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三百零九章 貨若比貨真被扔【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 貨若比貨真被扔【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看到藍煙不遜於自己的美麗容顏后,徐羽不自覺的一把拉著秦浩軒的衣袖,隨後感覺還不夠,直接挽起秦浩軒的手。

以前在太初教時,二人關係親密,時不時也有拉手挽手的動作,所以秦浩軒也不覺得奇怪。

挽起秦浩軒的手后,徐羽的目光也落在這座小山一樣的各種精緻物品上,眼睛一亮,微微讚歎:「你就是藍煙姑娘吧?真是好眼光啊,你挑選的東西比浩軒哥哥選的東西,都要高几個檔次呢1

徐羽的話雖然有誇張的成分,但從被藍煙拆出來的這一些首飾、飾品來看,倒也沒誇大太多,藍煙挑來的這些首飾,肯定是先他們一步,將西城集市區那些首飾店裡最好的都買來了,所以秦浩軒和徐羽轉悠了半天,也只在地攤上買了幾樣了。

這些首飾飾品不論美觀度還是工藝水準,都比首飾店裡剩下的要強太多了,難怪秦浩軒和徐羽沒選到什麼好東西,原來都被藍煙給掃蕩完了。

藍煙看了看挽著秦浩軒手的徐羽,又看了看被徐羽挽著還很自然的秦浩軒,心中莫名其妙有些泛酸。

「你就是徐羽姐姐吧?」藍煙心中泛酸,但還是表現出來相當熱情的,她見徐羽誇獎自己購買的東西,熱情的招待道:「徐羽姐姐,你來看我買的東西,有什麼喜歡的咱們兩分了。」

藍煙說著,又拿出一個禮品盒,打開一看,裡面是一串精緻卻不算名貴的珠子,晶瑩剔透,顏色各異,搭配在一起顯得絢麗又多彩,漂亮卻不俗氣。

她倒是很自來熟,看了看那串珍珠手鏈,然後對徐羽道:「徐羽姐姐,別愣著呀!諾,這個給你拆1

看到藍煙隨便一拆,便拆出一串漂亮的珍珠手鏈,徐羽也忘了繼續挽著秦浩軒的手了,她走到藍煙身邊,接過藍煙遞來的一個禮品盒,然後拆了起來。

徐羽拆開后,裡面是一個精緻的紫玉頭簪,通體由名貴的紫玉製作,三寸來長,紫光華麗,雕工複雜卻不繁縟,華貴而不俗,隱含幾分淡雅清新。

在凡人眼裡,稀少罕見的紫玉是高雅名貴的象徵,一小塊指甲大的紫玉便價值萬金,更別提這麼一個由整塊紫玉雕刻的玉簪子,雕功又如此漂亮,幾乎沒有女人能抵擋住它的誘惑,簡直是無價之寶。

其實不止是凡人,就算有許多女修仙者也喜愛紫玉。

「鳳陽紫玉簪?」看到這個紫玉簪子,白展躍一眼就認出來了,他的白玉符簪雖然名貴,但除了有陣法加持效果外,不論玉石的價值還是工藝價值,都無法和鳳陽紫玉簪相提並論。

可以說,如果碰到一個喜愛紫玉的女修仙者,她甚至願意拿出十個白展躍那種成品白玉符簪,換這個鳳陽紫玉簪。

女修仙者也是修仙者,但更是女人,愛美是女人共同的天性,更何況紫玉也是一種較為珍稀的修仙材料。

「這位道友也知道鳳陽紫玉簪?」藍煙看了白展躍一眼,想不到一下就被他叫破名字了,然後轉頭對徐羽說道:「徐羽姐姐好運氣呢,一下就開出這個簪子,它名字就叫『鳳陽紫玉簪』,據說以前一個很漂亮的皇后喜歡紫玉飾品,為了討皇后歡心,她那皇帝夫君得知鄰國皇帝收藏了一塊完整未雕琢的紫璞玉,高價求購不得后,他發動了一場戰爭。」

「然而兩國國力相當,這場曠日長久的戰爭打了四十年,他們終於打贏了得到那塊紫璞玉,不過那位想討皇后歡心的皇帝早死了,他兒子繼承父皇遺願,請最好的工匠雕刻出了一個玉簪子,以皇太后名字命名。不過這個贏了勝仗奪了紫璞玉的皇朝,最終因為長年征戰橫徵暴斂氣運耗盡,『鳳陽紫玉簪』問世的第二年便發生了政變,改朝換代了。」

刑詫異的問藍煙:「你怎麼知道這些?」

藍煙一邊拆著禮盒,一邊說道:「那賣家告訴我的。」

徐羽愣愣的看著手裡這個紫玉簪子,嘆道:「這是一個皇朝氣運,無數黎民百姓生命換來的!已經不能用價值連城來形容了。」

做了幾個月帝師,掌了翔龍國政權軍權的徐羽,深知戰爭帶來的種種危害。

「藍煙妹妹,買下它,價值不菲吧?」徐羽笑道。

「凡人財物,不值一提。」藍煙罷罷手,其實她在上個月殺散修得來的巨額財富。

散修雖然比不上太初級的修仙者,但凡人哪分得出正統修仙者和散修的區別,散修想要斂些黃金白銀再簡單不過了,藍煙殺了那散修后,意外發現他身上的巨額銀票,她毫不客氣的照單全收,正巧來了王都,可以大大滿足了一番購物慾。

