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三十四章 道基盡毀無生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四章 道基盡毀無生機【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沉吟片刻,對徐羽道:「這裡是哪裡?方便說話么?」

徐羽見秦浩軒如此慎重,知道他接下來說的話肯定很驚人,於是布了一個小型的隔絕聲音的陣法,布置好后,她才說道:「這是無名峰,你昏迷后傷得很嚴重,連仙苗仙葉都要毀了,凌萬星師叔沒辦法救你,連七丈淵戰場的農長老都沒辦法救你,最後好不容易求得掌教珍藏的芝仙草,才救你一命。」

「芝仙草?」秦浩軒倒抽一口涼氣,他為了在絕仙毒谷里找出各種天材地寶珍稀靈藥,也看過不少書,在珍稀靈藥一欄里,芝仙草的珍稀程度在異草榜里都位列前三,是一種能夠葯醫半死人的神奇藥草,甚至對丹田經脈、仙苗仙葉有著神奇的恢復作用,他苦笑一聲,但唇角抽動又疼得他呲牙咧嘴:「看來我這一次傷得很重嘛1

徐羽認真的看著秦浩軒,道:「浩軒哥哥,告訴我為什麼會這樣。」

秦浩軒這才娓娓道來,他開始講自己發覺白展躍尾隨上來,對自己有殺意,最終真的對自己下殺手,又說到藍煙凝了她三成精血救自己,最終還是被白展躍暗算,差點身死,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不得不施展這種拚命一搏的功法。

接著,秦浩軒又將白展躍想殺自己的動機說出來。

他原原本本的事情始末講了一遍,徐羽那雙如玉的細長小手緊緊握著,因為太用力指關節都微微發白了。

秦浩軒說完的好半響,徐羽才用滿是歉意的話說道:「對不起,浩軒哥哥,都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我,你就不會傷得這麼重,也不要和白展躍拚死一搏……」

秦浩軒微微一笑,道:「只要你好好的就好,我有沒有事我心裡清楚,你沒有事就好……至於白展躍那種狼子野心的傢伙,我不能留他在你身邊,至於白展躍被我殺死的事,羽妹妹你也得保密,畢竟是同門,很多東西跟掌教他們是解釋不清的。」

「我知道。」徐羽看著秦浩軒強顏歡笑的臉,眼眶一紅,眼淚就要滴落,但她咬牙強忍著,道:「以前很多東西我都沒有挑明了說,本來不想太直接拒絕別人,傷人自尊,所以都留有餘地,讓別人心生希望,現在看來反而是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害了浩軒哥哥你。」

「羽妹妹,不用自責。」秦浩軒想安慰她幾句,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徐羽點點頭,道:「浩軒哥哥,你放心,以後我知道該怎麼做了1

秦浩軒不願再說這個話題,忽然他想到藍煙剛才離去時蒼白的臉色,於是對徐羽說道:「羽妹妹,你身上可有什麼靈藥?有的話給藍煙一些,讓她補一補,她是異種,體內的精血很珍貴,失去一滴精血可能要好幾年的修鍊才能補回來,如果有靈藥的話,恢復的速度會快一些……如果沒有藍煙,我恐怕早就死在白展躍手裡了。」

「嗯,浩軒哥哥你放心,我會好好感謝藍煙姑娘,並求師父給她一些靈藥恢復身體的。」

「還有她異種的身份,羽妹妹你誰都不能說。」秦浩軒又鄭重的囑咐徐羽。

徐羽很認真的點點頭:「我知道。藍煙救了你,就等於救了我,對了,你昏迷的三天兩夜,璇璣堂主來看過你幾次,他對你很關心,我現在就去將你醒來的消息告訴他。」

秦浩軒想點頭卻沒法點,只好輕輕嗯了一聲。

徐羽走出去的時候,正巧碰到刑和藍煙將璇璣子請來,看來璇璣子已經從刑他們嘴裡得知秦浩軒蘇醒的消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那一臉的憂色此時淡了很多,朝徐羽微微一笑后,進了秦浩軒的房間。

徐羽並沒有跟進去,她走到藍煙身前,對她深深一鞠躬,道:「藍煙妹妹,謝謝你救了浩軒哥哥,你損耗了不少精血,我會找師父要一些靈藥為你補身子,你這幾天也好好休息吧。」

藍煙勉強牽起一個笑容,要不是徐羽正彎腰鞠躬,肯定會看出她的這個笑容里還含著苦澀。

「徐羽姐姐你客氣了,我跟秦浩軒是好哥們,而且他還答應以後帶我回家,再說在那種情況下,救了他殺了白展躍,就等於救我自己,所以歸根結底我也是為了自己,你不用這樣的。」

藍煙的語氣很淡,彷彿救秦浩軒的事是多麼的微不足道,但不管徐羽還是刑都知道,一個異種的精血多麼珍貴,三成精血離體是多大的一種傷害!

