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三百四十一章 納蘭有子目無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一章 納蘭有子目無人【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圍觀的太初教弟子看待秦浩軒的眼神也不同以往了,有些靈田穀的老弟子以前也認識秦浩軒,但對比起現在的秦浩軒,感覺他比以前成熟沉穩了很多,這種情況下還能不失禮數又適當得體的收回傭金以及利息,堵得匡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看熱鬧的一百多號太初教弟子,都將這一切看在眼裡聽在耳里,心裡無比震驚,一個個和私交甚好的好友悄聲議論:「天吶,秦浩軒竟然在鐵公雞匡御身上收利息。」

「爽,太爽了,簡直是大快人心了,這個匡御平時雁過拔毛,最愛貪小便宜,今天他的靈符獸被秦浩軒打碎,葯園子里栽種的葯苗也被秦浩軒采走,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啊1

「嘖嘖,那些葯苗可不止一顆下三品靈石一株啊!匡御吃了啞巴虧還要強顏歡笑,想必他心都在滴血了吧1

「這種人,就該有人出頭對付他!不過秦浩軒也很可怕,說起來我還欠他半年的傭金呢。」

「我操,那你回頭趕緊送上去,不然秦浩軒對付你,你就慘了1

這些低聲議論,匡御聽不到,但秦浩軒卻都聽在耳里,嘴角牽起淡淡微笑,看來自己的立威還是很有效果的。

他走出葯園子,對外面圍觀的一百多號太初教弟子,拱手說道:「各位師兄弟,關於傭金的事情,我秦浩軒就不一一登門拜訪了,登門畢竟不是什麼好事,還請欠我傭金的師兄在三天之內將傭金送過來。」

秦浩軒目光掃過神色各異的一百多個看熱鬧的太初教弟子,臉上笑容親切溫和。

「我秦浩軒的靈寵小金,為大家照看靈地,澆水施肥,做的可是實事,收取報酬那是天經地義的,三天內將欠我的傭金送來,一切都當沒發生過,往後該雇傭小金還是可以雇傭,但三天內沒將傭金送來,我再上門要債就不會這麼溫和了,畢竟我要債是天經地義的,就算掌教和五大堂堂主也只能支持我,不能譴責我什麼,到時候我秦浩軒不是放高利貸的,但也只能收些利息了。」

秦浩軒又拱拱手,一臉微笑:「希望大家幫我帶下話,帶給那些欠我債的人,多謝了1

聽了秦浩軒這番霸氣的宣言,這一百多個看熱鬧的太初教弟子們紛紛散去,其中有欠秦浩軒傭金的,都趕緊回去準備還債了,有的則準備快點將這個消息傳遞出去,要知道除了匡御之外,可還是有幾個頑主的。

秦浩軒這次拿匡御殺雞儆猴,雖然能嚇到實力地位又沒有背景的普通弟子,但那些頑主可一個個都是有背景有依仗的人,想要他們送來傭金,可不太容易。

「三天後,肯定有熱鬧看啊!期待,太期待了。」

「嗯,咱們靈田穀平靜了太多久了,好久沒有這麼熱鬧的事情發生了。」

「秦浩軒想要將傭金都收回來,那幾個頑主也不是好惹的,真期待秦浩軒會怎麼對付他們。」

「我看比較玄乎,你忘了納蘭紫光么?以他的狂妄和傲氣,他肯定就不會老老實實交傭金。初生牛犢不怕虎1

「江山代有癩皮出,一代新癩勝老癩啊1一名弟子老氣秋橫的感慨道。

秦浩軒遠遠的聽到這些議論:「納蘭紫光?納蘭紫光是誰?」

葉一鳴道:「你不知道他也正常,納蘭紫光是你入紅塵時收的新弟子,此人是一個灰種,資質不錯,也經過紅塵歷練,表現得十分搶眼,他前段時間才從七丈淵戰場回來休整,過陣子又要去七丈淵戰場的。」

秦浩軒略微驚訝,問道:「灰種弟子對宗門也是很寶貴的財富呀,他現在實力怎麼樣呢?」

「他在七丈淵戰場打了一年多,實力進步僅比張揚弱些,比修仙三年時的慕容超還要強,現在是仙苗境十七葉。」

「嗯,宗門能多一個資質上佳的灰種弟子,可是一件喜事啊1秦浩軒點頭微笑,一表正經的說:「不過就算他是灰種,也不能拖欠我的傭金,三天之內沒主動送來,我還是會去找他的1

……

在別人嘴裡說起的這個納蘭紫光,也算一個天才人物。

他比秦浩軒晚一年進太初教,是秦浩軒等人剛去紅塵歷練時收進來的新弟子,那一批新弟子近兩百人,卻只出了納蘭紫光一個灰色仙種。

若是沒有徐羽等三個無上紫種,太初教收一個灰種也是了不得的大事了,雖然現在有無上紫種,但對灰種的培養還是很重視的,畢竟灰種培養得好,未來都是門派中厲害角色,一個想成為無上大教的宗門,永遠不會嫌自己宗門高手多的。

因為納蘭紫光是那一批新弟子中唯一灰種的緣故,不論是靈田分配,資源傾斜,入仙道還是進紅塵,他享受的待遇都是最好的,再加上他本身性子張揚,在那一年新弟子中,可以說是驕縱得了不得,因為本身實力進展快速,又沒有親眼見過紫種弟子有多厲害,更是狂妄不可一世,連紫種都不放在眼裡。

