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三十三章 百年交情心貼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三章 百年交情心貼心【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黃龍真人看了看蘇百花,眼角微微抽搐,輕聲說道:「你們給我一炷香的時間。」

掌教的語氣,前所未有的哀傷,擁有莫大權柄一言九鼎的他,語氣哀傷得像無助的小孩。

說罷,黃龍真人轉身離開會客廳,走到隔壁的靜室,從乾坤符中將這株芝仙草拿出來。

芝仙草模樣和靈芝一樣,只是顏色呈暗紅色,彷彿人的血肉一般,一股淡淡清香飄出。

黃龍真人深深嗅了一口,目光無神的看著遠方,彷彿要看透那虛空,他的思緒再次飄蕩。

「我叫羅薇,你呢?」

「喬陽?好土的名字哦!嘻嘻,以後咱們是同門了,你要多多關照我哦1

「你去照看自己的靈田吧,我能行的,不麻煩你了。」

「啊!喬陽,你說你喜歡我?你……其實……其實我也喜歡你。」

「喬陽,我們會一起成仙飛升嗎?你會不會到了仙界,看到漂亮的仙女就不喜歡我了?」

……

黃龍真人眼角濕潤,兩行濁淚順著臉頰滑落,他小心的捧著這株芝仙草,就像牽著愛侶羅薇的小手一樣柔情。

靜室死一般寂靜,黃龍真人的聲音有些嘶啞:「羅薇,對不起,我要拿出這株芝仙草救人了,我捨不得拿出來,可我是掌教,我要為太初教著想!對了,你還記得璇璣子嗎?就是那個俗名叫徐鵬的鼻涕蟲,當年他經常給我們幽會站崗放哨,現在他成了自然堂的堂主,他也老了,壽元就要耗盡了,可是他收了一個好徒弟,現在我就要拿這株芝仙草去救他的徒弟……薇薇,你肯定沒意見吧?那時候要沒有他的撮合,我們就到不了一起,成不了雙修道侶,說起來我們還欠他一個大人情呢。」

他喃喃自語的說完這段話,再度深深凝望芝仙草一眼,眼神中的柔情盡去,再抹去臉上的淚痕,再度恢復太初教掌教的威嚴氣概!

當他回到隔壁會客廳時,對璇璣子道:「師弟,既然你提出拿秦浩軒後續獎勵換取這一株芝仙草,我答應了。至於那柄龍鱗仙劍是之前賜給他的東西,我就不收回了。」

「璇璣謝謝師兄1璇璣子無比欣喜,深深一躬拜謝掌教,隨後站直身子,抹了抹並無鼻涕的鼻子,笑容依稀年少,鼻涕似乎還在:「喬陽,夢見羅薇時,代我說一聲謝謝。」

黃龍真人眼神微微黯淡,道:「你我百年交情,和我們同年入門的幾十個同年師兄弟,如今只剩下你我二人,你也不必這麼謝我!你知道這株芝仙草對我很珍貴,但是你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再不給你就顯得我矯情小氣。羅薇也不會答應的……天道無情,修仙百年,徐鵬,我還望你多陪我幾年。」

說罷,黃龍真人將芝仙草交給璇璣子,捧著芝仙草,璇璣子老淚盈眶驚喜莫名,馬上轉交給農長老,再看向黃龍真人時,目光深邃飄遠,彷彿看到的不是威嚴的太初教掌教,而是年少頑劣的喬陽。

當聽到黃龍真人那句『天道無情,修仙百年,徐鵬,我還望你多陪我幾年』的話時,蘇百花等人莫不動容。

農長老拿出隨身攜帶的工具,將這一株芝仙草研磨成藥粉,然後又取出一些『龍涎水』,捏碎三顆『還魂丹』,再輔之一些珍奇的藥液,搖勻之後,再將芝仙草的藥粉倒了進去。

藥液和好,濃郁的葯香傳出,光是這葯香味就讓會客廳里所有人都精神一振。

農長老將藥液交給徐羽,道:「小心的餵給他吃,吃了之後,這條命有十成十的把握保住了,不過他的修為能不能保住,就看他自己了1

徐羽鄭重而激動的點頭,看向農長老、掌教、蘇百花、凌萬星的眼神里,全是感激。

看到徐羽的眼神,掌教和蘇百花等人長長鬆了一口氣,自己所能做的已經完全做到了,秦浩軒能不能恢復修為,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吃了葯的秦浩軒並沒有馬上蘇醒過來,依舊渾渾噩噩的昏睡,只是臉上的黑氣淡了許多,呼吸雖然還是十分微弱,但比起氣若遊絲那會已經加粗不少了。

施展后,肉體和丹田仙苗都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所幸他施展的時間不算長,及時將仙苗的火焰澆滅了,而且又得到凌萬星的及時救治,餵了兩顆還魂丹加上龍涎水,再加一個保住生機,這才撐到回太初教吃芝仙草。

