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三十八章 師兄有難我代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八章 師兄有難我代勞【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在碧竹堂中地位都不低的匡御,正坐在丹爐前,優哉游哉的等新丹出爐。

「嘿,這一爐丹,運氣好的話至少能賣上五百顆下三品靈石吧?刨除藥材、丹爐損耗等成本,純利潤高達三百顆靈石啊!嘖嘖,真不錯1

生著一對三角眼,精於算計的匡御默默盤算著,同時也在心裡默默想道:「小金那猴子看管葯田真是有一手,在它帶的大力猿猴照顧下,我葯田的產量竟然比往年多出一成左右,那個死鬼秦浩軒真是走狗屎運啊,竟然能弄到這麼極品的猴子,我已經賴了它四年的傭金了,明年它肯定不給我幹了吧!真頭疼!那些新入門的新人弟子,毛手毛腳的哪有那些猴子幹得好,不過沒辦法,為了省傭金,只有這樣了。」

匡御暗呼可惜,不過也在暗暗慶幸,因為這四年的傭金雖然只是收成的一成,但他種的靈藥價值高,四年傭金摺合靈石也足有一千六百顆下三品靈石了,這麼大一筆錢,他當然捨不得吐出來了。

他正在盤算著今年收成時,那個巡邏弟子跑來丹房:「匡御師兄。」

「什麼事?」正在美滋滋算著自己收入的匡御,驟然被人打斷當然一臉不爽,抬著頭看著那個巡邏弟子,道:「看你一臉慌張的,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是不是自然堂那幫廢物又幫猴子來收租了?」

這名巡邏弟子點頭,道:「不止自然堂的人來了,還有那隻猴子的主人,秦浩軒也來了。」

「什麼?」匡御猛地站起來,他師父在碧竹堂地位不低,而且又很寵溺他,平時也跟他說過不少門派八卦,師父說到這個秦浩軒時,連連搖頭,說這是一個讓農長老都讚嘆不已的人才,更是讓掌教拿出芝仙草來救的弱種弟子。

別人認為秦浩軒在七丈淵戰場的戰績,是弄虛作假的,很有水分,可一個弄虛作假的弱種弟子怎麼可能被農長老認可是人才呢?而且在明知沒有希望的情況下,還能讓掌教拿出異草榜排列前三的芝仙草來救他。

這可不一般啊!

所以當巡邏弟子通報秦浩軒親自來收傭金時,匡御也猛然一驚,不過隨後冷靜下來,條理清晰的分析道:「秦浩軒閉關兩年,不知道什麼時候悄然出來了,根據之前農長老對他傷勢的悲觀,可以推斷出秦浩軒想要恢復修為是沒希望了,如果他是一個廢人的話,我又何必怕他呢?不過秦浩軒很得農長老、掌教的賞識,又和無上紫種徐羽的關係匪淺,我拒而不見反而顯得我心虛,嗯,得去見見他,還是用以前那套說辭1

匡御呵斥一聲:「慌慌張張的幹嘛?秦浩軒來了又怎麼樣?誰都知道我看守葯園子的符獸出問題,誰都進不去,現在靈藥都爛在葯田裡了,既然靈藥都爛了,哪還有傭金可給?走,帶我去見見這位秦浩軒師弟。」

被匡御幾句呵斥,就連這名巡邏弟子都對匡御的厚臉皮生出敬佩之意了,凡是知道匡御的人,誰不知道他是出了名的癩子,可說這些鬼話時臉不紅心不跳,臉上還附帶一些難過的神色,簡直是天生的演技派埃

秦浩軒一行人沒等多久,碧竹堂就走出來一個矮矮胖胖,宗袍胸前著字樣的男子。

匡御一臉笑容,看到秦浩軒彷彿見到久別重逢的好友,一邊爽朗的笑著,一邊迎上來:「啊呀,啊呀,貴客登門啊,貴客登門啊,難怪我一大早就聽到枝椏上喜鵲叫,原本還在罵它不識時務,明知道我幾塊葯園子里的靈藥都拿不出來,馬上就要爛在土裡了,它還在我面前叫,原來是秦浩軒師弟重傷痊癒了,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啊1

如果不知道匡御的累累惡行,光見他這幅模樣,聽他這些話語,還當他是多麼爽快多麼率直的一個人呢。

秦浩軒微微一笑,既然匡御擺出笑臉,那自己也沒必要和他撕破臉皮說話。

他淡淡叫了一句:「匡御師兄。」

匡御彷彿沒聽出秦浩軒語氣平淡,反而轉過頭訓斥旁邊幾個巡邏弟子:「秦師弟是咱們碧竹堂的貴客,深重掌教和農長老看重的天才弟子,你們將他攔在外面不讓進去,這是咱們碧竹堂的待客之道么?秦師弟啊,我們碧竹堂這幾個弟子修仙時日尚淺,不太懂規矩,你別見怪。來來,秦師弟,還有這幾位師弟,快請進,去我的寒舍喝杯茶。」

