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四十六章 大符籙顯三層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六章 大符籙顯三層寶【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帶著幽泉冥界的鬧事狂到處找樂子?

秦浩軒很清楚,只要自己的腦子沒有壞掉,便盡量少帶著刑在太初的地盤上鬧事,一個不小心……刑真的被發現了,那便是被砍死的下常

「都讓你沉不下性子修鍊么?」秦浩軒說道:「哪有那麼多樂子可找,三天後再有頑主不交傭金再說。」

刑有些失望,垂頭喪氣的說道:「好吧,我倒是希望有頑主不肯交傭金,到時候咱們一起去找他麻煩,關了兩年一定要好好爽爽,要不然我都快憋死了。」

刑這傢伙也就是因為自然堂上沒有修仙高手,距離黃帝峰又遠,太初教其他四大堂高手沒有要事絕對不會來這裡,而且這裡又是秦浩軒的地盤,所以他才敢如此放肆,秦浩軒想起刑在黃帝峰閉關靜地時那副人畜無害老實巴交的模樣,不禁笑了起來:「在黃帝峰閉關靜地時,你怎麼不去找樂子?」。

「笑什麼笑,笑什麼笑?」刑不滿的瞪了秦浩軒一眼,然後施施然走了:「我也回去修鍊去,真希望三天後有樂子看啊,太無聊了。」

藍煙也對秦浩軒道:「秦浩軒,我也回房修鍊去了。」

秦浩軒點點頭,和刑、藍煙回到各自房間,他盤膝打坐一會兒,準備等天黑了之後,便附身小蛇,好好去絕仙毒谷探探,自從兩年前重傷之後,在黃帝峰閉關的他當然不敢附身小蛇去絕仙毒谷了,昨天晚上去絕仙毒谷匆匆一行,也是為了取鍾乳靈液為師父延壽。

想到自己神識變強,在絕仙毒谷里可以搜索的範圍更大,秦浩軒就忍不住興奮。

現在以他神識強度,走到石筍林時已經感覺壓力很小了,比兩年前吞噬了蛟的神魂還要強大,他在心裡想道:「以現在的神識強度,不知道能不能進入絕仙毒谷的腹地呢?」

不過他想到絕仙毒谷巨大的面積時,不禁苦笑一聲:「和整個絕仙毒谷的面積相比,我現在能活動的範圍簡直微不足道,別說腹地了,以我現在的神識進展,不知道還要多少年才能進絕仙毒谷的腹地。」

就在秦浩軒思考絕仙毒谷的問題時,門忽然被敲響了。

敲了幾下之後,門被推開了,刑的腦袋從門外探進來,他見秦浩軒臉上沒有慍怒之色,便大搖大擺的走進來了。

看著刑進來,秦浩軒不禁說道:「怎麼呢?有事?」

「當然了1刑大咧咧的坐在秦浩軒的床上,對他說道:「我剛才回去想了想,你現在神識增強了很多,殘篇第三層的禁制應該可以解開了,我來提醒你看看裡面有什麼符籙你可以煉,你知道的,在你們太初教的地盤上,我沒有太多安全感啊1

秦浩軒啞然失笑,刑這傢伙這麼怕死呀,不過刑的提醒也讓他心動得很,殘篇的第一二層的符籙就那麼厲害,比如萬里符逃命必備,凡人符可以隱匿一切自身氣息,化作普通凡人,第三層的符籙想必會更加厲害吧?

當即,秦浩軒取出殘篇的玉簡,分了一絲神識侵入進去。

第三層的禁制,他神識所見是一片透著淡淡金光的銘文,密密麻麻,壘積成一座寶塔模樣,和第一二層的禁制截然不同。

以前他解開第二層禁制時,也順便探了探第三層禁制,那時差點被反噬了,他知道這座禁制寶塔的厲害,當即不敢輕易行動,便退出神識告知刑第三層禁制的模樣。

聽了秦浩軒的描述,刑有些悲觀的表示:「哎,這個禁制不再像第一二層禁制那樣是簡單的光幕禁制,它的威力比普通的光幕禁制厲害許多,除非以蠻力破除,普通的識紋法陣根本沒轍。就算你現在的神識也強得變態,但想以強行破開第三層禁制,恐怕也夠嗆的。」

