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三十五章 憶往昔你我皆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 憶往昔你我皆老【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蘇百花說讓秦浩軒閉關修復丹田經脈和仙苗,只是客氣的說辭罷了,秦浩軒這次傷得有多嚴重她可是親眼所見,這種嚴重的傷勢就算在一個紫種弟子身上,以紫種的天生強大都沒有十成把握完全恢復,更何況一個弱種。

若不是秦浩軒立了大功,加上璇璣子和掌教之前相交莫逆,掌教才會在明知道秦浩軒沒有恢復希望的情況下,還是拿出對他意義非凡的芝仙草。

幾乎所有人都不看好秦浩軒,都認為秦浩軒浪費了一株珍稀珍貴的芝仙草。

不過有什麼辦法,誰叫璇璣子和掌教關係匪淺,誰讓秦浩軒僥倖立了那麼大的功勞呢?這就是命吧!

和秦浩軒寒暄幾句后,蘇百花的目光落在徐羽身上,對徐羽道:「小羽,既然秦浩軒已經醒來了,你也該回王都繼續紅塵歷練了吧?」

徐羽還是搖頭:「我想多陪浩軒哥哥幾天。」

蘇百花看了秦浩軒一眼,秦浩軒略感尷尬,也想勸徐羽回王都繼續入紅塵,可徐羽倔強的看著秦浩軒,道:「浩軒哥哥,我想多陪你幾天,不行么?」

徐羽這句話說出口,秦浩軒剛剛醞釀好的話堵在喉嚨里,一句都說不出來。

倒是蘇百花輕嘆一聲,似笑非笑的看著徐羽,道:「小羽,我知道你和秦浩軒的感情很好,可你留在這裡不但沒有幫到秦浩軒,反而在給他添亂。以他現在的情況,應該趁體內芝仙草的藥力沒有散發,趕緊用專門的恢復功法修鍊,爭取將丹田、經脈和仙苗的傷勢治好,你在這裡一天,他便一天無法閉關恢復,久而久之下去,恢復的希望也就越渺茫了。」

蘇百花的話一說完,徐羽越聽越驚,最終身子一顫,掩嘴驚呼一聲:「啊!浩軒哥哥,我不是有意耽誤你的……」

顯然,徐羽也知道蘇百花這話不是危言聳聽,只是她這幾天和秦浩軒相處得很愉快,並沒有深思罷了,現在被蘇百花點破,她頓時知道自己錯了。

秦浩軒微微一笑,道:「羽妹妹,紅塵歷練很重要,你為我已經耽誤了好幾天了,快回去吧!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等你下次回來,一定會看到一個痊癒的我1

秦浩軒的話說得很自信,徐羽也很認真的點頭,她認為秦浩軒一點都沒說大話,她相信秦浩軒肯定能做到。

但秦浩軒這番話落在蘇百花和凌萬星耳里,讓她們兩人面面相覷無奈對視一眼,顯然她們兩人都認為這是秦浩軒安慰徐羽的話,畢竟這種嚴重的傷勢,就算有芝仙草輔助恢復,能活一條命已經是奇了,至於想恢復修為,那有點痴心妄想。

知道自己繼續留在這裡,只會耽誤秦浩軒閉關恢復后,徐羽便迫不及待的站起來,對秦浩軒道:「浩軒哥哥,你好好養傷,等你傷好了通知我一聲,我馬上回來看你1

秦浩軒鄭重點頭。

他從徐羽眼裡看到期望和愧疚,徐羽肯定希望看到一個痊癒的自己,如果自己的修為不能恢復,那麼徐羽會一直愧疚下去,最終成為她的心魔。

「我一定不能成為羽妹妹的累贅1秦浩軒暗暗咬牙告誡自己。

徐羽隨蘇百花和凌萬星走出秦浩軒的房間后,徐羽對蘇百花道:「師父,我想求您給我一些靈藥,最好是恢復精血的。」

蘇百花一愣,訝異的看著徐羽,道:「你受傷了?」

「沒有。」徐羽搖頭,說:「浩軒哥哥的朋友藍煙姑娘,為了救他受了很重的傷,如果沒有靈藥恢復會很慢,所以弟子斗膽,求師父賜一些靈藥,她對浩軒哥哥有恩,就是對我有恩。」

蘇百花愣了愣,如果是其他弟子以這種理由找自己要靈藥,肯定直接罵走了,不過徐羽找她開口,以她對徐羽的喜愛,是怎麼也無法拒絕的,當即便拿出不少靈藥給徐羽。

因為她知道,不讓徐羽了結一些心愿,她總會覺得虧欠別人,這樣反而影響入紅塵的效果。

拿到靈藥之後,徐羽朝蘇百花深深一禮,然後對凌萬星道:「師叔,我將這些靈藥送給藍煙姑娘,然後就隨你進紅塵。」說罷,徐羽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

但當徐羽轉身離開,不再面對蘇百花和凌萬星時,蘇百花和凌萬星驚訝的發現,徐羽在轉過身後,整個人的氣質一下子冷下來,就像一座冰山般拒絕別人接近,尤其在面對一些朝她微笑示意的男弟子時,徐羽甚至都不正眼看人一眼,不假顏色,冷若冰霜。

「徐羽……她的變化好大1相比起蘇百花,帶領徐羽入紅塵的凌萬星反而和徐羽相處的時間久一些,她很快感覺到徐羽的不同,道:「她以前不管對誰,都是很溫和的,給人很容易親近的感覺,現在怎麼變得這麼冷了?」

