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零七章 醋海泛起千重浪【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七章 醋海泛起千重浪【二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她低著頭,在秦浩軒說話的當兒不住的綴著茶水,喝茶只是為了遮掩她的羞意,至於龍井茶多麼香甜她渾然不知,這一杯茶哪裡經得住牛嚼牡丹似的綴吸,很快就見底了,翠綠欲滴的茶葉裸露在空中。

沒有茶可以喝的徐羽輕輕轉著茶杯,回想起一個月前秦浩軒寫來的那封羞人的情信,手不自禁的微微用力,竟然將這個古色古香的茶杯捏出一條裂縫。

徐羽大囧,看到秦浩軒目光掃來,忙道:「浩軒哥哥,我……我知道你的心意了。」

徐羽的聲音說到後面,猶如蚊吶,若不是秦浩軒五感敏銳,或許都聽不到她在說什麼。

看到徐羽表現出來的羞意,秦浩軒那張臉也早躁紅了,他心道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經挑明了,不如將自己的心意索性全部說出來。

他一咬牙,一跺腳,站起來望著窗外小東湖,看著纏綿悱惻的鴛鴦戲水,鼓起勇氣道:「羽妹妹,你是無上紫種,未來前途無可限量,而我只是一個弱種,幾乎沒人認為我有未來,但是自從兩年前我們相識相知之後,我就喜歡上你了,我希望自己努力修鍊,日後變強了可以娶你做雙修道侶。」

如果說秦浩軒的情信已經讓徐羽羞得渾身發燙,那麼現在秦浩軒當面表白,更讓徐羽又驚又羞,恨不得找個地縫躲起來。

倒不是她不喜歡秦浩軒,相反她對秦浩軒的好感和喜愛,和秦浩軒喜歡她一樣濃郁,只是她畢竟只是一個十八歲的女孩,就算是修仙者又如何?在太初教里修的是仙,又不是臉皮。

秦浩軒的表白讓徐羽心一緊,心神慌亂,以至於身子一緊,手又不自禁的一用力,可憐那個被捏出一條裂縫的杯子徹底化作齏粉。

隔壁的白展躍愣了,原本是徐羽師妹質疑秦浩軒腳踏兩隻船的,質疑秦浩軒到底喜歡誰,怎麼現在情況急轉直下,竟然變成秦浩軒向徐羽表白了?

白展躍在心中暗笑:「秦浩軒還是個涉世未深,不懂女孩心的雛兒啊!徐羽師妹的確對你有好感,可她畢竟是一個臉皮薄的小女孩啊,你仗著她對你的好感,竟然光明正大的表白起來,而且擺出一副饞嘴野豬想吃鳳凰肉的模樣,甚至還說什麼想娶徐羽師妹做雙修道侶,這不明擺著想將徐羽師妹嚇跑么?」

「徐羽師妹對你有好感不假,但總不能有好感就答應嫁給別人做雙修道侶吧?那不是太草率兒戲?而且一個從未談過戀愛的女孩兒驟然被表白,不管是不是對那男孩有好感,除非愛到很深的程度,否則第一反應絕對是逃跑啊1

刑也在心裡長吁短嘆:「哎,秦浩軒聰明一世糊塗一時,竟然這麼草率的就跟徐羽表白起來,萬一徐羽不接受你,你豈不就沒希望了?難道你還能指望徐羽現在就接受你么?她也剛涉修仙,就算是無上紫種,但也還處於勤學苦練階段,還不到找雙修道侶的階段。」

秦浩軒不知道隔壁白展躍和刑在想什麼,自從他說出日後修仙有成,就娶你做雙修道侶這番話后,就一直含情脈脈的看著徐羽,等待徐羽的回答。

親口聽到秦浩軒如誓言般的承諾,徐羽反而沒那麼嬌羞了,她微微抬起如熟透桃子的臉,眼神和秦浩軒那雙透出愛意的目光交織,心頭微顫,卻用無比堅定的聲音說道:「浩軒哥哥,我等你修仙有成的那一天,來娶我當你的雙修道侶。」

