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三十九章 寂滅方能成天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 寂滅方能成天驕【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仙根一斷,秦浩軒感覺身子虛弱到極限,靈魂意識都漸漸淡去,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想要睜開眼睛看一眼說話的藍煙都做不到,隨後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他倒在床上的聲響很大,將刑和藍煙嚇了一跳,尤其是他們看秦浩軒現在的模樣,又跟受了重傷瀕死時的模樣差不多了,氣若遊絲,生機淡保

刑看著秦浩軒這幅模樣:「藍煙,你看,他又昏倒了1

藍煙狠狠瞪了刑一眼,看到秦浩軒這幅模樣,再看刑一臉狡黠的笑容,愣住了,問道:「怎麼回事?他昏倒了你還笑得這麼開心1

刑攤攤手道:「又沒什麼,他昏倒不是很正常嗎?他應該是將仙根壞掉的部分一次性給全斬掉了,導致元氣大傷,命懸一線埃」

「那怎麼辦?」刑說得輕飄飄的,卻將藍煙嚇了一跳,修仙者的元氣大傷,藍煙是知道有多嚴重的,眼神中不禁流露出幾分焦急。

刑道:「很簡單,吃些天材地寶就行,如果沒有的話,他就比較麻煩了,還是有生命危險的。」

「在這裡哪來的天材地寶?看他現在這個樣子,太初教肯定也不會給什麼靈藥了,那他現在怎麼辦?」藍煙一愣,她總覺得刑的笑容很詭異,不禁有些怒了,斥道:「你知道斬斷仙根有多嚴重么?在他瘋狂斬斷仙根時你怎麼不說,你說了我就會阻止啊1

「其實也沒啥,這裡沒有天材地寶,不還有你么?」刑虛晃一槍,嘿嘿一笑,道:「我看你半年來,用也恢復得差不多了,不如你貢獻幾滴精血吧,保准他吃了之後馬上就恢復。」

藍煙粉臉隱現煞氣,狠狠瞪著刑,喝道:「你怎麼能這樣呢?」

「哎喲,別裝啦,我知道你喜歡他啦1刑嬉皮笑臉,調侃道:「其實這些我都是知道的……」

刑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藍煙堵住了嘴巴,她臉刷的一下紅了,嗔道:「不許說,不許說了,我,我給他精血還不行嗎?這種話你不能再亂說了1

刑無所謂的點頭,道:「不說就不說咯!不過藍煙啊,你看我受了傷,又沒地方吃修仙者,恢復得很慢啊,如果有些靈石的話……」

「你……」藍煙瞪了瞪刑,然後沉著聲道:「我給你靈石1

刑狡黠一笑,不在說話,接過藍煙遞來的一千顆下三品靈石,然後乖乖閃到一邊。

藍煙看著暈厥過去的秦浩軒,微微一嘆,眉頭一攥之後,伸出右手,無名指與大拇指相掐,口中念動幾句法訣,頓時身上洋溢起一陣淡漠的血光。

片刻之後,藍煙原本白裡透紅的臉蛋,頓時又變得蒼白,但在她纖細雪白的手掌之上,凝出一滴晶瑩的精血。

她將精血滴入秦浩軒嘴裡,自己則癱坐在秦浩軒床頭。

將受傷仙根都斬斷,導致元氣大傷,幾乎瀕死的秦浩軒,吃了精血之後感覺一股磅精純的藥力散發全身,原本傷了不少的元氣在這一刻又補充回來了,渾身又彷彿有使不完的力氣。

刑在一旁默默看著秦浩軒的變化,心中無比驚奇:「異種,這就是一種的力量啊!都說異種修仙者渾身是寶,看來一點都沒錯,秦浩軒剛才差點都要死的人了……」

「我……吃了什麼靈藥?怎麼現在又很精神?」從重傷中恢復的秦浩軒睜開眼睛,首先印入眼帘的是藍煙那張煞白的臉蛋。

秦浩軒彷彿明白了什麼,滿臉怒意,彷彿噴火的目光投在刑的臉上。

刑訕笑一聲,很不負責的攤攤手,道:「哎呀,我不就忘了說么?像你這種情況,要斬掉仙根是比較麻煩的,對身上的傷害也比較大,不過一天斬一兩根的,持續斬個三五年還是沒大影響,可沒想到你這麼急功近利,一開始就把受損仙根全部斬了,這樣的話就需要諸如九葉金蓮啊血蓮花啊之類的天材地寶來調養身體,這不沒那些東西,看你暈厥過去了,藍煙姑娘她是很著急的呀,所以主動拿精血來救你咯。」

「你一開始便知道?」秦浩軒臉色陰冷的盯著刑。

「你從沒問我,我何必說呢?」刑一臉輕鬆的聳動著肩膀,上下打量著秦浩軒頻頻點頭:「不錯不錯,你已經有血色了。」

「你……」

砰!

