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三十二章 一跪二跪三次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一跪二跪三次跪【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太重了!秦浩軒的傷太重了。」黃龍真人不提芝仙草,對農長老道:「既然徐羽想救他,那你竭盡全力吧。」

黃龍真人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只是讓農長老救秦浩軒之命,卻隻字不提芝仙草,顯然不願將芝仙草拿出來。掌教黃龍真人的意思就連徐羽都看出來了,在場之人哪個不是人老成精之輩?

「掌教,浩軒哥哥的命能保住,但他仙苗境十葉的修為卻要廢掉,從此成為一個廢人,想要再重新修鍊千難萬難,求掌教垂憐浩軒哥哥修行不易,將那株芝仙草賜給他吧1徐羽目光炯炯,盯著黃龍真人的眼睛,十分直接的說道:「想必您也不願看著一個很有潛力的弟子就此成為廢人吧?這對太初教也是很大的損失。」

徐羽很聰明的懇求掌教拿出芝仙草,然後又拿掌教的身份去堵黃龍真人,如果黃龍真人不願意拿出芝仙草,那就是說他這個掌教麻木不仁,不顧門下弟子死活。

如果換成其他弟子這般說,早被震怒的掌教打入禁閉山思過了,這種話豈是一個小輩弟子能說的?太初教上到五大堂堂主,下到剛入門弟子,哪個說起掌教黃龍真人不是崇拜中帶著敬畏,能和他說一句話都是莫大的榮耀,誰敢這麼跟他說話。

也就徐羽無上紫種的身份敢這麼說,換成凌萬星以百花堂副堂主之尊位,都不敢這般對掌教說話。

黃龍真人看了徐羽一眼,心中更是無奈,他從徐羽的眼神中看出她對這個秦浩軒的在乎,如果自己沒有芝仙草還好,自己擁有芝仙草卻不拿出來,勢必會讓徐羽對太初教離心離德。

這是所有人都不願意看到的結局。

一時間,黃龍真人感覺頭疼無比。

一邊是對自己意義重要,且本身也十分珍貴的芝仙草,一邊只是一個弱種弟子受傷,卻有無上紫種弟子求情的尷尬,如果這株芝仙草給秦浩軒,無疑是糟蹋一株天材地寶,更何況光這株芝仙草對他意義也不凡,他肯定捨不得。可要是不給,徐羽往後對自己,對門派再無歸屬感,等於生生將一個無上紫種弟子逼出宗門。

就在這時,得知消息的蘇百花和璇璣子也先後趕來,他們兩人都聽到徐羽求掌教芝仙草的話。

蘇百花看著掌教不太好看的臉色,眉頭狂跳,她是太初教少數知道芝仙草對掌教意義的人之一,不禁暗想:「秦浩軒這廝不知有何魅力,竟然讓徐羽不惜觸怒掌教真人,去求這支芝仙草,這支芝仙草對掌教真人,意義可不一般啊!而且用一支如此珍貴的芝仙草去救秦浩軒,實在是暴遣天物1

其實認為芝仙草救秦浩軒是暴遣天物的想法也不止蘇百花有,掌教真人、凌萬星、農長老等人哪一個不是這麼想的?只不過提出這個要求的是徐羽罷了,換成一個灰種,都直接被掌教轟出去了。

……

前幾天剛將秦浩軒送下山,喝了他滴了鍾乳靈液的茶水,感覺身體靈健許多的璇璣子,雖然不知道秦浩軒用了什麼東西,但可以肯定秦浩軒泡的那杯茶喝了后,對自己延壽絕對是有好處的。

他這幾天正因為自己收了個好徒弟而得意,今天接引道人忽然上門,告知他秦浩軒重傷瀕死的消息,將他嚇得六神無主,匆匆忙忙趕來黃帝峰了。

「浩軒,浩軒怎麼了?」璇璣子身形都有些踉蹌,接引道人不得不攙扶著他。

這個苦撐了自然堂一輩子的老者,在壽元將盡時得了秦浩軒這麼一個好徒弟,甚至在他身上看到自然堂延續和發揚光大的希望,可今天這個消息將他從天堂打入地獄,以至於他步履虛浮,整個人看起來都蒼老了很多,眼神渙散,神情慌張,哪還有一堂之主的風範,只剩下一個普通老人關心後輩子孫的慈祥和焦慮。