說罷,徐羽又用更加堅定的語氣補充了一聲:「絕不相負,好嗎?」

秦浩軒頷首,此時他就像小東湖裡幸福的鴛鴦……

不大的雅間中,飄蕩著濃濃的愛意。

兩個年輕的修仙者,兩顆年輕的心,許下一世不負的諾言。

隔壁雅間,剛美美喝了一口龍井茶,等待秦浩軒出醜的白展躍,聽到秦浩軒和徐羽的話,心房如遭重擊,剛喝進嘴裡還沒吞下的茶水噗的噴出,若不是刑見機得快,忙使出一個靈法擋住,就會被白展躍噴得一頭一臉了。

刑有些惱怒:「白師兄1

白展躍連連道歉,一臉歉意笑容:「不好意思花師弟,我看湖裡兩隻鴛鴦吵架入神了,看到激烈處竟然失態了,花師弟千萬莫怪,回頭師兄賠你一身衣裳。」

刑順著白展躍目光轉到小東湖,看到那對正在互啄的鴛鴦,毫無語氣的說道:「白師兄看錯了,那兩隻鴛鴦在互相梳理羽翼,親熱著呢,怎麼是在打架?」

白展躍愣了愣后,說道:「還是花師弟觀察入微。」

白展躍表情淡然,目光再度落到那對互相梳理羽翼的鴛鴦身上,其實心神又早跑到秦浩軒和徐羽那雅間去了,他完全沒想到秦浩軒敢表白,而徐羽竟然敢直接接受,這完全超出他的料想範圍。

「難道徐羽真的愛上秦浩軒了?他們之間竟然發展到現在這一步,距離雙修恐怕也只有一步之遙了,我必須快點動手,不然他們真雙修了怎麼辦?」白展躍暗暗想道:「秦浩軒啊秦浩軒,別怪我留不得你了,不管怎麼樣,我必須成為徐羽的雙修道侶,誰也不能阻攔1

在龍井茶樓雅間坐了這麼久,欣賞小東湖美景,白展躍也想到了由誰來殺秦浩軒。

「凌萬星副堂主說,最近散修和太初教的戰爭越來越激烈么?這個王都里雖然沒有散修活動,但是可以肯定一定有散修混了進來,他們在等待時間,不如我就利用這些散修,將秦浩軒給殺了1

「只要我想辦法將散修找出來,引導他們殺死秦浩軒,然後我再瞄準時機跳出來將殺死秦浩軒的散修殺掉,這樣不但可以除掉秦浩軒,還為秦浩軒報了仇,讓徐羽感激自己,趁徐羽傷心的時候多安慰安慰她,必定能得到徐羽師妹的信賴和依靠,最終成為她的雙修道侶。」

想好計劃后,白展躍又為最關鍵的一步犯起愁來:「散修正和翔龍國打得不亦樂乎,就算有散修潛入翔龍國,那也是暗中潛伏,絕對不會暴露身份,我一個人力量有限,怎麼可能在秦浩軒在王都逗留的十天內找出散修,並引導散修殺死他呢?而我又不能託人幫忙一起找……」

為難的白展躍在心中暗嘆一口氣:「看來必須得動用我那特殊的符獸了,只有用它們尋找才可能發現散修的藏匿之地,只是動用一次那符獸得耗費那麼多靈石……哎,秦浩軒啊秦浩軒,你死在我手裡也死有榮焉,竟然能讓我破大財1

此時,秦浩軒還不知道白展躍正在一步步設計如何殺自己,此刻他全身心的沉浸在徐羽說的「絕不相負」這四個字的甜蜜里,情人之間的承諾,有時候知道對方其實根本無法付諸實現,但就像飲鴆止渴般戒不掉。

不過秦浩軒知道,徐羽一定會做到她的承諾,自己也會做到,如果自己修仙有成的話,一定會娶徐羽做雙修道侶!

