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太初>第三百三十六章 掌教交心嘆息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六章 掌教交心嘆息間【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武俠修真

璇璣子輕輕一笑,也憶起昔年往事:「喬陽,那時候我至少還老成穩重,你小子可就是調皮蛋一個。」

「現在我還挺想看看你滿臉鼻涕裝老成的樣子,這樣你又可以陪我一百二十年。」黃龍真人臉上笑容苦澀,看著一百多年交情的璇璣子,眼神憂傷。

璇璣子哈哈一笑,滄桑莫名:「喬陽,你來無名峰,不會是找我憶往昔的吧?」

黃龍真人頓了頓,臉上那一抹憂傷一掃而凈,目光璇璣子身前散落的一堆功法秘籍,道:「你正在為秦浩軒的事苦惱?」

「嗯。」璇璣子眉頭微微一跳,莫非黃龍真人特意跑來無名峰,就是為了秦浩軒的事?

「讓秦浩軒去黃帝峰閉關吧,你們無名峰的靈氣淡薄,也沒有適合他恢復的功法,正好我修鍊的潛龍觀旁,有一個空閑的閉關靜地,那兒也很安全,沒有什麼會驚擾到他,就讓他去那兒吧。」黃龍真人語氣淡漠,可他這番話卻聽得璇璣子面色大變。

璇璣子當然知道潛龍觀是什麼地方,那是歷代掌教修鍊的處所,潛龍觀正巧坐落在一處靈眼之上,所謂靈眼,就是靈力最濃郁的地方,奪天地之造化而生,對修仙者益處極大,堪比某些靈氣較弱的洞天福地,而且靈眼十分罕見,往往十個八個大山脈中,都未必能有一個靈眼,偌大的翔龍國只有在黃帝峰有一個靈眼。

潛龍觀旁那個閉關靜地,璇璣子也知道,它緊靠潛龍觀靈眼,靈氣雖然遠遠比不上潛龍觀里的靈氣,卻也比無名峰要濃郁得多。

璇璣子知道,黃龍真人這次是真大方了。

若說太初教上百個靈氣濃郁的地方,最適合閉關養傷的是哪個?絕不是潛龍觀,而是潛龍觀旁邊的這個閉關靜地。

因為潛龍觀坐落於靈眼之上,靈氣之濃郁根本不是秦浩軒這種傷重之軀受得了的,如果將他丟去潛龍觀養傷,不但傷養不好,原本就殘破的經脈丹田反而會被靈氣沖得更糟糕。

而潛龍觀旁的閉關靜地卻不同了,閉關靜地沾了靈眼的光,靈氣濃郁超過黃帝峰其他地方,但它的靈氣溫和無比,汲取體內不但不用擔憂衝破經脈,反而對受傷的經脈丹田有所補益。

「喬陽……黃龍……掌教……你……」璇璣子深深凝望著黃龍真人,滿是皺紋的老臉上寫滿感動。

黃龍真人整肅面色,正經的說道:「我希望他不要糟蹋那株芝仙草……因為它是羅薇留給我的唯一東西,你知道的。」

不容璇璣子說話,黃龍真人從床榻上站起來,對他道:「徐鵬,你讓人將秦浩軒抬去我的閉關靜地,就叫那個叫花勞的弟子,還有秦浩軒的朋友,秦浩軒還不能動彈,但還是要吃喝拉撒的,就讓他們待到閉關靜地里作陪服侍吧。」

璇璣子一臉激動,緩緩頷首,深深凝望著黃龍真人。

黃龍真人也深深看了璇璣子一眼,旋即轉頭離去。

黃龍真人走後,璇璣子馬上叫上刑和藍煙,然後又讓自然堂弟子抬著秦浩軒,去潛龍觀旁閉關靜地。

潛龍觀旁這個閉關靜地,很像一個火山口,底部寬敞,足有十多丈的長寬,而這個地方越往上越窄,最頂上是一個僅有半丈寬的圓孔,可以通過這個圓孔看到白天黑夜,天上星辰,颳風下雨,但不論雨水還是修仙者的攻擊,都休想從這個錐形口子上透進來,因為這裡不但在護山大陣的保護中,而且還布置了單獨的陣法保護。

