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三十七章 再度出山立規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七章 再度出山立規矩【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葉一鳴以為秦浩軒不懂仙苗境四十九葉的厲害,不禁又多嘴一句:「咱們太初教仙樹境強者不多,每一個仙樹境強者都是撐起宗門的中流砥柱,仙苗境四十九葉強者是最有希望突破仙樹境的,所以宗門對仙樹境四十九葉強者都很看重,他們在宗門內的地位,僅次於仙樹境強者。」

「那又如何?」秦浩軒嘴角牽起一絲冷笑,就算太初教的仙苗境二十七葉修仙者,真實戰鬥力比仙苗境二十七葉的散修強,但再強又能強到哪去呢?就算鬧成決鬥,鬧到鬥法小會上,也非得拿這個匡御殺雞儆猴,狠狠敲打敲打其他癩子不可,否則日後誰還肯乖乖的付報酬?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既然匡御出頭當這個壞榜樣,那自己就拿他做次榜樣!

「今晚天色已晚,明天一早去找匡御的麻煩吧。」秦浩軒抱著不滿意,恨不得馬上去收租的小金離開地窖。

……

第二天,天色將亮,剛在絕仙毒谷中回來,還沒來得及好好休息一下的秦浩軒被小金從床上拉起來。

小金吱吱呀呀的叫著,那一臉迫不及待的憤懣表情,看得秦浩軒忍俊不禁。

他想起昨天晚上去絕仙毒谷,雖然沒有收穫什麼東西,但因為神識變強的緣故,他可以活動的範圍也更大了,範圍擴大這麼多,好好搜尋的話,肯定能獲得很多好東西,說不定還能得到龍鱗仙劍的其他部分。

「只是不知道那株雞冠草還要多久才能徹底成熟,兩年前看它彷彿馬上要成熟了,兩年後看它,只是顏色更深了一絲,還是沒有成熟。」

秦浩軒剛被小金拉出房間,葉一鳴帶著刑和藍煙也來了,刑和藍煙聽說秦浩軒要去收租,他們兩個在自然堂哪裡還呆得住,尤其是在黃帝峰的閉關靜地里熬了兩年的刑,更是按捺不住喜歡湊熱鬧的跳脫性子,非要跟來看看不可,藍煙在自然堂沒有其他熟人,自然也就跟來了。

「老大,老大,聽說你今天要找頑主討債啊!嘖嘖,這種事你怎麼能不說呢?你不知道我最喜歡看熱鬧么?」刑遠遠看到秦浩軒便喊起來。

附近也有不少早起的自然堂弟子在活動了,他們聽到刑這句話,不禁臉色一變。

小金幫人照看靈田葯園,被拖欠拒付傭金的事,靈田穀的弟子們也是有耳聞的,而且他們也知道那幾個頑主到底有多頑,所以聽說秦浩軒要去討債,不禁一驚。

「秦浩軒重傷兩年,剛剛恢復回來就要立威嗎?」

「這幾個頑主里,匡威算是最癩皮之一,他可是有名的笑面虎,除非秦浩軒想跟他撕破臉皮,否則休想在他手裡討到半顆靈石的報酬啊1

「是啊,有一個拜在古雲堂的弟子,當年給匡御做了一年的苦力,結果半顆靈石也沒拿到,後來找古雲堂的師兄幫忙上門討要,結果都被匡御師兄打跑了,這個匡御師兄可是很厲害的。」

「我看秦浩軒要吃虧啊,他畢竟只是自然堂弟子,自然堂人馬單薄,實力弱小,根本沒法給秦浩軒撐腰,就算秦浩軒本人恢復到受傷前的境界,在匡御面前也不算什麼啊1

「這個匡御師兄,性子姦猾,人稱笑面虎,又愛貪小便宜,想在他手裡討靈石,這難度太大了。」

以秦浩軒的耳力,自然也聽到這些人私下議論,刑更是湊在他耳邊,笑道:「老大啊,看來他們都不看好你啊1

秦浩軒笑了笑,道:「不看好難道就不去討了?出發1

匡御是碧竹堂的弟子,碧竹堂最擅長的就是煉製丹藥,每個碧竹堂弟子都種了一片葯園子,要想在碧竹堂弟子的葯園子里拿一顆靈藥,不吝於割他肉喝他血,匡御既然打定主意賴賬,秦浩軒想去討租可不容易。

