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三百一十四章 千羅定天越境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四章 千羅定天越境戰【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原本以為擒拿住秦浩軒,便可以借拖住仙苗境四十夜躍,然後他們四個逃之夭夭。

可變故驟生,本該是瓮中之鱉的秦浩軒身下一閃,他的身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自己藏身處衝來了……

秦宇還沒來得及做出應對,接近他的秦浩軒已經凝聚神識,化作一柄金光大劍,狠狠砍向秦宇並不算太弱,但也絕對不強的神識。

「嗡……」

秦宇腦海一片空白,短暫失神了。

秦宇一失神,原本是四人聯手催動的也消散了,他的也消失了,同時他布置藏身的幻象陣也被衝過去的秦浩軒破了。

可謂一步輸,步步輸。

轉眼間秦浩軒已經衝到他面前,手訣一捏,施展靈法,頓時一根金光閃閃,渾身有金箍閃爍的長棒出現在秦浩軒手中,金光長棍攜力破萬鈞之勢,狠狠砸向秦宇。

秦宇雖然失神獃滯了,不過他脖子上掛著的那道厲害護體符籙自動護體,在他身前出現一道水波型光幕。

柔可克剛,世間至柔為水,而秦浩軒這道卻是至剛的靈法。

雖然沒有秦宇主動控制,這道主動護身的符籙靈法最多發揮仙苗境二十五葉的實力,可秦浩軒只是一個仙苗境十葉的修仙者,就算他有再強悍的戰鬥力,按常理短時間內休想破掉秦宇的護身靈法。

秦浩軒手中的金光長棒砸在秦宇護體靈力上,至柔如水波的護體靈力一陣波盪,然後在眾人目瞪口呆中出現許多清晰可見的裂紋。

「秦浩軒這一擊,竟然相當於仙苗境二十三四葉修仙者的全力一擊?若非如此,秦宇的護體靈力怎麼會龜裂1白展躍震驚了,秦浩軒只是一個仙苗境十業蘢櫻怎麼可能爆發出如此恐怖戰鬥力?

雖然秦浩軒凝聚全力,可以在瞬間爆發出一道堪比仙苗二十五葉強者的攻擊,但那是需要蓄勢的,倉促之間無法做到,剛才他能在倉促間施展,還爆發出如此強橫恐怖的一擊,還是因為沾了那兩頭仙苗境二十五葉厲鬼的光,借的它們的力。

恐怖的速度加上秦浩軒本身爆發出的仙苗境二十葉的攻擊,達到仙苗境二十三四葉修仙者的破壞力,讓秦宇的護體靈力龜裂,接近破碎邊緣。

秦宇護體靈力龜裂,秦浩軒手中的金光長棒也同時碎裂,與此同時他右臂衣袖,齊肩而下盡皆破碎,露出精壯的手臂。

岩壁中徐羽看到,秦浩軒這條右臂血紅血紅,青筋暴起,無數個毛孔中都滲出鮮血來,彷彿只要再受一點外力就會炸開一般。

然而秦浩軒沒有停,他冷哼一聲,眼中殺機迸發,繼續揚起那條青筋暴起的血紅手臂,狠狠再砸向秦宇,因為他知道若再慢點,等秦宇從短暫獃滯中回過神來,想再制不他就難了,以他遠超一般仙苗三十葉境散修的戰鬥力,若是拚死一搏,說不定還能給自己這方造成傷亡。

不管是徐羽還是藍煙,甚至是油嘴滑舌的刑,秦浩軒都不希望他們出事。

因為他們是自己身邊最親近的人,連最親近的人都保護不了……

那還是什麼男人?

還修什麼仙?

還證什麼道?

還求什麼長生?

就算長生也不過一個孤寡的可憐人罷了!

秦浩軒是男人,要修仙,要證道,要長生,但不要做一個孤寡可憐人!

秦浩軒這一拳,帶著濃濃殺氣,直接擊碎秦宇殘破的護體靈法,然後又擊碎他的護體靈力,拳勁用盡,重重打在秦宇臉上,卻沒傷到他。

此時,秦浩軒手臂毛孔已經滲出細細血珠,青筋暴突猶如一條小蛇盤纏其上,更加猙獰可怖,看得白展躍一陣心驚肉跳。

被攻擊的秦宇從獃滯中清醒過來,只覺得頭疼欲裂,受了秦浩軒那一拳后本能的想躲避。

雖然不知道秦宇為什麼莫名其妙獃滯,但看到秦宇動了,就連白展躍也認為他會躲過去,然後恢復正常力挽狂瀾時,秦浩軒卻出乎意料的又揚起他那條青筋暴突的手臂,凝聚靈力,砸向還沒完全恢復清醒,只靠本能躲避的秦宇。

這種情況對修仙者來說,已經是極限了,再超過一絲力道,都可能會炸開,當然,那種天賦異稟,天生體魄強大的修仙者除外。

不過秦浩軒知道自己的手臂沒事,因為他修的是,道門正法和魔體結合,又經過無數次戰鬥磨礪,吞食過一葉金蓮等天材地寶,身體已經變得極端強橫!

