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三百五十三章 一夢黃粱入自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一夢黃粱入自然【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秦浩軒也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受歡迎,羅茂勳這個飽滿仙種拒絕了出葉最多、境界最高的古雲堂王君盧,接著另外一名飽滿仙種也主動跳出來要選擇自己,接下來在場的每個新弟子,都如此積極地自薦。

「這有點出乎意料了……」秦浩軒心中也是詫異,看著眼前兩個激動的飽滿仙種弟子,以及那些神情亢奮,一臉熱情的弱種弟子們,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選擇。畢竟他來的時候已經預期,等其他四大堂將一些優秀的苗子選走後,他要從剩下的一些苗子里選擇一個道心堅固的弱種,不管是剛紮根還是沒紮根,只要道心堅固,最後還能選到就不錯了。發生現在這種情況,實在是他始料未及的。

自然堂可是從來沒有這麼受歡迎過啊,如果能多選幾個資質不錯的苗子,自己多加培養,未來將他們拉進自然堂后,自然堂的力量就可以強大一分。

秦浩軒望著楚長老,說道:「長老,我能不能多收幾個?」

王君盧等人聽到秦浩軒這句話,頓時感覺很沒面子。好苗子被秦浩軒選走了還可以忍受,畢竟秦浩軒的實力和名頭擺在那裡,由不得他們不服,可秦浩軒若是打破常規,一個人將好苗子都攬走了,那他們還玩啥?回去了豈不是得被其他師兄弟給笑死!

「這算什麼啊!要是真被秦浩軒把好苗子都選走了,我當完入道師兄,不但得不到堂主的獎勵,說不定還要被堂主責罰呢。不行,非得站出來阻止不可1

康長天走出一步,對秦浩軒說道:「秦師弟,這樣恐怕不怎麼合規矩吧?」

朱欽也忍不住了,他很怕楚長老一張嘴就將這些好苗子都送給秦浩軒了,畢竟之前楚長老介紹起秦浩軒時,臉上的欣賞之色可是沒半點遮掩呢。

他對楚長老道:「楚長老,咱們太初教入仙道的規矩從沒破過,選擇出苗弟子就只有一對一,選擇未出苗弟子可以一個帶多個,若是一次選擇多個出苗弟子,可就破了咱們太初教數千年來的規矩啊1

康長天和朱欽兩人說完后,其他老弟子們也紛紛點頭附和:「對、對,楚長老,那樣不合規矩啊,如果破例的話,以後入仙道可就亂了。」

聽到四大堂弟子們迫不及待地反對,楚長老能感受到他們的擔憂,因此也搖著頭對秦浩軒道:「秦浩軒啊,你提出來的要求的確不合規矩。如果不遵守入仙道選師弟的規矩,一個優秀的入道師兄可以將大部分的新弟子都帶走,那樣的話,你們自然堂可早就不存在了。畢竟你們自然堂一直很弱,除了你之外,你們自然堂的人從來沒這麼受歡迎,沒有人願意主動選擇,往往都是由我做中,推薦幾位新弟子到你們自然堂的師兄名下,這才延續了自然堂的香火傳承。」

「所以不能到你這裡,就為你破了這個戒,否則這對你們自然堂不利。」

聽了楚長老的話,秦浩軒也覺得自己的這個要求有些過分。太初教入仙道的規矩延續數千年,自己一句話想破就破,別說楚長老和四大堂弟子,就連掌教、太上長老、長老院的那些長老都不會同意的;而且入仙道有這些規矩確實是對的,如果沒有這規矩的照顧,自然堂的香火傳承早就斷了。

秦浩軒的目光落在兩名飽滿仙種和一百多位弱種弟子身上,他能感覺到那些弟子們熱切期盼的眼神,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這時,他想起之前的決定,那就是用「黃粱」來篩選,畢竟他想選的不只是資質最好的,也要道心最好的。

在秦浩軒看來,資質決定修練的速度,而道心決定修練的高度!

一個資質很好但道心不堅固的弟子,就像一個房子的地基窄小,就算建築材料再多再好,也不可能築多高;而道心堅固但資質稍差的弟子,只要有足夠修仙資源以及堅定不移的信念,依靠時間和修仙資源慢慢堆積上去,也能有莫大的成就。

總的來說,修仙資質很重要,道心更重要。

當然,對秦浩軒來說,如果能選一個資質和道心都很好的當然最好,因為自然堂和他的修仙資源都不多,沒有那麼多資源去堆一個光有道心但資質不好的弟子。

秦浩軒想了想,對楚長老道:「楚長老,我能不能布座陣,挑一下弟子?」

「布陣挑弟子?」楚長老神色一愣,這秦浩軒在玩什麼花招?

