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三百三十八章 揮劍斬過去萬事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八章 揮劍斬過去萬事從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這時,一直在秦浩軒感悟的藍煙也睜開眼睛,靜靜的聽刑的解說,聽得眼冒精光。

刑繼續說道:「就比如一棵草,它枯黃死了,化作灰燼之後,即便你施再多肥也沒用,這個時候怎麼辦?斬了唄,斬了埋進土裡做肥料多好。你只要保持根莖不死,生機不斷,就能重新破土發芽,就猶如鳳凰涅槃重生。」

「斬了當肥料?」秦浩軒愣了愣,他是山村娃出身,大田鎮土地稀少又貧瘠,小時候跟父親去村東頭那塊貧瘠的土地下種時,父親總會將去年的菜葉爛根埋在土裡,說是當肥料,所以秦浩軒也很快明白刑的意思:「你是說,讓我將現在的仙葉、仙苗斬斷,重新出苗,出葉?」

刑點點頭:「你的仙苗和仙葉傷得嚴重,仙根估計也一樣,這種情況下,即便恢復好了也會對你未來修鍊有很大影響,而且你這麼嚴重,就算將天地靈氣吸收乾淨了,也無法讓你的仙苗重新煥發生機,還不如當斷則斷,將仙苗、仙葉斬了當做肥料,去其糟粕,取其精華。」

這時,藍煙也明白了刑的意思,對秦浩軒道:「破而後立,的確是目前最好的辦法,其實你的仙苗應該已經死了,之所以還沒有凋零枯萎,那是因為你的仙種還沒死,仙根核心部分沒有受傷,而你又一直為仙苗提供天地靈氣。」

刑道:「是啊,要不是你這麼奇葩,竟然能保已死的仙苗死而不絕,換別人早玩完了。」

秦浩軒輕嘆一聲,看了看刑,又看了看藍煙,道:「我明白你們的意思,但是修到十葉境不容易啊!千日修為一朝喪……」

藍煙深深凝望了秦浩軒一眼,忽然她嘴裡噴出一口黑血,然後馬上盤膝打坐了。

很快,藍煙全身瀰漫著淡淡霧氣,她的身上透出一股虛弱的味道,就像之前擠出精血那般,但是秦浩軒和刑都可以看出,藍煙吐出這口黑血之後,整個人身上透出磅生機。

藍煙雖然體內精血恢復了十之七八,但實際上異種失去三成精血,是會留下暗疾的,在接觸之前,藍煙只能期望慢慢修鍊,用天地靈氣去消化和遮掩暗疾,即便有人告訴她,可以將這一塊暗疾切除,重新再來,藍煙肯定不敢這麼做。

不過這種出自的神奇恢復功法,讓她沒有半點猶豫就照做了,而且照做之後她赫然發現,以她身上不算嚴重的問題,恢復起來也不用多久。

「好決絕,好果斷1刑贊了一句,再看看秦浩軒,道:「你自己看著辦吧1

接著,刑也不管秦浩軒是不是用,他自顧自的將的一些要點仔細講解介紹,隨後沒有再說話,也和藍煙一眼閉上眼睛盤膝打坐,也不知道是不是用,不過刑的嘴裡沒有吐出什麼黑血。

秦浩軒一咬牙,心中發狠道:「與其這樣遙遙無期毫無希望,不如破而後立1

想罷,他按照刑說的的修鍊方法,將體內殘餘的靈力凝成一柄匕首,這柄銳利的匕首朝仙苗上的第一片仙葉斬下。

「嗤1

這柄靈力匕首刺在好像隨時能枯萎的仙葉上,但仙葉卻並沒有馬上碎裂,只是裂開一條小小的縫隙,一股鑽心刺骨的疼痛傳到秦浩軒的腦海,疼得他幾欲暈厥,頓時豆大的汗水滴落。

好半響秦浩軒才緩過氣,他倒抽一口涼氣:「第一片仙葉才一條裂縫就這麼疼,十片仙葉完全斬掉,還要將仙苗砍斷,那不得死去活來?」

不過現在他沒有選擇,因為斬了仙苗仙葉,他還有恢復的一線希望,如果不斬,他這輩子修仙無望。

「我無法得道飛升,就無法讓父母長生1想起父母慈祥親切的面容,想到他們有一天會離世……秦浩軒的心彷彿在絞痛,他咬牙道:「不行,只要有一線希望,我都不能放棄1

休息了一會兒,他蒼白的臉稍稍恢復了一點血色,沒有遲疑,他再度凝聚體內不多的靈力,化作匕首,斬向有了裂縫的那片仙葉!