夏雲子看在他是灰種資質,可堪培養,親自將他收為弟子,此時的納蘭紫光正坐在夏雲堂自己的房間打坐練氣。

之前跟過去看熱鬧的一百多個太初教弟子中,就有納蘭紫光的小弟,此時那個小弟正氣喘吁吁的跑來。

「慌慌張張的,天塌了么?」納蘭紫光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臉,就連語氣都有掩藏不住的優越感,皺著眉頭訓斥他的小弟。

他小弟被他一訓斥,眉頭一揚,連忙說道:「老大,你不知道,秦浩軒回來了。」

「秦浩軒?」納蘭紫光想了半天,腦海里沒有這個人,他冷冷說道:「秦浩軒是誰?」

「就是靈田穀那頭靈獸猴子小金的主人,您不還欠他三年的傭金么?」

納蘭紫光這才想起來,依舊波瀾不驚的問道:「欠他三年傭金怎麼了?莫非他一個弱種廢物,還敢來找我討要不成?」

「老大您不知道,剛才秦浩軒就帶人去了碧竹堂,找匡御師兄討要傭金……」這名弟子頓時眉飛色舞的描述起來,好半響才說完,最後總結了一句:「事情大概就是這樣,這個秦浩軒很厲害呀,據說他當年在七丈淵戰場一天殺三十個散修,戰功赫赫。」

納蘭紫光輕蔑的冷笑一聲,用看待白痴弱種的眼神看著自己這個小弟,毫不客氣的斥道:「這些都是吹出來的,你也信?看來你的智商距離告別修仙也不遠了。秦浩軒區區一個弱種,再厲害又能厲害到哪去?他在匡御那討到傭金又如何?匡御不過是依仗師父罷了。」

親眼看到秦浩軒大展神威的這名小弟還有些不服氣,小聲辯駁道:「老大,你知道紫種徐羽吧,她對秦浩軒都相當的好呢……」

納蘭紫光一臉不耐煩,冷冷打斷小弟的廢話:「那是徐羽不成氣候,自甘墮落,竟然將弱種當做朋友,這種行徑簡直就是愚不可及。如果秦浩軒來找我,我會讓他知道修仙界的尊卑,他的傭金是我堅決不會給他的!」

納蘭紫光的強勢讓那名小弟欲言又止,最終什麼都沒說,退了出去。

房間里又只有納蘭紫光一個人時,他從床上走下來,嘴角掛著一絲冷笑:「秦浩軒一個弱種而已,據說還傷得那麼重,沒死掉就是奇了,竟然還恢復了修為?不過你恢復了又怎麼樣?三年傭金七百顆下三品靈石,我會給你么?」

他走了幾步,忽然想到:「秦浩軒養的那頭靈寵猴子倒是不錯,竟然能指揮一千五百頭大力猿猴,這四年來想必給他攢了不少身家!太初教那些傢伙就是蠢啊,這麼一個搖錢樹聚寶盆,竟然讓秦浩軒一個弱種弟子擁有了四年,真是暴遣天物1

「如果我擁有這隻猴子,年復一年下來,積攢的修仙資源絕對是一個驚人的數字,再加上我的資質,日後力壓三個所謂紫種也不是沒有希望!我要搶這隻猴子,秦浩軒一個弱種弟子,憑什麼跟我斗?我可是夏雲堂弟子,又是天賦異稟的灰種,他不過是自然堂弟子罷了1

納蘭紫光眼睛漸漸放光,一臉的貪婪,彷彿恨不得馬上將小金收歸自己所有:「嗯,三年傭金老子不但不給,他若是敢來找我,我連他猴子一塊收了。」

收了債之後,回靈田穀秦浩軒以前房子的路上,秦浩軒終於有時間,可以詢問近兩年門派的變化了。

「葉師兄,現在徐羽妹妹還好吧?」秦浩軒第一個關心的人,自然就是徐羽了。

「徐羽?」葉一鳴笑道:「徐羽師妹一切都好,只是近年來愈發的冷若冰霜了,對誰都一副生人莫近的樣子。」

秦浩軒愣了愣,詫異的看著葉一鳴,自言自語又似詢問的說道:「羽妹妹不是很和氣么?才兩年不見怎麼變成這樣了?難道是因為實力長進而性格變了?不可能呀,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羽妹妹怎麼變化這麼大呢?對了,葉師兄,羽妹妹她現在在哪裡呢?」

「徐羽師妹現在不在太初教,再過一段時間就是掌教一百五十歲大壽,她外出為掌教尋覓生日賀禮去了,到時候其他宗門都會有人來祝壽,所以我們本門弟子也要有些拿得出手的東西,現如今四大堂的弟子都請假外出尋覓天材地寶,珍稀靈藥做賀禮,企圖在掌教的壽宴上送出珍貴的禮物,這可是在修仙界一鳴驚人露臉的事呀。」

秦浩軒恍然點頭,心裡想道:「掌教對我有大恩,我手裡又沒有別的東西,至於小金收穫的那些靈谷靈藥又拿不出手,這段時間去絕仙毒谷好好逛逛,看能不能弄到什麼珍稀靈藥,如果弄不到的話,乾脆還是送鍾乳靈液吧,這東西可以給掌教延壽,對他可是有大用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