刑的俊臉上挨了一拳,整個臉被轟的扭曲,身體倒飛出去硬是撞倒牆壁之上才停止倒飛,那雙眼睛依然閃爍著無所謂的笑意,他抬手揉了揉面頰很是欣慰的說道:「這拳頭這麼有力氣,看來你身體恢復的比我想的還好。」

「你……」秦浩軒眼中閃動怒意:「藍煙的身體情況你難道不知?用她的精血,壽元豈能不損?你過分了1

「是嗎?」刑一邊揉著面頰一邊起哨一,我刑把你當朋友。你的性命在我這裡是第一位的。第二!我並沒有強迫藍煙,那是她自願的!老秦,你現在有力氣揍我,不如好好消化她的精血,別辜負了她才是真的。至於我?你恢復了之後,再動手不遲。」

秦浩軒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的盯著刑,他知道……刑知道如果將實情告訴他,自己在沒有靈藥的情況下是肯定不會這麼斬仙根的,他故意不告訴自己,還隱約告訴自己不快點斬斷仙根的麻煩,若不是他這幾句話讓秦浩軒慌張了,秦浩軒又豈會一次性斬斷仙根?

在刑的眼裡,反正有藍煙拿精血來救自己,無所謂,但他卻忽略了藍煙損失精血,會影響本來就不多的壽元的。

雖然是為了自己好,但刑的這種小心思秦浩軒還是很不喜歡,在他心裡,藍煙也是很好的朋友。

醒來的藍煙對秦浩軒道:「沒什麼的,我修習了,能快速補充精血。」

秦浩軒愧疚的看了她一眼,滿眼的憐惜,語氣剛毅決絕,道:「以後真不能這樣,你損失精血,會影響壽元1

刑在旁邊插嘴道:「還在這卿卿我我呢,不趕緊趁著精血的藥力還在,趕緊將仙根調理好,否則你又得重新開始修鍊了1

秦浩軒聽了這話,心中一凜,歉意的朝藍煙一笑,然後閉目開始運氣。

剛剛運轉,秦浩軒感覺丹田中多了一道靈氣,這道靈氣猶如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在自己渾身空蕩蕩的經脈中走了一遍,最終又回到他的丹田中。

此刻,他丹田只剩下仙魔種,以及一條仙根主根和一條魔根主根。

在這道靈氣的滋養牽動下,秦浩軒發現,原本被斬斷的壞死仙根,在運行時,有一種十分精純的靈力散發出來,隨後,這股靈力就支持著秦浩軒,繼續催生仙根。

有過一次紮根經驗的秦浩軒,這一次可謂輕車熟路,而且這兩年來他對修仙的感悟也摸索出很多,扎仙根根本都不需要再用神識引導,他便知道扎在哪裡會有最好的作用。

很快,被斬斷的五百多條仙根完全被的功法吞噬,化作一道道精純無比的靈力,幫助秦浩軒紮根。

十條,二十條,三十條……

五個時辰之後,在異種精血和壞死仙根的養分下,秦浩軒的仙魔種上又重新出現了六百條仙根。

一條條仙根重新將秦浩軒的仙魔種包裹起來,一層層纏繞,如果說秦浩軒以前六百條側根是完美紮根,那麼新的仙根就是超完美紮根了,這讓破而後立因禍得福的秦浩軒感覺萬分激動。

不過再激動也抵不過疲倦,他完成紮根之後,躺倒在床上,此時他發現臉色蒼白的藍煙正安靜的坐在椅子上,仰著頭看著天上的星斗,兩眼中隱有淚光閃爍。

秦浩軒看到兩次救了自己的藍煙,心中不禁升起濃濃的愧疚感,他從床上坐起,也搬了一條凳子,坐到藍煙附近,悄聲問道:「怎麼,你想家了嗎?」

「想。」藍煙沒有回頭,還是仰望天上星斗。

「我剛才完成了紮根,等我恢復之後,我一定想辦法幫你掙到回家的靈石。」

藍煙輕輕一嘆:「我現在不是很想回家,因為我回去后,父母看到我的身體,他們會很著急的,可是再著急又怎麼樣?我是異種,註定活不過百歲,看到我死了,他們會很難過,不如就讓我死在外面,這樣他們沒這麼難受。」

秦浩軒沒有說話,他看出藍煙眼中瀰漫的淡淡哀愁,說不想回家是真的,可她想家也是真的。

他沒有說話,只是在心裡暗暗想道:「藍煙救過我兩次,如果沒有她,我此刻恐怕早死了吧!絕仙毒谷裡面那麼多天材地寶,我一定要想辦法弄到一些,說不定能救藍煙,讓她打破異種活不過百歲的魔咒!以前那些異種活不過百歲,那是他們沒有絕仙毒谷這麼多資源。」

就在秦浩軒沉思間,刑從靜室的外室走進來,手裡拿著一瓶丹藥,道:「你那個掌教老頭對你真不錯,又給你送丹藥來了。」

正在沉思的秦浩軒微微一愣,這已經是他進入閉關靜地的九個月里,掌教第二次送來丹藥了,只是他從來不見內室,悄悄將丹藥放在外室便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