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四十章 心狠手辣震太初【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章 心狠手辣震太初【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走近后,得到主人指示,攻擊一切接近的人,所以金雲獅子獸怒吼一聲,猛然撲向秦浩軒。

「嘶!好快1在場看到這一幕的人不禁倒抽一口涼氣,金雲獅子獸最擅長的就是速度,以他們的眼力見,只看到金雲獅子獸化作一道金光,猶如閃電般沖向秦浩軒。

這一下恐怖速度的衝力,若是秦浩軒躲不過去,就算不被金雲獅子獸撞死,也會被撞得五臟六腑移位不可,非死即重傷啊!

少數有良心碧竹堂弟子眼裡閃過一絲不忍,更多碧竹堂弟子眼裡是冷漠的神色,在他們眼裡,秦浩軒這種自然堂的弱種弟子,雖然說兩年前闖出了不小的名頭,可畢竟已經殘廢一次了,還這麼魯莽,連極擅速度的金雲獅子獸都敢挑釁,不是找死是什麼?

「自作孽不可活啊1一些弟子在心裡哀嘆。

然而,令在場所有人震驚的是,秦浩軒身子只是微微往旁一傾,同時手往懷裡一探,丟出一頭同樣以速度見長的鐵背蜈蚣。

咚的一聲悶響傳來,秦浩軒的符獸鐵背蜈蚣和金雲獅子獸撞在一起,鐵背蜈蚣被撞飛,不過金雲獅子獸也沒好到哪裡去,一身金毛都凌亂了不少。

匡御倒抽一口涼氣,他沒料到秦浩軒竟然能擋住金雲獅子獸一撲,他害怕秦浩軒真會傷到金雲獅子獸,不禁喊道:「秦師弟……」

只是他的話還沒說完,秦浩軒一邊指揮鐵背蜈蚣和金雲獅子獸站在一起,一邊打斷他的話:「匡御師兄請放心,我一定會小心的……畜生,竟然敢背叛匡御師兄,去死吧。」

鐵背蜈蚣和金雲獅子獸鬥了個半斤八兩,論速度金雲獅子獸要略勝半籌,但鐵背蜈蚣的身體實在太硬了,金雲獅子獸身上出現了幾個破洞,但鐵背蜈蚣身上卻只有幾條淡淡的白痕,顯然沒受什麼傷。而秦浩軒的每一下操控,彷彿早就料到金雲獅子獸會這麼攻擊他似的,鐵背蜈蚣雖然速度上慢了半籌,但其實死死壓制著金雲獅子獸。

匡御看得膽戰心驚,那雙水汪汪的眼睛都快哭出來了,只是他又不能出口阻止,也不能光明正大的指揮金雲獅子獸戰鬥,只好靜觀其變了。

沒有指揮的金雲獅子獸符獸就算是靈獸靈魂製作的又怎麼樣,畢竟只能憑著符獸本能作戰,哪裡是秦浩軒指揮的鐵背蜈蚣符獸的對手。

沒多久,金雲獅子獸的速度顯然慢了很多,秦浩軒也不耐煩繼續糾纏下去,他一步邁上前,一手抓著金雲獅子獸的後頸,另外一手凝聚靈力,瞬間凝出一個巨大的金色鎚子,這個金色鎚子直接砸在金雲獅子獸的頭上。

「啪1

金色鎚子與金雲獅子獸的頭顱碰撞,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

秦浩軒手裡的金色大鎚破碎,再看那頭已經傷得七瘡八孔的金雲獅子獸時,原本身長兩丈,渾身金毛,威風凜凜的金雲獅子獸直接被砸飛了,身子砰的一聲炸開,化作道道碎片,最後又恢復了符獸原本三寸來長,用符紙摺疊出來的原始符體。

一擊!僅僅只是一擊!金雲獅子便廢了?

看熱鬧的人也好,當事人也罷!大家都知道秦浩軒有兩把刷子,只是……傳聞中他已經廢了啊!那是難以恢復的傷勢才對啊!不是說能保住命就不錯了嗎?怎麼這麼凶?這麼猛?比他受傷之前還猛的狠?

僅僅只是一擊!秦浩軒便告訴著整個太初知道他的人,他秦浩軒又回來了!