「那豈不是沒法打開?」秦浩軒也有些無奈。

刑想了想后,說道:「誰說沒法打開?你按照我的辦法破禁,肯定能成功,看在你今天給我一千顆靈石的份上,我就教教你。」

說著,刑不假思索的拾起桌上的筆墨,開始聚精會神的畫起來。

這一次他做的不再是普通的識紋法陣,而是將多個識紋法陣疊加起來,然後組成特殊的一個立體識紋法陣。

他足足花了一個時辰,才將這個識紋法陣大體的模樣給勾畫出來,對秦浩軒道:「你將神識按照這個形狀,凝聚出這樣十個立體的特殊識紋法陣,藉助識紋法陣對神識攻擊的加成,應該可以破開這座禁制寶塔了。」

秦浩軒不禁深深望了刑一眼,刑這傢伙簡直就是修仙百寶庫,彷彿沒什麼能夠難倒他,就算他出身幽泉冥界,幽泉冥界的魔族在神識和陣法方面的積累比不上一些修仙者,但刑在神識、陣法方面的知識,應該也很淵博。

「看什麼看,還不抓緊時間破除禁制?」刑被秦浩軒深邃的目光看得毛骨悚然,於是沒好氣的催促。

秦浩軒強忍著心底的好奇,他知道就算開口詢問,也休想從刑嘴裡問出東西來,所以他將注意力落到解開禁制上。

以秦浩軒的神識強度,凝聚出這樣立體的識紋法陣不算麻煩。

嘗試了幾次,第一個立體識紋法陣成型,然後秦浩軒凝聚出十個之後,按照刑所說的方法疊加在一起,再指揮識紋法陣輕輕撞在禁制寶塔上。

這個金光閃閃,威風凜凜的禁制寶塔被秦浩軒神識凝聚的識紋法陣一撞,上面的銘文猛然一亮,但隨即盡皆暗了下去。

這個禁制寶塔整個由一個個小小的金色銘文構築,這些金色銘文黯淡下去之後,就像沙子一般散掉了。

金光閃閃的禁制寶塔,在這一刻也分崩離析。

「這麼輕易就破開禁制寶塔了?」禁制寶塔破開之後,秦浩軒也有些不可思議:「刑這傢伙身上,秘密可真不少埃」

他隨後翻閱第三層的符籙,赫然發現這第三層竟然有很多符籙的製作方法,秦浩軒將它們仔細看了一次后,看了之後發現,以他擁有的靈石和材料,只有兩張符籙可以煉,其他要麼需要靈石太多,要麼需要的材料太稀罕。

這兩張符籙,一張名為天行符,天行符實質上是加強版的萬里符,萬里符的速度堪比仙樹境強者,而天行符的速度卻是可比仙輪境的強者,不過要製作一張天行符可不簡單,需要先做出萬里符,然後再將萬里符當做原始符體,加入特殊材料重新灌靈煉製。

萬里符啟動一次需要五百顆下三品靈石,而天行符啟動一次,卻需要兩千顆下三品靈石,不過天行符的速度比萬里符更快,跑得也能更遠,而且看殘篇上關於天行符的介紹,在啟動天行符時,使用者身邊會形成一個半丈方圓的流線型氣罩,將使用者保護其中,而且其他人只要在氣罩之內,天行符的使用者願意的話,這張天行符還可以將氣罩籠罩範圍內的人帶著一起。

「如果有了天行符,我就可以帶著藍煙和刑行進,不需要再讓刑變成衣服穿在身上,也不需要再背著藍煙了,不要再像以前那樣肩扛手背的,簡直太爽了1秦浩軒眼睛一亮,這天行符簡直是為他量身定做的呀。

不過秦浩軒又仔細看了看天行符的煉製材料和需要靈石,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以萬里符為符體,青蠍針、五毒蛛網、鶴丹紫,青鳥尾羽……還要二十萬顆下三品靈石1

煉製材料還好,兩年前他在七丈淵戰場上斬殺了不少散修,散修身上都有不少稀奇古怪的材料,他對照所需材料看了看,發現自己身上的材料恰好夠煉製一枚天行符,但是煉製所需的二十萬顆下三品靈石就是一個巨大的數字了。

煉製一張天行符,需要二十萬顆下三品靈石,是煉製一張萬里符的二十倍!

