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三百三十章 命懸一線難難難【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章 命懸一線難難難【二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凌萬星想了想,心裡有了打算,對徐羽道:「咱們太初教中,碧竹堂最擅長煉丹製藥,咱們百花堂遠遠不如他們,不過在王都中只有幾個普通的碧竹堂弟子,不如我們去七丈淵戰場,那裡有一個丹道醫術僅次於碧竹堂主的農長老,或許他有可能救下秦浩軒。」

徐羽聽到有希望這三個字,那黯淡的眼眸都不禁明亮起來:「師叔,我們馬上去求農長老1

凌萬星心頭苦笑,搖搖頭:「不忙,我先布一個小型的護住秦浩軒的生機,否則恐怕他熬不到七丈淵就會……」

「嗯……」從凌萬星嘴裡得知秦浩軒的情況有多糟糕,徐羽用力咬著嘴唇,那一張美麗的臉全是煞白之色,然後退開幾步。

凌萬星沒有遲疑,她知道秦浩軒現在的情況越來越惡化,再有拖延說不定就一命嗚呼了,必須先吊住他一口氣,所以她迅速從懷裡拿出一個乳白色丹瓶,從裡面倒出兩顆龍眼大的紅色丹丸,喂入秦浩軒嘴裡。

如果碧竹堂的人在,肯定會驚訝得目瞪口呆了,凌萬星倒入秦浩軒嘴裡的紅色丹丸,是碧竹堂堂主親自煉製的『還魂丹』,這種『還魂丹』雖然不能真正起死回生,白骨生肉,但也有著非同尋常的藥力,一般仙樹境級彆強者受傷,只要不是傷及丹田仙樹,一般的身體經脈受了重傷,只要吃一顆『還魂丹』就能恢復大半。

『還魂丹』的價值極高,太初教只有副堂主級別以上高手每人配備五顆,其餘長老弟子想要獲得,就只有做出莫大的貢獻才能獲得賞賜。

現在凌萬星為了救秦浩軒的命,竟然拿出兩顆『還魂丹』……

「瘋了,簡直是瘋了1凌萬星將兩顆『還魂丹』塞入秦浩軒嘴裡,心裡都在暗暗惋惜,如果沒有徐羽,她哪會浪費兩顆如此珍貴的『還魂丹』,現在她的這兩顆『還魂丹』就等於一種投資,只有救秦浩軒的命,才能讓徐羽不對門派產生怨恨。

至於秦浩軒的修為,凌萬星認為就算仙嬰道果境的掌教真人出手,恐怕都沒有希望保祝

徐羽感受著凌萬星那兩顆『還魂丹』散發出來的清新葯香,以她的見識自然馬上感覺出它肯定不是一般的丹藥,凌萬星竟然捨得拿出來救秦浩軒,一來證明凌萬星有多照顧自己,二則證明秦浩軒的傷勢有多嚴重。

徐羽感激的看了凌萬星一眼,下唇甚至咬出血來。

凌萬星將兩顆『還魂丹』塞入秦浩軒嘴裡后,又拿出一種靈液,這種靈液徐羽也認識,名叫『龍涎水』,據說取自一種極其珍貴的龍涎草中,對丹田經脈的傷勢有神奇的治癒作用。

『龍涎水』和『還魂丹』兩種珍貴的葯進入秦浩軒嘴裡,秦浩軒那張濃鬱黑氣瀰漫的臉才稍稍好看一些,原本愈發微弱的呼吸,此時也微微粗壯一些了。

徐羽神色驚喜,她看到了希望!

凌萬星可不像徐羽那般樂觀,像『還魂丹』和『龍涎水』兩種珍貴的葯入口,就算身體和丹田經脈內外兩重重傷的仙樹境修仙者,也會恢復很多,可秦浩軒僅僅是臉上的黑氣淡去一些,體內的丹田經脈依舊破破爛爛,仙苗仙葉還是焦炭一般的模樣,沒有絲毫變化。

「看來真的要請碧竹堂的農長老出手了!這樣看來,就算我施展保他性命的幾率也不到三成1凌萬星沒想到秦浩軒的傷勢竟然這麼嚴重,連忙從懷裡掏出二十塊下二品靈石,然後擺在秦浩軒身旁。

手訣捏動,默念法訣。

二十顆下二品靈石中透出濃郁的靈氣,在秦浩軒的身體上方形成一個長命鎖的虛影。

這個長命鎖的虛影剛一出現,原本富麗堂皇但氣氛壓抑沉悶的宮殿中,頓時顯得生機勃勃,透出淡淡的火紅光芒。

隨著凌萬星繼續念動法訣,手勢連連變幻,這個原本只是虛影的長命鎖漸漸凝成實質,隨著她的一聲輕喝:「鎖1

長命鎖落入秦浩軒體內,將他的五臟六腑、丹田經脈牢牢護祝

布完陣,即便凌萬星也輕輕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顯然這個簡化版的消耗了她不少靈力。

「好了,我用了丹藥和小,暫時保住秦浩軒的性命,在五天之內他當性命無憂。」凌萬星沒有猶疑,直接從懷裡掏出一個小小的符船,往空中一拋,皇宮上空,頓時出現一艘長約十丈的巨大符船,符船通體流動淡淡金色的符文,顯然並非凡物。