秦浩軒撿起那個原始符體,遞到眼角不住抽搐,就差沒哭出聲來的匡御面前,道:「匡御師兄,你這頭竟敢反叛你的符獸,我已經幫你殺掉了,這個原始符體你還要不要?不要我就給你燒了。」

他看著匡御不住跳動的眼皮,以及滿含震驚和驚訝,還有滿滿痛惜的眼神,用真摯的聲音說道:「匡御師兄,你不用感動,掌教教誨過我,一定要力所能及的幫助同門,我這次幫你,一定不收你報酬的,你不用擔心。」

「一頭靈獸靈魂製作的符獸……就這麼隕落了?」

別說匡御心疼,就連其他旁觀者也在心疼,可他們聽到秦浩軒嘴裡說的「掌教教誨過我,一定要力所能及的幫助同門,我這次幫你,一定不收你報酬的,你不用擔心」時,如果還不懂秦浩軒是故意裝瘋賣傻,實際上是為了打壞匡御靈獸靈魂製作的符獸,那他們的智商也沒法繼續修仙了。

「天吶,秦浩軒竟然殺了一頭金雲獅子獸的符獸,雖然這頭金雲獅子獸沒人操控,但它可是靈獸的靈魂,擁有一些自主戰鬥能力,秦浩軒能擊殺它,這實力得有多可怕礙…」

「秦浩軒雖然比不上那幾個無上紫種和灰種,不過跟我們比起來,還是很強了!什麼時候我能擁有他這實力就好了。」

「你個死矮子,踮起腳尖都只能看到別人後腦勺的貨,拿什麼跟秦浩軒去比?」

「我矮怎麼著,別看你長得高,就算你長得秦浩軒還高又怎麼樣?沒見你實力達到秦浩軒的高度。」

秦浩軒將金雲獅子獸的原始符體遞來時,匡御又是心疼又是惱怒,可偏偏又無法發作出來。

如果沒有這些人見證,他完全可以賴皮說是秦浩軒故意將他的金雲獅子獸殺了,可現在這麼多人見證,大家都知道秦浩軒是為了幫他才殺了他的符獸,算起來還是幫他大忙了呢!

匡御眼皮狂跳,澀著臉強顏歡笑:「這個符獸太可惡了,竟然背叛我,一把火燒了吧,燒了乾淨1

「也是,省得看著心煩1秦浩軒無比同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手一晃,一道火焰出現在他手上,瞬間就將金雲獅子獸的原始符體燒成灰。

旁觀的不管是碧竹堂弟子,還是靈田穀的弟子,一個個都替匡御肉疼,但更多人在心裡暗爽,即便他那些碧竹堂的師兄弟,看到匡御吃癟也是很爽的呀!

匡御這傢伙愛貪小便宜,不但對堂外弟子下黑手,就連本堂弟子都不放過,不少自身實力和後台背景不如他的碧竹堂弟子都吃過虧,但礙於匡御師父是一個仙苗境四十九葉的高手,又極其寵溺他,所以吃了虧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

「爽,真是太爽了!匡御這傢伙就該受教訓,一個靈獸靈魂煉製的符獸啊,被打碎了就算他師父都心疼,別說匡御這隻鐵公雞了1看熱鬧的弟子們紛紛在心裡想:「秦浩軒的實力也很驚人,兩年不見,驚人能將堪比仙苗境二十多葉修仙者實力的金雲獅子獸幹掉1

其他太初教弟子都在心裡想:「老癩匡御在秦浩軒手裡吃癟,這可是大八卦啊,回頭好好跟人說道說道1

那些欠秦浩軒傭金的弟子,更是在心裡想:「回頭馬上把拖欠的傭金給他送上去,他站在道德的制高點,揮舞道德大棒,打得匡御都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還光明正大的把匡御靈獸魂魄煉製的符獸幹掉,讓後台背景很硬的匡御吃虧,而且聽他的話可是有掌教撐腰的,如此的話對付我就更容易了!不行,以後這個秦浩軒決不能惹1

