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三百四十四章 靈田新人選入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四章 靈田新人選入道【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秦浩軒不敢猶疑,從這門口走進去,進去之後,看到凌萬星曼妙的身材上,穿著一身淡白色紗衣,她正站在一朵水仙花前,閉目清嗅,似乎極為享受水仙花的淡淡花香,在她的身旁,靈力所化的水仙花衍生幻滅,不需控制,自然至極。

師父曾說,凌萬星是百花堂最有可能突破仙輪境的高手,看來所言不虛埃

秦浩軒走進水仙閣時,凌萬星便探出一道靈力,在秦浩軒不知情的情況下,悄悄探查他的身體。

「恢復了?」凌萬星稍微一探查,自然察覺出秦浩軒體內蓬勃的靈力,不禁一驚。

當初秦浩軒傷得有多重,她可是一清二楚的,農長老之前說秦浩軒吃芝仙草,不但能保住性命,還有三成機會恢復仙苗傷勢,但後來農長老才發現,秦浩軒的丹田和經脈受損太嚴重了,仙苗幾近於死,這種情況下仰仗芝仙草能保住性命就不錯了,怎麼可能恢復修為呢?

「自然堂弟子秦浩軒,拜見凌副堂主。」秦浩軒深深凝望身姿曼妙,美艷不可方物的凌萬星一眼,心無雜念目不斜視,眼神中飽含感激,他直直跪拜在地,行了三跪九叩大禮。

三跪九叩大禮之後,秦浩軒將他準備給凌萬星的那份謝禮拿出來,放在偌大的廳中,道:「兩年前,凌副堂主用珍貴的丹藥救了弟子秦浩軒的性命,沒有您浩軒活不到今天,這點薄禮僅是浩軒的一點心意,希望您能笑納。」

秦浩軒從進來行禮到說話,感激之情洋溢於表,語氣誠懇真摯,言語得體大方,禮數到位恭敬,看得凌萬星讚許不已,心道:「難怪徐羽這麼喜歡他了,兩年前秦浩軒的眉眼間還可以找到鋒芒畢露的銳氣,兩年後的現在他身上的氣勢極其內斂!不知道這兩年養傷恢復,他是怎麼熬過來的,仙苗傷得那麼嚴重還能恢復……真是罕見吶,可惜他只是一個弱種弟子。」

凌萬星目光從秦浩軒送來的禮物上掃過,一堆不算珍貴的靈藥,分門別類擺放得整整齊齊,還有一些一級靈谷,粗略估算至少價值一萬顆下三品靈石。

她笑了笑,道:「你的心意我領了,這些禮物,你就收回去吧,你們自然堂更需要這些。」

秦浩軒堅定地搖搖頭,神色堅定的說道:「凌副堂主,救命之恩大於天,這只是浩軒的一番心意,如果您不收,浩軒心念難安,最後成為修鍊的心魔。」

凌萬星見秦浩軒這麼說,也不好再拒絕,她呵呵一笑,將衣袖一卷,便將這一堆對她來說不算值錢的修仙資源卷了起來,道:「既然如此,你的好意我就領了。」

收了秦浩軒的謝禮后,凌萬星指著一條椅子,擺出一副閑聊的模樣,道:「坐,你受傷時傷勢很嚴重,甚至傷及仙苗,你是怎麼恢復過來的呢?」

凌萬星隨意問話,秦浩軒可不敢隨意答話,畢竟眼前的凌萬星是他的救命恩人,而且對他也很和氣,又是徐羽的師叔,這種尊長,自然得尊重。

不過就算尊重凌萬星,也不能將給說出來,畢竟這是他的大秘密,他恭敬的回話:「兩年前掌教真人憐憫弟子傷重,給了我一本恢復的功法,又多次贈我丹藥,這才勉強恢復過來。」

「掌教師叔對你可真不錯。」凌萬星笑了笑,然後欣慰的說道:「你雖然失去了兩年時間,但是你的道心愈發堅固可,你現在給我的感覺比同齡人都要沉穩內斂,光論道心比修仙二十年的修仙者還要強,現在你師父老了,你身體恢復了,自然堂想必也都交到你手上來了吧?」

秦浩軒點點頭,道:「自然堂千年來積貧積弱,師父他老人家希望能讓每個自然堂弟子都有尊嚴的活著,有尊嚴的修仙,日後我一定會儘力朝這方面努力。」

凌萬星點頭笑道:「璇璣子堂主沒看錯人,徐羽和掌教師叔也沒看錯人吶,哎,秦浩軒,只可惜你是一個弱種。」

秦浩軒面色不改,微微笑著,不卑不亢的說道:「浩軒認為,弱種並不一定比有色仙種差。」

凌萬星呵呵一笑,一臉欣賞的笑容:「嗯,的確有很多弱種,因為自身努力和獲得仙緣奇遇,最終成就比許多有色仙種的修仙者還要耀眼。」

聊了幾句之後,凌萬星再也忍不住心頭的疑惑,詢問道:「浩軒,我有一個疑惑,盤繞在心頭已經有兩年之久了,正好你在這裡,所以我想問問你。」

「凌副堂主請說,浩軒知無不言。」

其實凌萬星的疑惑和黃龍真人的疑惑一樣,都是關於失蹤的白展躍。

在三名無上紫種沒有拜入太初教時,白展躍是很有希望競爭掌教寶座的,再三名無上紫種拜入太初教后,就算白展躍沒有成為掌教的希望,未來也會是太初教的中流砥柱。

可兩年前他卻莫名其妙失蹤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找到人,同時凌萬星也聽到一些小道消息,那些小道消息都懷疑白展躍和秦浩軒火併了一場,白展躍身死道消,秦浩軒慘勝。

這個小道消息在太初教一些老弟子中流傳甚廣,否則怎麼解釋秦浩軒受重傷的事實呢?

