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零六章 東湖龍井不相負【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六章 東湖龍井不相負【一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凡是徐羽的提議,秦浩軒就從沒拒絕過,今天是陪徐羽出來逛街散心的,只要她開心,怎麼都行,別說花一些錢財,就算那杯茶要靈石買,秦浩軒也會毫不猶豫的掏錢。

走進龍井茶樓,掛在牆上的一副巨大山水墨畫映入秦浩軒眼帘,上書六個字:「龍井茶,冠天下1

秦浩軒微微一笑:「好霸道1

他們找茶博士要了一個三樓雅間,又點了兩杯龍井茶,幾盤精緻的點心。

在秦浩軒二人進了三樓雅間后,白展躍和刑也進了龍井茶樓,他們同樣要了一個三樓雅間,正巧就在秦浩軒二人的隔壁。

兩個雅間只隔著一層牆壁,雅間的隔音效果雖然不錯,但那是對凡人說的,肯定阻止不了白展躍聽到秦浩軒和徐羽的談話。

不過一直嘮叨的刑沒有再騷擾白展躍,因為他估摸著秦浩軒和徐羽的私密話說得差不多了,剩下一些小情人之間的體己話,白展躍愛聽就聽唄!

很快,茶博士將秦浩軒點的兩杯龍井茶送來了,同時還殷勤的為他們打開窗戶:「兩位貴客,喝龍井時一定要看東湖美景,咱們這是王都,自然沒有東湖美景,不過東家為了給貴客們營造氣氛,特意買下樓后的這塊地,釗了一個小東湖,按照比例大體還原了東湖美景1

介紹完后,茶博士十分識趣的退出雅間:「貴客請慢用1

秦浩軒笑道:「這些凡人倒是很懂得享受,不過東湖美景確實不錯,據說下點雨,煙雨蒙蒙好似仙境。」

徐羽端起茶杯,少少的綴了一口茶水,讚許道:「茶香水甜,又略帶苦澀,入口留香,回味悠長。這裡又有水景怡人,龍井茶樓名不虛傳,真是賞景喝茶的好去處。」

當了幾個月帝師的徐羽,自然喝過東湖龍井茶,不過一邊賞著小東湖一邊喝龍井,倒是第一次,她的目光悠悠落在小東湖水面上,看到幾對鴛鴦正逍遙自在游著。

「浩軒哥哥,你說藍煙姑娘也來了王都,怎麼不見她跟你在一起呢?」徐羽目光依舊落在湖面,似是隨意詢問:「你覺得藍煙姑娘人好嗎?」

秦浩軒正琢磨著怎麼跟徐羽解釋那封情書不是自己寫的,不知如何開口時,徐羽提出了這個問題。

他下意識的回答「很好氨,隨後感覺有些敷衍,又解釋起來。

「藍煙她人很好啊,雖然有時候嬌蠻一點,但沒有壞心腸。」秦浩軒輕嘆一聲:「可惜啊,藍煙是個異種,命不過百歲,我得想辦法找東西給她續命,看能不能活過百歲。」

「異種?」徐羽微微一愣,雖然她是無上紫種,得師門長輩器重,不過像異種這種修仙辛秘,還是不知道的。

秦浩軒略微解釋:「異種就是一種特殊仙種,也極有修鍊天賦,雖然略遜於紫種但也差不多,不過不管異種修仙者修鍊到什麼境界,都會活不過百歲。而且異種修仙者對普通修仙者無異於天材地寶,我就是在仙樹境散修雲鶴山人手裡將藍煙救出來的,要不是恰逢其會,藍煙就成為雲鶴山人的補品了。」

徐羽越聽越驚,神情驚詫,她想不到這世上還有這類仙種,不禁感嘆:「藍煙姑娘,倒是挺命苦的,不但要和天斗,還要時刻防著心懷不軌的人。」

隔壁正在飲茶的白展躍聽到秦浩軒和徐羽的對話,身子微微一僵,隨後又恢復常態,若不是刑眼尖,都沒注意到白展躍霎間的異樣。

白展躍神情淡然,眼神深邃,就算眼力見再厲害的人,也休想從他表面神情看出他在想什麼。

其實此刻白展躍心底是心潮澎湃,無比激動:「沒想到,沒想到秦浩軒竟然還有一個異種的同伴!異種啊,這可是所有修仙者都夢寐以求的大補藥,只有秦浩軒這種迂腐的傢伙才會把異種當人,異種明明是上天賜予我們修仙者的天材地寶,療傷聖葯,突破境界的大助力1

「如果我能得到那顆異種,幾乎不用擔心突破仙樹境時被卡在瓶頸上,許多仙苗境四十九葉的修仙者在突破瓶頸都會有點卡,短則一兩天,長則幾十年,甚至一輩子都突不破桎梏。」

白展躍在心底狂呼:「徐羽師妹的芳心,以及藍煙這個異種我一定要得到!秦浩軒一個迂腐的弱種而已,竟然把異種當人看待,活該是弱種!他這種弱種,憑什麼和徐羽師妹走這麼近1

明面上,白展躍在賞景喝茶,興緻盎然的欣賞那幾對戲水鴛鴦,心裡則在盤算:「如果我得到異種,以令人震驚的速度跨過仙樹境門檻,說不定還有機會觸碰到仙輪境,甚至仙嬰道果境,掌教大位雖然沒有希望,不過四大堂堂主之位肯定跑不掉,甚至長老院都會有我一席之地。想不到這個秦浩軒,竟然是我的大機緣,我這輩子還有機會遇到異種1

