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太初>第三百二十三章 炎陽沼澤反被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三章 炎陽沼澤反被爆【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武俠修真

經過一個呼吸時間的醞釀,他終於摸到懷裡的一把陣旗,趁秦浩軒不注意丟出去,布了一個簡單的。

陣旗落地,隨著白鶴的手勢驅動,秦浩軒腳下的泥土一瞬間彷彿變軟,他的身子瞬間沉下去,就像陷入沼澤地一般泥濘不堪,黏稠的泥漿沒過他的膝蓋高度,使得他行走不便,而且泥漿還像熱水沸騰起來,冒出滾燙的水汽,泥漿中也冒出一個個泥泡,秦浩軒感覺自己置身滾燙的蒸爐。

白鶴也在陣中,但他對沒過膝蓋深的泥漿似乎很熟悉,行走猶如游魚,比在堅硬的土地上還要自如,至於滾燙的熱氣,則根本傷不到布陣之人。

同時,一條由巨蟒之皮煉製的黑色長鞭鞭子出現在白鶴手裡,他手一揮,黑色長鞭在空中打了個脆響,化作漫天鞭影,讓人分不清哪條是真哪些是虛,而後漫天鞭影每一條都以極其刁鑽的角度卷向秦浩軒。

白鶴沒有將自己的符獸放出來,他擅長陣法和這條劇毒蟒皮煉製的毒鞭,在操控符獸上不太擅長,自然不會舍長取短,在他眼裡,秦浩軒是平生未見的勁敵,一個不小心就會喪生在他手裡。

中的熱氣逼人,換成凡人肯定會被直接蒸熟了,但秦浩軒是修仙者,肯定會被熱氣蒸得心浮氣躁,但這簡化版的的熱度,怎麼可能傷到秦浩軒呢?

他施展這個陣法,只是想要熱氣擾亂秦浩軒心緒半分,然後再讓泥漿使秦浩軒行動不便,自己的目的就算達成了。

白鶴的這條黑色長鞭,除了本身是用劇毒蟒蛇皮煉製外,還加入了九十九種極烈的毒,別說仙苗境十葉的秦浩軒,就算仙苗境二十葉的修仙者沾上也會很麻煩,非得馬上盤膝打坐驅除毒氣不可,否則毒氣攻心必死無疑。

秦浩軒戰鬥力是強,但畢竟是仙苗境十葉的修仙者,沾上毒氣很可能被直接毒死。

在他眼裡,秦浩軒有這麼強橫的戰鬥力,但實戰經驗肯定不多,如果在平時,以秦浩軒的敏捷速度,自己的長鞭未必能打到他,但是在沼澤地,他的行動速度肯定會降下來,只要速度一慢下來,被自己的長鞭卷到,就算有十條命也玩完了。

白鶴拿齣劇毒長鞭時,秦浩軒悄聲對刑道:「你以前跟我吹噓你對身體強橫,一般的毒根本毒不到你,真的假的?」

刑見秦浩軒有打自己主意的意思,忙否認:「假的,肯定是假的!你都說了我是吹噓的了,那我怎麼可能真的抗毒呢?」

「好吧1秦浩軒無奈的嘆息一聲,眼神中閃過一絲笑意:「那我就躲吧,我可沒抗毒的本事,被毒鞭卷中必死無疑。」

聽著秦浩軒的話,刑在心中暗暗得意,想道:「哼,今天我為你付出這麼多,你小子一毛不拔,連散修都不讓我吃,那我就讓你吃吃苦1

看到在黏稠泥漿中行動自如的白鶴,白展躍不禁在心裡贊道:「不愧是玩陣法的行家裡手,就算沒條件也能創造出對自己最有利,而最不利的環境,從而擊殺敵人!秦浩軒就算在七丈淵戰場殺人再多,但畢竟只是在一種地形上殺人而已,一旦離開他最熟悉的環境,來到這種沼澤地形,就算再厲害也要打個折扣!看來玩陣法的人,就算是散修也不容小覷埃」

白展躍一臉悠閑,就等著白鶴將秦浩軒殺死,然後再過去撿個便宜,將白鶴殺了,再將那個異種藍煙抓起來,找個地方藏了,回去就可以告訴徐羽,他們兩個人都被仙苗境三十葉的散修幹掉了。

「徐羽、異種藍煙、秦浩軒的財富都落在我手裡了1白展躍心中無比激動,看著在無數道鞭影籠罩下,行動速度變慢很多的秦浩軒,心道:「這下不用我出手,你都在劫難逃了1

無數道鞭影落下,帶起銳利刺耳的破空聲,盡皆攻向秦浩軒。

秦浩軒卻沒有半點慌亂,無比鎮靜的看著即將甩到身上的鞭子,以他可怕而敏銳的戰鬥直覺,身子輕移便躲了過去。

白鶴一驚,沒想到秦浩軒竟然在這麼短時間內,看清哪條才是真正的鞭子,而且還敏捷的躲過去。

他手腕抖動更快,時而注入一道靈力,使鞭子得筆直,像長棍一樣橫掃過去,時而又撤掉靈力,將鞭子舞得刁鑽靈巧……

然而讓白鶴和白展躍無比驚訝的是,秦浩軒躲閃得雖然狼狽,時不時還跌倒在泥漿中,整個人變成泥人,但每次都險之又險的躲過去了。

「怎麼可能……秦浩軒難道沒事經常在泥漿里練功么?否則身子在泥漿里怎麼可能動得這麼自如靈巧1白鶴和白展躍驚訝萬分,他們永遠都想不到的是,秦浩軒在藍煙布置的里,也曾在沼澤地里戰鬥過幾次,不過那個沼澤地的泥漿比這裡更黏稠十倍不止。