匡御看著被燒成灰的金雲獅子獸符體,心裡不止閃過一次將秦浩軒打死的念頭,不過還是強忍住了,他可不止一次聽說秦浩軒在七丈淵戰場上打死過仙苗境三十葉的散修,而且後來在王都剿滅散修老巢,更是以一敵十。

「忍住,我一定要忍住!小道消息說,失蹤兩年一直沒有任何消息的仙苗境四十夜躍,也很有可能死在他手裡,否則以秦浩軒在七丈淵的綜合實力評定,不可能受那麼重的傷,很有可能是他和白展躍火併,然後殺死白展躍,自己也被打成重傷!所以我一定要忍住,日後再找機會報仇1匡御儘管恨得牙痒痒,但他還是很有理智的。

如果真如小道消息所說,仙苗境四十夜躍都死在秦浩軒手裡,自己這個仙苗境二十七葉的憑什麼惹他?

匡御拉出一個笑臉,拱拱手道:「多謝浩軒師弟幫忙,你的傭金我回頭給你送過來。」

秦浩軒揮揮手,一臉義正言辭的說道:「匡御師兄客氣了,咱們是同門師兄弟,我秉承掌教教誨,幫助同門這都是應該的,而且匡御師兄在咱們太初教德高望重,是咱們這輩弟子的楷模典範,既然現在將背叛你的符獸收拾了,那傭金我就自己進去收吧,也不敢勞師兄再送上門那麼麻煩。」

說著,秦浩軒闊步走進匡御的葯園子,看他那神情自若的模樣,就像進他自家的葯園子一般。

小金三兩下跳進他懷裡,開心的吱吱叫起來。

刑則和藍煙換了一個笑容,輕輕說道:「這個鐵公雞要倒霉了。」

那一干碧竹堂弟子、靈田穀弟子臉上表情各異,一個個都跟了上去,他們可是知道匡御的葯都收過了,現在哪還有什麼成熟靈藥呀,他們都準備看匡御怎麼圓謊。

看到秦浩軒走進葯園子,匡御倒是臉不紅心不跳的跟了上去,他這幅鎮定的表情,讓看熱鬧的觀眾佩服不已。

秦浩軒走進葯園子,面色一沉,目光炯炯的盯著匡御詢問:「匡御師兄,這是怎麼回事?你的靈藥不都該成熟了嗎?怎麼看起來像是剛種下不久的葯苗?」

他說著,順手從地上拔起一根葯苗,看了幾眼后再次確定:「這肯定是剛種的,怎麼回事?」

匡御早就瞧出秦浩軒的意圖,只是他騎虎難下,理虧的他又沒法真跟秦浩軒撕破臉皮,只好任由他折騰了,不過看到秦浩軒扯下一根葯苗,他還是忍不住眼角抽搐,這種葯苗一顆下三品靈石才能買到三棵,長成后一棵可賣十幾顆下三品靈石了,屬於很珍貴一類的靈藥。

秦浩軒這一拔,他一年後就要損失十幾顆下三品靈石。

「不知道呀,怎麼會這樣?」匡御心裡忍著拍死秦浩軒的衝動,臉上還在故作驚詫:「我的葯園子里全部都是成熟的靈藥,怎麼我的成熟靈藥呢?全變成藥苗了?」

匡御想了想,彷彿想到什麼似的,拍著腦袋說道:「我知道了!我那用靈獸魂魄煉製的靈符獸,肯定是受別人操控,然後那人采走我的成熟靈藥,還妄圖霸佔我的靈地,他讓金雲獅子獸攻擊一切靠近的人,等這一批靈藥成熟后,那就又是他的了。」

這麼一個漏洞百出的理由,虧得匡御還說得這麼認真,即便秦浩軒也不禁心生敬意了,這傢伙要是去唱戲,絕對當紅小生級別。

匡御裝出無比難過的神情,看著秦浩軒道:「秦師弟,小金,我對不起你們啊,不但丟了師父贈我的靈符獸,還丟了成熟靈藥,本指望著這些成熟靈藥賣錢了給你們傭金的,現在靈藥沒了,想給你們傭金都沒錢付了。」