楚長老沒有馬上答應,而是將目光轉到四大堂弟子身上,四大堂弟子見秦浩軒不再要求多選,而是想挑出一個,至於他還要如此鄭重其事地布陣挑選,雖然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但他們當然不會再有異議。

此時四大堂弟子都退而求其次,暗道:「你就儘管折騰唄,大不了選走最好的,別把好苗子都一把帶走就行。」

見四大堂弟子都沒反對,楚長老也點頭道:「你挑吧。」

得到楚長老的認可后,秦浩軒朝一直站在不遠處的藍煙使了個眼色,藍煙笑吟吟地走了上來。

美麗的藍煙頓時成為全場的焦點,就連一直被所有人認為最漂亮的寧靜,也被徹底比下去了。

「藍煙,麻煩你布一座黃粱1說著,秦浩軒從乾坤符里取出五百顆下三品靈石,遞給藍煙。

秦浩軒拿出五百顆下三品靈石,只為布一座挑選弟子的陣,不但將新弟子們驚到了,就連四大堂弟子和楚長老也為秦浩軒的出手闊綽給嚇到了。而最讓楚長老驚訝的是,秦浩軒身上竟然還有乾坤符這種儲物的寶貝!

「看到沒,秦師兄就是秦師兄啊!五百顆下三品靈石,天吶,好大一筆數字,他竟然就這樣拿出來,只為了布陣挑選師弟。」

「如果我是被秦師兄挑中的弟子多好,秦師兄用五百顆下三品靈石將我選出來,以後肯定會悉心輔導我。雖然我是個弱種,但我也可能會像秦師兄那樣成為傳奇1

「你作夢吧,有兩個飽滿仙種在,怎麼輪得到我們弱種呢?」

「為什麼輪不到?如果秦師兄想選飽滿仙種的話早就選了,還用得著布陣來選?我覺得我們弱種也都有機會,何況秦師兄他自身就是弱種,肯定不會瞧不起同樣是弱種的我們。」

「嗯嗯,你說的很有道理1

新弟子們一個個眼巴巴地看著秦浩軒,他們只知道五百顆下三品靈石是一筆巨款,卻不知道巨大到什麼程度。

新弟子們不知道,四大堂弟子卻知道,他們之中可能只有曾上七丈淵戰場殺過幾名散修的王君盧稍微富裕一點,但身上的靈石也絕對不超過三千顆;而其他弟子的身家,恐怕加起來都不到五百顆下三品靈石。別說像秦浩軒這麼隨隨便便就拿出來,就算讓他們深思熟慮過後,他們也捨不得拿出來呀。

更何況布陣竟只是為了挑選弟子,他們無論是誰當一次入道師兄,成功把其他堂的威風都壓下去,堂主給的獎勵都不知道有沒有五百顆下三品靈石呢。

一時間,四大堂弟子心中都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彷彿秦浩軒才是出身四大堂,而他們都是出身自然堂的窮鬼似的。

……

接過秦浩軒靈石的藍煙沒有半點猶豫,她走到一旁的草坪上,拿出一柄銀質小刀,飛快在靈石上雕刻,花了一盞茶時間,將這些靈石雕刻完畢,然後又從懷中掏出早準備好的一把符旗。

楚長老和夏雲堂弟子看著年輕貌美的藍煙,心裡都存著幾分疑惑:「秦浩軒身邊這麼漂亮的一個姑娘,難道也會布陣?難道她是陣法高手?布陣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埃」

隨著她纖纖玉手一甩,五百顆靈石各自落到它該去的位置,而接下來符旗也隨著藍煙的動作,要嘛準確地插在靈石上,要嘛落在靈石旁的位置。

夏雲堂的朱欽看著藍煙似乎隨意丟甩的動作,微微皺了皺眉,心想:「莫非她對陣法已經熟練到這種地步了?我們布陣,都還要拿著羅盤仔細計算,分毫不能出錯,可她卻肆意丟甩靈石和符旗,難道這樣就能成功?」

在朱欽疑惑的目光中,一座黃粱陣法就這麼布成了,全部加起來不到一主香時間。

黃粱布成后,陣法上透出淡淡的靈力波動,顯然這座陣法成功開始運轉了!