若不是藍煙出身在修仙世家,從小各種靈藥沒少吃,所以身體底子后,一般異種在體內取出三成精血足以致命了,即便是底子很厚的藍煙也是冒著極大的生命危險的。

可以說藍煙救秦浩軒,是拿她的命在救,一個不慎,就算秦浩軒殺了白展躍,秦浩軒得救了,可失去三成精血的藍煙還是會死。

……

璇璣子坐在秦浩軒的床頭,看著秦浩軒,眼神中露出幾分欣慰,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徒弟,總算保住性命了。

秦浩軒看到璇璣子,想起師父在自己身上寄託的厚望,眼眶微微濕潤,還好自己活下來了,如果自己就此死去,不但對不起師父,也對不起悉心教導自己的葉師兄,以及死去的蒲師兄。

「師父……」秦浩軒想要起來行禮,被璇璣子慌忙摁在床上,秦浩軒一臉愧疚的道:「師父,我的仙苗受傷嚴重,修為很可能無法恢復了……」

聽到秦浩軒的話,璇璣子面色一肅,但語氣一如既往的和藹:「浩軒,農長老說了,你醒來后的兩天內不能下床活動,好好躺在床上休養,修為的事情別著急,你吃的是芝仙草,只要你按照我給你的功法好好閉關修鍊一段時間,是有機會恢復的,師父相信你一定能行……浩軒,你要記住,只要人還活著,就算一身修為沒了又如何?咱們可以重頭再來。」

璇璣子語重心長的說了一番后,又道:「你要記住,不管什麼時刻都不要放棄,你是自然堂未來的希望,不要辜負為師的一番苦心。」

秦浩軒輕輕嗯了一聲,在璇璣子溫和的鼓勵下,他似乎又找回一些信心了。

「浩軒,還有一件事師父私自為你做主了,三天前你的情況很糟糕,必須得到掌教珍藏的這支芝仙草才能在保住性命的同時,還有希望保住修為,所以師父放棄了你立的大功的後續獎勵,全部換取這支芝仙草了。」璇璣子看了秦浩軒一眼,見他神色正常,並無異色,但還是解釋道:「你也不要怨恨掌教,這支芝仙草其實是掌教私人物品,對他意義十分重要,他能將芝仙草拿出來救你,已經是很了不得了。」

秦浩軒聽著璇璣子溫和的話語,心中暗暗感動,道:「師父,我懂的,這芝仙草是掌教的私人物品,他不拿出來救我我也沒辦法,那時候就算把後續的獎勵全部賞給我,我不過一具死屍,拿那些東西又有何用呢?」

聽到秦浩軒如此通情達理,璇璣子老懷大慰,對他說道:「你先好好養傷,等你稍微好一點的時候,再開始閉關修鍊,將你受傷的仙苗恢復過來。」

秦浩軒目送璇璣子離去后,這才得空內視一番,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身上經脈全都受損阻塞,丹田傷得更嚴重,甚至有幾個大洞,仙苗仙葉完全變成一支黑炭,毫無生機。」秦浩軒內視完后,輕聲一嘆:「不過芝仙草的藥效真的很厲害,它的藥力竟然將我的丹田經脈受損處暫時堵住了,而且還源源不斷的為黑炭一樣的仙苗提供養分,若非如此,跟黑炭似的仙苗早就死了吧1

秦浩軒醒來之後,徐羽還是坐在他的床頭噓寒問暖的守候著,寸步不離,秦浩軒不合眼她不合眼,秦浩軒累了閉目休息,她還是不肯合眼。

這一守,便守了三天。

到了第三天,秦浩軒已經能稍微活動手腳了,但還是無法下床活動,按照農長老的吩咐,他一個月內不能下床活動。

儘管秦浩軒的手指能動彈了,但連稍稍動彈手指都會疼的欲仙欲死,但他和徐羽一樣還是很開心的,至少不再像個屍體一樣,能稍微活動了。

看到秦浩軒這樣,徐羽笑得彷彿是自己重傷痊癒一般,這三天中秦浩軒也屢次催促她回王都繼續紅塵歷練,但徐羽總是聽而不聞,固執的陪在秦浩軒身邊,直到她師父蘇百花再次找來。

「蘇堂主,凌副堂主,請原諒弟子不能起床行禮。」秦浩軒看到走來的蘇百花和凌萬星,想起身卻根本起不來。

蘇百花微微一笑,對秦浩軒道:「不妨事,你醒來了就好,再好好休養一陣,然後閉關,爭取將丹田經脈,還有仙苗的傷勢也都治癒,那樣就最好了,不枉費掌教和你師父的一番苦心。」

秦浩軒微微點頭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