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二十二章 螳螂黃雀和獵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二章 螳螂黃雀和獵人【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現在的處境很尷尬,前面有一個只是受了些傷,但絕對還有戰鬥力,而且殺招都沒有施展的仙苗境三十葉散修老頭,後面又有不懷好意的白展躍,一個鬧不好腹背受敵,吃虧的就是自己。

刑在秦浩軒耳邊問道:「你決定怎麼辦?先殺那散修,還是先對付白展躍?」

秦浩軒聲音陰冷,殺氣十足道:「白展躍想要我的命,我只好殺了他要他的命!不過在殺他之前必須先將三十葉的散修幹掉,否則我們窩裡反,他在暗處偷襲撿便宜,我就危險了。」

「我現在受了傷,沒法施展,你雖然有媲美仙苗境三十葉的戰力,但也不會是白展躍的對手,他可是仙苗境四十葉的修仙者。」刑的聲音里隱含擔憂,提議道:「要不我們啟動萬里符逃吧?」

秦浩軒目光中殺意閃爍,道:「不行,白展躍狼子野心,不能讓他繼續活下去,否則他繼續留在羽妹妹身邊,可能會對羽妹妹不利!我不能逃1

刑嘆息一聲,他知道有什麼事一旦牽扯到徐羽,秦浩軒絕對不會退縮,他道:「那你現在準備怎麼做?」

「先將前面那散修老頭殺了,然後再想辦法偷襲白展躍1秦浩軒想了想,道:「白展躍現在還不知道我們已經瞧出他的意圖,他肯定以為自己偽裝得很好,所以我假裝和那散修打個兩敗俱傷,受傷極重倒地不起,讓他放鬆警惕,只要他一接近我,我就用無形劍殺他1

刑想了想,秦浩軒心思縝密,匆忙間想出來的這個計策絕對沒有問題,可畢竟白展躍是一個仙苗境四十葉的修仙者,實力之強遠非秦浩軒所比,就算偷襲成功率都不見得會高。

秦浩軒一邊狂追,一邊對刑道:「其實你還是有辦法幫我的。」

刑詫異的張開嘴,他對自己現在的狀況再清楚不過,現在他自己受了傷,體內魔力耗盡,別說施展幫助秦浩軒對付白展躍,就算想施展變成人形逃跑都做不到,哪還能幫到秦浩軒?

不過刑也不是傻子,他看到秦浩軒嘴角勾起的一抹賊笑,聯想起秦浩軒之前說要假裝受了重傷,頓時醒悟過來:「你……你不會又想拿我做誘餌,讓我被散修打得鮮血淋漓,然後讓白展躍以為你身受重傷,所以放鬆警惕吧?」

秦浩軒贊道:「你越來越聰明了,我感覺越來越喜歡你了1

「我靠,不帶這麼玩的,你這是把我往死里整啊!難道你忘了咱們之間深厚的友誼了么?」刑急了,他的傷雖然重但不致命,可秦浩軒想要再偽裝出受重傷的模樣,那自己肯定又要噴幾斤血了,就算魔的身體再強,也禁不住這麼折騰啊!

秦浩軒聲音無比堅定:「從來沒忘過,你我是生死相托的好戰友,所以你要相信我,我會分寸的!而且如果我無法襲殺了白展躍,白展躍肯定會直接殺了我們,到時候不論你還是我都難逃一死。至於你今天受的傷,我會給你補償的。」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那我也不好多說什麼。」

刑知道秦浩軒說得沒錯,如果白展躍想殺秦浩軒,附在秦浩軒身上變作盔甲的自己肯定是最先死的,而且秦浩軒願意給自己受傷補償,刑的聲音也鎮定下來,但下一句卻讓秦浩軒哭笑不得:「我現在附在你身上沒法變回人形,你千萬別害死我啊!不然你給我的補償只能上墳用了。」

「你放心,要死也是我們一起死1秦浩軒聲音堅定,就像他們堅固的友誼。

刑心裡暗罵「我靠,誰要跟你一起死」,但說出來的話卻義正言辭,簡直比白展躍還要利落:「如果我們兄弟兩死在一起,也算對得起我們之間偉大的友誼了!朋友,如果活下來,你一定要允許我吃十個散修壓壓驚!今晚實在太刺激了1

秦浩軒不置可否,因為他已經看到前方逃跑散修的背影了。

那散修老頭其實受傷不重,但是面對仙苗境十葉卻有堪比仙苗境三十葉戰鬥力,比狐狸還狡猾的秦浩軒他實在沒有多少信心,更何況還有一個仙苗境四十夜躍,當下也顧不得其他人,自己逃命活下來才是正經。