幾次之後,秦浩軒掌握了在泥漿中行動的訣竅,之後在的沼澤地里行動自如。

白鶴陣法化出的沼澤地,論粘稠度遠遠比不上,秦浩軒在這裡移動,自然無比順暢。

如果他們兩知道秦浩軒表現出來的狼狽,只是為了麻痹躲在暗處觀看的白展躍時,不知道一直自以為藏得很好,默默等秦浩軒被抽死的白展躍會不會哭笑不得。

不過白展躍沒哭,變作盔甲的刑倒是快哭了,他小聲的在秦浩軒耳邊說道:「大哥,你演戲也演得差不多了,乾脆直接讓他抽我一鞭吧,別讓我吃泥水了……這個鞭子雖然有毒,抽到我身上最多讓我疼一下,這點毒傷不到我的,你別玩了……」

正在泥漿里滾得愉快的秦浩軒聞言,停止了滾動,故作詫異的悄聲說道:「你不是不能抗毒么?怎麼突然又毒不到你了。」

「呸!我呸1變作盔甲的刑感覺到渾身污泥,雖然沒有嘴巴,但還是狠狠呸了兩句,然後聲音發苦的說道:「別折騰我了,讓他抽我吧1

「哦,那被他抽一鞭你要不要報酬?」秦浩軒很無良的說:「我可沒足夠的靈石支付報酬啊1

「不要,不要,啊呸,不要還不行么1

秦浩軒這才一臉不願意的說:「好吧!那我就讓你挨一鞭,讓你高興高興1

他一邊繼續裝作狼狽的躲閃,一邊不露痕的跟刑交流完,然後在一個彎腰躲閃鞭子時,裝出稍微遲滯了一下,彷彿身上傷勢被觸動了的模樣。

「啪1一聲清脆的鞭子抽到人體的聲響傳來,隨後秦浩軒被抽飛出去,重重落在泥漿中。

「哈哈!小子,不得不承認你很厲害,可你修鍊日淺,還嫩著呢!被我含有一百種劇毒的鞭子抽中,你必死無疑了1白鶴聲音低沉,流露出凜冽的殺氣,他沒有直接走過去,而是再度揚起手中鞭子,注入靈力,使得鞭子就像鐵棍般堅硬,狠狠掃中秦浩軒的心口位置。

如果白鶴這一鞭打在秦浩軒的其他地方,秦浩軒勢必受重傷,但白鶴這一鞭偏偏打在秦浩軒的心口。

心口確實是要害之一,被仙苗境三十葉的白鶴一鞭打下,心臟肯定會被震碎,但秦浩軒的心口位置可是有龍鱗仙劍變成的護心鏡,別說一鞭了,就算打十鞭百鞭,也根本傷不到秦浩軒。

不過秦浩軒還是很配合的逼出一口鮮血噴出,然後假裝昏迷過去。

白鶴隨即趟著泥漿,走到昏迷的秦浩軒身邊。

因為信任自己毒鞭的緣故,白鶴並沒有太多警惕,就算仙苗境三十葉的強者被自己抽一鞭也得脫層皮,更何況是仙苗境十葉。

就在他撤去,然後準備將秦浩軒殺死時……

機會!一直躺在地上陷入昏迷的秦浩軒雙眼如暗夜驚雷,忽然暴起,拳頭化為暴風,一拳如石轟向白鶴左右肩胛之上。

「嚓1

怎麼回事?這小子不是死了嗎?白鶴左右雙肩的肩胛骨碎裂,劇痛沖腦,身子踉蹌後退幾步然後跌倒在地上,萬分恐懼由心中鑽出,掙扎著往後面退去,快逃!

秦浩軒暴起打碎白鶴的肩胛骨后,似乎也中毒極深,一張臉都是紫黑色的,也無力的跌倒在地上。

在白展躍眼裡,身上不知有多少道傷口,不知流了多少血的秦浩軒,在被毒鞭抽中后還能暴起傷人,這一幕看得他心驚肉跳,暗道:「這小子怎麼像是打不死的鐵人似的,難道流那麼多血都流不死他么?」

就在他準備出去將這兩個人都殺了的時候,無力跌倒在地上的秦浩軒又動了,他一手按著地,嘗試著爬起來,嘴裡說道:「白鶴,今天你我都受了重傷,但我比你年輕,所以你完了……」

秦浩軒掙扎著想站起來,卻又狠狠跌在地上,他攔住想要過來幫忙的藍煙,然後自己爬向白鶴。

肩胛骨被打碎的白鶴驚恐萬分,他想凝聚靈力攻擊秦浩軒,但兩邊的肩胛骨碎裂,兩條手臂完全廢了,疼得他想調集靈力護體都做不到,眼下他只有任人宰割,根本反抗不得。

秦浩軒爬到白鶴面前時,嘴角牽起一絲猙獰的笑容,道:「你們散修膽大包天,竟然敢設伏襲擊徐羽妹妹,現在就付出代價吧1

說著,他一拳打在白鶴臉上。

換成以前,秦浩軒一拳早將他腦袋打爆了,但現在只在他臉上留下一道淤青,毒,傷,令最強的戰力連續減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