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三十九章 誰虧誰賺誰人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 誰虧誰賺誰人知【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匡御已經打定主意不給秦浩軒報酬了,想必這種小事還鬧不到掌教那兒去,至於徐羽,也不可能為一個已經斷絕了修仙希望的秦浩軒出頭,畢竟自己可是有一個煉丹高手的師父,還是極有可能突破仙樹境的仙苗境四十九葉強者。

至於自然堂?那就更不用擔心了,據說自然堂第一高手,堂主璇璣子都風燭殘年隨時坐化了,自然堂其他弟子更不足為慮了。

他盤算了自己的優勢,然後心裡瞬間有了決定。

「好吧,既然秦師弟願意幫忙,那為兄就厚顏先說一聲謝謝了,不過那金雲獅子獸失控后很厲害,它畢竟是靈獸魂魄製作,實力很強橫,若是傷到秦師弟……」匡御面露難色的說著,但是聲音故意提高几分。

他這麼做的用意,一來想嚇跑秦浩軒,二來就算嚇不跑秦浩軒,也要多拉一些看熱鬧的人。

原本秦浩軒在這裡來要傭金,就吸引了不少碧竹堂弟子看熱鬧,現在匡御故意大聲說這話,也吸引來更多看熱鬧的碧竹堂弟子。

對匡御這種為了靈石可以不要臉的傢伙來說,來看熱鬧的人越多,他就越高興,反正面子又不值錢,看熱鬧的人多了有個見證,萬一不知死活的秦浩軒在金雲獅子獸爪下有個好歹,無上紫種徐羽要為秦浩軒出頭,這些看熱鬧的師兄弟就是見證人,可以證明這一切都和他無關。

不過匡御相信秦浩軒見到自己的金雲獅子獸后,肯定會打退堂鼓的,別看金雲獅子獸只有二十級,也就是相當於仙苗境二十葉的實力,但它的速度是連許多仙苗境三十葉的修仙者都望塵莫及的,和這種敏捷型的符獸斗,就算他這個仙苗境二十七葉的修仙者都只能變成靶子被動挨打,休想碰到金雲獅子獸半根汗毛。

這頭金雲獅子獸可以說比一般仙苗境二十多葉的修仙者還難纏,要是速度不如它,連碰都碰不到,別提什麼擊殺符獸了。

所以匡御自信滿滿,就算秦浩軒恢復了兩年前的仙苗境十葉又如何?而且他可不信秦浩軒真能恢復,以他的感知力,從秦浩軒身上只感覺到很微弱的靈力波動。

其實並不是秦浩軒故意隱瞞實力,只是他閉關兩年後,雖然說身體變得更強,仙苗更加生機勃勃,神識也變得更強,但氣息反而更內斂了,以匡御的實力,根本摸不準秦浩軒到底有沒有恢復。

在匡御的帶領下,秦浩軒一行四人一獸,以及二十多個看熱鬧的碧竹堂弟子乘坐仙雲車,浩浩蕩蕩的去往靈田穀。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在秦浩軒面前樹立『我很大方』的印象,將這齣戲做得更逼真一些,匡御一臉慷慨:「秦師弟,這幾輛仙雲車的車錢歸我來付,你是來幫我忙的,至於這些湊熱鬧的師兄弟更是我碧竹堂的人,怎麼也輪不到你來付錢,你說什麼也不能跟跟我搶。」

若不是秦浩軒本著配合他演戲,再殺他符獸,拿回四年的傭金,讓他狠狠吃個悶虧的念頭,根本就沒打算付錢的秦浩軒真會啞然失笑出聲。

「師兄真是好義氣,難怪在碧竹堂的人緣這麼好。」

匡御也沒聽出秦浩軒話里的諷刺味道,還道秦浩軒已經徹底上當了。

這一行近三十人,浩浩蕩蕩的經過靈田穀,靈田穀的弟子們全都認識小金,也有少數認得匡御和秦浩軒的,一個個議論道:「看到沒,秦浩軒竟然真的將匡御師兄給找來了,我們快跟去看看秦浩軒怎麼收傭金。」

「對,對,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戲啊,匡御師兄可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如果秦浩軒惹惱了匡御師兄,恐怕沒好果子吃吧。」

「要是秦浩軒恢復兩年前的實力的話,那可說不定呢1

「去,小屁孩,你也聽那些以訛傳訛的瞎話?一個仙苗境十葉的修仙者,一天殺三十個散修,最厲害的還是仙苗境三十葉,你信么?」

「不信……可是大家都這麼說呀1

「少羅嗦,快走吧,去晚了好位置都被人搶了,就你這身高,恐怕踮著腳都看不著熱鬧了。」

秦浩軒一行人經過靈田穀后,立刻引起靈田穀的轟動,沒多久便吸引了許多靈田穀的弟子,或者正在靈田穀栽種的四大堂弟子,原本三十人的隊伍擴充到近兩百人的規模。

「浩軒師弟,你看,那就是我的葯園子,你看到葯園子面前那頭符獸沒,那就是金雲獅子獸。」遠遠的,匡御便指著自己的葯園子。

秦浩軒順著匡御的指點看過去,匡御的葯園子外面修築了一道籬笆牆,擋住了裡面的模樣,而布了幾道禁制,而一頭身長兩丈有餘,通體亮金色的獅子符獸,威風凜凜的繞著葯園子,不知疲倦的來回巡視。

