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一十一章 心狠計毒邁過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一章 心狠計毒邁過線【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藍煙看了看遠處的秦浩軒,見秦浩軒面無表情,她自己今天在外面逛街時,也聽到那些平民百姓說什麼如果能去紫霄皇城睡一晚上,就算死也值得的話,所以藍煙對皇宮倒是挺有興趣的,於是點頭應道:「那就麻煩徐羽姐姐了,我正好也想看看皇宮是社么樣子1

徐羽拉著藍煙,高興的目光卻落在秦浩軒身上,道:「我們走。」

他們一行人到了皇宮,安頓下來后,白展躍也找了個借口離開。

自從聽到秦浩軒和徐羽約定未來結為雙修道侶,而且得知藍煙是異種,又得知秦浩軒身上竟然有一百萬顆下三品靈石的種種震撼消息,他再也坐不住了,生怕晚一點點異種和一百萬顆下三品靈石會飛走。

白展躍修仙了二十年,總共賺的靈石都不如秦浩軒現在擁有的多,得知現在這麼一大筆財富在秦浩軒身上,只要將他殺了就能得到徐羽、異種藍煙和一百萬顆下三品靈石,在這種巨大的誘惑下,白展躍沒有當場翻臉動手殺人,還能定好詳細的對付秦浩軒的計劃,然後又忍到將徐羽送回皇宮,已經是算道心很堅固了。

他回到自己的住所,皇宮中一個不起眼的小院子,若是不注意的話,光看這陳舊的小院子,還會以為這是地位低微的太監宮女們住的呢。

院子中,有白展躍布置的一些靈陣,若有外人闖入,布陣者白展躍會第一時間知道。

他走進自己的房間,從床下搬出一個不起眼的暗黃色箱子。

用特殊的禁制手法打開箱子,裡面是許多僅有半根大拇指大小,頭上生著四個嘴,不時張開流出黑色劇毒濃汁,一對觸鬚一長一短,背上凹凸不平,渾身是令人噁心的黑色,八條細腿上更是生滿了綠色的毛毛刺,模樣令人極其噁心作嘔的甲蟲符獸。

尤其是這六千隻黑得令人噁心的甲蟲符獸湊在一起時,就連它們的主人白展躍,自己也覺得不寒而慄。

這些甲蟲名為,顧名思義它們是連天都敢吃的,不過這些只是符獸罷了,據說真正的天食甲蟲什麼都能吃進肚子里,而且小小的蟲身看似不大,但肚子里卻能容納一座小山。

一群真正的出動,像大嶼山那種山脈,輕而易舉就給吞了。

不過真正的,也不是白展躍這種級別的修仙者能擁有馴服的。

饒是如此,他擁有的這六千個天食甲蟲的符獸也很強了,尋常仙苗境修仙者,放出天食甲蟲符獸后,只是片刻便能將對方啃得寸縷不剩。

天食甲蟲符獸也有一定的探測功能,如果將它們放出去,找到散修還是輕而易舉的,不過以白展躍的實力,在戰鬥時最多一千隻天食甲蟲梗而用它們探測時,最多也只能操控兩千隻,若想將他的六千隻天食甲蟲符獸全部放出去,就必須擺一個符陣,藉助靈石的靈力才能操控得來了。

白展躍咬了咬牙,掏出二十塊下二品靈石來,嘴裡輕聲嘀咕:「兩千顆下三品靈石的代價,就是為了找散修殺你,秦浩軒,你值得自豪了1

說完,白展躍又輕聲笑道:「不過你沒讓我失望,竟然有一百萬顆下三品靈石,還隨身帶了一個異種,真讓我開心啊1

平日里白展躍裝得十分正面,說話時都會仔細斟酌這句話能不能說,修仙二十多年哪怕一句過激的話都沒在人前說過,只好在背後夜深人靜,一個獨處,又有靈陣保護不會有人闖進來的情況下,自己一個人說說了。

他擺好靈陣,又拿出一把血紅色符旗,隨手一甩,二十隻符旗準確的插在二十顆擺好的下二品靈石上。

符旗插入靈石中,開始抽調靈石內蘊含的靈力,一道道淡淡光暈浮現,很快彼此串聯,形成一個大的光暈圈。

這時,白展躍才拿起黃色箱子,將裡面黑乎乎,模樣令人噁心作嘔的六千隻天食甲蟲符獸倒進符旗陣中,黑乎乎的堆在符陣中猶如一個黑色小山。

天食甲蟲符獸進入符陣之後,白展躍捏出一個法訣手勢,二十面符旗開始散發出淡淡華光,抽調靈石靈力的速度也變得極快,只是片刻便靈力濃郁。

白展躍手勢變動,十指翻飛,道道靈力隨著他手勢變動而變化軌跡。

六千隻天食甲蟲符獸嘩啦一聲散開,速度極快的爬出符陣,然後離開白展躍的小院。

白展躍藉助符陣,可以命令天食甲蟲符獸探測以他為圓心的方圓一百五十里範圍,不但籠罩了整個王都,還將附近區域也覆蓋其中。

以天食甲蟲符獸的速度,要想分散探測完這麼一個寬闊的地域,至少需要半個時辰,二十顆下二品靈石的靈力是肯定不夠的,中途白展躍又補充了二十顆下二品靈石,肉疼得他眼皮都在跳,卻安慰自己說:「沒關係,等我將散修找到,引導散修殺死秦浩軒,然後將他身上的一百萬顆下三品靈石都拿過來,不但沒虧還賺大了……現在只是一點小小的前期投入。」