在徐羽擔憂的神情中,秦浩軒一拳打爆了秦宇的腦袋。

紅血液、白腦漿四散飛濺,染紅了地上青青綠草。

這一切說來慢,其實只是一瞬間,從秦宇四人聯手發動困住他們四人,然後秦宇施展攻擊徐羽,被白展躍擋住,與此同時兩個散修操控符獸攻擊秦浩軒,卻被秦浩軒輕鬆躲過,之前攻擊徐羽失手的秦宇轉過槍頭攻向秦浩軒,接著秦浩軒釋放出左右手臂兩頭厲鬼,以兩頭仙苗境二十五葉的厲鬼之力將自己彈射出去,速度絲毫不比抓向他的巨手慢。

在空中,秦浩軒凝聚神識,打呆了秦宇,又施展打碎秦宇護體靈力,兩拳收割了他的性命。

一個擁有,懂得,智勇雙全的仙苗境三十葉散修,展現出令白展躍都驚采絕艷的能力后,無奈死在秦浩軒手中。

最強的秦宇一死,其他三名散修嚇都被嚇壞了,哪還有半點戰意,他們三人面面相覷,從彼此眼神中都看到一個字——逃!

三名散修紛紛提起靈力,掏出神行符就要逃跑。

秦浩軒身子猶如一頭捕食的大鵬,平地一縱,用一個呼吸的時間再度凝出,金光長棒橫掃而過,才逃出幾步的兩名散修應聲倒地,只剩下那個一臉絡腮鬍子的散修。

這絡腮鬍子的散修反應最快,最先將一張神行符拍在自己身上,身子輕靈逃走。

秦浩軒殺了另外兩名散修后,也不急著對他下殺手,正要衝出去活捉他。

一直觀察著秦浩軒,看出秦浩軒意圖的白展躍心頭一震:「若是被秦浩軒捉了活的,得知他們為什麼在這裡設伏,那自己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甚至因為此舉將徐羽陷於險境,甚至會因為出賣同門而被逐出門牆,那別說紫種雙修道侶、堂主或長老的身份,就算想留在太初教做個掃地弟子的資格都沒了。」

有了思量后,白展躍立刻捏動手訣,他的身邊凝出無數道刀氣,每道刀氣彷彿都有劈天裂地的威勢。

白展躍仙苗境四十葉的實力,在面對散修偷襲時沒展露半點,這一刻卻完全施展出來,彷彿逃走那散修跟他有殺父奪妻之仇。

秦浩軒看到白展躍動手,焦急的喊道:「抓活的……」

白展躍畢竟是仙苗境四十葉的強者,施展靈法所需的時間甚短,秦浩軒「抓活的」三個字中那「的」還沒說出口,圍繞在他身邊的無數道刀氣盡皆射出。

「嗤嗤1

刀氣劃破長空,撕裂山霧,眨眼間便將逃逸的那散修碎屍萬段,連慘叫一聲都機會都沒有。

而且他身旁方圓三里,所有樹木都被攔腰斬斷,在眾多刀氣絞動中化作一地木屑。

可見白展躍這一道靈法之威。

殺了這名散修后,白展躍才朝秦浩軒投去一個歉意的眼神,又用滿含歉意的語氣說道:「秦師弟,剛才那一霎我沒找到施術者藏身之地,所以來不及救你,不過沒想到秦師弟竟然這麼厲害1

白展躍說來不及救秦浩軒是實話,誇秦浩軒厲害也是實話。

不過他說出這句實話后,仔細回憶起這四名散修的攻擊手段,以及秦浩軒應對的手段,心裡更是翻起滔天駭浪:「他從一開始就小心謹慎,散修雖然埋伏卻失了先機,我是有備而來,明知有散修伏擊都被打得措手不及,只有勉強護住徐羽的份,若是那些散修攻擊我,我恐怕也會狼狽不堪,就算贏了也會受傷1

「而且施展的散修藏得太隱秘了,竟然布一個小幻象陣遮掩身形氣息,即便我也至少要十個呼吸的時間才能找到,但秦浩軒在被攻擊的一霎就找到了,就像是憑著本能的反應一樣直接撲上去,表現得就像一個血腥屠夫,能擁有這麼恐怖的戰鬥直覺,他到底經歷過多少場生死戰鬥?」

秦浩軒面色一沉,轉過頭來凝望著白展躍,語氣中隱有質問的意思,道:「白師兄,你為什麼要將他們都殺死1

「他們襲擊太初教弟子,罪惡滔天,死有餘辜,殺死一百次都不算過分。」白展躍被秦浩軒質問,不悅說道:「秦師弟不要婦人之仁。」

秦浩軒道:「殺死他們我沒意見,他們也該死!可是把他們都殺了,我們今天要去看日出,他們是怎麼知道的?而且上山有兩條路,他們為什麼偏偏潛伏在這裡?他們能得知我們的訊息,肯定不簡單,甚至在王都里有很厲害的情報網。」

秦浩軒頓了頓,又厲聲道:「羽妹妹身在王都,為了她的安全,我必須毀掉散修的情報網,可是白師兄你把他們都殺了,我還怎麼查?」

白展躍被秦浩軒說得一滯,無言以對的他淡淡說了一句:「秦師弟心思縝密,我魯莽了。」

被秦浩軒質問,白展躍本該很憤怒,但現在他連憤怒都忘了,只剩下滿心的震撼:「好一個思維縝密的秦浩軒!剛才那麼短的時間內,他要想怎麼防守,然後想怎麼反擊,然後又想怎麼殺仙苗境三十葉的散修!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他甚至還想到散修可能有厲害的情報網,要抓活的逼問出來,還要破壞散修的情報網,他的心思得有多縝密,得有多少個腦袋,才能同時想到這麼多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