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太初>第三百四十二章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二章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

「嗯?」秦浩軒被刑忽然說出的話一驚,心裡猛地咯一下,詫異的看著刑,壓低聲音問道:「你說什麼?你說掌教的壽元……不多?」

刑在秦浩軒和藍煙詫異的注視下,十分肯定的點點頭。

「不可能呀,掌教跟師父是同年月的人,現在算起來還不到一百五十歲,他又是仙嬰道果境強者,壽命長達數百年,怎麼可能會壽元不多?」

刑道:「我也不清楚,你們掌教肯定是有什麼問題,他雖然有仙嬰道果境的實力境界,卻沒有仙嬰道果境修仙者該有的壽元,至少我在他身上能看到的,不過區區數十載的壽命。」

秦浩軒失聲:「怎麼會這樣?」

「我也不知道,原本我是看不出來的,但我這兩年恢復了一些傷勢后,眼力見也厲害了不少,這才瞧出來的。」

秦浩軒死死盯著刑,沉聲道:「這種事不能開玩笑,你是不是看錯了?」

「你認識我也不是一天兩天,我什麼時候看錯過?」刑攤攤手,一副自信的模樣。

秦浩軒想想也是,這傢伙除了在自己的問題上,還真沒看錯過什麼,他道:「那以前你怎麼幾次沒瞧出的我厲害,想要揍我卻被我揍?」

「你,你不算正常人,看待常1刑無奈說道:「你明明是弱種,可是你的神識卻這麼強大,這一次閉關兩年出來之後,你神識又更強大了,而且你修鍊的速度也不像是一般弱種,總的來說你是怪胎1

秦浩軒不再說話,眉頭微皺,面色陰沉,在心裡想道:「掌教對我有救命之恩,而且還讓我在他隔壁的閉關靜地養傷,多次送功法送丹藥,對我是很好的,由此可以看出掌教是個好人,太初教在他手裡也蒸蒸日上欣欣向榮,如果他壽元耗盡,誰知道換個掌教會是怎麼樣的呢?他對我,有長輩之恩之德,我說什麼也要報答他。」

想到這裡,秦浩軒轉頭看著刑,悄聲問道:「水府中獲得的鐘乳靈液,能為掌教延壽么?」

刑很認真的點點頭,看了藍煙一眼,附在秦浩軒耳邊:「對一般修仙者來說,這種鍾乳靈液都能延壽的,除非一些特殊的。」

刑沒有明說,但他看一眼藍煙,意思很明顯,鍾乳靈液能為掌教延壽,卻不能為藍煙延壽。

「如果鍾乳靈液能為掌教延壽,那掌教為什麼不用呢?」秦浩軒有些奇怪的摸了摸頭:「按理說掌教是一教之尊,鍾乳靈液這種延壽靈藥,他是最可能得到的。」

刑輕笑一聲:「水府一年才開一次,而且分量大點的鐘乳靈液都有禁制保護,尋常弟子哪能得到?運氣好的不過得到三五滴沒有禁制保護的罷了,而且這種東西,除了你們掌教,太初教還有長老院長老,一些太上長老需要用的。」

就在他們說話間,經過一處小院,秦浩軒三人忽然看到遠處有一仙風道骨的老者,駕馭飛劍飛了過來,從他身上透出的氣勢來看,和掌教有些相似,應當也是仙嬰道果境的老祖宗。

他的目光焦急,看也沒看秦浩軒三人一眼,直接落入小院。

一個細若蚊吶的聲音傳入秦浩軒耳里:「老黑,這三年來在水府里獲得的鐘乳靈液越來越少,今年更離譜,連一百滴都不到,咱們這幾個太上長老,再和長老院那般小傢伙,還有掌教分下來,一人才能得到幾滴,不夠用啊1

「希望明年會好一些吧,咱們幾個再著急也沒用啊,我們又沒法進水府,我只盼著絕仙毒谷的毒霧能快點散修,那樣咱們太初教馬上能強盛無數倍。」

太上長老?秦浩軒聽到他們幾個的身份,心裡顯然一驚,這位仙風道骨的老者和他對話的那人,竟然都是太初教地位比長老院長老還高的太上長老。

而且聽這兩位太上長老的對話,也在為鍾乳靈液的不足而發愁。

院子里雖然沒有布結界法術,但他們說話的聲音很小,若是尋常弟子肯定是聽不到的,就算以前的秦浩軒也休想聽清楚,但自從他重新出苗出葉,而且修鍊了刑教他的,身體強度比以前更上了幾個層次,所以才能聽清楚。

「看來,掌教真人也沒有足夠的靈液!掌教對我這麼好,我也得想辦法弄一些鍾乳靈液給他,讓他延長壽元,也算是盡湍心吧1秦浩軒想了想后,又想起自己的師父。

在上次下山前,自己悄悄給師父茶水裡摻雜了幾滴鍾乳靈液,師父吃了之後應該對壽元有好處,不知道他老人家現在怎麼樣了,按照正常的推測,他的壽元可要盡了!