就算秦浩軒這種一百多萬下三品靈石身家的富人,也不禁感嘆:「煉製出來,實在太貴了,還要使用也不便宜,一次要兩千顆下三品靈石灌靈。」

另外一張秦浩軒可以煉製的符,名叫困仙符。

困仙符和修仙界常見的捆仙符不同,那種捆仙符只能綁住實力低微的仙樹境修仙者,實力到達仙苗境三四十葉的仙苗境修仙者都休想能捆住,但困仙符施展出來后,可以幻化出一條繩索,這條繩索是可以將仙樹境修仙者困住三到五息時間,仙苗境修仙者被困仙符困住之後,除了仙苗境四十九葉境之類的強者,一般仙苗境強者在被困住的三到五息內整個人都無法動彈。

但仙樹境強者被困仙符困住,依舊可以行走,只是速度會慢很多。

當然,被困仙符困住的,不管是仙樹境還是仙苗境,只是困住身子無法攻擊,但身上的靈力、護身法寶還在,並不代表被困仙符困住,就變成了砧板上的魚肉,可以任人宰割。

對一般修仙者來說,困仙符的作用不算太大,因為敵人實力超出很多的話,三到五息時間,不夠將被困住的敵人殺死,也不夠逃跑的。

可對擁有無形劍、神識攻擊等諸多殺招,還有萬里符,未來還有天行符的秦浩軒來說,這個困仙符的作用實在太大了。

「能將仙樹境修仙者困住三到五息時間,就算殺不死他,我也可以從容逃跑了。」秦浩軒看到這裡忍不住心動了,以前在碰到赤煉子以及雲鶴山人這等仙樹境強者時,只能用萬里符逃跑,赤煉子還好,但云鶴山人這種有真正飛劍的修仙者,可以將劍氣遠距離攻擊,一旦碰到會很危險。

可如果有了這條困仙符就不同了,困仙符可以將仙樹境強者困住三到五息時間,無法完全困住他,也能讓他的速度慢下來,三到五息時間內,就算自己沒有能耐殺他,也能催動天行符逃得遠遠的。

如果碰到比較厲害的仙苗境修仙者,自己完全可以用困仙符將他困住,殺敵勝率就能高出很多了。

「天行符和困仙符,簡直就是為我量身定做的,一定要煉出來1秦浩軒的眼睛都冒精光了,趁著這段時間在宗門內,必須地將這兩張符籙煉製出來,不然以後不管帶入道師弟進紅塵,還是自己再去七丈淵戰場搏殺,這兩個符籙都是活命的保障啊!

不過接下來秦浩軒再看一眼困仙符,饒是他早有準備,但還是被困仙符的需要靈石嚇到了——二十萬顆下三品靈石。

「天行符和困仙符都煉製下來,四十萬顆下三品靈石就沒了,要不是我在七丈淵戰場有些收穫,休想練成這兩張符籙。」秦浩軒心中無比感慨,又看了看其他的符籙,那些符籙沒一樣是次品,所需的靈石也是天文數字,只可惜他煉製那些符籙需要的材料五花八門,很多秦浩軒聽都沒聽過,相比起那些符籙,天行符和困仙符需要的材料算是正常了。

將這些符籙看了一次之後,秦浩軒將神識退出來,在刑期待的目光注視下,點頭說道:「有兩個符籙可以煉,一個叫天行符,一個叫困仙符。」

當即,秦浩軒將天行符和困仙符的功效,跟刑說了一次,刑聽得雙眼放光,連連贊道:「好東西啊好東西,這段時間你多練習練習,爭取早點將這兩張符籙給煉出來。」

秦浩軒苦笑搖頭,嘆道:「哪有這麼容易,這些符籙需要的靈石是萬里符的二十倍,煉製起來也不會太容易了,這些時日我就把這兩個符籙給做出來吧。」

「逃命必備的好東西啊!你做出來我也就更安心了。」刑勉勵的看了秦浩軒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