昨晚葉一鳴已經打探清楚匡御的消息,這個匡御正在碧竹堂的丹房潛心煉丹。

秦浩軒帶著葉一鳴、小金、刑和藍煙,一行四人一獸乘坐仙雲車,浩浩蕩蕩來到碧竹堂。

碧竹堂在黃帝峰山陽之處,在四大堂的堂址中,每天受照射的陽光最多,而且也有好些適合靈藥種植的沃土,種出來的靈藥比靈田穀出產的靈藥要好不少,不過這樣的沃土面積太少,匡御他師父都只分得三畝而已,匡御自然沒份了。

不過匡御在他師父的幫襯下,在靈田穀倒是弄了幾畝極品靈地。

秦浩軒一行四人一獸來到碧竹堂,還沒跨進碧竹堂那氣派的大門,馬上就被碧竹堂幾個巡邏弟子攔住了:「站住,站住,你們幾個不是碧竹堂的人吧,來碧竹堂幹嘛?」

秦浩軒平時露面就少,再加上閉關兩年,碧竹堂弟子自然沒認出他,刑和藍煙就更不用說了。

葉一鳴是自然堂的大師兄,穿著著自然堂三個字的宗袍,可自然堂在太初教都是被輕視鄙夷的對象,又只有仙苗境十五葉的實力,也沒人將他這個自然堂大師兄當回事。

所以負責看護巡邏的碧竹堂弟子,將他們攔住,同時目光落在小金的身上。

小金在太初教中絕對是最特殊的存在,手下統御一千五百頭大力猿猴,承包了大多數弟子的靈田日常照看事務,所以他們在看到小金后,再看到葉一鳴,馬上明白他們的來意。

這幾名碧竹堂弟子互相對望一眼,悄聲說道:「半年前自然堂的人幫這猴子出頭,三番五次的來找匡御師兄索要報酬,匡御師兄後來不耐煩了,吩咐再來找就直接轟人,嗯,幾個自然堂弟子罷了,轟就轟吧。」

「你們幾個,又是來找匡御師兄的?」一名碧竹堂弟子撇撇嘴,直接說道:「匡御師兄不在,你們下次再來吧。」

看他回絕得輕車熟路的模樣,顯然這個匡御早有過吩咐了。

秦浩軒也不生氣,笑眯眯的說道:「請問匡御師兄去哪裡了?」

「我怎麼知道1一個碧竹堂弟子沒好氣的說道:「你要找他自個聯繫去,別問我。」

知道秦浩軒幾人是自然堂弟子,還是跑來找有名的鐵公雞匡御要賬的,所以碧竹堂的這幾個弟子壓根就沒給他們好臉色,回答的話十分不耐煩,一隻手胡亂揮著,彷彿驅趕蒼蠅。

秦浩軒的面色漸漸陰沉下去,雖然知道來碧竹堂要賬不會順利,卻沒想到還沒進門就被攔住了,而且對方態度還如此惡劣。

「碧竹堂和自然堂同屬太初教,一個宗門的師兄弟,你們這樣,不是有傷宗門和氣么?」秦浩軒的面色陰沉下去,聲音也陰寒了幾分。

經過兩年的閉關,秦浩軒的心態比以前又要沉穩許多,按理說這幾個小角色也無法讓他生氣,只是因為掌教黃龍真人的緣故,他已經將自己當成太初教的一員,漸漸將太初教當成自己的家。

自己的家裡出現了這種不和諧因素,就像親兄弟反目成仇,秦浩軒能不怒么?

