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三百三十六章 發財多來債也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六章 發財多來債也多【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小金的實力雖然不錯,但身上還沒散發出妖氣,而且也一直強忍著沒有吃人,太初教的長老和弟子們只當小金是有靈智的靈獸,卻沒瞧出他其實是一頭修妖的妖怪。

兩年不見,這一人一獸自然是格外親熱的。

遠處靈田穀的新弟子們看到這一幕,不禁驚訝得目瞪口呆。

「天吶,你看到沒,猴王小金撲在那個人身上,難道那個人就是秦浩軒么?」

「秦浩軒,我聽師兄們說,他不是受了無法恢復的重傷么?」

「秦浩軒,他在靈田穀可是傳奇人物啊1

許多靈田穀的老弟子們看著這一幕,也不禁倒吸一口涼氣:「秦浩軒回來了!秦浩軒竟然傷勢痊癒的回來了1

和秦浩軒親熱了一會兒的小金,從他懷裡跳下來,然後很興奮的拉著秦浩軒回屋。

秦浩軒看了看葉師兄,又看了看小金,不知道這傢伙葫蘆里賣什麼葯。

走進兩年沒有回來的屋子,有小金每天打理,所以屋子裡也沒有什麼灰塵和霉氣,一切乾乾淨淨整整齊齊,和之前的擺設一模一樣,一套簡陋的桌凳,一張床,還有一個小衣櫃。

將秦浩軒拉進屋子后,葉一鳴也跟了進來,小金一吹口哨,登時,一千五百頭大力猿猴將秦浩軒的屋子重重圍了起來,其他太初教弟子想要靠近都不可能。

秦浩軒更奇怪了,小金神秘兮兮的是幹嘛呢?

小金也沒有解釋,它拉著秦浩軒走到床頭,將秦浩軒的床往旁邊一挪,地上出現幾塊木板。

小金將木板一掀開,露出一個地洞,一股濃郁的靈氣衝出。

然後小金在前面帶路,秦浩軒和葉一鳴也跟了上去。

他們走過一段不算長的通道時,來到小金挖掘的地窖中。

秦浩軒和葉一鳴四顧張望一眼,登時被這個巨大的地窖給驚呆了。這個地窖是秦浩軒下山入紅塵后才挖掘的,葉一鳴雖然知道,但也沒親自進來過。

地窖至少有百丈長寬,更有三丈高,足以容納一千人而不擠了,可這麼一個巨大的地窖,此刻卻堆滿了各種靈谷、靈玉米,這些靈穀類穀物按照類型分開,堆積成一座座小山了。

除了小山般的靈谷,還有各種靈藥分門別類的擺放整齊。

秦浩軒倒吸一口涼氣,這麼多堆積成山的靈谷,在他入門時幾乎都不敢想象了,不禁贊道:「小金,你真厲害1

被秦浩軒誇的小金吱吱一叫,趾高氣昂的帶著秦浩軒走到一個角落。

秦浩軒和葉一鳴一看,幾乎都愣了——好大一堆下三品靈石,至少也有十多萬顆吧。

他們只是粗粗一估算,這裡的靈石、靈谷、靈藥總價值加起來,怕有數十萬顆下三品靈石了。

看到這一幕,一向沉穩的葉一鳴也大驚失色:「好大一批修仙資源,好多靈石,好多靈藥……」

葉一鳴雖然是仙苗境十五葉的修仙者,又是自然堂的大弟子,可他在一貫修仙資源奇缺的自然堂,哪裡見過如此之多的修仙資源。

「靈谷、靈藥可以入葯,煉丹,食用……靈石的用處就更大了,小金啊,沒想到我入道四年閉關兩年來,你竟然給我攢下這麼大的身家……」秦浩軒眼睛幾乎都直了,狠狠吞了一口唾沫,看向小金的眼神不再那麼隨意。

雖然秦浩軒也知道,小金幫人打理靈田,事後收取一成的報酬,四年下來也猜測它肯定積攢下很多的修仙資源,可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多。

小金露出自豪的眼神,但隨即又不滿的吱吱幾句,比手畫腳的用身體語言訴說著。

看著小金連手帶腳的比劃,秦浩軒的眉頭也皺了起來:「怎麼回事?」

雖然他能看懂小金大多數的肢體語言,但小金畢竟不會說話,很多東西沒法表達清楚,只是隱隱約約知道,小金還有不少報酬沒拿回來。

一旁的葉一鳴從這一大批修仙資源的震撼中回過神來,對秦浩軒說道:「哎,小金這四年來的收穫驚人啊!可惜還有不少報酬沒有拿到,不然我們現在看到的肯定會更多。」

「沒拿到?」秦浩軒愣了愣,問道:「葉師兄,你是說還有人賴賬?」

「嗯。有些弟子在請小金幫忙照看靈田時,都知道拿出一成收成作為小金的傭金,小金也和他們談得好好的,可到收成的時候,就有人開始賴賬了。」葉一鳴嘆氣,苦笑道:「你下山紅塵歷練的那一年,尤其是你斬殺了很多散修的消息傳來時,請小金幹活的同門都還規規矩矩,按照之前談好的報酬送來了,可是自從你受傷,在黃帝峰閉關靜養后,就有不少人開始賴賬了。」