秦浩軒被抬到這裡后,璇璣子鄭重的對他說道:「好好養傷,盡量恢復。」

……

秦浩軒來到閉關靜地的當天下午,黃龍真人從潛龍觀中走出,他看了看閉關靜地的方向,然後闊步走了過去。

在黃龍真人的示意下,刑和藍煙暫時出去。

躺在床上動彈不得的秦浩軒看了看黃龍真人,黃龍真人也看了看秦浩軒。

兩人誰都沒有說話,一時間,氣氛尷尬。

沉默了好一會兒,掌教終於找了個椅子坐下,他認真的看著秦浩軒,身為掌教真人的威嚴再這一刻再也看不到,他身上只有修仙者的祥和,他彷彿有些累,捏了捏鼻樑,道:「其實,我不喜歡你。」

黃龍真人打破了沉默,秦浩軒自然也不會再閉著嘴,他微微一笑,看著黃龍真人就像看著同輩朋友般,語氣淡然:「我也不喜歡你。」

「你不喜歡我,因為我在資源上,沒有照顧自然堂,沒有照顧你們普通弟子?」黃龍真人自嘲一笑:「你覺得我的目光只落在三個無上紫種,還有兩個灰種身上?」

秦浩軒眼睛微閉,彷彿想猜出掌教說這番話的意思,他介面道:「難道不是么?」

「嗯,是1黃龍真人沒有因為秦浩軒表現出來的不尊敬而生氣,昂著頭想了想,道:「在修仙資源上,我的確更傾斜四大堂,也更照顧三個紫種和兩個灰種。」

秦浩軒沒有說話,因為他見掌教似乎意猶未荊

「你的師父,太初教的許多長老,他們是我的兄弟姐妹,包括四大堂堂主,還有你們這些弟子,不論潛力驚人的紫種,或者潛力平平的弱種,你們都是我的孩子。」黃龍真人目光淡淡落在虛空中,最後轉移到秦浩軒身上:「你不喜歡我,是因為我不公平吧?」

秦浩軒微微頷首,沒有說話。

黃龍真人呵呵一笑,站起身,走了幾步,悠悠說道:「的確,身為掌教,我該做到公平公正,正如我將你們每個弟子都看成我的孩子一般,我也該在修仙資源上做到一碗水端平,事實上我也很希望做到這個,可是……我做不到。」

「如果我在修仙資源上做到一碗水端平,那該多好啊1黃龍真人說著,輕聲一嘆,眼神惆悵:「可惜太初教沒有這麼渾厚的家底,為了宗門的長遠留存,為了宗門的發揚光大,我必須將更多的修仙資源給更有希望修仙的弟子。假如將兩份同樣的修仙資源分給一個無上紫種和一個弱種,無上紫種可以到達仙苗境二十葉,弱種卻連仙苗境二葉都達不到。」

黃龍真人目光炯炯,和秦浩軒的目光對視,他問道:「如果你站在我的角度,你會是一碗水端平,還是會將修仙資源都給無上紫種?」

秦浩軒雖然不知道掌教為什麼會跟自己說這些,按理說以他的身份地位,完全不必跟自己解釋什麼,自己只是一個弱種而已。

他認真思考,最後承認:「如果我在你的角度,我會將資源傾斜給更有潛力的人。」

秦浩軒沒有說得十分透徹,但掌教哪會不明白他的意思?其實換成任何一個人坐在掌教這個位置上,最先考慮的絕不是什麼各堂各弟子的公平,而是宗門如何源遠流長,如何繁榮昌盛,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向潛力更強弟子傾斜也是正常的,若是將秦浩軒放到這個位置,他也會這麼做。

就算不能將太初教在自己手裡發揚光大,至少不要成為導致宗門衰落的千古罪人,更何況太初教現在有三名無上紫種,兩個灰種,可以預見未來的太初教,一定能在修仙界眾多宗門中一飛衝天。

以前黃龍真人在秦浩軒眼裡,整體的感覺有些苛刻,尤其在對待他的問題上,掌教的做法讓秦浩軒頗有微詞,甚至讓徐羽直接拿出行氣丹給自己的死敵張狂。

「徐羽?行氣丹?」秦浩軒忽然想到這兩個名字,一下子醒悟過來掌教跟自己說這些的用意是什麼。

他看著黃龍真人,認真的說道:「掌教,你是想讓我勸勸徐羽,和張狂搞好關係,是嗎?」

黃龍真人流露出些許的意外眼神,隨即輕笑的搖頭,有些暗嘆自己有些欣賞這個年輕人,不自覺的將這個年輕人強行拉升到自己這個高度,突然聽到秦浩軒說出的有些幼稚的話,無奈的笑了。

「你終究還是一個孩子……這倒是本座的疏忽。」黃龍嘆氣說道:「在你看來,我可能會借著這個機會問你行氣丹?讓你說和小徐跟張狂李靖的關係。其實,真沒必要。這裡是太初,日後他們自然會走到一起,因為這裡是太初。」

秦浩軒的心被一股特殊的力量擊中,黃龍的自信聽起來是那麼沒有道理,可偏偏……他又相信了黃龍的那種自信。

「本座只是來看看你,只是來看看你……」黃龍不斷重複著同樣的一句話,眼神卻變得很是溫柔,少了往日掌教的氣勢,他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來看什麼的。

一個弱種弟子,便是再出色,也不至於……

黃龍把頭輕搖,自己是來看他的也是來看璇璣子的,或者說……是來看太初的未來的一部分吧?