半個時辰過去了,天食甲蟲符獸還在探測。

忽然,白展躍眉頭一跳,和每一隻天食甲蟲符獸有心靈感應的他,能清晰感覺到在城東一個破落的院子里,裡面有幾道明顯不是凡人,而是修仙者才有的氣息。

散修,絕對是散修,而且最強的一道氣息竟然是約摸仙苗境三十葉,原本白展躍還擔心散修的實力夠不夠,不過現在他不擔心了,看來這一夥散修的實力都很不錯,殺死秦浩軒完全沒問題。

太初教弟子都在皇城裡完成紅塵歷練,沒有一個混跡到那種破落地方去,那麼除了是散修外就不可能是別的人了。

找到散修的蹤跡,白展躍忙肉疼的將六千顆天食甲蟲符獸召回,然後開始思考:「該怎麼告訴他們,讓他們去殺秦浩軒呢?」

他想起秦浩軒是從散修戰場過來的,而且據藍煙所說,秦浩軒在七丈淵戰場上是很有名氣的,當即一拍大腿,然後拿起一張特殊的紙張,模仿太初教長輩的語氣寫了一封信。

「凌萬星副堂主親啟:在七丈淵戰場表現極其出色,斬殺散修數量極多的秦浩軒,已經來到京城體悟世俗紅塵,與徐羽匯合,請你對此消息嚴格保密,秦浩軒和徐羽乃是極為重要的弟子,不能有半點閃失……」

白展躍又將秦浩軒和徐羽瀝藥效吹噓一通,想了想后,為了方便散修行刺,又故意說了秦浩軒的長相,然後又附了一份秦浩軒在王都體悟世俗紅塵前兩天的行程單:「第一天,皇宮歷練,感悟皇權,撤換大內總管;第二天,與徐羽一同去朝霞山賞日出,這兩項感悟極其重要,至於後續之紅塵歷練,你可自行擬定。」

寫好之後,白展躍自己看了一次,連他自己都覺得這真的是一封介紹囑託的信,而不是圈套。

白展躍將這張特殊紙張的紙折成一個小仙鶴模樣,然後施了一個靈法,又吹了一口仙靈之氣,故意讓小仙鶴飛過那個破舊的小院子。

紙鶴飛的速度比快馬要快一些,卻算不上太快,飛的同時還有淡淡的仙靈之氣傳出。

院子里幾名散修都感覺到有傳信紙鶴飛過,其中一個直接探手,他的手頓時變長,一把抓住空中飛過的紙鶴。

抓回紙鶴后,他拆開一看,頓時大喜,將信給其他幾名散修傳閱。

凡是看過這封信的散修無不大喜,紛紛讚歎:「這是好機會,一定要把握,他們竟然會煉製比普通行氣丹效果好那麼ぃ簡直是活寶貝1

對其他幾名散修道:「秦浩軒?我聽過這個名字,我師兄從七丈淵帶來消息,這個叫秦浩軒的傢伙殺了咱們不少人,雖然實力境界不高,但戰鬥力出奇的可怕1

另一名滿臉絡腮鬍子的散修,抖了抖臉上的橫肉,笑道:「哈哈,那咱們抓住他,除了讓他給我們煉製行氣丹外,豈不是還能得到大筆好處?他殺了咱們很多人,獲得的好處以及太初教的獎勵肯定不少吧?」

「那是自然!不過這信是真的?而不是一個圈套?」一名散修提出質疑。

最先截住紙鶴的散修道:「看信上的日期,這個秦浩軒是今天來皇城的,而且我也得到皇城內線的消息,據說今天大內總管換人了,正和這信上寫得一模一樣,看來他們明天去朝霞山看日出的行程也不會有錯,而且我也得知,帶領太初教這一批新弟子入紅塵的長老正是姓凌,這樣看來,這封信就錯不了。」

散修們頓時高興起來,連連搓手,大喜道:「真的就好,看來我們哥幾個要發財了1

「秦浩軒明天不是和那帝師徐羽去朝霞山看日出么?咱們就半路截殺他們,抓住秦浩軒和他們一個帝師,肯定是大功1

「對,錯過這村就沒這店了,事不宜遲,馬上行動1

「嗯,就算抓不住秦浩軒為我們煉丹,殺了他肯定也能得到不少靈石寶貝1截獲紙鶴的散修露出貪婪卻不失理智的神情,正色告誡其他幾名散修:「他雖然會煉製強效行氣丹,但畢竟是太初教看重的弟子,身上肯定有不少護身寶貝,既然他能在七丈淵殺我們不少人,肯定有獨到的手段,所以我們這次行動不該以生擒為目的,為了減少傷亡,對秦浩軒務必一擊必殺1

「秦道兄,你放心,我們會小心的1

其他幾名散修覺得有道理,若是生擒秦浩軒,投鼠忌器的話,肯定會出現意外的傷亡,還是直接殺了秦浩軒乾淨。

至於能不能殺死秦浩軒的問題,他們壓根就沒想過。

笑話,以他們中最強仙苗境三十葉的實力,連一個剛入門兩年的雛兒都搞不定?

這幾名散修想起秦浩軒在戰場的收穫,以及他身上可能有那種強效行氣丹,心頭就忍不住激動,一刻都呆不下去,立刻去尋找合適的埋伏襲擊地點。

朝霞山並不大,他們很快便趕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