面對璇璣子無助中帶著幾分孤苦的詢問,不論是掌教黃龍真人還是蘇百花,甚至知道內情的凌萬星以及農長老都把頭別到一旁,不忍觀看。

徐羽走近一步,忽然跪向這個關心秦浩軒像關心自己親孫子般的璇璣堂主。

「啪1

徐羽膝蓋跪地,額頭也深深觸到地上。

頓時全場寂靜,沒有人會想到一個無上紫種弟子,會如此大禮跪拜風燭殘年的自然堂堂主。

「璇璣堂主,對不起,徐羽沒照顧好浩軒哥哥,對不起……」

往常哪怕見到掌教真人,都只是執以晚輩之禮,最多膝蓋落地而已,像額頭貼地這種跪拜大禮的徐羽是很少行的,但這卻是她今天的第四次跪拜大禮。

第一跪,跪凌萬星,求她救秦浩軒。

第二跪,跪農長老,求他救秦浩軒。

第三跪,跪掌教真人,求他救秦浩軒。

第四跪,跪璇璣子,因為她沒有把握救秦浩軒。

整個太初教最關心秦浩軒的兩個人,老者步履虛浮,老淚縱橫,女孩花容失色,憔悴不堪。

……

璇璣子長長吸了一口氣,那風燭殘年的身軀更顯單薄,他推開了接引道人的攙扶,走到徐羽面前,親手將她扶起來,說:「徐羽,你告訴我,浩軒他怎麼了?」

當下徐羽將他們去朝霞山看日出,遭散修伏擊,秦浩軒殺死所有散修,又找出散修在王都的老巢,然後一行人義無反顧的去剿滅王都的散修。

期間,秦浩軒屢次三番救了她的命,然後去追一個受傷逃逸的仙苗境三十葉散修,等他們到了時,白展躍不知去向,秦浩軒已經倒地昏迷,命懸一線了。

徐羽說完,農長老補充了一句:「璇璣堂主,你的這位弟子的確是天才,他為了請假去王都,一天斬殺三十個散修,湊足西門師兄提出的苛刻條件。他沒有丟你的臉,不過他現在受傷過重,只有靈芝草才有十足的把握保他一命,而且還有三成的幾率保住他的修為。」

農長老話音剛落,其他人無不震驚動容,一直關心七丈淵戰場的掌教真人也訝異的看向秦浩軒,他當然知道要一天殺三十個散修有多難,散修又不是靶子,站在那裡等你去砍頭。

聽著徐羽的闡述和農長老的補充,璇璣子臉上閃過因秦浩軒驚采絕艷的表現而驕傲和自豪的表情,當他聽到秦浩軒倒地昏迷,命懸一線,唯有芝仙草在救他命同時,還有三成的幾率保住他一身修為時。

璇璣子轉身看向掌教黃龍真人,這個倔強了一生,以一己之力苦苦支撐自然堂,再苦再累也從未低過頭,認過輸,更沒罵過命運不公的老頭,忽然跪在黃龍真人的面前。

這一跪,膝蓋碰撞地面的聲音,並不巨大。

這一跪,卻震撼著所有人的靈魂。

那微弱的膝蓋碰撞地面聲,在大殿之中繞樑不絕。

黃龍真人想要去扶,卻已經遲了,這個倔強的老頭跪在地上不肯起來。

「掌教師兄,璇璣一輩子沒求過你什麼,沒求你私下照顧我,沒求你私下照顧自然堂,現在璇璣行將就木壽元將盡,在臨死前總算收了一個好徒弟,總算看到自然堂未來的希望,璇璣求掌教師兄將那株芝仙草賜給浩軒,救他一命,救他一身修為1璇璣子想要磕頭,卻被黃龍真人親手扶住,將他生生拉起來。

