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魔解體再難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魔解體再難免【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白展躍氣得牙痒痒,恨不得吃秦浩軒的肉,喝秦浩軒的血,但又不得不快速後退,免得被秦浩軒打。

可他畢竟是修仙者,身體速度比不上秦浩軒快,他剛剛朝後退去時,秦浩軒也緊追上來,左手揚起的一拳打在他的胸口,右手揚起的一拳卻打了個空,並沒有打到白展躍。

饒是如此,被打了一拳的白展躍嘴裡噴出一口鮮血,就連鼻孔、眼角、耳朵也流出鮮血來。

顯然,被秦浩軒打了一拳的白展躍傷得不輕,竟然七孔流血了。

原本佔盡上風,掌控著秦浩軒生死的白展躍,轉眼間就變成喪家之犬一般,在秦浩軒的追殺之下,不得不撤退逃跑。

看到白展躍想跑,秦浩軒毫不猶豫的追上去。

白展躍可是一個仙苗境四十葉的強者,如果讓他活下來,未來給自己平白樹一大敵,如果他破罐子破摔,甚至還可能對徐羽不利。

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徐羽,都必須殺了他。

追殺一個不知還有什麼底牌的仙苗境四十葉強者,明顯是很不理智的,但秦浩軒沒有選擇。

感覺到秦浩軒在後面跟上來,白展躍流出鮮血的嘴角牽起一絲冷笑,他在心底瘋狂大喊:「來吧,快點來送死吧!我準備了最好的禮炮送你去陰曹地府1

白展躍逃了百丈左右,秦浩軒也追了百丈,秦浩軒剛好走到之前白展躍藏身之地時,砰的一聲巨響傳來,秦浩軒腳下忽然炸開。

不止是一個炸開,而是接二連三的炸開!

剛要追殺白展躍的秦浩軒,頓時被炸懵了,這爆炸的威力,甚至相當於幾個仙苗境四十多葉強者的同時攻擊。

「噗1

秦浩軒再次吐了一口鮮血,若不是在這生死千鈞一髮的關頭,感覺到危險的刑再度凝聚殘存的魔力,拚命催動護體,若非如此,就算再多幾個秦浩軒也被炸死了。

被炸飛的秦浩軒軟軟的趴在地上,那一身盔甲破爛得不成模樣,正汩汩流血,也不知道是刑的還是秦浩軒的。

「哈哈1面色慘白的白展躍看秦浩軒果然被炸飛,而且看來傷得還挺重,頓時笑了起來,他站在藍煙和秦浩軒兩人之間,防止藍煙再接近秦浩軒,喂精血給他恢復傷勢,同時一招手,埋藏在地下的紛紛爬出來。

剛才炸傷秦浩軒的就是這些,天食甲蟲在關鍵時刻是有自爆能力的,而且自爆的威力還很驚人,既然這些只是符獸,但還是繼承了真正天食甲蟲的厲害之處。

白展躍捏動手訣,指揮數千隻黑壓壓醜陋無比的天食甲蟲符獸,組成了一隻巨大的天食甲蟲。

這隻巨大的天食甲蟲身子足有虎豹大小,通體黑光,相貌直接是小天食甲蟲的擴大版,難看醜陋得令人不忍直視,這隻巨大的天食甲蟲,隱約透出強橫氣勢。

秦浩軒這才知道白展躍陰險狡詐到什麼地步,自己之前做了一齣戲麻痹白展躍,就算自己都相信自己是真的受了重傷,但白展躍還是如此警惕,早在埋伏的時候就將這些可以自爆殺人的天食甲蟲埋在地下,如果自己被他殺了還好,如果自己沒死,他就可以引爆這些天食甲蟲來對付自己。

遇到白展躍,秦浩軒雖然手段頻出,但還是栽了。

不管在七丈淵戰場,還是藍煙模擬出來的,他打過的人太多了,經歷過的生死戰也有許多次,但從來沒見過像白展躍這麼警惕的人。

被炸飛后,秦浩軒感覺藍煙滴在自己嘴裡的精血的力量正在快速消散,而剛才又被炸傷的他完全動彈不得,彷彿全身骨頭都要碎了一般,稍微動一動便全身刺痛。

要不是剛才那滴精血沒消化完,在被炸傷后精血的藥力護住秦浩軒的內髒心機要害,此時秦浩軒肯定已經被炸死了!

白展躍冷笑一聲,道:「斬殺了這麼多散修,又將我打成重傷,還被我的天食甲蟲炸了這麼多下能不死,不知是你命大還是異種的精血好使!不過不管怎麼樣,你今天死定了!能讓我施展天食甲蟲自爆這一絕招底牌來傷你,你也算是死得光榮了!你放心,我會親自斬下你的頭的,連全屍都不會給你留,這一次不會有任何奇發生了1

變作鎧甲在秦浩軒身上的刑,感覺到白展躍身上散發出的靈力殺機,也從剛才被炸的昏迷中蘇醒過來。

刑語氣焦急,悄聲道:「現在還有一個辦法,就是你修鍊的里的,可以快速提升你的實力,甚至堪比仙苗境四十九葉的強者,如果使用是一定能打敗他的,但是是有強烈的後遺症的,它會在短時間內燃燒你的潛力,一旦使用后,你體內的仙葉可能會全部掉光,而且你以後的實力很難再有進步了,你自己決定。」

以前秦浩軒也跟刑說過幾句的口訣,這幾句口訣中就包含了,這是里一種極其特殊的功法,施展后雖然能短暫提升實力境界,但後遺症卻是讓人必死無疑,刑以前以為秦浩軒用不上這種拚命的功法,所以也一直沒提過,現在這種情況下,除了,似乎沒有別的選擇了。

在面對白展躍的強勢攻擊,秦浩軒生命垂危,刑倒是想自己施展,但是他接觸的太少了,是很大程度依託於存在的功法,他想施展也沒可能。

雖然施展秦浩軒可能會死,但至少也拉了白展躍當墊背!

