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三十七章 綠蘿回春生六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七章 綠蘿回春生六道【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這才注意到,在掌教剛才衣袖拂過的桌子上,多了兩個小玉瓶,每個玉瓶里有三顆龍眼大的丹藥,桌子上刻著幾行字,詳細介紹了這兩枚丹藥的用途和用法。

秦浩軒的心微微一顫,以他弱種的身份,掌教看在百年交情的璇璣子,以及無上紫種徐羽的面子上,讓自己來潛龍觀旁的閉關靜地,已經是莫大的恩賜了,可他竟然還送來一本恢復仙苗的功法,以及留下兩瓶丹藥,這就有些超乎秦浩軒意料了。

掌教完全可以不用這麼做的,不管自己能不能保住修為,他已經拿出芝仙草了,還讓自己在太初教最好的閉關靜地養傷,哪怕最後修為不保,那也怪不得他。

在印象里,掌教可不是這樣大方的人。

旋即,秦浩軒又輕笑一聲:「掌教將雙修道侶用命換來的,唯一留給他的念想芝仙草都給我了,我還在想這些,確實不太厚道了……他確實真將我們當自己的孩子看吧。」

原本只感覺自然堂親近,認為只有自然堂的弟子還算可親的秦浩軒,忽然覺得原來太初教也不乏溫情,只是這份溫情藏得更深,而像掌教黃龍真人這樣,將他對每個弟子的溫情,都化作對門派的關愛和呵護。

「這次,欠掌教一條命了1秦浩軒對原本沒有什麼概念和印象的太初教,此刻多了幾分親切。

這一刻,秦浩軒的心底,又有一顆溫暖的種子生根發芽,這是掌教種下的。

走出閉關靜地,黃龍真人看著遠方天邊,自言自語:「秦浩軒,是成是敗就看你自己了,希望你能恢復修為,不要糟蹋了我的芝仙草,不要辜負徐鵬。只可惜傷成那樣,恢復的希望太渺茫了,我已經盡人事,聽天命吧。」

此時,俗名徐鵬的璇璣子並不知道黃龍真人所作的一切,坐在無名峰道觀門口的他,遙望高聳入雲的黃帝峰,也在自言自語:「喬陽,你應該會幫他吧?」

時間荏苒,光陰如箭。

不知不覺,秦浩軒在閉關靜地里呆了兩個月了,這兩個月來在藍煙悉心照料之下,以及芝仙草殘餘藥效,還有掌教留下的兩瓶丹藥,秦浩軒已經能行動自如了,身體的傷勢幾乎痊癒,破損的經脈丹田,在芝仙草殘餘藥力兩個月的修復,也恢復得差不多了。

芝仙草不愧是異草榜排行前三的靈藥,秦浩軒的丹田和經脈傷成這樣,但在秦浩軒苦苦修鍊了掌教送的那本,輔以芝仙草的藥力,竟然使破破爛爛的經脈丹田恢復了。

只可惜一株芝仙草的藥力不夠,若能多一顆芝仙草,恐怕秦浩軒那仍舊焦炭一般的仙苗仙葉也有希望吧,只是現在芝仙草的藥力已經耗盡,接下來的一切就全靠他自己了。

「呼1秦浩軒睜開眼睛,長長喘一口氣。

這兩個月來他不斷修鍊,是太初教最好的養傷修鍊的功法,可秦浩軒苦修了兩個月,仍舊沒有太多效果。

吸收的靈力,通過已經傷損大半的仙根,傳到焦炭一般的仙苗上,仙苗雖然沒有繼續惡化,但也沒有任何起色,依舊這麼不死不活的延續著。

這兩個月來,秦浩軒每天通過頭頂那個半丈方圓的圓孔,看著漫天星斗,日出月落,斗轉星移,颳風下雨,靜靜思索和總結著各種心得感悟,在道心上每天都有明悟的感覺,可他唯一弄不明白該如何恢復仙苗。

唯一讓秦浩軒開心的是,在這兩個月的恢復中,有徐羽送的靈藥,藍煙精血的損失也補回了十之七八,雖然比不上全盛時期,但原本蒼白的臉上有些血色了。

至於刑也一直在盤膝打坐,一直在恢復修鍊,只是他從來不說自己傷得怎麼樣,秦浩軒也不知道他的進展。

這天晚上,秦浩軒依舊仰望星空。

他靜靜的躺在床上,身上閃爍著運行的綠色光華,這些綠色光華在秦浩軒身上一閃即逝,剿的丹田中,流入他的仙苗中。

仙苗靜靜接收著傳來的勃勃生機,可依然不死不活,依舊如焦炭般毫無反應。

許多時候,秦浩軒甚至在懷疑自己的仙苗徹底死了,而自己的修仙希望也斷絕了。

在他感悟天道,仰望星斗時,刑一如既往的閉目苦修,而藍煙不知什麼時候坐在他身邊,輕聲說道:「累了就休息幾天,別讓自己太累,這樣沒好處。」

秦浩軒收起,輕輕一嘆,在這個不算大,但也不算小的閉關靜室里躊躇來回的走了幾圈,道:「藍煙,你告訴我,我這種情況是真的沒法恢復了嗎?」

藍煙沒有說話,因為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秦浩軒笑了笑,道:「其實我也知道,我這樣恐怕很難恢復了。原來體內有芝仙草的藥力,我還有三成讓仙苗起死回生的希望,可現在芝仙草的藥力消失了,僅僅把我的經脈和丹田的傷勢恢復好,可見我的傷有多嚴重,我身上最嚴重的並不是丹田和經脈,而是仙苗,所以哪怕再有一株芝仙草,我想讓仙苗恢復,希望也渺茫得很。」