「嘩1

如此斬斬停停,耗費了兩天的時間,秦浩軒終於將這片枯葉斬碎。

身體和精神雙重疲勞的他,白眼一翻直接躺倒在床上,大口喘氣。

他原本以為斬仙苗是很簡單的事情,只要平根斬掉,留下仙種和沒受傷部分的仙根就行,可現在才發現,想要斬仙苗,並不是直接連根斬掉的,仙苗雖然已經枯萎,但畢竟是靈力造化所生,與秦浩軒本命有著莫大的關聯,這麼一下直接毀掉仙苗,秦浩軒也必死無疑,如果想要斬掉焦黑的仙苗和仙葉,還要不傷到他的小命,就必須一點點慢慢斬。

斬碎一片仙葉,秦浩軒身上的氣勢徒然萎靡下來,體內那殘餘的靈力也消散了,不管是他的身體狀況還是精神狀態,想要繼續斬下一片仙葉,至少要恢復半個月的。

四個月後,連續斬了十片仙葉,只剩下光禿禿仙苗的秦浩軒已經元氣大傷,他的頭剛剛沾著枕頭,就沉沉昏睡過去。

這種昏睡,在過去的四個月里每天都上演,刑已經司空見慣了,但藍煙每次看到秦浩軒暈厥過去時,眼中都會閃過一絲感同身受的痛苦。

十片仙葉斬完后,秦浩軒又花了足足半個月時間,將比仙葉葉莖要粗壯好幾倍的仙苗斬斷,在藍煙不忍的目光中,又看著他暈睡了一天一夜。

在咬牙將仙苗斬斷之後,已經疼麻木了的秦浩軒調整了幾天。

刑見他將仙苗斬斷,還遲遲沒有下決心梳理仙根,不禁催促道:「將仙苗斬斷之後,必須儘快梳理仙根,重新生出仙根,你現在做還很簡單,再晚一點的話,你又要重新從種植仙根境的紮根開始了。」

秦浩軒望著刑,問道:「仙根是修仙之根基,若有損傷就麻煩了。」

「有啥麻煩的,大不了重新紮一次根唄!你在斬時,注意別傷到仙種就行,那才是你修仙的根基,對枯死的仙根,你該快刀斬亂麻才對。」刑眼中閃過一道誰都沒發現的狡黠,最後目光落在藍煙身上,盯得藍煙渾身發毛。

「你盯著我看什麼?」

「沒啥,發現你最近又恢復了不少。」

……

秦浩軒被刑一催促,頓時也下了決心,決定快刀斬亂麻,自己現在反正跟廢人一樣,有啥後果也斬了再說,反正不可能有比現在更糟糕的情況了。

他下定決心之後,悍然凝聚靈力,化作一柄鋒銳的靈力匕首,斬入他完好仙根與壞死仙根,糾纏成鳥巢一般的仙種。

「嗤1

靈力匕首一到,一根壞死仙根斷裂,儘管這仙根都是壞死了,但切起來比切斷手指還要疼痛百倍,比擊碎一片仙葉都還要疼。

秦浩軒渾身冒出虛汗,整個人猶如虛脫一般軟軟倒在床上,將藍煙嚇了一跳。

刑在一旁說道:「沒啥,沒啥,斬斷一條壞死的仙根而已。」

秦浩軒真想跳起來將說風涼話的刑狠狠揍一頓,然後再斬斷他幾條魔根,看他有沒有事,不過現在秦浩軒也就能想想而已,他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

才斬斷一條仙根就這樣,那他六百條側根都斬斷,豈不是要疼個半死?

其實刑還是很有良心的,他說完風涼話后,還是很同情的看了秦浩軒一眼,勸著心疼不已的藍煙說道:「沒事,你別太擔心了,秦浩軒只是一個弱種,斬斷仙根再疼也疼不了多少,他才多少條仙根啊?」

秦浩軒真想跳起來拍死他,他除了一條仙根主根,一條魔根主根外,可是有足足六百條側根的,這六百條里有五百條是壞死的。

「原來根基扎得太深也不好啊1

這是秦浩軒半昏迷間最後一個念頭,若讓那些才幾十條仙根的修仙者知道,不知道會不會直接氣死。

第二天,秦浩軒醒來,休息了一晚上的他精力旺盛了些,但腦袋還是很疼。

他在心裡想道:「與其每天受折磨,不如如刑所說,快刀斬亂麻拚命一搏,大不了失敗身死,總比這樣不死不活,一輩子沒修仙機會要強1

打定主意的秦浩軒沒有猶疑,他盤膝打坐,將體內僅有的靈力全部調集起來,化作一柄柄靈力的利刃,然後對準自己那些盤根交錯的壞死仙根,狠狠斬了上去!

「嗤嗤……」五十條壞死仙根同時斷裂。

一口黑血從秦浩軒嘴裡噴出。

將一直關注著秦浩軒的藍煙嚇了一跳,即便刑也臉色一變,說道:「我靠,他這是怎麼玩的,一下子這麼激烈了?」

藍煙心亂如麻,這時,秦浩軒又悍然指揮靈力匕首,斬斷五十條壞死側根。

「噗1

又是一口黑血噴出。

隨著秦浩軒五百多條壞死側根被斬斷,每斬斷幾十條,秦浩軒就會噴出一蓬血,起初噴的是黑血,幾次之後顏色漸漸變紅。

秦浩軒斬斷最後的壞死仙根,哇哇吐出幾口殷紅鮮血。

原本擔憂的藍煙眼睛微亮,驚喜道:「他的血液變紅了,看來傷勢都被斬掉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