這種金雲獅子獸算是比較厲害的符獸了,在速度上尤其擅長,尋常仙苗境二十多葉的修仙者,和它比速度的話只有吃灰的份。

走近一些后,匡御忙攔住還要繼續接近的太初教弟子們,連連說道:「各位師兄弟,看熱鬧就站到這裡好了,再走過去的話,就處於金雲獅子獸的攻擊範圍內了,這頭符獸的速度很快,萬一被他盯上,實力弱差一點,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聽到匡御這番話,原本還想湊上去一些的其他弟子也忙頓住腳步,畢竟他們可沒有匡御的實力,可不敢去挑釁一頭得到主人指令,見誰都攻擊的金雲獅子獸。

萬一真被金雲獅子獸攻擊,匡御也會推卸責任說是符獸叛變失控,他有仙苗境四十九葉強者撐腰,而跟來看熱鬧的大多只是普通弟子,在這種有利於他的情況下,死了也算白死。

葉一鳴擔心的看了秦浩軒幾眼,微微搖頭,想阻止秦浩軒去對付那頭金雲獅子獸。

雖然秦浩軒兩年前的實力很可怕,但誰知道秦浩軒閉關兩年後恢復到什麼程度,萬一打不過這頭金雲獅子獸,就算死了也是白死,因為匡御完全可以推卸責任,到時候大不了犧牲一頭符獸。

秦浩軒彷彿沒看到師兄阻止的眼神,對匡御說道:「匡御師兄,你古道熱腸,對人誠懇,我十分佩服你,只是沒想到你這麼好的人,竟然會遭到符獸背叛,損失這麼慘重,那我就幫你解決這頭該死的符獸1

匡御做戲做全套,做出一副感激和不忍的表情,道:「秦師弟,你的實力我也聽說過,也十分佩服,不過你畢竟受了重傷,現在才剛剛恢復吧?可別因為幫師兄忙而出了什麼好歹,師兄這輩子都過意不去呀1

「沒事,沒事,我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為匡御師兄殺這頭不長眼的叛徒符獸,第一我是想拿回四年來的傭金,第二幫助同門做事,這是我從掌教那學來的,掌教教過我,一定要團結友愛同門師兄弟,像這些力所能及的忙,肯定得幫1

匡御一驚,秦浩軒見到金雲獅子獸后,還這麼自信滿滿,難道他真的恢復兩年前的實力了?若是這的話,我的這頭金雲獅子獸可就危險了。

原本匡御以為秦浩軒是被自己矇騙,而且自信心膨脹,等他真的見到自己符獸,肯定會打退堂鼓,自己在說幾句讓他下台階的話,他肯定連四年來的傭金都不要,就直接走人了。

可現在這情況,跟自己設想的不一樣埃

「要是秦浩軒的實力真的恢復了,真將金雲獅子獸殺了怎麼辦?」匡御臉上洋溢著笑容,心裡卻有些著急了。

匡御說道:「秦師弟的古道熱腸師兄很感動,不過這頭金雲獅子獸符獸,可是真正的靈獸靈魂製作,它的速度很驚人,如果速度慢一點的話,只有給它當靶子打的份!而且不怕師弟笑話,你師兄我最近手頭很緊,你殺了這頭符獸后,我沒錢給你報酬呀1

「沒事,沒事!掌教教育我要友愛團結同門,幫助同門做力所能及的事,可沒說幫了忙后還要收傭金!如果我這麼做的話,豈不是太對不起掌教的教誨了?」說著,秦浩軒闊步走上去,大義凜然的說道:「在偉大的同門之情面前,再談情的話實在傷感情。」

看到秦浩軒走上去,匡御又不能阻止,總不能忽然改口說我的符獸又沒問題了吧?

現在他只能祈禱秦浩軒實力沒有恢復,不是這頭金雲獅子獸的對手:「寧可秦浩軒出事,也不要是我的符獸出問題呀1

其他人不知道秦浩軒,刑和藍煙豈會不知道秦浩軒?這傢伙雖然不能算唯利是圖,但也是掉進錢眼裡的貨,像這種對付一頭靈獸符獸的事,如果正兒八經的請他,沒報酬他會輕易出手?

刑悄悄湊到藍煙耳邊:「這個匡御要虧血本了。」

藍煙無所謂的哂笑:「這個就算利息了!他跟秦浩軒比起來,著實還嫩了一些。」

「是啊,他可是從無數血雨腥風中廝殺出來的,比起裝瘋賣傻,這個匡御還真不是他對手。」刑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想從他手裡佔一顆靈石的便宜,那都是休想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