秦浩軒搖頭,道:「喝茶就不必了,我這次來找匡御師兄,是想和匡御師兄談談我的靈獸小金,這四年來為匡御師兄看管靈田傭金問題。」

「傭金?」匡御一聽到這個,那張原本爽朗笑著的臉瞬間苦起來,連連唉聲嘆氣:「哎,秦師弟啊秦師弟,說起這個事啊,為兄還真的對不住你埃」

秦浩軒臉上掛著淡淡微笑,靜靜看著匡御的表演。

匡御也沒客氣,十分自然的表演起來,一臉沉痛:「秦師弟你不知道,我的符獸是師父贈我的金雲獅子獸,這頭有仙苗境二十葉的金雲獅子獸用來鎮守葯園子,那是再好不過的選擇,秦師弟你也知道咱們太初教雖然表面和諧,但人心隔肚皮,誰知道背地裡沒收些偷雞摸狗之徒進來?」

這個偷雞摸狗,在太初教都是有名癩子的傢伙,竟然賊喊捉賊的義正言辭說道:「為兄雖然實力比較差,但是煉丹上還是有點造詣的,所以種植的靈藥也不是太差,為了防備被偷,就用師父他老人家贈給我的金雲獅子獸看守靈田,起初還好,可沒想到在靈藥快要成熟時,金雲獅子獸忽然出了問題,連我這個主人都不認,只要靠近葯園子它就攻擊。」

「哎,為兄雖然有仙苗境二十七葉的實力,可這頭金雲獅子符獸是我師父,用真正靈獸金雲獅子獸靈魂煉製而成的,它的實力實在太厲害了,不但速度很快,動作就像一團金雲,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撞飛了,想將它打碎都沒機會。」

秦浩軒詫異的說道:「靈獸魂魄煉製的符獸?那真是可惜了,價格肯定不菲吧?匡御師兄有沒有請其他師兄幫忙收拾它呢?」

「當然有啊!本來想拜託厲害的師兄出手,但是師兄聽說我的金雲獅子獸是師父他老人家送的,而且還是靈獸魂魄煉製,便不肯幫忙,說打碎師父他老人家送我價值貴重的符獸,惟恐我師父怪罪他,讓我等師父他老人家這一爐丹煉完,請師父出手重新收服符獸,可是師父這一爐丹煉好,最短時間也要兩三年,所以我也沒辦法啊,只能看著一園子價值四五千顆靈石的靈藥白白爛在地里。」

說話間,匡御臉上的神情也配合得極為到位,如果不是秦浩軒知道他是有名的癩子,說不定真會相信這傢伙的滿嘴鬼話,因為能把鬼話說得跟真話似的,這種人實在不多了。

「葉師兄的情報里說,匡御的金雲獅子獸根本就沒出問題,上個月還看到他帶金雲獅子獸在外面溜達呢,既然如此,那我就打壞你的符獸,讓你偷雞不成蝕把米,狠狠心疼一把1秦浩軒在心裡默默想道:「一個用靈獸靈魂製作的符獸價值,總不止一千六百顆下三品靈石吧?」

打定主意后,秦浩軒也順著匡御的神情,十分配合的嘆息一聲,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樣:「哎呀,真可惜,那匡御師兄你這頭符獸,豈不是廢掉了?一旦符獸反叛,那想要再收服的難度,可比重新製作一頭符獸要難多了。」

「是啊!秦師弟你也知道,靈獸魂魄製作的符獸,是可以自主的執行一些命令的,我當初給它下令是,攻擊一切靠近葯園,圖謀不軌的人。」

匡御嘆息著,連連搖頭,神情無比黯然:「誰知它竟然連我都攻擊,而且我也完全控制不了它了,就算想去採藥也沒辦法啊,我根本沒法靠近葯園子啊!要是收了靈藥,也不至於拖著秦師弟你的傭金,肯定是第一時間給你送過去了。」

聽到秦浩軒這句話,匡御心裡冷笑不已,看來這個秦浩軒也不怎麼樣嘛,幾句話就騙到了。

其實匡御的這頭金雲獅子獸哪裡出了問題,靈獸魂魄製作的符獸,是有自主執行簡單命令的能力,所以他向符獸下令主動看護葯園子,哪怕他本人接近也要攻擊,於是就造成了金雲獅子獸反叛的假象,不過匡御的假話實在太假了。

因為以匡御一毛不拔的鐵公雞性格,如果金雲獅子獸真的反叛,使他沒法接近葯園子,一地價值數千靈石的靈藥白白爛在地里,還耽誤下一年的靈藥種植,他哪怕真的收拾不了反叛的符獸,也會請長老出手降服了它。

只要給幾百顆下三品靈石的傭金,很多長老樂意幫這個忙的。

「這樣啊!匡御師兄真是實誠人1聽完匡御的鬼話,秦浩軒誇讚了一句后,若有所思的點頭,完全一副為匡御操心的模樣:「匡御師兄,你的符獸擋著葯園子,也會讓你今年沒法種靈藥,那豈不是虧大了,既然匡御師兄把我當自己人看待,如此推誠置腹的,那我就免費幫匡御師兄你一次,把這頭符獸給毀了吧?」

聽著秦浩軒這話,匡御心裡一咯,但隨即又反應過來,在心裡想道:「秦浩軒受傷以前雖然厲害,但他受了那麼嚴重的傷,想要恢復過來是不可能了,想要對付我那頭金雲獅子獸?既然你想找虐,那可就不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