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三百二十九章 元陽索命求一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九章 元陽索命求一線【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新鮮的天地靈氣入體,就像一盆冷水般,倒是很快就將一片火海的丹田澆熄了,秦浩軒一邊澆熄仙苗,一邊去撿白展躍的財物。

白展躍身上的東西已經被火柱直接燒成灰燼了,連渣子都找不到一片,他最大的財富就是地上散落的天食甲蟲符獸,足足五千九百隻,有一百隻當時被白展躍引爆炸傷秦浩軒,已經用掉了。

秦浩軒習慣性的收好戰利品天食甲蟲符獸,這時丹田中的火焰也被撲滅,體內的靈力不再燃燒,秦浩軒終於感覺到一股巨大的疼痛感覺湧上心頭,渾身上下要被撕裂一般的巨疼,不但經脈丹田中找不到一絲靈力,就連原本強大的神識也黯淡下去。

「嘶,我要死了么……」秦浩軒心中閃過最後一個念頭,眼睛一黑,身子搖搖晃晃幾下便一頭栽倒在地。

的術后反噬,開始出現了。

秦浩軒倒地的瞬間,恢復了一些魔力的刑也終於變回了花勞的模樣,躺在秦浩軒身邊,但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

看到秦浩軒倒地,藍煙嘴唇動了動,但她也十分虛弱,最終什麼聲音都沒發出來,只有兩行清淚從她眼角流出。

經過短時間的燃燒,秦浩軒的仙苗和仙葉雖然沒有完全燃燒,但已經從綠油油的變成黑乎乎的,彷彿一根焦炭般。

天色微微魚白,太陽終於從東邊升起,朝霞滿天,生機勃勃。

然而原本該在朝霞山看日出的秦浩軒、刑和藍煙,此刻都躺在地上。

秦浩軒接連兩次使用的火柱,轟殺白展躍,火柱高達百丈,宛如火山噴發。

他們戰鬥的地方距離王都不過數十里,猶如火山噴發一樣的火柱自然引起了徐羽及白展躍小弟的注意,匆匆解決了殘餘的散修,便趕了過來。

徐羽遠遠的看到躺在地上,臉色蒼白的秦浩軒,氣息微弱到極點。

「怎麼會這樣?」徐羽臉色焦慮,撲在秦浩軒身上,發現他的氣息已經很微弱了,氣若遊絲,命懸一線。

白展躍的那些小弟看地上只有秦浩軒、花勞和藍煙三人,不禁愣了愣,紛紛找起來:「白師兄呢?白師兄哪裡去了?」

「白師兄不會有什麼意外吧?」

「怎麼可能,白師兄乃是仙苗境四十葉的強者,在王都之中誰能傷他?」

這些小弟正準備散開尋找白展躍,他們哪裡知道,白展躍已經在和秦浩軒的戰鬥中,轟殺得連渣子都不剩,唯一跟白展躍有關係的符獸,都被暈厥前的秦浩軒收進乾坤符了。

現在別說他們尋找找白展躍,就算太初教的長輩出動,也休想找到半點關於白展躍的東西,因為白展躍的一切都成為空氣了。

徐羽怒目圓瞪,見白展躍那些小弟就知道尋找他們老大,卻根本不管秦浩軒,頓時怒斥:「先別管白師兄,沒看到地上有三個人受傷么?先救回皇宮再說1

畢竟是無上紫種,儘管現在的徐羽不是他們的對手,但威懾力卻是一等一的厲害,徐羽粉面含煞,怒喝出聲,這裡的太初教弟子沒一個人敢違逆,忙抬著受傷的秦浩軒、刑和藍煙回皇宮。