雖然大家都懷疑秦浩軒,但是誰都沒有秦浩軒殺死白展躍的證據,現場連一絲蛛絲馬跡都找不到。

凌萬星看著秦浩軒坦然的神色,漂亮的眉毛微微皺了皺,又在心中自言自語:「哎,我還是不問了吧,知道了事實真相又如何?就算秦浩軒很坦然的告訴我,白展躍被他殺了,我又該怎麼做?將他交到掌教手裡,向全門派揭發他的罪行?算了,反正白展躍應該也死了,秦浩軒肯定也不會無故殺人。」

凌萬星在心裡想了想后,最後還是看著秦浩軒道:「算了,沒事了。」

秦浩軒感覺她和掌教一樣奇怪,最後也和她說了一句:「那您日後有什麼想知道的再召喚浩軒,浩軒知道的話,隨時可以回答。」

他說這句話時,神情坦蕩自然,一臉真摯誠懇,語氣也很和氣,看得凌萬星在心裡暗暗點頭:「秦浩軒這小子,難怪徐羽會為他著迷。」

接下來的時間,在百花堂弟子心中都神秘無比的水仙閣,凌萬星就像一個隨和的長輩,秦浩軒就是一個謙恭的晚輩,他們聊了一陣子后,秦浩軒起身告辭,在離開前,他詢問道:「浩軒斗膽請問凌副堂主,碧竹堂的農長老據說不住在碧竹堂中,您可知他的住所?他對浩軒也有救命之恩,我想去當面拜謝他。」

聽著秦浩軒的話,凌萬星眼睛一亮,贊欣:「農長老那你就不必去了,他前段時間又回七丈淵戰場,七丈淵戰場每天都會有大量受傷弟子,掌教欣賞他的丹道醫術,派他在在那兒坐鎮呢,日後你若再去七丈淵戰場,或者等他回來,再去謝他吧。」

「那隻好等農長老回來再去拜謝了,如此浩軒便不打擾您的清修,浩軒告辭。」秦浩軒朝凌萬星行了一禮,在凌萬星目送下,離開了水仙閣。

走出水仙閣的幻象陣,四周景色再度一變,又恢復了最開始看到的青磚綠瓦,精緻雙層小閣樓模樣。

目送著秦浩軒離去,凌萬星輕輕一嘆:「挺懂禮貌的孩子,知恩圖報,有情有義,可惜,可惜只是個弱種啊,以他目前的道心和心態,未來成就應該不會太差,若是資質再好點自然堂就有希望了,可惜啊1

凌萬星雖然是百花堂的副堂主,但到他們這級別,心裡裝的往往不止是自己堂,也會將整個太初教的榮辱興衰放在心裡,即便古雲子那麼自私的人,在危急時刻璇璣子挺身而出時,他們都會照顧璇璣子年紀大,實力弱。

雖然其他四大堂的堂主級彆強者也曾想過照顧自然堂,讓太初教從四大堂變成五大堂,只是自然堂實在太弱,連先祖道統都失傳了,他們雖然很想幫忙,卻也愛莫能助,再說太初教底子薄,不像那些無上大教可以揮霍無度,他們四大堂瓜分修仙資源還嫌不夠,沒有富裕的修仙資源讓明知道沒有希望的自然堂去浪費。

離開百花堂,秦浩軒沒有在黃帝峰多做逗留,直接回到自然堂。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來到百花堂拜會凌萬星時,他傷勢痊癒實力恢復的消息也從看熱鬧的弟子嘴裡,傳遍了大半個太初教,尤其是匡御的金雲獅子獸被毀,匡御吃了個啞巴虧,更是成為笑料。

丟人現眼的匡御,正在他的房裡瘋狂的砸著東西,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射出嚇人的光芒:「秦浩軒,我發誓,我和你勢不兩立,我一定會報今日之仇的1

那些欠他傭金的弟子,有些人在得到消息后,目瞪口呆的馬上備錢,恭恭敬敬的跑到靈田穀送到小金手裡,一時間,靈田穀又熱鬧起來了。

靈田穀中,那些今年剛入門的一百多個新弟子,目瞪口呆的看著以前賴賬,現在卻乖乖將靈石、靈谷、靈藥之類的傭金一分不少送到小金手上時,眼睛里都冒出火熱精光。

他們都是今年才入門的,明天就是他們正式入仙道的日子,入仙道要選擇入道師兄,不少人看到風光的小金,心裡在想:「秦浩軒會不會是入道師兄,如果他是入道師兄,我們是不是選擇這位秦浩軒師兄當入道師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