「師兄弟?去去去,哪兒涼快哪兒玩去,誰有空跟你們自然堂當師兄弟?」一名碧竹堂弟子冷笑著凝視秦浩軒,道:「看你身上宗袍都沒一件,也跑來碧竹堂耀武揚威,說說,你叫什麼名字?你憑什麼幫這隻猴子出頭?你有什麼資格?」

這名碧竹堂弟子說完,其他幾名碧竹堂弟子臉上都浮現出冷笑,一副看待白痴的目光看著秦浩軒,在他們眼裡,要實力沒實力,要地位沒地位的自然堂弟子,有什麼資格?

如果是這隻猴子的主人秦浩軒,倒還算名正言順,而且秦浩軒兩年前在七丈淵戰場大發神威,一天斬殺三十名散修的英勇戰績,也讓他們心顫,不過兩年前秦浩軒就重傷瀕死,現在恐怕還不死不活的在閉關靜地呆著呢。

他們碧竹堂的人,也從農長老當年的描述中得知秦浩軒的傷勢,就連農長老的丹道醫術,再加上掌教真人的芝仙草,都說秦浩軒恢復實力的希望渺茫。

秦浩軒面色嚴肅,一字一頓道:「我叫秦浩軒,我是它的主人,我找匡御討回本該屬於我的傭金,請問,我有沒有資格?」

「秦浩軒?」剛還認為秦浩軒重傷,不可能痊癒的這幾名碧竹堂弟子彷彿見鬼一般,看著站在他們面前一臉怒氣的青年男子:「你就是秦浩軒?」

「是1秦浩軒冷笑一聲,招了招手,小金撲到他懷裡,秦浩軒對他們道:「如果你們不願我自己進去找匡御,就麻煩你們將他請出來,否則我就去找農長老問問,這就是你們碧竹堂對待同門的禮數不成?」

小金也十分配合的呲牙咧嘴,表達它的憤怒。

兩年前,秦浩軒在七丈淵戰場,和這農長老也算有數面之緣,因為他兇悍的戰鬥力以及打了幾個月都沒受過傷的身體,讓農長老無比驚訝,對他很是賞識,而且農長老後來更是救過他的命,這種淵源累積起來,農長老和他也算關係匪淺了。

顯然,碧竹堂的巡邏弟子也聽過秦浩軒的大名,其中一個悄聲對另外幾個道:「農長老在咱們碧竹堂那是僅次於堂主的丹道高手,秦浩軒竟然說要找農長老,這不是吹牛么?」

另外一個巡邏弟子卻是面色一肅,輕聲說道:「他好像不是吹牛,你還記得兩年前秦浩軒重傷瀕死,農長老不但為秦浩軒配藥,在回到碧竹堂后,更是跟還十分惋惜秦浩軒的傷勢,大嘆秦浩軒恢復無望,可惜了一個修仙的好苗子1

「嗯,我也聽說過,甚至無上紫種徐羽,為了請農長老救秦浩軒,更是欠下了農長老一個『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大人情,如果真是秦浩軒,可不是我們惹得起的。」

「就算是秦浩軒又怎麼樣?我可不信秦浩軒還能恢復過來,我曾聽說秦浩軒的傷勢,是根本不可能恢復的,別看他現在站在我們面前,但他的仙苗仙種肯定全毀了,修仙的路子被斷絕了,現在肯定廢人一個。」

「就算是廢人,他身後也站著一個無上紫種,不是我們開罪得起的,要不去通報匡御師兄一聲,至於匡御師兄見不見,那就和我們無關了。」

幾名巡邏弟子商量好后,一個說道:「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去看看匡御師兄在不在,如果不在就不能怪我了。」

秦浩軒看的輕輕搖頭,修養了這兩年時間,怎麼太初的這些弟子,越來越沒規矩了?做事情越來越是過線了?正好!趁著這個機會,把該給他們修理的毛病好好陪修理一下,上上規矩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