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二十章 仙魔威力初綻放【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章 仙魔威力初綻放【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藍煙看到秦浩軒這幅慘樣,眼神中閃過一絲決絕,秦浩軒是為了救自己和徐羽而身受重傷的,那自己救他也是理所應當的。

身為異種的藍煙,自然比一般人更了解異種,如果她願意將自己體內鮮血凝出精血,異種堪比天材地寶的精血有令白骨長肉瀕死復生的本事。

但只有異種本人才能在自己血液中提煉出精血,精血這東西極為珍貴,一百滴血中才能凝出一滴鮮血,藍煙全身血液精華也不過能凝出十多滴精血。

所以當初雲鶴山人抓住藍煙,藍煙不願凝出精血,他就只有借陣法拿她血祭,才能恢復自身傷勢。

藍煙自願凝出精血的話,足以讓秦浩軒從重傷恢復到生龍活虎的狀態,如果精血數量夠多,甚至還能暫時提升實力境界。

就在藍煙準備取自己精血治療秦浩軒時,只是默默看著秦浩軒渾身冒血漿,卻又無能為力的徐羽不知該如何是好,最終她什麼也沒有做,只是咬著下唇,語氣無比堅定的說道:「浩軒哥哥,如果你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殺光天下散修,為你報仇。」

即便是藍煙,也為徐羽語氣中透出的決絕殺氣所震懾,本想凝自己鮮血為秦浩軒療傷的她不禁喃喃說道:「秦浩軒,你再不醒來,徐羽姐姐可要在修仙界掀起一場血雨腥風了。」

沒有人會覺得徐羽是吹牛,一個未來成就無可限量的無上紫種,有資格說這句話。

在遠處聽到徐羽這句話的白展躍也是眉頭一跳,心中暗道:「這個秦浩軒要是就此死了最好,要是沒死我必須想辦法再補一刀,然後再想辦法轉移徐羽的注意力,徐羽對他沉迷如此之深,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嗯……」在徐羽和藍煙兩雙眼睛注視下,短暫昏迷的秦浩軒輕哼一聲,緩緩睜開眼睛,坐起來,腦子裡還在回想起剛才那道恐怖的劍刃,然後說出一句讓白展躍氣得吐血的話:「咦,我竟然活下來了?」

緊接著,秦浩軒又嘗試著活動了下手腳,驚喜道:「好像沒事1

變作盔甲的刑呲牙咧嘴,在秦浩軒耳邊怒道:「你當然沒事了,老子幫你擋了所有攻擊,你只是被震暈了而已,秦浩軒,枉我將你當兄弟,可你把我當萬能盾牌是吧?要不是剛才白展躍的那道道符靈法擋住大部分劍刃,再加上徐羽護身符籙擋住了其他兩道劍刃,只要再多一道劍刃,就能將我撕碎了……」

秦浩軒心下萬分抱歉,刑平日里喜歡誇大,可剛剛那話真的沒有誇大,之前的一擊若非是刑的幫忙,自己死十次都夠了!強如刑,也一樣被殺的差點丟了小命。

「感謝感謝,我願做任何補償……」秦浩軒低聲說道。

「我操,你身上的這些血你以為是你的?可都是我身上流下來的1刑的聲音儘管虛弱不堪,但還是不忘討價還價:「至少讓我吃兩個散修,否則休想我下次還為你遮風擋雨1

秦浩軒也覺得確實對不起刑,可讓其吃人心中還是彆扭,小聲商量道:「不如,我給你一千靈石怎樣?」

刑腦子轉動的快,有靈石拿自然是好的!至於散修?回頭拜託藍煙幫忙偷幾具屍體就是了,到時候靈石屍體全拿,自己還是賺的啊!

「沒問題!不過,說真的……老子這次真的受傷很重……暫時要休息一下了,沒法用龍魔金身護住你的周全了,你最好小心點。別真的死在了這裡……」

說罷,刑不再發出聲響,傷勢沉重的他令他暫時陷入了沉睡。

秦浩軒勉強站起來,稍微活動了下手腳,有刑幫他擋去攻擊,他其實並沒有受什麼傷,

「媽的!真是禍害活千年1看著秦浩軒重新站起來,稍微活動一下筋骨後秦浩軒又生龍活虎起來,使得白展躍眼睛都瞪大了,要不是散修老巢雖然被搗毀,但散修還沒擒完殺死。

那布陣的仙苗境三十葉的老者,看到在自己擴靈陣的幫助下,三道靈法打下來,竟然只殺了五個人,沒有將這些太初教弟子趕盡殺絕。

他沉聲喝道:「既然太初教不給我們留活路,我們跟他們拼了!殺了這些太初教的傢伙,或許還有條活路。」

老者振臂一呼,散修們頓時來了精神,尤其看到剛才在老者被放大十倍的殺了五個太初教弟子,還讓那極其強大的仙苗境四十夜躍狼狽不堪,險些受傷,頓時鬥志昂揚。

大概是身上靈石不夠,或許是時間不夠,這散修老頭沒有再布陣,反而一馬當先跟太初教弟子打起來。

一直彼此看不順眼的兩個陣營的修仙者們,終於混戰在一起。

頓時,各種靈法亂飛,符獸亂竄,鮮血亂噴,附近的一些民居在五十多人的修仙者混戰中,盡皆成為廢墟,好在附近的平民百姓發現這裡有仙人們打架,老早就逃得遠遠的了,倒也沒有傷及無辜。

