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一十五章 鎮鬼線索和險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五章 鎮鬼線索和險心【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這麼一個修仙才兩年的傢伙,心思縝密到如此地步,而且戰鬥力恐怖到如此程度,就算我出手也恐怕無法在一瞬間殺了他,我是仙苗境四十葉,可他只是仙苗境十葉呀1白展躍心中比較彼此的戰鬥力,若非自己境界遠超於他,足足多了三十片仙葉,他都不敢說自己能戰勝秦浩軒。

戰鬥完后,徐羽才被白展躍放出解開岩壁保護,徐羽走出來,痴痴的走到秦浩軒身邊,早被秦浩軒震驚得麻木的她,激動的說道:「浩軒哥哥,你好厲害1

雖然徐羽早就聽藍煙和刑吹噓秦浩軒有多厲害,但她一直以為藍煙和刑的話里有吹噓的成分,直到現在親眼看到,才知道他們兩個不但沒吹噓,還相當保守。

任何一個女孩,見到自己喜愛的男人大展神威,往往都會十分開心,徐羽也不例外,此刻她很開心。

秦浩軒只是一個弱種,在門派中被人瞧不起,雖然很早就爆發出強悍的越級挑戰能力,但因為是弱種的緣故依舊不被重視,被張狂、張揚和李靖明裡暗裡算計,還被仙樹境的赤煉子惦記,可謂險象環生,隨時都可能出現危險。

在這種情況下,尋常的修仙者早就崩潰了,可秦浩軒卻是打不倒的小強,每次都讓人意外,就連仙苗境三十葉的散修都死在他手裡!

徐羽愈發堅信,假以時日,秦浩軒一定會大放光彩,亮瞎所有瞧不起他的人的狗眼!

「浩軒哥哥,你一定是最厲害的1徐羽心中興奮的大喊,卻沒有說出來,因為她的目光正落在秦浩軒那條青筋暴突的手臂上,現在青筋雖然不見了,但一條手臂卻腫脹起來,外面還凝結出一層厚厚的血痂。

徐羽心疼的說道:「浩軒哥哥,你手不疼吧?」

秦浩軒靈力一盪,將手上血痂沖碎,露出有些發紅有些腫脹,但看上去還算正常的右臂,道:「這不沒事么?」

其實秦浩軒只是表面上雲淡風輕,剛才他回想了那場戰鬥,實在是驚險至極,若不是藍煙在後面將弄得十分變態,模擬出各種地勢地形,用盡各種埋伏手段訓練自己,自己也不會養成一到容易埋伏的地方,就變得小心謹慎的習慣。

而且自己還在中將仙苗境三十葉,及三十葉以下修仙者的各種戰鬥手段,都記住吃透,在面對這些散修突然襲擊時,自己也不可能那麼快反應過來。

直到現在,秦浩軒想起覆蓋百丈範圍的那隻巨大手掌,還是忍不住僥倖:「太厲害了!要不是在刑那學了幾個靈法,今天就要吃虧了。」

想到這裡,秦浩軒朝刑看去,心道:「刑的靈法威能比他吹噓的還要強1

白展躍看著一地狼藉,想起剛才險些還將自己暴露出去,忍不住一陣心驚肉跳,心道:「秦浩軒,這次沒弄死你,下次一定要弄死你,你表現得越出色,你就越得死1

將這些散修殺了之後,身經百戰的秦浩軒沒有忘記做一件事——搜羅戰利品。

戰後搜羅戰利品已經是秦浩軒融入骨子裡的本能,相比起來白展躍可就差多了,直到他看著秦浩軒利索的在屍體上找起戰利品,很快就將三個屍體的戰利品都搜羅完了,他才想起這件事。

這些戰利品不算豐厚,顯然這些散修也不是什麼有錢人,三個加起來才不到兩千顆下三品靈石,雜七雜八的材料也不算好,這些材料秦浩軒已經有很多了,不過他習慣性的往懷裡一塞,絲毫沒有拿點出來分給其他人的意思。

倒不是他霸道,而是他已經習慣這樣了,刑不可能從他手裡分走戰利品,藍煙只要秦浩軒給她湊足一千萬顆回家的下三品靈石就行,至於徐羽,這些戰利品都落在浩軒哥哥手裡,比落在她手裡還要開心。

還有一個白展躍,按照秦浩軒誰殺誰拿的慣性思維,這三個散修都是他殺的,至於白展躍殺的那個散修,屍骨都被他的刀氣絞成渣了,身上靈石連粉末都不剩,哪還有什麼戰利品。

搜索那名仙苗境三十葉的秦宇屍體上,秦浩軒找出來一個小綠瓶,綠瓶只有大拇指粗細,質地偏陰,明顯是裝鬼魂的東西,他再一查探,果然,這個小綠瓶裡面全都是冤魂野鬼。

「不錯。」秦浩軒出聲贊了一句,心道自己這段時間又出了仙葉,比之前的實力境界要提高了,自己的兩頭厲鬼也能再度提升實力了,依靠雖然能提高厲鬼的實力,速度卻不算快,而且施展起來陰風陣陣的讓秦浩軒不喜,用了一次后就很少再施展了,至於殺普通人強行收羅鬼魂,且不說這個是太初教嚴令禁止的,就算要求秦浩軒做他也不會做,所以秦浩軒一直沒為兩頭厲鬼提升實力。

