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三百一十七章 兔子急了也咬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七章 兔子急了也咬人【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刑對陣法有著超越其他人的研究,秦浩軒安靜的看著刑,等待著這位友魔的講解。

刑感受到目光之後頓時清了清嗓子說道:「這是一個極其隱蔽的防禦大陣,若是沒認錯的話,應該是小偷天陣。我的鼻子能聞到裡面有三十多個散修,實力最強的甚至有仙苗境三十多葉,就算他們用再厲害的幻象陣,也只能掩藏一時,絕對不可能徹底瞞過我。」

「你的鼻子倒是比狗還靈,不但能嗅出這裡有多少人,連大概實力都能聞出來。」藍煙毫不客氣的揶揄刑,然後才對秦浩軒和藍煙說道:「我對陣法的研究,比那白展躍強多了,要想布置一個隱形的大陣有太多的辦法了,掩藏陣基多簡單啊,只有那麼白痴才堅持認為掩藏一個大陣的陣基是不可能的事。」

刑輕笑道:「給白展躍再起個白痴的名字也挺好的,都姓白,又不改他祖宗姓氏,嗯,以後就叫他白痴吧1

聽到藍煙和刑在背後罵白展躍,和白展躍相處了幾個月,對他感覺還頗好的徐羽委婉說道:「背後說人不太好,白師兄人不錯的。」

秦浩軒呵呵一笑,瞪了刑一眼,道:「羽妹妹不要介意,難道你還沒看出來,這兩個人嘴皮子比誰都厲害么?如果不能用針線縫起來,他們可什麼都說得出來。」

刑警惕的看著徐羽,生怕徐羽說一句那就縫起來吧,然後秦浩軒這傢伙說不定真找來針線縫自己嘴巴了。

徐羽聽了秦浩軒的話,只是微微一笑,畢竟藍煙和刑都是秦浩軒的朋友,她也不會多說什麼。

一盞茶時間后,去找援手的白展躍回來了,他還帶了和他一起下山歷練的二十多個太初教弟子,秦浩軒不知道的是,這些太初教弟子都是白展躍的小弟。

秦浩軒看了看這群援兵,並沒有看到凌萬星副堂主的身影,不禁問道:「白師兄,凌堂主沒有來嗎?」

白展躍眉頭微皺,不過他還沒說話,他手下頭號小弟,一個仙苗境二十九葉的胖弟子傲然說道:「你就是秦浩軒秦師弟吧?我們剛才來得匆忙,忘了請凌副堂主了,而且對付幾個散修而已,也用不著驚動她。」

胖弟子剛剛說完,白展躍朝他一笑,道:「許巍,不要多嘴。秦師弟,剛才我來得匆忙,竟然忘了請凌副堂主了,是我的錯,不過我們這些人對付散修應該差不多了,雖說這是一場生死戰,但也是一場歷練,咱們修仙者必須經過各種歷練才能真正成長,如果秦師弟覺得不安全,可以躲在後面,我一定力保你安全。」

白展躍這話說得很狠,如果秦浩軒退縮,那他在徐羽心裡就是一個慫貨了。

秦浩軒淡淡看了白展躍一眼,道:「多謝白師兄的好意,我能自己保護自己,你多看顧羽妹妹就好。現在我們研究下該怎麼破散修的防禦陣法吧。」

「破陣?」胖弟子許巍眼睛一瞪,他看了看這個很平常的院子,道:「這裡哪有什麼陣法,別說陣法光幕,就算連陣基都沒一個。」

秦浩軒也懶得多解釋,反正人也來齊了,左右是強攻破陣,他道:「那許師兄可以試試。」

許巍冷笑一聲,得到白展躍的同意后,身子朝前一躍,手訣捏動,念動法訣,施展靈法。

只見許巍靈法變作一塊巨大的岩石,然後挑釁的看了秦浩軒一眼后,道:「秦師弟,你眼光不行,你看好了,到底有沒有陣法1

許巍說話間,白展躍也在心裡冷笑,心道這秦浩軒也真是愚昧,這個明顯沒有半點特殊的小院子怎麼可能會有陣法布置?若有防禦陣法,豈會連陣基都不露半點?