「有什麼好決定了!連待會的太陽都看不到,還談什麼未來?」秦浩軒幾乎毫不猶豫的將里的找出來,因為他知道,現在自己如果不能在白展躍手裡活下來,別說什麼未來實力很難進步,就算未來進步再快又怎麼樣?自己馬上就要死在這裡了。

刑說的雖然是沒辦法的辦法,但它確實是能讓自己看到一線生機的辦法。

「就用天魔解體,不過用天魔解體是需要時間的,我必須想辦法拖著他1秦浩軒直接運轉了之後,正想該怎麼拖著時間,讓自己獲得足夠的時間。

忽然他靈機一動,大聲問道:「白展躍,你回答我一個問題1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殺我1秦浩軒一雙陰冷的眸子,冷冷盯著白展躍:「你可以告訴我實話么?」

白展躍哈哈一笑,一直溫和儒雅的臉色變了,眼神一下子陰沉下來,原本那張一直溫和儒雅的臉龐,瞬間變得無比猙獰可怖:「可以,當然可以,反正你馬上就是死人了!雖然你有些手段,而且還殺了兩個仙苗境三十葉的散修,但是你別忘了,我是仙苗境四十葉的太初教弟子,你無論如何也不是我的對手1

他這句話似乎在為自己壯膽,又似乎在為自己打氣,接著便開始說起他想殺秦浩軒的理由。

「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在太初教沒有三名無上紫種之前,我是最有希望成為下任掌教的候選人之一,我是入門二十年便修鍊到仙苗境四十葉的天才,可惜我時運不濟,竟然碰到宗門一次收了三個紫種,兩個灰種,我知道掌教的位置無論如何也輪不到我了!可是天不絕人,讓我遇到了徐羽,只要我成為徐羽的雙修道侶,以徐羽的無上紫種潛力,再加上我在宗門的人脈和人氣,稍微幫她一把她便能坐上掌教的寶座,雖然我不是掌教又如何?我是掌教的男人,我同樣可以獲得各種修仙資源,我的修仙希望同樣沒有斷絕1

白展躍說著,聲音里透出幾分瘋狂,他惡狠狠的看著秦浩軒:「原本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可是你小子就是一個眼中刺,肉中釘,有你的存在徐羽根本不可能喜歡我,根本不可能成為我的雙修道侶,我必須除掉你!而且後來我還知道,原來你身邊的這個藍煙是異種,是任何修仙者都無比垂涎,可以幫助突破境界,死里回生的異種啊!還有,你還擁有一百萬顆下三品靈石,這一切,你不覺得給我會更好嗎?」

「你只是一個弱種弟子,入門才兩年的弱種弟子,你不配得到這一切!只有我才配擁有,我是天才,比你強無數倍的天才,我的未來註定要得道飛升1

說到這一句時,白展躍眼睛里白眼球都看不到了,只剩下一層血絲,配著猙獰的面孔,彷彿嗜血惡魔。

「如果你這種人都能夠得道飛升,那可真是老天無眼了1秦浩軒聽罷,輕嘆一聲:「在朝霞山來伏擊我們的散修,也是你叫來的吧?」

「沒錯1白展躍毫不猶豫的承認了,反正已經撕破臉皮,反正秦浩軒馬上就是死人了,他還有什麼不敢承認的。

裝了二十多年好人,積了滿腹的怨氣,誰都想不到白展躍溫和儒雅的笑容底下是一顆多麼心狠惡毒的心,現在將這些陰狠惡毒都發泄出來也是一件好事,反正殺了秦浩軒,抓了藍煙,出現在徐羽身前時,他又是溫溫和和,儒儒雅雅的白師兄。

秦浩軒看了白展躍一眼,此刻在他猙獰可怖幾欲瘋狂的臉上,哪裡還看得出原來的溫和儒雅,只剩下被慾望瘋狂折磨而人格扭曲的皮囊。

沒錯,在秦浩軒眼裡,白展躍現在只是一副活著的皮囊。

沒有感情,沒有友情,沒有人情,他只是為了修仙長生而修仙,只是為了自私自利自己的慾望而修仙,他不是活著的皮囊是什麼?

儘管自己現在身處險境,但秦浩軒無比的同情可憐白展躍。

「人心之險惡,從你身上可以管中窺豹,你這麼做的原因,果然和我想的差不多。」秦浩軒冷笑一聲,給予白展躍極高的評價:「如果你做戲子,絕對可以名揚天下,怎麼就選了修仙這麼一條不歸路呢?」

「戲子?你說我做戲子?」被秦浩軒罵作戲子,白展躍眼睛都凸出來了,暴怒不已,在修仙者眼裡,凡人已是螻蟻般存在,更何況在凡人三百六十行中都屬於賤業,地位和妓女乞丐差不多的戲子。

「你去死1白展躍爆喝。

遠處處於半昏迷中,連動彈都覺得吃力的藍煙心中閃過一個念頭:「他要死了嗎?如果能和他死在一起,好像也不討厭,可是白展躍會讓我和他死在一起嗎?不會……」

藍煙心中滿是苦澀,一行清淚流下。

這個流落異鄉的異種女孩,在遇到秦浩軒之後,這個秦浩軒儘管知道異種的種種妙處,卻像親人一般對待自己,就連在他的感化下,刑這個來自幽泉冥界的魔也沒對自己動手,而且還很和善。

相對於險惡的修仙界,諸多道貌岸然卻一肚子男盜女娼的修仙者,這個不解風情的榆木疙瘩真的很可愛。

如果他能活下去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