按照農長老的推測,秦浩軒吞食芝仙草,有三成希望恢復體內傷勢。

這種推測,只是建立在理論基礎上,實際上秦浩軒的傷勢要嚴重得多,而芝仙草這種天材地寶雖然珍貴,但也沒有農長老想的那麼能化腐朽為神奇。

在絕仙毒谷得到過幾次天材地寶,吃過一葉金蓮、七星菌這種天材地寶的秦浩軒知道,這種稀罕的靈藥雖然有用,但畢竟不是仙丹。

兩個月來,秦浩軒一直在堅持,一直固執的認為自己能夠恢復仙苗,可現在他第一次喪失了信心。

不是秦浩軒道心不堅,可做一件明知道沒有希望的事,還信心滿滿的固執堅持,那不是自信,而是傻了。

感受著秦浩軒的這種頹廢,藍煙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時,一直在打坐修鍊的刑忽然睜開眼睛,他似笑非笑的看著秦浩軒,道:「看在我們是好哥們的份上,還有一個辦法。」

秦浩軒目光淡淡落在刑的身上,道:「能令我的仙苗起死回生?」

刑毫不猶豫的點頭:「能1

「什麼?」秦浩軒打了個哈欠,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

兩個月來的堅持不懈,希望恢復修為的強大決心,是他力量的源泉,而此刻他一灰心,這股力量消失,一股股疲憊的感覺席捲而來。

而且秦浩軒也不認為刑真的有讓他恢復的辦法,如果有的話,不早拿出來了?

刑正色說道:「博大精深,既然裡面有這種損己傷人的大法,裡面肯定也恢復傷勢的修鍊功法,或許對你有用,你為什麼不試試呢?」

秦浩軒一愣,狠狠拍了拍腦袋,恍然:「是啊,這兩個月我一直修鍊,怎麼就忘了。」

秦浩軒立刻閉上眼睛,開始翻閱起深深刻在腦海中的。

半響之後,他睜開眼睛,眼眸中精芒閃爍,剛才身上的那股頹廢氣息一掃而光,他道:「里有,可是我無法理解,現在我將的口訣念出來。」

聽到秦浩軒這句話,不管是刑還是藍煙,眼中都閃起了精芒,刑更是一臉火熱,激動萬分,他原本提醒秦浩軒里有恢復的功法,就是因為他體內傷勢也挺重,兩個月的苦修下來根本沒有太多效果,所以將主意打到秦浩軒身上,正在絞盡腦汁的想,怎麼才能從他身上掏出里的恢復口訣。

只是沒想到,秦浩軒這一次這麼爽快,竟然願意將的口訣公布出來。

其實經過剿滅散修、對付白展躍的那兩次大戰,秦浩軒在內心深處已經將刑和藍煙當成生死戰友,藍煙不用說,她甚至願意取出自己精血來救自己,取出精血可是有生命危險的,再不濟也會影響壽元長短。

刑這傢伙雖然是幽泉冥界的魔,平時表現得時而不靠譜時而不著調,不過關鍵時刻他都堅定的和自己站在一起,不管是為了他們之間的偉大友誼,還是想要套取,刑也豁出去性命了。

在秦浩軒和白展躍打到最後時,刑已經受了傷,根本無法施展,這個時候刑完全可以跑人,但他還是維持著鎧甲的模樣,為秦浩軒擋住了不少攻擊,若非如此,秦浩軒還能有命在?若非如此,刑也不會傷得這麼嚴重了。

「天地之始,分陰陽,划三界,歸五行,生六道……」秦浩軒將里的緩緩說出來,隨著秦浩軒的口訣念出,刑的表情也愈發精彩,眼中精芒閃爍。

當秦浩軒念完之後,刑獃獃了思考了片刻,藍煙也陷入沉思之中。

這篇雖然只有寥寥百字,卻博大精深,比之要深奧不知多少倍。

刑思索片刻,以他的見識很快便悟懂了,忽然站起來,雙手叉腰,大聲笑道:「好東西啊好東西,本魔受了這麼重的傷,有了這個東西,本魔很快就能恢復,還能有很大的進步,未來修鍊一飛衝天指日可待啊!哈哈哈哈1

秦浩軒看了一眼得意忘形的刑,忍不住提醒道:「哎哎,你先別興奮,我才是受傷最重的,我把告訴你,是讓你幫我恢復的,我才是主角,你先告訴我是怎麼回事?」

刑這才收斂了笑容,但激動之情還是洋溢於表。

「對我來說,可以完全恢復,不過你傷得這麼重,即便是的,讓你恢復的希望也不大。」刑頓了頓,然後說道:「的方式和別的功法不一樣,比如你那本,受了傷后便是不住的吸收天地靈氣修補修補,最多功法厲害點,吸收的天地靈氣更多更精純,如果受傷不是太狠,這種辦法倒是有效。可卻不是這樣,受傷的、壞掉的部分,直接斬掉。」

秦浩軒聽得一愣一愣的,受傷了在傷口處修補,不正是所有恢復功法的精華要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