

「龍井茶樓1

徐羽走著,忽然指著前方一棟造型雅緻的茶樓,說道:「浩軒哥哥,這個龍井茶樓在王都都是很有名的,據說他們的鎮樓之寶龍井茶都采自東湖沃土,每年茶葉產量不足百斤,喝起來清脾凈肺,有養氣的功效,我們去試試唄?不過一杯真正的龍井茶,可不便宜喲。」

「去嘗嘗,咱也附庸風雅一回,金銀黃白之物又算得了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