他這一逃,秦浩軒也追上來,兩人一前一後一逃一追,沒多久便跑出了王都的範圍,來到一個荒郊野外。

秦浩軒的身體素質遠比散修老頭強,他在追上時發力狂奔幾步,便越到那老頭身前了。

散修老頭知道自己跑不掉了,頓住腳步,身上靈力流動,捏出一個手勢,隨時準備進攻秦浩軒。

他聲音發顫,道:「年輕人,如果你放了我,我白鶴一定會報答你,你可以去打聽打聽,我白鶴在翔龍國散修里也很出名,如果你放了我,我給你一萬顆下三品靈石,不過現在我身上已經沒有靈石了,如果你殺了我,就別想得到靈石了。」

如果追上來的是一個普通的仙苗境十葉修仙者,就算是太初教掌教的嫡傳弟子又如何,白鶴肯定一巴掌拍死他,可眼前這個秦浩軒卻有著媲美仙苗境三十葉的恐怖戰鬥力,對上這麼一個恐怖角色,他沒有必勝的把握,而且萬一那四十夜躍也追上來,他就必死無疑了。

所以他用一萬顆下三品靈石的報酬,誘惑秦浩軒放他一馬,別說對散修,就算對太初教弟子,一萬顆下三品靈石也是大數目了。

可惜他不知道,他現在誘惑的是一個身家百萬的富翁。

白鶴說話間,藍煙來到秦浩軒身後,默默看著秦浩軒對付這個仙苗境三十葉的散修,隨時準備出手幫忙。

「小心,白展躍也跟上來了,就躲在左手的樹叢里,氣息隱藏得十分巧妙1如果不是刑在耳邊悄悄提醒秦浩軒,他肯定也發現不了。

既然白展躍來了,那乾脆就做一場戲吧,秦浩軒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冷聲道:「一萬顆下三品靈石?我不在乎!只要你告訴我,你們今晚為什麼派人在朝霞山暗算我們?你們是怎麼得來消息的?」

白鶴一愣,一臉迷茫:「在朝霞山暗算你們?有嗎?」

躲在暗處的白展躍心中暗暗想:「看來秦浩軒沒有懷疑到我身上,以他的眼力見也不可能瞧出來什麼!竟然想在這個白鶴身上找線索,他不知道白鶴是散修在王都老巢的人,而那幾個朝霞山偷襲的散修,只是一個聯絡分點的人,他們去朝霞山埋伏我們,又豈會告知老巢的人?」

暗處的白展躍暗暗得意,秦浩軒的神情也愈發凌厲,眼神中殺意凜然:「白鶴,你說了,我可以留你一條全屍,如果你不說,我讓你死無全屍1

秦浩軒的話,讓白鶴憤怒無比:「我什麼時候派過人去暗算你了?你叫什麼名字我都不知道1

白鶴說完,眼珠子一轉,暗道:莫非是秦宇他們乾的?可要是秦宇他們乾的,這小子怎麼還能活到現在?

聽到白鶴憤怒的話語,秦浩軒冷笑一聲,將自己在秦宇身上搜來的一個身份標識丟出肉是你們的人嗎?」

白鶴看著腳下滴溜溜轉動的那枚鐵徽,一雙眼睛都要凸出來了,他認得這枚鐵徽正是秦宇的身份標識。

「他,他人呢?」白鶴語氣急促,驚詫的問道:「他在哪裡?如果是他殺你們,你怎麼可能活到現在?以他的就算埋伏一個仙苗境四十葉的強者,也可以全身而退。」

「死了1秦浩軒回答得很輕巧:「被我殺了。」

白鶴倒吸一口涼氣,他知道既然秦宇刺殺秦浩軒,那麼眼前這個人肯定很重要,而且實力也很強,自己絕對不能和他正面相鬥,必須速戰速決。

否則逃不了打不贏,自己必死無疑!

白鶴一咬牙,手中猛然凝出一道刀氣,是施法時間最短的靈法,威力雖然不算大,但只要用得好也是能殺死人的。

秦浩軒身後的藍煙大叫一聲:「小心1

但還是慢了一步,紫紅色刀氣猛然斬在秦浩軒身上,將秦浩軒身上的護體靈力斬碎,秦浩軒驟然被攻擊,神色中閃過一絲「慌亂」,迅速朝後躍去。

不過秦浩軒的速度還是慢了一些,紫紅色刀氣斬破他的護體靈力后,又切破他的盔甲,彷彿在他身上開了一條大傷口,鮮血嘩啦一下噴出。

讓躲在暗處的白展躍皺眉頭的是,這個秦浩軒好像怎麼打都打不死,之前受了兩次重傷流了那麼多血,可沒事人一樣還能殺了九個散修,嚇得仙苗境三十葉的白鶴轉身逃亡。

現在更是被白鶴當胸砍了一刀,可只是腳步踉蹌虛浮,還沒有倒下。

看著秦浩軒略顯虛浮的腳步,白展躍很開心的笑了:「看來他堅持不了多久了1

白鶴也沒想到自己這一偷襲竟然會成功,不過想想秦浩軒之前就受傷頗重,現在傷上加傷,步履虛浮,讓他無比開心,霸氣喝道:「受死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