蘇百花也怔了怔,想不通其中緣由,最終說道:「這樣也好,身邊少了一些狂蜂浪蝶,對她也是好事。」

她們不知道的是,徐羽這般變冷下來,只是因為秦浩軒。

在徐羽知道是自己平時太溫和,所以讓白展躍之流以為有機可乘,從而導致秦浩軒受了重傷時,她就在心裡暗暗發誓:「從今往後,我只對浩軒哥哥一個男人溫和,只對他一個男人好,絕對不能因為我,而讓浩軒哥哥再受傷。」

徐羽來到藍煙房間時,藍煙正在盤膝打坐恢復精氣神,可沒有靈藥作為輔助,就算她修鍊的功法再高級,也需要漫長的時間才能恢復。

來到藍煙門外,徐羽輕輕敲門,得到藍煙的同意後走了進去。

走進藍煙房中,徐羽身上那股冷若冰霜的氣質淡了許多,但敏銳的藍煙還是感覺出來了,她詫異的看著徐羽,不知她身上為什麼會有這種變化。

徐羽微微一笑,很溫暖,但卻不像以前那般推心置腹的親近,給人一種若即若離的梳離:「藍煙妹妹,這些靈藥你好好補下身體,爭取早些恢復。」

藍煙沒有推辭,她接過徐羽遞來的一大包靈藥。

蘇百花對徐羽的確不錯,明知道徐羽拿這些價值不低的靈藥是用來送人情的,可還是給了不少,藍煙打開看了看,雖然不足以藉此完全恢復,但恢復的速度也能大增了。

「藍煙妹妹,我等下就離開太初教,重回王都繼續紅塵感悟了,浩軒哥哥就拜託你了。」徐羽的聲音很清澈,說道:「女孩子畢竟細心些,浩軒哥哥現在不能動彈,一些生活起居勞你多費心。」

藍煙毫不遲疑點頭,道:「徐羽姐姐你放心,我和秦浩軒是好哥們,我看在你的份上照顧他的1

聽到藍煙這句故作豪邁的話語,徐羽深深凝望她一眼,微微一笑后再沒說話,起身離去。

看著徐羽匆匆來,匆匆去,感受著徐羽身上氣質的變化,聰慧如藍煙自然也猜出點端倪,她輕嘆道:「徐羽和秦浩軒……挺有趣的。」

徐羽離開后,藍煙挑出幾顆靈藥,研磨成粉,按照比例配好之後倒入嘴裡,開始修鍊。

徐羽走了,藍煙得到靈藥修鍊,刑也捧著藍煙給他的靈石開始打坐,不時往嘴裡丟一顆,彷彿嚼豆子般。

一切彷彿塵埃落定,其實一切才剛剛開始。

秦浩軒雖然撿回一條命,但仙苗仙葉還處於嚴重受傷狀態,體內經脈丹田也跟破落的窗戶紙似的,這一個窟窿那一個洞的。

蘇百花說得沒錯,秦浩軒必須儘快趁著芝仙草的藥力還停留體內,趕緊的閉關修鍊,修復經脈丹田,重新讓仙苗煥發活力,保住一身修為。

秦浩軒現在躺在床上不能動彈,這些當然就由關心他的璇璣子張羅。

璇璣子坐在房間里,眼神透出淡淡憂慮,無名峰的資源不比黃帝峰,就連最好的閉關靜室,其靈力豐富度也遠遠比不上黃帝峰。

「如果秦浩軒能去黃帝峰的靜養室閉關,以黃帝峰靈力之充沛,比在無名峰的靜養室要好不少吧1璇璣子心中暗嘆,又在思考該拿什麼功法給秦浩軒修鍊,更快恢復傷勢。

自然堂的底蘊薄,比不上其他四大堂的底蘊,甚至連先祖道統都失傳了,自然沒有什麼可以配合著更快恢復的功法,如果沒有這些功法,那秦浩軒恢復的可能又會更校

璇璣子本想去求掌教的,不過想想掌教為了秦浩軒,將雙修道侶羅薇留給他的唯一念想,珍貴的芝仙草都拿出來了,再去求掌教這些似乎有些不厚道。

正在璇璣子煩惱時,他的房門傳來一長一短,有節奏的六聲敲門聲,然後門被直接推開。

璇璣子眉頭一跳,訝異的抬頭,看著走進來的人影。

「喬陽?坐吧。」璇璣子微微一笑,也不起身,伸手一指床榻前的椅子,道:「還喜歡毛尖嗎?」

走進來的人正是太初教的掌教黃龍真人,黃龍真人也不坐在璇璣子的椅子上,反而一屁股坐在他的床榻上,道:「你知道我最喜歡坐床榻的,羅薇走了后,我就不喝茶了。」

黃龍真人抬頭四望,將璇璣子的房間打量一遍,道:「徐鵬,你這裡倒是挺雅緻清凈的,若有機會,給我住幾天。」

「掌教若來住,那是無名峰的榮幸。」璇璣子看著靠在床榻上的黃龍真人,用玩笑的口吻笑道:「喬陽,你從沒來過無名峰,怎麼今天過來了?不會是覺得我壽元將盡,來送送我的吧?」

聽到這句話,黃龍真人認真的看著面容蒼老的璇璣子:「徐鵬,你老了,我現在看不到你年輕時的模樣,還記得剛入門時,你一臉鼻涕,卻裝著很老成的樣子,那模樣實在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