他原本都做好徐羽因為害羞而找借口敷衍自己的準備,卻沒想到徐羽答應得這麼決絕,還許下絕不相負的承諾,可見這個徐羽妹妹對自己感情之深,絕對不亞於自己對她的喜愛。

秦浩軒和徐羽四目相織,秦浩軒在心中想道:「下山入紅塵后,徐羽師妹又成熟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麼青澀,還勇於直面感情問題,可見道心又堅固變強了不少,我得抓緊努力才行,不然被徐羽師妹甩出太遠,日後還有什麼臉面追求徐羽師妹做我的雙修道侶?」

秦浩軒將杯中已經冷掉的茶水一飲而盡,也是牛嚼牡丹根本沒品出什麼味,只是為了掩飾自己心中的激動和緊張。

徐羽也感覺一絲不自在,雖然他們兩算是私定終身,但畢竟是少年男女沒接觸過男女感情,彼此都臉皮薄,徐羽沒話找話道:「浩軒哥哥,要不你明天早上陪我去朝霞山看日出吧?我去過一次朝霞山,那地方很美,可以看到翔龍國的第一縷陽光,親眼看出太陽從地下升起,真的很漂亮。」

徐羽本想說:「我第一次去看日出,就曾經想過和你一起看一次,因為日出實在太美了」,不過她覺得這些話實在太肉麻,最終還是沒能說出口。

被徐羽邀請看日出的秦浩軒毫不猶豫的答應:「好,明天早晨我們一起看日出。」

隔壁雅間,刑端起龍井茶喝了一大口,咕嚕一聲吞下肚,附庸風雅的假嘆:「東湖龍井不相負,好茶好水好人間1

龍井茶喝完了,連杯子都捏碎了。

剛剛還鼓起勇氣許下諾言的徐羽,現在不好意思的在椅子上扭來扭去,怎麼坐都不自在,秦浩軒知道,是該走了。

秦浩軒望著天邊夕陽晚霞,道:「羽妹妹,茶喝完了,我們走吧,你先回皇宮,我明天早上來皇宮找你,然後我們一起去朝霞山看日出1

徐羽愕然抬頭,詫異的問道:「難道你不住皇宮嗎?」

「都統營的黃山海將軍,在都統營給我留了幾個房間。」

徐羽輕咬下唇,驀然問道:「藍煙姑娘也住在都統營吧?」

「是啊1秦浩軒倒是毫不猶豫的回答。

徐羽咬下唇的動作更加用力,甚至將嘴唇都咬白了,她的神色也黯了幾分。

雖然徐羽已經知道秦浩軒對藍煙是兄長疼愛妹妹的喜歡,還和自己許下絕不相負的諾言,更約定了日後修仙有成一定來迎娶自己當雙修道侶,但女孩愛吃醋的心性讓她無法淡定從容的面對,秦浩軒和藍煙天天在一起的事實。

看著徐羽臉色變了,秦浩軒心頭暗想:「難道我說錯話了嗎?我沒說什麼啊?只是承認藍煙也住在都統營呀。」

其實徐羽倒不是嫉妒,只是心裡有些吃醋和不甘,為什麼我無法天天和浩軒哥哥在一起,藍煙姑娘卻能天天和浩軒哥哥在一起,不公平!絲絲醋意纏繞在徐羽心頭。

徐羽抬頭,明眸皓齒凝望秦浩軒,很直接的說道:「我吃醋了,我要見見這位藍煙姑娘。」

看著徐羽那帶著醋意的黯然臉色,秦浩軒滿心的不解,心道自己不是跟徐羽說明白了么,只是把藍煙當妹妹看,而且徐羽也接受了自己的說法,可現在怎麼還吃醋了……

秦浩軒有些猶豫,他想起一些青年男女間爭風吃醋甚至大打出手的故事,頓時頭皮發麻。吶吶說道:「這不大好吧?你見了她不會打她吧?」

即便秦浩軒這種雛兒,只要不是天生情商殘疾,也會本能的覺得帶心上人去見另一個女孩,是一件多麼傻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