鴛鴦戲水並不好看,但白展躍卻看得燦爛的笑了。

隔壁,秦浩軒輕聲感嘆,語氣中帶著幾分憐惜:「是啊,藍煙命苦呢,天生異種活不過百歲,還要防備其他修仙者的覬覦,又一個人流落異鄉孤苦無依的……」

秦浩軒話還沒說完,徐羽忽然偏過頭,目光從風景如畫的小東湖移到他臉上:「你喜歡藍煙嗎?」

「啊1秦浩軒沒料到徐羽打斷他的話只為問這麼一個問題,幾乎不經腦子的誠實回答:「喜歡啊1

徐羽眸子里閃過一絲異色,盯著秦浩軒道:「是不是男孩見到女孩,見一個就喜歡一個?」

如果秦浩軒現在還不懂徐羽的意思,那他也就不用修仙了,一下子明白過來的他有些頭疼,原來徐羽問自己喜不喜歡藍煙,喜歡是男女之間喜歡的意思。

該死的是自己不經大腦的回答了喜歡,她不會是吃醋了吧?

果然,秦浩軒在徐羽的臉上找到一絲失落,忙解釋道:「羽妹妹,你千萬別誤會,我說喜歡藍煙並不是男女之間的喜歡,我只是同情她的遭遇和經歷,把她當妹妹看,就像兄長喜歡妹妹一樣,跟我喜歡你的喜歡不一樣。」

秦浩軒的話說到最後一句,徐羽聽到秦浩軒說「跟我喜歡你的喜歡不一樣」時,臉唰的一下就紅了,臉上的那絲異色早煙消雲散,全被蔓延到臉上的嬌羞嫣紅沖走。

徐羽和秦浩軒認識兩年,一起相處也快兩年,從秦浩軒在陰暗潮濕滿是霉味的大通鋪里,將自己的被子分給女扮男裝的徐羽一般,摟抱著她睡了一晚上,一直到後來兩人暗生情愫,卻從來沒有真正挑明當面說過,就算秦浩軒上個月寫給徐羽的情信,那也是情信罷了,並不是真正的當面表白。

被嬌羞和幸福包圍的徐羽咬著牙,強忍著羞澀不依不饒,女孩兒在情郎面前嬌蠻一面表露無遺,徐羽甚至暗下決心:「無論如何也要問出浩軒哥哥的真實心意。」

在徐羽思考的當兒,雅間陷入短暫的沉默。

隔壁,刑聽徐羽質問秦浩軒,毫不顧忌的洋溢著幸災樂禍的表情,秦浩軒這個傢伙平日里對自己刻薄得要死,還整天兇巴巴的,殺起散修來毫不手軟,可現在面對徐羽輕飄飄的質問,就像火燒屁股般亂了分寸,真是大快魔心啊!

刑對面的白展躍目光還落在小東湖湖面上的一對鴛鴦上,此時那對鴛鴦似乎吵架了,其中一隻鴛鴦正用嘴啄著另外一隻鴛鴦的頭呢,那隻鴛鴦也不躲閃,愣愣的被它啄。

這不很像秦浩軒那個獃子么?

白展躍在心裡幸災樂禍:「看來秦浩軒只會討徐羽歡心,卻還是個沒涉獵過感情的雛兒,難道他不知道面對女人的質疑,不能這麼語氣慌亂,應該用淡定從容的神色和話語打消女孩心中的質疑么?」

秦浩軒不知道隔壁雅間里白展躍和刑,竟然無比默契的看起熱鬧來。

秦浩軒和徐羽之間的沉默沒有持續多久,徐羽紅著臉,咬著牙問:「你對我的喜歡和藍煙不同,那你對我又是什麼樣的喜歡?」

這個羞澀的女孩兒,無數人仰望敬畏的帝師,現在全然沒了修仙者的風範,她就是一個沉浸在甜蜜愛情中的小女孩,非要從情郎嘴裡聽到滿意的答覆。

徐羽的話落在白展躍耳里,讓白展躍心狠狠一抽搐,一個女孩兒能問出這樣的話,多多少少對那男的是有意思的。

按照之前徐羽質疑秦浩軒的節奏,此時不該是興師問罪,然後一氣離去么?

「女人心,海底針啊!不過秦浩軒那麼笨,只要他回答不好,徐羽師妹肯定就會負氣離去了。」白展躍在心裡默默想著,然後等秦浩軒回答出錯,然後徐羽負氣離去,這樣他們之間就有裂縫了,自己就有機會走近徐羽了。

秦浩軒看著徐羽不依不饒的模樣,又甜蜜又無奈,沉吟片刻略加思索,心頭苦笑:「我本來是想趁著喝茶的休閑光景,好好解釋那封情信不是我寫的,卻沒想到變成現在這樣……現在無論如何也不能說那封信不是我寫的了,否則徐羽妹妹誤會的話,後果不堪設想1

秦浩軒雖然沒有涉獵過男女之愛,甚至都沒看過那些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只是本能的決定將情信這個黑鍋背下,這個時候萬一解釋一句那封信不是我寫的,徐羽妹妹再不依不饒幾句,自己哪裡解釋得清?那不是憑添煩惱么?

打定主意后,秦浩軒決定將情信這個黑鍋背下了,那封情信雖然寫得肉麻而且不合時宜,但畢竟也是自己真實心意,認下也沒啥大不了的!

面對徐羽的追問,秦浩軒靈機一動,說道:「羽妹妹,我對你的喜歡已經全部寫在上個月那封信里了,那裡全是我的真實心意寫照。」

聽到秦浩軒這話,徐羽那張宜喜宜嗔的臉蛋嬌羞得更加緋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