「你傷重瀕死的消息一傳出,大家都當你無法活著出來,就算活著出來也是一個廢人,所以有人就宣稱要等你回來后,讓你親自找他收租,說什麼賬目分明,這樣不會出錯。」

秦浩軒點點頭,若有所思的說道:「沒關係,這些人到時候我逐一拜訪,既然他們都那麼說了,想來我親自找他們收租,他們也不好意思不給。」

葉一鳴苦笑一聲,道:「那些人還算好了,你親自找上門去收租,他們大多會給的,可有的一開始就打算賴賬,理由就五花八門了,甚至有的都說自己看園子的符獸壞了,不聽指揮了,根本沒法進園子收取靈谷靈藥,導致他們的靈藥都爛在地里,其實他們早就把靈谷靈藥都悄悄收割了。」

因為掌教救了秦浩軒一命,又是送功法又是送丹藥的,秦浩軒對太初教的歸屬感也比以前強得多,也更加知道修仙資源的稀缺難得,所以當葉一鳴說到這個時,他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歪了歪脖子想了想,設身處地的說道:「這些人是不是有難處?很需要那些葯,所以找借口拖延?」

葉一鳴搖頭,否決了秦浩軒的猜測,道:「那倒不是,這幾個人是出了名的難纏,也是出了名的癩子,他們就算不請小金幫忙照看靈田,也會請一些新入門的師弟師妹幫忙看靈田,不過他們請人幹活從來就沒有給過報酬,不少剛入門的新弟子追討多次,也沒能在他們那討到該得的報酬,有的還被威脅了,甚至再也不敢找他們討要。」

「這些人,可真不是東西。」秦浩軒眉頭皺起,眼神里透出幾分嫌惡,道:「我給他們幹了活,哪能不給錢?天下哪有這樣的好事?別人找他們討要不到報酬,我就偏要去討討,看他們給不給。」

葉一鳴聽說秦浩軒想要去索要報酬,連連搖頭道:「算啦,算啦,你鬥不過他們,他們敢賴賬,也都是有些依仗的,比如這裡面有一個叫匡御的,他極得師父看重,他師父是仙苗境四十九葉的修仙者,而且出了名的護短,這個匡御自己本身也是仙苗境二十七葉的修為,他謊稱看園子符獸壞了不聽指揮,他那頭符獸實力就堪比仙苗境二十葉修仙者,我們雖然知道他園子里的靈藥都被收走了,可又進不了園子,有什麼辦法呢?」

「當初這些人賴賬,小金來找我幫忙,我也曾帶自然堂的一些師兄弟找他們索帳,匡御這傢伙就直接在自己葯園子里放一隻符獸,任何人靠近葯園子符獸就會攻擊,我們進不去葯園子,他又裝得態度誠懇,連連訴苦說是符獸的問題,靈藥全部爛在土裡,他也無可奈何。」葉一鳴苦笑著繼續說道:「一開始他還很好說話,好說歹說各種理由各種借口,到最後連見都不見我們,我實力比不上他那頭符獸,無法進他葯園子里看個究竟,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秦浩軒眉頭一揚,緩緩搖頭,摸著也一臉憤哪源,說道:「小金可是付出了勞動的,如果他地里的靈藥有一絲損壞,那是要找小金真金白銀賠錢的,可小金將他田裡的靈藥看護得好好的,讓他賺了個盆滿缽滿,現在連應該給的報酬都不給,哪有這種道理?」

「這種人,就不該縱容。」秦浩軒聲音一揚,慷慨激昂:「匡御這種人有了一個就會有第二個,如果都跟他這樣,日後小金不都白乾了?」

聽了秦浩軒這番話,小金也咬牙切齒的吱吱叫了幾句,表示支持秦浩軒的觀點。

雖然小金不用辛苦下地幹活,但靈田穀中大部分靈田,現在都是雇傭小金照看,它每天頂著日晒雨淋的在各個靈田、葯園子間穿梭,監督手下的大力猿猴幹活,也是很辛苦的,付出了辛苦卻得不到回報,小金自然不服。

葉一鳴還想勸幾句,秦浩軒直接打斷道:「葉師兄,這裡面最難纏,最賴皮的是不是這個匡御?麻煩師兄將幾個賴皮的資料跟我說說。」

見勸說無用,葉一鳴也不再多費口舌,他知道師弟的性子,沒有把握的事情絕對不會做,所以他不贊同歸不贊同,秦浩軒向他打聽起賴皮的資料,他也不隱瞞。

當初他幫小金討賬時,也都一一登門過,對這些人的資料也有了解。

「這些賴皮裡面,最難纏的幾個人中就有這個匡御,匡御是碧竹堂弟子,自身是仙苗境二十七葉的修仙者,因為煉丹天賦極得他師父器重。他師父不但是仙苗境四十九葉的強者,被宗門寄予了突破仙樹境的希望,還是碧竹堂的一名煉丹高手,這麼厲害的一個人,偏生極其護短寵溺匡御,所以這個匡御不管是其他新入門的師弟還是小金,凡是幫他打理過靈田的人,到最後半點報酬都沒撈到,說起來其他幾個癩子也是學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