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三百四十七章 生死與共方同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七章 生死與共方同心【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逃跑這種事情,往往沒什麼好值得慶祝的。

可如今……

秦浩軒發現,自己居然要為逃跑能力而感到慶祝,真是有些哭笑不得,隨後他晃了晃腦袋,打算換一下其他事情討論,而不是繼續糾纏在逃跑的事情上。

「怎麼?這是什麼表情?」刑打量著秦浩軒說道:「你是不想思考這個事情嗎?」

秦浩軒接話茬說道:「師傅要我作為自然堂的代表,明日一早去靈田穀做入道師兄……」

「那好啊1刑跳起來說道:「自然堂積弱多年,你這塊活招牌或許能找幾個不錯的苗子吧?」

秦浩軒點頭應道:「不如請藍煙擺一個,這樣就可以瞧出他們的道心了,嗯,正好我手裡還有不少廢丹,不如煉製一些行氣散給他們,用行氣散配合的效果更好,也算是我送給新弟子們的一點機緣。」

說到這裡,秦浩軒抬頭對正要走的刑道:「你在七丈淵戰場,不是認識幾個碧竹堂的弟子,關係混得還不錯?」

「那當然1刑傲然說道:「我和藍煙當初在七丈淵戰場救過他們的命,要不然他們早死了。不過你別說,以前那些在太初矛盾不少的弟子,在七丈淵戰場經歷過同生共死之後,現在親的跟一家人一樣。我以前還好奇,你們太初內鬥的厲害,怎麼這麼多年還沒完蛋……原來你們是這麼培養人的。小時候斗就斗唄,到一定程度就帶出去直接用生跟死聯繫到一起,從而去除掉以前的矛盾,也去除掉了堂與堂之間的芥蒂。厲害厲害1

秦浩軒點點頭,對刑道:「那你去找他們買點煉製行氣散的原料,這時候去一線天交易市場也晚了,想必這些碧竹堂弟子身上肯定有。」

他拿出兩百顆靈石遞給刑,道:「兩百份原料就夠。」

刑白了他幾眼,所謂吃人嘴軟拿人手短,他今天拿了秦浩軒一千六百顆下三品靈石,秦浩軒叫他去買點煉藥散的原料,確實沒法拒絕,他接過靈石,出門找藍煙一同去碧竹堂了。

刑走了之後,秦浩軒也沒馬上就開始練習天行符和困仙符的銘文雕刻,要想煉製這兩張符籙,不是一天兩天能做好的,現在他迫不及待的想去絕仙毒谷好好逛逛了,以他現在變強這麼多的神識,在絕仙毒谷可以去的地方更多了,說不定能有什麼大收穫。

秦浩軒抬頭看看天色,現在已經天黑了,之前解開第三層禁制,以及查看那些符籙煉製辦法耽誤了不少時間,他將神識附身小蛇身上,前往絕仙毒谷。

這兩年來,小蛇自主修鍊,可以感覺到它的實力變強了很多,而且小蛇的神魂也變得更強大,這不禁讓秦浩軒想起兩年前在絕仙毒谷,自己即將被蛟的神魂奪舍時,小蛇的神魂一出,立刻將那蛟給制服了。

「兩年後的現在,它的神識肯定強大到令人心悸的地步了吧1秦浩軒感受著對他沒有一絲敵意,反而很是依賴親切的小蛇神識,心中暗暗猜測。

神識變強之後,秦浩軒再次走進絕仙毒谷,這一次他連一點壓力都沒感覺到,目光落在距離入口處不遠的不死巫魔的骸骨,不禁有種四年光陰恍惚而過的惆悵,四年前他只是剛入太初教的新人,那時候被不死巫魔哄騙,學了他植入了魔種的,最後反將想奪舍的不死巫魔給吞噬了。

秦浩軒在心裡自言自語:「四年時間眨眼即過,現在的我也不再是過去的我,就算是弱種又如何?我有絕仙毒谷1

……

進入絕仙毒谷,淡淡的毒霧和永遠灰沉沉的天色混為一體。

秦浩軒習慣性的來到石筍林旁,走到埋鍾乳靈液和生長著雞冠草的地方,他無奈的發現,這株價值不低於芝仙草的雞冠草,現在還是沒有成熟。

「掌教當年救我,拿出了對他意義重大的芝仙草,為了報答他,我在他生日壽宴上拿出來的禮物也不能太差,如果在掌教壽宴上將鍾乳靈液拿出來,恐怕會惹出不可知的麻煩,最好就在絕仙毒谷里找些天材地寶。」

秦浩軒打定主意后,離開這片石筍林,朝他以前沒探索過的地方行進。

經過兩年前和蛟龍神魂搏鬥的那個天坑,秦浩軒想起天坑裡面還有一朵九天紅,不禁想起兩年前累死累活才撕下半片花瓣的情形,忍不住長嘆道:「哎,可惜以我的實力,根本就摘不下那朵九天紅啊!不然拿它送給掌教,絕對是一份大禮。」

九天紅是比一葉金蓮還珍貴的天材地寶,它在奇花榜中也位列前三,雖然芝仙草也位列異草榜的前三,二者藥力相當,但九天紅卻遠比芝仙草要難得。

像能在奇花榜和異草榜排行前三的奇花異草,當然是十分罕見的,但九天紅比芝仙草價值更珍貴,倒不是它的藥力遠超芝仙草,而是這玩意實在太堅固了,尋常修仙者想採摘下來,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上次秦浩軒累死累活,才撕下一點點花瓣,這還是仰仗小蛇身體堅固。