黃龍真人輕嘆一聲,沒有說話。

璇璣子見掌教真人沒有表態,繼續懇求,只是這一次稱呼不再是掌教師兄,而是掌教的俗家名字。

他道:「喬陽,你還記得嗎?當初我們兩同年進入太初教,你因資質好進了夏雲堂,我被師父選中進了自然堂,其他同門師兄弟們也各自進了其他堂,可一百多年下來,當初我們那一些同年入門的師兄弟現在就剩下我們兩個了。我一輩子沒求過你什麼,只求你救救我這個徒弟,看在我們百年交情,百年師兄弟的情分上……喬陽……天道無情,我也要走了,你就讓我走得安心一點吧。」

說著,璇璣子聲淚俱下,一度哽咽,語帶顫音的喊著黃龍真人俗家名字,身子顫抖,渾濁的眼淚填滿了臉上皺紋的溝溝壑壑。

整個會客廳的人,莫不動容。

掌教真人眼角也隱有淚花閃爍,一時間他甚至也想過看在璇璣子的份上,看在徐羽無上紫種的面子上,將這株芝仙草送給秦浩軒。

可是……他還清晰的記得,幾十年前在幽泉魔淵一個小山澗里發生的一切。

「喬陽,你看,那裡有濃郁的靈氣浮動,肯定有天材地寶……」

「喬陽,竟然是一株芝仙草,天吶,一株珍貴的芝仙草,如果給你吃了,你的修為說不定就能追上大師兄了1

「喬陽,魔族追得好緊,我受傷了,跑不動了,你帶著芝仙草快跑1

「喬陽,你要好好活著,你一定要好好活著……」

「喬陽,我愛你……」

「魔族,我和你們拼了!殺!殺1

黃龍真人還記得,他帶著芝仙草,帶著雙修道侶殷切的希望,在她捨身拖住魔族的時間中倉皇逃得一命,而他的雙修道侶永遠留在那個小山澗,他還記得殘陽之下她渾身殷紅的鮮血。

雖然得到這株珍貴的芝仙草,但黃龍真人哪怕在修鍊的最緊要關頭,明知道將它入葯吃下會更快突破瓶頸,可他還是沒有吃,還是留下來了。

它是一株稀罕的靈藥,更是自己無法忘懷的記憶,難以抹平的傷痛。

當黃龍真人聽到璇璣子又叫他幾十年沒人叫過的俗名,聽到同年入門,卻已然蒼老的璇璣子說天道無情時,黃龍真人再硬心腸,也不禁動容。

可想起這株芝仙草對自己的意義,以及記憶里已經漸漸模糊卻刻骨銘心的背影,黃龍真人搖搖頭,因為他害怕失去芝仙草,會失去那一切美好的傷痛的回憶,這是雙修道侶留給他的唯一回憶。

璇璣子見黃龍真人雖然動容,卻還是沒有答應下來,眼神中閃過一絲絕望,忽然他像想到什麼,說道:「喬陽,我知道這株芝仙草對你意義很重要,我願意代替秦浩軒放棄他上次立的大功的後續獎勵,甚至願意拿出龍鱗仙劍還給你,只求這株芝仙草1

黃龍真人一顫,轉過頭去看著璇璣子。

的確,芝仙草雖然珍貴,但論起價值比龍鱗仙劍都不如,鎮派之寶龍鱗仙劍都作為前期獎勵給秦浩軒了,後期獎勵怎麼不止一把龍鱗仙劍的價值吧?現在璇璣子提出放棄一切後續獎勵,只求這一株芝仙草,單純的論起價值來還是黃龍真人賺了。

說起來,璇璣子這個請求合情合理,如果自己拒絕的話,那就顯得太冷血絕情了。

蘇百花輕嘆一聲,她知道黃龍真人對這株芝仙草的珍惜,但是為了徐羽,她必須加入懇求的行列:「掌教,師父她悲天憫人,慈悲為懷,如果知道您拿她留下來的芝仙草救了一個弟子,她在九泉之下也會很開心的。」

黃龍真人的雙修道侶羅薇,那時正是百花堂的弟子,而蘇百花正是她收的第一個弟子,也是唯一一個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