這時就連白展躍也忍不住說道:「徐師妹,你不知道吧?紫玉在凡人眼裡只是高雅名貴的玉石,但在精通陣法的修仙大家手裡,以紫玉的堅韌性和天然導氣性,可以做出性能絕佳的修仙首飾,這麼大一支紫玉簪子,甚至可以布十幾個陣法加持。」

「十幾個陣法加持1這時就連刑都倒抽一口涼氣,一般玉器首飾能加三個陣法加持就已經了不起了,可這種紫玉的性能這麼強成這樣。

徐羽要將這支珍貴的鳳陽紫玉簪遞還給藍煙時,藍煙大氣的揮揮手,道:「既然它被徐羽姐姐開到了,就證明它跟你有緣,所以這支簪子妹妹就當見面禮送給姐姐啦!戴在徐羽姐姐頭上肯定很般配呢,有空去找人布置幾個陣法加持,又漂亮又實用。」

徐羽搖頭,道:「不要。」

當徐羽說出不要時,白展躍臉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雖然這個紫玉簪子沒有陣法加持,可光這麼大一塊紫玉,也能賣出好幾千顆下三品靈石的價格了,他在心裡揣測:「徐羽師妹不要,大概是太名貴,不好意思接受吧。」

藍煙詫異的看著徐羽,道:「徐羽姐姐,你為什麼不要呢?」

徐羽微微一笑,指著頭上秦浩軒送她的木簪,道:「今天浩軒哥哥送了我一個親手雕刻的木簪,就算你把紫玉簪子送給我,我也用不上了。」

藍煙微微一愣:「可是木頭是無法做陣法加持的呀,而且它也不算好看……」

「它是浩軒哥哥親手做的,這就夠了。」徐羽一臉滿足,然後在藍煙、白展躍和刑無比驚訝的眼神注視下,開始開始繼續拆包裝盒,不時讚歎:「藍煙妹妹好眼光,挑選的東西都這麼好看。」

藍煙細細咀嚼徐羽說的那句「它是浩軒哥哥親手做的,這就夠了」,心中酸意更重幾分,默默接過紫玉簪子,沒再多說什麼。

白展躍臉上溫和儒雅的笑容又有些僵硬了,他不斷回味徐羽說的那句「它是浩軒哥哥親手做的」,臉上笑容愈發溫和儒雅,心中殺意愈發堅定決絕!

徐羽拆著包裝盒,裡面是一副字畫,欣賞一番后不禁讚歎:「這位自詡孤野山人的老先生,畫功當真不錯,寥寥幾筆便勾勒出山水佳境,他的畫竟然有幾分飄渺仙境的意境,看起來賞心悅目,心曠神怡。」

聽到徐羽的評價,藍煙微微一笑,點頭認可。

接下來,整個客廳就成為徐羽和藍煙拆包裝的戰場,沒多久便將這座小山拆完了。

徐羽每拆一件便贊一件,每一件都能贊到點子上,到後來藍煙不禁拉住徐羽的手:「徐羽姐姐,難怪秦浩軒這傢伙隨時隨地都把你掛在嘴邊,原來你不但長得漂亮,眼光也這麼好,可惜秦浩軒這個粗魯男人,笨嘴拙舌的,根本沒有把你的好形容出來1

聽到藍煙讚美自己貶低秦浩軒,徐羽不但不高興,心裡反而有些不舒服,因為只有貶低一個人,除了真正瞧不起那人外,另外就是和他關係親密。

藍煙這麼說,顯得她和秦浩軒的關係很親密。

徐羽微微一笑,忍不住為秦浩軒辯解:「浩軒哥哥不是你說的這樣,他還是很聰明的呀,只是年少老成了點。」

藍煙哼了一聲,白了秦浩軒一眼,道:「他呀,沉悶得很,而且還很摳門,相當摳門,往往為了一顆下三品靈石不惜大打出手1

藍煙的話說完,刑也附和道:「就是,就是,找他要一塊下三品靈石,就跟割他肉一樣1

徐羽又忍不住為秦浩軒辯解:「浩軒哥哥只是忠厚老實……然後比較節儉罷了。」

白展躍目光落在秦浩軒身上,淡淡一笑,似乎也在為秦浩軒辯解:「其實秦師弟是一個很有趣的人。」

白展躍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在狂笑:「原來秦浩軒是這樣一個傢伙,愛財如命,目光短淺,對待身邊的這麼小氣,不過也可以理解,弱種賺靈石多難啊,他要不摳門一點,想攢個請假的靈石得到何年何月去了?弱種就是弱種,無法改變的事實啊1

優越感在白展躍心中油然而生。

他看著徐羽為秦浩軒辯解,心中無比開心,在他想來徐羽現在還被秦浩軒蒙蔽,沒有看清秦浩軒的真實面目,所以為秦浩軒辯解,等徐羽看清楚秦浩軒的真實面目了,就不會再為秦浩軒辯解,那時候秦浩軒就算哭著求著,徐羽都會疏遠他的。

也就是這個時候,被刑嗡嗡嗡像蒼蠅一樣煩了一整天的白展躍,才難得的覺得刑是這麼可愛,甚至在心裡想:「如果你多揭露揭露秦浩軒的真實面目,讓師兄開心了,師兄賞你一些靈石都沒問題。」

當然,這些白展躍只是在心裡想想而已,他怎麼也不可能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