「掌教說的對。」秦浩軒輕聲說道:「弟子有些看輕掌教了,弟子也希望他們早點跟我一樣,心性成熟些。」

黃龍真人啞然一笑,秦浩軒這話說的很對,但從這麼一個年輕人嘴裡說出來,而且還是誇自己的,又有那麼一點可愛。

沒錯!黃龍發現秦浩軒這個孩子,除了有些討厭之外,還有些可愛。

「你剛剛說小徐他們三顆紫種關係的事情……」黃龍接茬說道:「徐羽也好,張狂也好,李靖也好,他們都是無上紫種弟子,他們三個人是咱們太初教的希望。如果太初教想進階為無上大教,就必須讓他們三個紫種弟子和睦團結,避免內耗,這樣才能真正強盛。若你能說和徐羽,盜也不是一件壞事。」

黃龍真人說完,似乎在等秦浩軒表態,可是秦浩軒一句話沒說,只是淡淡的點頭。

秦浩軒心中對黃龍真人有怨氣,儘管他是掌教,儘管他是仙嬰道果境的強者,是太初教無人敢違逆的一教之尊,但秦浩軒還是怨他。

不過怨歸怨,秦浩軒還是清楚的認識到,即便自己坐在黃龍真人這個位置上,也無法做得比他更好,甚至還遠遠不如他。

師父璇璣子也跟秦浩軒說過芝仙草對掌教意義時,秦浩軒聽后心裡很是震撼,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支芝仙草竟然是黃龍真人死去幾十年,感情極深的雙修道侶,留給他的唯一東西。

秦浩軒深深凝望了面如冠玉,還只是中年人模樣,身上透出一教之尊威嚴氣勢,言語舉止間無比成熟的掌教,實在無法和師父所說,百年前那個頑皮少年聯繫起來。

不過也是,師父還說自己百年前是一個整天掛著鼻涕裝老成的鼻涕蟲呢,現在從他蒼老的神情,枯槁的容顏上,哪還能瞧出一絲鼻涕蟲的影子呢?

百年時光荏苒,歲月與人不再。

秦浩軒深深凝望著掌教,他設身處地的想:「如果我是掌教真人,是絕對不會將這株芝仙草拿出來的。因為掌教完全可以拒絕拿出來,沒有人能強迫他什麼,僅僅一句這是我私人物品就夠了。可他還是拿出來了,因為在他眼裡,他首先是一個掌教,其次才是道侶早喪的修仙者,在早逝的道侶留念和太初教平穩光大兩條路上,掌教選了後者。如果是我,我做不到這樣的犧牲。」

秦浩軒再看向掌教真人的眼神,飽含敬意,以前對他的一些怨氣,也在此刻煙消雲散,他彷彿能理解掌教。

因為,他是一個值得尊敬的長者,從大局角度,他並不是一個公平的長者,但在私人方面,正如他所說,將自己也當成他的孩子。儘管是一個一直不喜歡的孩子,可為了挽救自己,他還是做出了最大的犧牲。

黃龍真人將一本封面古樸的功法放在秦浩軒面前,語氣淡然的說道:「這本功法是夏雲堂,也是全太初教對恢復仙苗傷勢最有幫助的功法,你好好參習,雖然你保住修為的希望很小,但我還是希望你能保住,別辜負我的芝仙草。」

「謝謝掌教。」秦浩軒心中微動,他知道將另外一個堂的功法拿出來給自己,雖然大家都是太初教的人,但兩個堂的道統不同,掌教這麼拿出來,或許會讓夏雲堂弟子心生芥蒂。

秦浩軒沒有拒絕,他知道自己拒絕不了,很認真的說了一句:「謝謝掌教。」

黃龍真人微微一笑,衣袖在桌子上一拂,然後起身,深深凝望秦浩軒一眼,嘆道:「可惜你不是無上紫種,如果你是紫種弟子,我甚至願意用張狂和李靖兩個換你一個。」

沒有多作逗留,黃龍真人凝望了秦浩軒一眼后,離開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