若是沒有凌萬星,秦浩軒或許都撐不到七丈淵,可以說救命之恩也有凌萬星一份。

默默守在秦浩軒床頭的徐羽,將這些都記在心裡,但她什麼都沒說,報恩不是用嘴,而是用行動的。

秦浩軒吃了芝仙草足足兩天兩夜了,可他還沒有醒來。

徐羽執意在秦浩軒的床頭守著,刑和醒過來,但身體虛弱不堪的藍煙也執意守著。

「咚咚。」

輕輕的敲門聲響起,蘇百花和凌萬星在徐羽的注視下走了進來。

「師父,師叔。」徐羽起身,微微躬身,雖然還沒有行正式的拜師大禮,但徐羽對蘇百花早已是師徒相稱了。

往常徐羽見到蘇百花,會很恭敬的行禮,然後禮貌地看著師父的眼睛,等她說話,但現在徐羽行完禮后,一雙眼睛仍然落在秦浩軒身上。

蘇百花也不介意,看著兩天兩夜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徐羽,心中焦慮,語氣卻十分和藹的說道:「小羽,你該繼續去王都當帝師,繼續感悟紅塵。」

徐羽微微搖頭,落在秦浩軒的身上,道:「浩軒哥哥還沒醒來,我想等他醒來。」

「可是你留在這裡也幫不上忙。」蘇百花語氣微滯,對這個百花堂有史以來唯一的紫種弟子,表現出極端的耐心和寵愛,一點也沒擺出師父的架子,當然,這也與徐羽待人真誠熱情,討人喜歡分不開。

徐羽依舊搖頭,認真的看著蘇百花,聲音堅定但溫和:「浩軒哥哥一醒來就能看見我,他肯定會很開心的,如果浩軒哥哥沒有醒就走,我的心也不會安,會一直牽挂他,那樣的入紅塵又有什麼意義呢?」

凌萬星輕嘆一聲,道:「徐羽,你已經儘力了,就不要再執著……」

徐羽看著凌萬星,堅定的搖頭。

「好了,師妹,我們都出去吧1蘇百花對凌萬星使了個眼色,然後對徐羽道:「秦浩軒醒來了記得通知我。」

徐羽點點頭,目送師父和師叔離開,那一雙眼睛又落在秦浩軒身上。

在徐羽身後的一個角落裡,藍煙依靠在椅子上,看著徐羽和她師父的對話,眼中連連閃過異色,最終由落在秦浩軒身上,不知在想些什麼。

刑這傢伙看到秦浩軒還是昏迷不醒,心中比誰都要更加焦急,很是後悔當日秦浩軒不在戰場之時,自己為什麼不冒著被發現的風險,多吃一批散修!或許自己恢復的修為,足夠應付這次的事件,老秦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半死不活。

屋子裡的氣氛壓抑沉重。

這兩天璇璣子也來了好幾趟,自從知道得意弟子秦浩軒受傷之後,他的神情也不像以往那麼自如,尤其在看到秦浩軒吃了芝仙草卻還處於昏迷中,神情中的憂色更加沉重,也愈發顯得蒼老。

在第三天的黃昏,秦浩軒終於悠悠睜開眼睛。

目光一直落在秦浩軒臉上的徐羽驚喜的站起來,聲音也顯得激動:「浩軒哥哥,你醒來了1

「嗯1秦浩軒神色間還有些迷惘,自己殺了白展躍后,不是倒在荒山野嶺么?怎麼會在這裡?難道我還沒死么?不過這些念頭在他心裡一閃即逝,他看到守在自己床頭,眼睛里隱有血絲的徐羽,努力扯出一個溫暖的笑容。

藍煙和刑也驚喜的走了過來,秦浩軒看到藍煙和刑安然無恙,那顆懸起的心也落下了。

「既然你醒了,就不打擾你們兩了1刑臉上的那一點憂色全部消退了,換上一副沒心沒肺的笑容,然後對藍煙道:「走吧,他們小兩口肯定有很多話要說。」

藍煙瞪了刑一眼,對秦浩軒說了一句:「好好休養。」之後隨刑一起走出房間。

轉眼間,偌大的房間只有秦浩軒和徐羽二人。

「浩軒哥哥,你醒來就好。」徐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在秦浩軒昏迷的時候,她心裡有成千上萬的話想和他說,可現在秦浩軒醒來了,她倒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

秦浩軒想動動手,他的手指剛抬起,指尖的神經便針扎一樣疼痛,而且這種疼痛還傳遍全身,直將他痛得呲牙咧嘴冷汗直流。

「浩軒哥哥,你別亂動,農長老說你身體很虛弱,雖然保住了性命,但全身經脈都受傷了,現在需要好好靜養,醒來后的一個月之內千萬不能動,免得影響恢復。」徐羽說著,認真的看著秦浩軒的雙眼道:「浩軒哥哥,你能告訴我為什麼會這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