新弟子們還沒有學習過修仙六藝,不知道陣法有多深奧,只知道藍煙的動作很熟練,也很漂亮。而楚長老、四大堂弟子們。

尤其是對卜卦、陣法最擅長的夏雲堂。夏雲堂的十名老弟子捫心自問,如果要他們布一座陣,哪怕練上十幾年,都做不到藍煙這麼揮灑自如。這麼揮灑自如最後還成功,恐怕只有堂中一些長老能做到了。

楚長老自信自己在陣法上有些造詣,但如果要他像藍煙這樣「盲布」,十有**會失敗。

頓時,楚長老和夏雲堂弟子看向藍煙的眼神都不同了。

看著透出淡淡靈力波動的黃粱,不管是楚長老還是四大堂弟子都一臉疑惑,因為他們從來沒見過這種陣法,更不知道有什麼陣法能用來挑選弟子。

現在的修仙界,在數千年前那場仙魔大戰後,許多深奧的修仙功法、絕頂的陣法,還有許多丹方都遺失了,在太初教中保存的陣法也不多,而想要創造一門厲害的陣法,更是困難。

如果讓他們知道這座黃粱陣法是出於秦浩軒的構思,然後由藍煙用她豐富的陣法知識,硬生生憑空創造出來的,肯定會驚訝得眼珠子都凸出來。

創造一種陣法,哪怕是最初級的陣法,都不是簡單的事啊,其中牽扯的東西太多了。

藍煙布好陣之後,秦浩軒朝她微笑點頭示意,然後對所有新弟子說道:「我要挑選的弟子不是仙種最好的,而是綜合資質最好1

接著,秦浩軒又道:「今天所有的人都有資格參加我的這個考核,不論是出苗也好,還是沒出苗也罷,都不成問題。」

秦浩軒這句話說出口,那些心中忐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參加秦浩軒挑選的弱種弟子們心中狂喜,一個個露出激動的神情。

看著這些新弟子們臉上露出的喜悅,秦浩軒微微一笑,繼續語不驚人死不休:「今天參加我的這個挑選考核,我會送你們每人一份禮物。」

說著,秦浩軒從乾坤符拿出整整兩百份行氣散。

「我操1看到秦浩軒拿出的行氣散,四大堂弟子眼睛都直了,心理承受力不強的甚至都爆出粗口。

他們都清楚秦浩軒行氣散的價值,一包兩百顆下三品靈石還有價無市,可現在秦浩軒一次就拿出兩百包,每個剛入門的新弟子一人一包……這等待遇,哪怕他們都眼饞啊!

王君盧等四人臉上更是露出苦澀,他們在心想:「用不著這麼玩吧?有這樣考核選人的嗎?你一人送上一包行氣散,將這些弟子們的心都給,就算你只選走一個,可其他弟子還記得你的恩惠埃更何況你的行氣散效果是普通行氣散的百倍,你出手這麼闊綽,嘗到甜頭的新弟子們就算成為我們的入道師弟,可到了選擇堂的時候,誰還進我們的堂!我們辛辛苦苦帶他入仙道,最後他們都跑去自然堂,我們豈不是白乾了?」

這時,性子最直爽的康長天又第一個站出來,他雖然不爽,可還是用開玩笑的語氣對秦浩軒說道:「秦師弟啊,你這麼做有點過頭了呀,這麼收買人心下來,日後我們還怎麼帶師弟?我們這些人,可沒有你的行氣散哦1

見到四大堂弟子有阻止秦浩軒送行氣散給新弟子們的意思,楚長老皺了皺眉,站出來說道:「這個東西倒是不算太過分,像你們來的時候,你們也會給自己想要選的弟子東西呀!而且秦浩軒這次是考核,為了這種額外增加的項目,給參加考核的弟子們一些好處,那也是允許的。」

楚長老說話之後,四大堂弟子都無可奈何。

「你們拿到行氣散后,都走進陣法中再吞食1

新弟子們拿到秦浩軒的行氣散,一個個臉上都驚喜莫名。他們雖然不知道秦浩軒的行氣散效果有多強,但像他們這種剛剛入門三個月的小傢伙,就算是一包普通的行氣散,都是難得到手的寶貝啊!

拿到行氣散后,他們都迫不及待地跨進黃粱陣法里,將行氣散吃下去,頓時感覺行氣散藥粉入口即化,化作一道清涼的氣流湧入身體,然後分散在全身各處。緊接著,壯觀的一幕出現了!