翔龍國曆來的規矩,除非拿著皇帝的聖旨,否則皇宮大門在晚上是絕對不開的,如果沒有聖旨,就算當朝皇后要出入也得吃閉門羹不可。

然而守城的將軍和士兵們一看到來了一大批仙人,其中更是有帝師徐羽上仙,忙張羅著打開皇宮大門,讓他們進去。

回到皇宮,徐羽發現刑只是受傷,但還是清醒的,能自行打坐恢復,至於藍煙則虛弱得很,整個人都處於半昏迷狀態,但也沒有生命之憂。

唯有秦浩軒,一直到現在都沒有蘇醒,臉上的黑氣愈發濃郁,眼眶深深凹了進去,依舊氣若遊絲,情況更糟了。

早就餵了一些丹藥給秦浩軒,但半點作用都沒有的徐羽不知該如何是好,六神無主的她只好匆忙跑去請師叔,百花堂的副堂主凌萬星。

修鍊到仙樹境級別的凌萬星,每天只需要小憩片刻便能恢復精神,其餘時間都在打坐。

她特意挑選了這一個皇城冷宮,就是不希望別人打擾她。

可現在,她的宮門啪的一聲被徐羽撞開,心中惦記秦浩軒的徐羽也顧不上繁文縟節,直接跑到凌萬星的榻前。

「師叔,求你救救浩軒哥哥1徐羽啪的一聲跪在地上,那一雙眼睛早就在將秦浩軒救回皇宮的路上哭腫了。

如果換成別人,半夜這般沒規矩的衝進來,早被凌萬星一腳踹飛了,更別提什麼求凌萬星出手救人。

見到徐羽這般慌亂的模樣,凌萬星也一驚,她當然知道現在秦浩軒在徐羽心裡很重要,卻沒想到重要到讓一貫禮貌的徐羽,這般亂了分寸。

凌萬星對徐羽的冒犯不以為意,問道:「他怎麼了?」

「受了重傷,很危險。」徐羽焦急說道:「師叔,請快隨我去看看吧1

作為太初教百花堂副堂主,凌萬星的身份不可謂不尊貴,一個尋常弟子受了傷她就得去看,那不累死也得忙死,換成別的弟子,他肯定不會搭理,但徐羽卻不同。

徐羽是無上紫種弟子,是她們百花堂未來的希望,凌萬星知道,如果現在自己不去救秦浩軒,秦浩軒一旦身死,徐羽肯定會恨上自己乃至百花堂,甚至對太初教離心離德。

一個無上紫種是宗門未來的希望,任何一個都是不容小覷的存在,若是被一個無上紫種弟子恨上,對門派離心離德,就算掌教都不願意看到。

所以凌萬星也面色凝重道:「帶我去1

來到秦浩軒的床前,看到他現在的模樣,凌萬星神色更加凝重,她是太初教在王都之中最厲害的高手,至少擁有仙樹境的實力,修仙百年眼力見非比尋常。

她一眼看到秦浩軒,便知道秦浩軒已經沒得救了,在徐羽熱切期盼的眼神下,她不得不注入一道靈力,探知他的身體狀況。

畢竟能不能救是一回事,擺不擺救的姿態又是另外一回事。

如果連救人的姿態都不做出來,就說秦浩軒沒救了,徐羽肯定還以為自己敷衍她呢!以她現在這副關心則亂的模樣,恐怕不會跟自己講太多道理。

凌萬星朝秦浩軒體內探入一道靈力查勘,這不探還好,一探直接把她嚇一跳。

她赫然發現,此時的秦浩軒體內不論是經脈還是丹田,都有嚴重被灼燒的痕,尤其是他丹田氣海中的那株仙苗,十片仙葉和整棵仙苗都黑乎乎的跟焦炭一般。

這麼嚴重的傷勢,就連仙苗都被燒黑了,這個秦浩軒還能活到現在,凌萬星不得不讚歎他生命力之強盛。

以她的判斷,秦浩軒一身修為是絕對保不住了,經脈、丹田和仙苗損毀得這麼嚴重,簡直是駭人聽聞。

至於小命的話,如果她出手相救,施以,還是有六成的把握讓他活下來,不過也要損耗大量的靈石、靈藥和本命精元來布陣。

「師叔,浩軒哥哥他怎麼樣?沒有事吧?你一定能救他吧?」焦急之中的徐羽語無倫次,在凌萬星檢查完秦浩軒身體后發出一連串問題。

凌萬星苦笑不已,如果是其他人想救秦浩軒,她一定會直接搖頭說,秦浩軒已經沒得救了,因為誰都不會願意救一個就算活著也是廢人的弱種弟子,不但浪費靈石、靈藥和自身修為,還沒有一點價值。

別說弱種弟子,就算是一顆飽滿仙種弟子又如何?在仙苗境十葉的情況下重傷瀕死,門派中恐怕沒一個長老願意耗費大量的靈石靈藥去救他的命,因為那是一種浪費,凌萬星也不例外,若不是徐羽求她,她恐怕都不會過來看一眼。

可現在如此關心秦浩軒的人是徐羽,在徐羽殷切期盼的眼神中,凌萬星不得不實話實說:「他現在的情況很危險,如果我出手的話,只有六成的幾率保住他一條命,至於他的修為是絕對保不住了,他的仙苗仙葉已經被燒焦了,仙葉隨時都可能掉落凋零。」

徐羽面色一凝,作為一個修仙者,她自然知道修仙者若是失去一身修為,從超脫凡俗的修仙者再度被打回凡人,尤其是秦浩軒這種心氣高的人,那是多麼的生不如死。

「師叔,救他,保他修為,求你了1徐羽一咬下唇,淚水如湧泉般滴落,就要對凌萬星跪下。

凌萬星見徐羽如此慎重,都被她嚇了一跳,忙伸手虛扶住要下跪的徐羽。

以她的能耐就算全力出手,都只有六成幾率保住秦浩軒的命,只是修為保不住,可徐羽還是不滿足,竟然希望保住秦浩軒的仙苗仙葉。

她在心中迅速想道:「秦浩軒的修為我肯定是保不住的,可萬一我連他的命都沒保下來,徐羽說不定就會恨上我乃至太初教了!不行,不能冒這個險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