秦浩軒愈發的迫不及待起來,匆匆走向仙雲車場,恨不得馬上飛到無名峰見到師父,想必師父見到他修為恢復,也會很開心吧。

去仙雲車場的這一路上,秦浩軒並沒遇到什麼熟人,畢竟他入道時間只有兩年,剛拜入太初教時,因為越級挑戰,以及收了靈寵小金,名氣在太初教中不小,後來又受了重傷,讓掌教拿出芝仙草救他,一時間秦浩軒這三個字在太初教幾乎人盡皆知,可真正知道秦浩軒長什麼樣的卻不多。

走到黃帝峰半山腰的仙雲車場時,負責仙雲車場的長老只是淡淡瞥了秦浩軒一眼。

長老聲音淡漠:「去哪裡?」

「無名峰。」

「兩顆下三品靈石。」長老淡漠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異色,平時很少有人會去無名峰,而無名峰上的自然堂弟子沒事也很少來黃帝峰。

繳納靈石后,秦浩軒在長老略帶鄙夷的目光注視下,上了仙雲車,來到無名峰。

坐在仙雲車上,秦浩軒的心情是激動的,這麼久沒有見到師父了,想必他看到自己也會很激動吧,還有葉師兄,以及自然堂那些不算太熟的師兄弟們,看到自己想必會很高興吧。

刑和藍煙十分有趣的注意到,在掌教面前表現得十分平靜老成的秦浩軒,在這一刻竟然像孩子一樣有些慌張了。

刑不懂,但藍煙卻懂,這種激動不安的情緒叫近鄉情怯。

「兩年來,師父從來沒來看過我,不知道他的身體怎麼樣了,那幾滴鍾乳靈液應該很有效果吧?」

在仙雲車落到無名峰,秦浩軒走下仙雲車時,幾個自然堂弟子頓時愣住了。

雖然秦浩軒在自然堂露面不多,但璇璣子兩年前帶他去了一次佈道壇,秦浩軒在佈道壇里的精彩表現,讓大家都記住了這個年輕的師弟,也認可了他是師父衣缽弟子的身份。

當秦浩軒重傷瀕死的消息傳到自然堂時,每個自然堂的師兄弟都沉浸在深深的惋惜中,秦浩軒每一點驚采絕艷的表現,傳回自然堂弟子耳里,都讓他們有一種感同身受的驕傲和自豪,自然堂有多少年沒有出過這麼天才的弟子了,修為境界力壓灰種直追紫種,戰鬥力更是堪比仙苗境二十多葉的散修。

可以預見,若是未來自然堂由他接班,一定會令人耳目一新。

可惜天妒英才,秦浩軒重傷瀕死,師父求掌教用芝仙草救人,秦浩軒在潛龍觀旁閉關靜地閉關養傷。

得知消息的自然堂弟子,每一個都深深擔憂,雖然他們不知道秦浩軒受傷有多嚴重,但從師父豁出老臉求掌教用芝仙草這種天材地寶來救他,恐怕傷得就很嚴重了。

時隔兩年,仍舊有不少自然堂弟子牽挂著秦浩軒,因為他們知道,師父璇璣子還在牽挂著秦浩軒,他老人家堅定的相信秦浩軒一定會恢復。

當秦浩軒走下仙雲車,和每個僅僅是眼熟的自然堂弟子笑著打招呼時,這些自然堂弟子無不是大驚,然後大喜。

「你是秦師弟,秦浩軒師弟?你回來了,你真的回來了1那幾名自然堂弟子儘管很確定眼前這個就是秦浩軒,而且看著秦浩軒身強體壯的,整個人氣色也很好,但還是情不自禁的發問:「你的傷勢恢復了嗎?」

看到師兄們驚喜交加的表情,秦浩軒心中感動,一股回家的溫暖湧上心頭。

「這就是回家的感覺么?」他不禁深深呼吸一口氣,這才對那幾名師兄弟點頭笑道:「多謝幾位師兄關心,我的傷已經痊癒了。」

「哦?太好了,太好了!浩軒師弟,你的傷勢恢復了,真是太好了1這幾名自然堂弟子彼此換了一個驚喜交加的眼神,隨後一個人道:「我馬上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其他師兄弟1

說罷,他一溜煙似的跑了,秦浩軒不禁一笑,心中感動更甚。

藍煙感受著秦浩軒回家的喜悅,又想起異鄉漂泊無法回家的自己,又是開心又是憂鬱。

「秦浩軒,你真幸福。」藍煙聲音幽幽。

一貫喜歡跟秦浩軒唱反調的刑也低聲嘟囔:「要是我回家,迎接的陣仗比你要大百倍。」

秦浩軒詫異的看了看刑,他怎麼在刑的臉上也看出一絲鄉愁了呢?不過這廝臉上的鄉愁,很快便被沒心沒肺的笑容衝散。

「嗯!沒錯,我感覺你會被上萬的魔用砍死你的群毆,來歡迎你吧?」秦浩軒習慣性的跟刑懟話。

「上萬?這麼看不起本魔?」刑用日常的對話反擊道:「老子若是回到那邊的話,估計半個魔界都要來追殺老子,老子可是天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