許巍存心露一手,他左手手勢變幻,不住施法,催使天上的巨石繼續變大,最後變成半個院子那麼大,右手則捏出一個劍指,一道銳利的劍氣出現在他右手劍指上。

「疾1許巍爆喝一聲,左右雙手同時做出攻擊的手勢,天上漂浮的足有半個院子大小的巨石,以及許巍身前那道凌厲的劍氣同時射出來。

「轟1

「嗤1

就在巨石和劍氣即將撞到院子牆壁時,忽然一道淺白色光幕貼著牆角亮起,將整個院子護在其中。

巨石撞在防禦大陣上,巨石碎裂。

劍氣射在白色光幕上,劍氣渙散。

巨石和劍氣的攻擊,僅僅只是讓這防禦陣法微微一顫罷了。

「啊1許巍大驚,見鬼似的看著院子上的淺白色光幕,整個人都傻了。

被攻擊后,這小院的防禦陣法終於浮現出來,散發出來的乳白色光芒,照亮了附近一方小天地,在整個天地都還沉浸在黑暗籠罩中時,這乳白色的光幕蔚為奇觀。

畢竟是在王都,而且剛才許巍的動作很大,巨石撞擊聲很大,驚醒了不少凡人,他們遠遠的看到這一幕,都被驚呆了:「仙人,仙人顯聖了1

被驚醒的凡人們雖然遠遠驚呼,但沒一個敢過來的。

看到小院上果然有防禦光幕,白展躍臉色都黑了,以他的眼力見竟然沒看出這裡有防禦陣法,異種藍煙看出來這裡有防禦陣法,還可以歸咎於她天生能力,可花勞一個實力連秦浩軒都不如的弱種弟子,憑什麼最先看出來?

一直對自己眼光很自信的白展躍被打擊到了,他深深凝望著秦浩軒,心道:「秦浩軒!我必殺你1

小院的防禦陣法被人攻擊,院子里的散修們自然也感覺到了,一個個衝到大門口,透過白色光幕看到外面站著二十多個太初教弟子,最強一個白展躍他們認得,是仙苗境四十葉的修仙者。

白展躍在徐羽面前丟了臉,一腔怒火沒地方發泄,也就發泄在這些可憐散修身上了,他怒吼一聲:「區區散修,竟敢與我太初教作對,甚至陰謀暗算我太初教弟子,找死1

他一邊怒吼,手已經開始變幻了,他在朝霞山上擊殺最後一個散修的那萬千刀氣再度在他身旁凝聚,由靈力幻化凝聚的刀光,散發出逼人的殺氣,隨著白展躍最後一個死字說出來,這萬千刀氣在空中劇烈旋轉,最終紛紛射在小院的白色光幕上。

白色光幕被白展躍一擊,生出了裂紋,雖然很快又自動彌補過來,但白色光幕明顯要黯淡很多。

這個小院的防禦陣法雖然隱秘神奇,但防禦能力算不得多強,仙苗境二十九葉的許巍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強行破開防禦陣法,但在實力比許巍強好幾憊躍手下,只要兩三個威力極大的靈法就能做到。

那些被驚醒的王都百姓,感覺到這邊傳出的凌厲刀氣,以及白展躍的怒吼,都明白這邊有兩伙仙人在打架。

仙人打架,凡人遭殃。

本來有膽大的凡人想過來看看仙人長什麼模樣,但當他看到半空中浮起又急速射出的無數刀氣后,刀氣滔天殺意逼人,嚇得他們抱頭鼠竄都來不及,哪還敢再過來。

院子里那些散修,看著白展躍射來的那無數道刀氣,也被嚇得七魂不見了六魂,他們原還以為可以憑藉這個防禦陣法,可以抵擋一段時間,他們趁這個時間商量一個對策來。

可現在他們知道,自己太低估仙苗境四十葉的戰鬥力了,以白展躍的能耐,別說抵擋一段時間,最多再來兩次這樣的攻擊,防禦陣法就會徹底崩潰。

散修們本就不高的鬥志,徹底被白展躍那凌厲一擊給打沒了,原本還勉強能鎮定,但現在全都六神無主驚慌失措,也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快跑啊!被他打進來就都完啦1

最強實力也有仙苗境三十葉,數量更是有三十六個的散修小集體,頓時土崩瓦解,紛紛奪路逃出這個防禦大陣。

白展躍倒是樂見其成,這些散修們都跑出來了,自己也不要再辛苦破陣。

二十多名太初教弟子頓時一哄而上,將逃出來的散修全部圍起來。

這些太初教弟子論實力和散修差不多,只有一個白展躍實力遠超所有散修,論人多散修的人數比太初教弟子要多,怎麼說都有一戰之力的。

所以他們發現自己逃出來還是被太初教的人圍住,一個個都發狠了,怒道:「他媽的,橫豎是個死,跟這些太初教的兔崽子們拼啦1

隨著散修們痛下決心,做到拚命的打算,原本就瞧不起散修的太初教弟子們也不肯示弱:「如喪家之犬的散修竟然敢罵我們太初教弟子是兔崽子?乾死他們1

就在太初教弟子們想要縮緊戰圈,將包圍里的散修們都幹掉時,散修中實力最強的那個仙苗境三十葉是一個白髮老者,這老頭眉頭一皺,喝道:「不許輕舉妄動,保護我1

老者說罷,從懷裡迅速掏出符旗,隨手一丟,符旗有靈性似的擺出一個陣型。

隨即,他手一翻,從乾坤符里拿出一個銀質小刀,又拿出一把下二品靈石開始雕刻銘文,很明顯要布陣攻擊了。

散修們見老者開始準備陣法,原本還慌亂得很的他們安靜下來,不再衝動,抱成一團將正在準備陣法的老者護在中央,同時催動靈力形成一個簡單的防禦結界,擋住了太初教弟子的數次靈法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