雖然雙方人數不多,不像七丈淵那樣雙方都有上百人,但這裡的壯觀慘烈度遠比七丈淵戰場高,七丈淵戰場更多的是偷襲和反偷襲,最多的也就十幾個人混戰,可這裡是一次性有五十人混戰,而且雙方整體戰鬥力不相伯仲,論慘烈程度,絕對比七丈淵戰場高。

白展躍想借散修的手殺秦浩軒,在秦浩軒死之前自然不會出手都殺光,所以他一直跟在徐羽身邊,時不時出手為徐羽解圍,自己則故意被好幾個散修纏住,一副精疲力盡無力突圍的模樣。

至於白展躍的那些小弟們,雖然之前裝出憤怒拚命的模樣,但在白展躍的示意下,他們打起來是有些放水的,表面看起來打得雖然慘烈,實際上太初教弟子都沒用自己最強的殺招,而且每個人都只纏鬥住一個散修,故意將多出來的那十幾個散修都讓到秦浩軒、藍煙及刑那兒。

有不願意去秦浩軒那邊的散修?白展躍故意拍一掌,將他拍過去又不會傷他,讓他有充足的戰鬥力殺秦浩軒。

所以真正慘烈的,其實還是秦浩軒那一塊。

足足十四個散修,藍煙被兩個纏住,剩下的十個散修在白展躍和他小弟們的故意撮合下,都在打秦浩軒,最強一個甚至是仙苗境三十葉的強者。

徐羽看到秦浩軒被一群散修圍上,而且最強的仙苗境三十葉的那老者也在圍攻秦浩軒,徐羽頓時急了,她想要過去幫忙,但在白展躍的示意下,他的兩名小弟故意裝作受傷,在其他人的保護下撤出戰圈,將那兩名散修空出來,讓他們拖住徐羽。

……

被十名散修圍住聯手攻擊的秦浩軒,目光陰冷,殺意凜然。

在這些散修眼裡,秦浩軒一身鮮血淋漓渾身是傷,殺死他只是舉手之勞罷了。

「諸位,我乃太初秦浩軒!速速離開,此事既往不咎!若不然……今日你們誰也休想離開此地……」

秦浩軒齒縫之間流出冷寒話音,一道道靈法纏繞在之間,整個人猶如困鬥的凶獸。

人的名,樹的影!

秦浩軒的名字一出,十幾名散修集體打了個寒顫。

太初弟子眾多,但仙苗境的弟子,如今在翔龍國散修這塊最出名的,便是秦浩軒了,那可是人送外號血手修羅的存在!

眾人誰也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這個殺星!

這一刻,眾散修開始明白,為什麼怎麼也搞不死這個太初的小修士了,搞了半天,這是那頭「凶獸」啊!

「殺了這秦浩軒,在通天觀也算是立下大功礙…兄弟們!拼了1

「沒錯!他說放過我們?你們信嗎?他可是血手修羅秦浩軒……」

血手修羅?這是什麼秦浩軒還在好奇之間。

四頭房子大小符獸在散修的指揮下撲向秦浩軒,另外幾名散修同時發動靈法攻擊。

火焰,刀風!混合在一起,形成無盡凶威!

大家都知道,面對秦浩軒絕對不能留手!紛紛轟出最強必殺!

而且,仙苗三十葉境的散修老者一個擴靈陣,殺了五個太初教弟子,打得白展躍狼狽不堪,現在似乎受了傷,被幾個仙苗境二十多葉的散修就纏著脫不開身,這讓散修們信心大振,反而生出將這一批太初教弟子都殺了的心思。

如果沒有經過的幾百次生死錘鍊,面對這十個散修,其中最厲害的還有仙苗境三十葉強者,秦浩軒肯定會不知所措,直接慌張敗亡,但現在,他卻是面沉如水,十分沉著自然。

四頭符獸衝過來,他只是用七星開陽之力,腳踏七星身如柳絮,輕鬆躲過四頭符獸的攻擊,同時身子如一道閃電,衝到一個散修面前,直接釋放出左手封印的厲鬼!

房屋大小的黑色厲鬼驟然憑空出現!

「啪1

仙苗境二十五葉境的厲鬼一招,便將那個僅有仙苗境二十四葉散修的頭顱打爆。

白花花的腦漿,鮮紅的血水濺在秦浩軒以及周圍其他九名散修身上。

秦浩軒嘴角牽起一個凶厲的表情,這時,在他身後那仙苗境三十葉的老者的靈法攻向他的後背,秦浩軒背後就像長了眼睛一般,輕輕朝左一踏,險之又險的躲過老者的靈法。

其他散修也沒停著,其中一個仙苗境二十七葉左右的散修,仗著自己的實力境界比秦浩軒高,直接凝起一道紫紅色,刀氣凌厲,劈向秦浩軒,彷彿要將他斬成兩半。

秦浩軒冷笑一聲,他直接施展,金色長棒出現在秦浩軒手中,長棒一掃,迎向那。

這名散修的實力雖然強,比秦浩軒足足高十七葉境,但的威力遠遠比不上,修仙者的身體強度和秦浩軒比也沒有優勢。

更重要的!仙魔種凝聚的定天棍凝聚度之高,遠超人想象!

近兩年的修鍊,仙魔種的威能在不知不覺間開始綻放!只是……連秦浩軒自己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