小金不滿的吱吱幾聲,以他的智商自然也能瞧出匡御在說謊,小金都能看出來,其他人自然也能。

秦浩軒認真的看著匡御,問道:「匡御師兄,你欠我四年傭金,這一點是真的吧?」

「對,真的1匡御回答得十分乾脆。

秦浩軒又問道:「不管這靈地被誰霸佔過,既然我們現在已經奪回來了,這靈地里的葯苗都是你的了,對不?」

「對1匡御點頭,神情十分坦蕩。

「好,既然如此,那我也知道匡御師兄你的難處,就不強迫師兄拿出成熟靈藥或者靈石來付傭金,我就將這些葯苗采些去,當做傭金,反正這些葯苗也不是師兄所栽種,對師兄而言也沒有損失。」

秦浩軒朝小金使了個眼色,示意小金採摘葯園子里的葯苗。

那副神情,那副模樣,一臉的義正言辭理所應當。

匡御臉上笑容一僵,心裡狂罵秦浩軒:「我操,這些葯苗可都是老子辛辛苦苦栽培了三個月才長這麼高的,每天親自施肥澆水,甚至還施展了不少靈法催長,再有幾個月就能收穫了。」

現在道理完全落在秦浩軒手裡,秦浩軒說什麼就是什麼,不逼著他拿出靈石靈藥當傭金,只摘些還沒成熟的葯苗,說起來還是匡御佔便宜了,所以他完全沒法反駁。

可憐匡御一步輸步步輸,只能勉強點頭:「如此甚好。」

在秦浩軒的示意下,他肩上的小金馬上竄了出去,早就恨得牙根癢,蠢蠢欲動的小金十分善解人意,呼的一下竄過去,動作飛快的在匡御靈地挖掘起來,沒多久,葯園子里不少葯苗被它連根扯出來。

匡御看得心頭滴血,可又沒法阻止,他當然不會說這是他三個月前親手栽下的葯苗,辛辛苦苦親自耕種了幾天,又弄了不少靈獸糞便澆灌,這些葯苗三個月才長成現在這副模樣。

如果秦浩軒實力差點,匡御就衝上去打人了,可他知道秦浩軒很能打,連他的符獸都能搞定,實力不見得比他差,只好一忍再忍了。

看著瘋狂挖掘葯苗的小金,匡御簡直是度日如年心在滴血,他耐著性子等了一會,實在忍不住了,對瘋狂采著葯苗的小金說道:「小金啊,差不多了吧?我欠你們的傭金你也採回來了,再採下去就多了。」

小金沒有秦浩軒的指令,哪裡肯停,繼續瘋狂採摘,看得匡御眼角陣陣抽搐。

秦浩軒面色如常,冷靜的看著匡御道:「匡御師兄,你欠了我四年的傭金,怎麼也得給點利息吧?如果你按時將傭金給我,我拿著這些靈石可以做出更值錢的東西,所以這一塊我還是損失了的,再說這些葯苗也不是你栽種的,就算一顆下三品靈石一株,其餘的算是利息吧,反正也不多,而且我還幫你殺了那頭背叛你的金雲獅子獸,雖然不要你的報酬,但收點利息也應該吧?」

提起那頭已經被燒成灰燼的金雲獅子獸,匡御嘴角忍不住一陣抽搐,點頭道:「是,浩軒師弟說得對。」

又看著小金采了幾百株,秦浩軒才叫停,再看這個葯園子的葯苗,已經被小金挖掘了一大半了。

小金撇了撇嘴,趁著秦浩軒的話還沒落音又飛快的挖了幾顆,這才意猶未盡的抱著一大堆青翠的葯苗回來。

這種葯苗的種子,一顆下三品靈石能買三顆,可從種子生長成藥苗可不容易,一顆這麼大的葯苗,三顆下三品靈石都未必能買一棵,小金手裡的葯苗沒有兩千也有一千八百株。

秦浩軒拍了拍小金的腦袋,笑著對匡御說道:

至少能賣三顆下三品靈石一株的葯苗,一株只能抵一顆下三品靈石?匡御很想一鞋撥子拍死秦浩軒,臉龐一陣抽搐,可還得換上一副笑容:「秦師弟說得對,要不是我的葯園子被小人惦記,收走我靈藥,還妄圖霸佔我葯園子,我也不至於拖欠秦師弟你的傭金,收點利息那是應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