「或許這兩年小蛇修鍊,身體又變強橫了,可以將那朵九天紅給摘下來了呢?」秦浩軒走過天坑時,心裡還是存著幾分幻想:「小蛇的身體百毒不侵,堅硬無比,上次只是力氣不夠,經過兩年的修鍊,小蛇的厲害了不少,或許能將那朵九天紅摘下來呢。」

秦浩軒抱著一線希望,果斷的再次進入天坑中。

當他再次來到九天紅旁邊時,還清晰可見兩年前撕下半片花瓣的缺口,他想起九天紅的堅硬,不禁醞釀蛇體中修鍊出來的霸道真氣,朝葉莖一口咬下去。

「嗤1小蛇堅硬的獠牙和葉莖狠狠碰撞在一起時,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響,小蛇咬鋼鐵就跟咬豆腐似的牙齒,就像咬在一塊硬木上一般。

他抬牙一看,九天紅原本光滑的葉莖上,隱約可見一道淺淺的牙痕。

「能咬動,只要多咬,就肯定能將它撕咬下來1秦浩軒神色一喜,又開始朝這朵九天紅猛咬了,若不是小蛇的獠牙像它的身體一樣堅固,就算拿神兵利器來砍,也早被九天紅堅固的葉莖崩斷了。

足足花了一個時辰的時間,秦浩軒終於將這朵九天紅的根莖給咬斷了,他從嘴裡吐出一個早就準備好的玉盒,將這朵沉重的九天紅裝入玉盒中,用玉盒鎖住天材地寶的藥力不流失已經是修仙者的常識了,做完這些,秦浩軒欣喜的將玉盒吞入小蛇的腹中空間。

兩年前,秦浩軒在這天坑裡,感覺神識消耗得格外快,有些不堪重負,但現在呆在這裡就像兩年前去石筍林一般輕鬆。

「給掌教壽宴的禮物總算準備好了,到時候不管是以我的名義送還是以師父的名義送,總能給自然堂大大露個臉。」秦浩軒解決了一件心頭大事之後,看看時間還早,準備還在絕仙毒谷中逛逛,畢竟這一次可活動的範圍變大,說不定還能遇到什麼珍稀寶貝呢。

離開這個天坑后,秦浩軒朝絕仙毒谷深處走去,沒走多遠,他忽然發現在他前方似乎有個黑影在動。

「什麼東西,難道絕仙毒谷里還有其他生物?」秦浩軒心裡一驚,這時,那團黑影也發現了秦浩軒,立刻朝秦浩軒撲來。

等它接近一些,秦浩軒才發現,這團黑影並不是純粹的實體,它是一頭老鼠模樣,身體完全是由絕仙毒谷中毒霧組成,還在冒出騰騰黑氣。

這兩年在潛龍觀旁的閉關靜地閉關,秦浩軒和藍煙以及刑這兩個見多識廣的傢伙呆在一起,平時修鍊養傷的空閑時間,他經常向刑和藍煙問一些修仙界的奇談怪事,奇異存在。

自認為知道不少東西的秦浩軒心裡一驚:「這是什麼玩意,刑和藍煙都沒跟我說過,它似乎全是由毒氣組成的,給我的感覺很危險1

這頭由毒霧形成的虛體老鼠,彷彿有靈性一般,攻擊秦浩軒。

秦浩軒能清晰感覺到一種危機感,這個毒靈鼠能威脅到他的性命。

在毒靈鼠撲上來時,秦浩軒敏捷的操控著小蛇躲開,讓那頭毒靈鼠撲了個空,他險險躲過這頭毒靈鼠的攻擊后,想要反擊時,發現了一個很嚴峻的問題。

因為他現在神識控制著小蛇,小蛇沒有手,沒法施展靈法,無法施展靈法,他又怎麼跟這頭毒靈鼠斗呢?而且他還發現,自己根本無法調動小蛇修鍊出來的靈力。

如果這時秦浩軒是人的身體,此時肯定是渾身汗毛倒豎,因為他以前一直覺得絕仙毒谷里很安全,只要防著像不死巫魔那種老魔頭就可以,像不死巫魔那種老魔頭,在絕仙毒谷的毒氣侵蝕幾千年,已經沒有什麼攻擊力了,只要自己小心謹慎一點,還是沒有問題的。

但沒想到絕仙毒谷經過幾千年的孕育,竟然孕育出這種由毒氣凝聚成虛體,似乎有靈性的東西出來,雖然它的身體不大,但是秦浩軒相信它肯定能傷害到自己。

「要不我逃?」想不到什麼反擊辦法,似乎沒法將這頭毒靈鼠殺掉的秦浩軒,準備掉頭逃跑,可是他發現,這頭毒靈鼠的速度也很快,沒有實體的它一直圍著秦浩軒神識控制的小蛇轉,對小蛇很感興趣的樣子。

毒靈鼠沒有太多的耐心,它圍著秦浩軒轉了一圈之後,隨後又猛然撲了上來。

感受到毒靈鼠撲來時,秦浩軒只能被動的繼續轉身逃離。

「啪1

秦浩軒在轉身逃離的時候,尾巴不小心一塊岩石,這塊岩石直接轟的一下被擊碎了。

在秦浩軒幼時剛得到小蛇時,他將神識附到小蛇身上,那時小蛇進山時也被山上滾落的石頭砸到過,當時疼得嗷嗷直叫,現在輕易抽碎一塊岩石而沒一點感覺,而且牙齒還能咬斷九天紅那種堅硬的靈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