現在有這麼一瓶數量不少的冤魂,他當然不介意為兩頭厲鬼提升實力。

看著秦浩軒得了心儀的東西,刑就有些眼熱,不禁湊過去打擊他:「有什麼不錯的,這些凡俗普通的冤魂野鬼用處太小了,滿滿一瓶子的鬼魂也沒多少戾氣,如果你真想要,就去一些帝王陵墓等地方去搜羅冤魂。」

秦浩軒將這個小綠瓶揣入懷裡,然後繼續在三個散修屍體上扒拉尋找,對刑說:「你繼續說。」

「你們世俗國度的皇帝,不是最喜歡給自己修築死後陵寢么,為了保密,修築陵寢的十幾萬工匠最後都會被關在裡面活埋了,而且你們的皇帝老兒一死,往往會帶大批陪葬人員,這些人活埋死在陵寢里,都會變成戾氣極重的厲鬼,有的還會進化為鬼兵,厲害一些的陵寢還會進化出鬼將甚至更厲害的,所以很多偷墳掘墓的都死在墓里,因為那些陵墓里厲鬼太多了。」

刑嘖嘖了一聲,又道:「還有一些不是陵墓,但卻是大型的群葬地,比如說你們凡人朝廷徵調民夫修築河道、城池、宮殿,這些也會累死病死很多人,這些累死病死的冤魂便群葬在一起,久而久之,也會形成厲鬼。」

秦浩軒眼皮一跳,問道:「若真有這麼厲害的鬼,鬼乃無體無形之物,它們會被甘願困在地下而不為禍人間?」

說話間,秦浩軒又找出幾顆靈石,揣入懷裡。

「所以說你一心修仙,不關心別的事,腦子跟榆木疙瘩似的吧1刑忍不住借題抨擊:「這些地方肯定是會形成厲害的厲鬼的,但是也不會任由他們為禍人間呀!像這種陵墓、群葬地往往都會請修仙者施法鎮壓,擺上一個鎮鬼的靈陣,煉化冤魂。不過因為如此,也成就了許睦恚這些厲鬼不斷吞噬別的鬼魂強大自己魂體,頂著靈陣煉化的痛楚,不但沒有被煉化,反而實力更加強橫,只是被困在陣中無法逃脫罷了。」

聽到刑的話,當了幾個月帝師的徐羽也感嘆道:「是啊,像這種鎮鬼靈陣在翔龍國就有好幾十個,有幾個甚至鎮壓了數千年了,一個是翔龍國開國時徵調民夫修築運河時的群葬地,一個是開國皇帝的陵寢,這兩個靈陣每隔百年就要加固一次,可數千年來靈陣裡面的厲鬼不但沒被煉化,反而愈發的厲害,若是被他們衝出來,還不知道有多危險呢1

刑和徐羽兩人的話,讓秦浩軒有些意動,如果能將那些鬼都納為己用,增強鬼兵的實力該多好,不過現在他還要在紅塵歷練,沒時間去擺弄那些。

他拍了拍放在懷裡的小綠瓶,嘆道:「可惜沒時間,不然真想去見識見識。」

嘆息完畢,他在心裡決定有空時去收點厲鬼,為自己的鬼兵增強實力,眼下嘛,還是找到散修為何來偷襲自己的線索為重。

看到這一幕,白展躍眉頭一跳,他對這些鬼魂也有些心動。

太初教並不阻止弟子煉鬼,只要不是自己亂殺無辜收集起來的鬼魂,師門都不會管,鬼魂對修仙者來說可不僅僅是煉製鬼奴的,還有其他諸多妙用。

比如有時候煉丹需要陰火溫養,但陰火極其稀少該怎麼辦呢?將鬼魂丟進丹爐當火引就能模擬出最最低級的陰火,煉製出來的丹藥效果雖然比真正陰火煉製的丹藥差得多,但總比沒得煉要好。

他們看秦浩軒收完戰利品了,可還在屍體上仔細搜索,不禁感到奇怪。

藍煙道:「秦浩軒,你沒有戀屍癖吧?他們身上一點好東西都被你扒拉完了,你還在那整蠱什麼呢?」

白展躍也出聲提醒道:「秦師弟,再有一個多時辰就要日出了,還不上去的話,我們就趕不上了,到山頂還有一半山路呢。」

秦浩軒抬頭,很認真的說道:「我在找線索,我想知道他們為什麼能知道我們的行蹤,為什麼在這裡埋伏?」

聽到秦浩軒這般正兒八經的回答后,藍煙也不說話了,她和徐羽兩個人稍微走遠一點,畢竟離屍體太近了血腥味重,刑則興緻勃勃的幫忙,而白展躍心頭一跳,有些擔心真被秦浩軒找出些什麼線索來,但他又不能說別找了,那樣太惹人懷疑了。

在這些屍體上翻了一陣子,秦浩軒忽然說道:「找到線索了。」

白展躍心頭一緊,心中殺機隱現,要不是徐羽和他在一起,他此時肯定動手殺秦浩軒了,可惜他要動手的話,必然也要將徐羽殺死,而徐羽一出事,門派那些厲害的修仙者肯定能查出事情起因,那自己還是死路一條。

所以白展躍強行按捺殺人的衝動,想看看秦浩軒到底找了什麼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