凌萬星道:「走吧,去七丈淵1

說罷,她手一卷,一股溫和平穩的靈力將秦浩軒小心托起,徐羽也帶著刑和剛剛從昏迷中醒來,但還是臉色蒼白渾身虛弱無力的藍煙上了符船。

符船,是一般修仙者夢寐以求的東西。

擁有飛劍的修仙者少之又少,符船就成為修仙者夢寐以求的交通工具了,不過符船的造價昂貴,即便在太初教中,擁有的人也不算太多。

驅動符船,要到千里之外的七丈淵,至少需要一萬顆下三品靈石作為動力,剛才擺已經耗費了兩千顆下三品靈石的凌萬星沒有一句廢話,又拿出一枚大拇指大小菱形的下一品靈石,直接塞入符船的靈石槽中,隨後她驅動符船開始前行。

符船的速度遠遠比不上飛劍,也比不上秦浩軒萬里符的速度,卻有尋常千里馬兩倍的速度,而且飛行極其平穩,坐在符船上飛行,幾乎感覺不到符船的行進。

經過三個多時辰的前行,符船來到七丈淵的上空。

不論是太初教陣營還是散修陣營,都感覺到這是一艘太初教的符船,散修們心中大驚:「太初教是派來新的增援弟子,還是直接來了幾個厲害長老,想將我們一網打盡?」

虞長老走後,負責太初教陣營的西門勝副堂主走出營帳,抬頭看到天上的符船,認出這是百花堂副堂主凌萬星,心中驚訝:「不是門派派來結束戰鬥的,而是在王都帶領新弟子入紅塵的凌師妹?她來七丈淵幹什麼?難道王都發生了大變故不成?」

隨即,西門勝又升起一個有些莫名其妙的念頭:「秦浩軒不是請了十天假去王都見徐羽么?凌萬星來七丈淵,不會是跟秦浩軒有關吧?」

西門勝在心裡猜測不休,但並未妨礙他打開法陣迎客。

凌萬星來得著急,也就沒有停下來寒暄,直接驅動符船飛去太初教的防禦法陣中。

「凌師妹,你忽然前來,有什麼事么?」看到凌萬星從符船上下來,西門勝走上一步詢問。

凌萬星四顧張望一眼,沒有看到碧竹堂的農長老,神情中有幾分焦慮,詢問道:「農長老不在么?」

「在1來遲一步的農長老遠遠應道,這個身長七尺,長得不算英俊,卻面色紅潤皮膚如玉的男子走過來,身上還帶著幾分丹藥清香,遠遠對凌萬星道:「凌師姐一來便找我,可有什麼事?」

凌萬星道:「去年入門的弟子秦浩軒,在王都和散修戰鬥時受了重傷,現在有生命危險,所以我特意趕來,請農長老幫忙救他一命1

凌萬星說話間,徐羽用靈力小心翼翼的托著秦浩軒,也走下符船。

西門勝眼尖,一眼就看到前天才去王都,那個一天斬殺三十個散修,意氣風發的少年,此刻竟然面帶黑氣,呼吸微弱,昏迷不醒。

「怎麼回事?秦浩軒怎麼了?」西門勝一驚,心中無比痛惜,雖然秦浩軒已經是自然堂內定的弟子,但他對這小子的感覺還不錯,而且大家都是太初教的人,他作為長輩,看到一個可能有著璀璨前途的弟子變成這樣,不禁惋惜起來:「我們進營帳說話。」

徐羽將秦浩軒交給凌萬星,隨後又攙扶著藍煙和變作花勞模樣的刑走下符船。

看到這一幕,西門勝眼皮狂跳,藍煙和刑的厲害他也知道,他們三人聯手可以說仙苗境三十葉以下無敵手,可是他們三人才去王都一天,怎麼就如此凄慘的回來了?難道王都有什麼變故不成?

在西門勝的引導下,他們一行數人匆匆進了營帳。

外面看到這一幕的太初教弟子無不是一臉震驚。

「在七丈淵戰場無比風光,一天斬殺三十個散修的秦浩軒,竟然會受這麼重的傷回來了,難道王都這麼危險么?」

「說不定是散修覺得秦浩軒的威脅太大,所以在秦浩軒去王都的路上偷襲1

「哎,真是可惜啊,秦浩軒一個弱種弟子,能有今天的成就著實不易,如果他能繼續活下去,未來的太初教絕對有他一席之地。」

「你剛才沒看到秦浩軒的樣子?我看可能撐不住咯1

一時間,太初教的這些弟子們議論紛紛,痛惜有之,震驚有之,猜疑有之,幸災樂禍也有之,人心百像,可見一斑。

今天李靖剛剛出去斬殺了兩個散修,忽然看到王都方向飛來一艘符船,急急駛入太初教法陣中,他在心裡猜測:「難道掌教將在王都入紅塵的弟子們,都打發到七丈淵來幫忙了?」

他沒有繼續斬殺下去,帶著兩名散修的徽章和戰利品匆匆回到大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